爱男孩同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morekiss

转转:我和我的直男哥哥.....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2 11: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
  上午 我和阿姨去超市买了好多东西,做好饭 等着我哥还有阿信回来吃饭。
  那天我的话最多了。
  我端起酒 说 阿姨 第一杯 我敬你 谢谢你
  我端起酒 说 哥 第二杯 我敬你 我永远忘不了你对我的好
  我端起酒 说 阿信哥 第三杯 我敬你 谢谢你
  我哥看看我 又看看他妈 再看看阿信 说 怎么了 怎么有点不大对头啊
 我看着我哥说 哥 你别说话 等我说完。
  我说:哥 因为我接了一部戏 要去陕北那边一段时间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所以 我要走了 。
  我从包里取出一张字条来 递给我哥 说 :哥这是XX银行行长的电话 还有我大哥给他写的字条 你工作的事 我帮你找好了 那个行长也同意了 你准备好相关手续 下个月就可以直接找他报到去上班了,这是我能为你做的。
  我哥接过字条 一下子站起来 怒着对阿信说 阿信 你和我妈说什么啦?
  阿信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看着我 又看着阿姨 !
  阿姨说 坤儿 你给我坐下 这事和阿信没关系。!
  我说 哥 你别怪阿姨 也别怪阿信 我只不过是你生命中的匆匆过客 是我们的缘份到头了 哥 好好去上班吧 有我大哥的关系 那个行长会很关照你的 你好好做 以后会出人投地的。
    说完 我亲了一口我哥 拎起收拾好的东西 走了,我哥追上我 说 乐 我不让你走 我不能没有你
 我说 哥 我是认真的 你别逼我  
  我哥说 那好 我们一起走
  我说 哥 你回去吧 至于么 以后又不是见不到我了 你听我的话 先去上班 如果有缘的话 三年以后 我们会见面的。
  我跑下楼上了出租车,路上 接到了阿信的信息 乐乐 你别怪我。
  我回到:我不怪你啊 这是我命里注定罢了。
回到了学校 我把门关上 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声 哭到情深之处 大伟回来了 我还不去管他 还是流着泪,等到我累了 大伟给我倒了杯水 说 够啦?发生什么事啦?
  我叹了口气 说 没事 眼泪多了 就想流出来 和遗精一样 泪满自流嘛 别磨几了 快给我点根烟抽 。
  于是我抽着大伟给我点的烟。+ G% A. o2 q6 ~2 H
  大伟一边看着我一边说 听同学们说 培培约你去陕北他们剧组那里拍戏啦? 你去不去啊?
  我说 去 为什么不去呢 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事。
  大伟说 :不会吧 原来那么多剧组请你 你都不去 这次他们这一个小破组 还让你干录音助理 你就干哪?
  我说:只要给钱 我就去 因为我现在没钱了,不用说录音助理 就是跑龙套 我也去。
  大伟说 :你拉倒吧 同学们都说 你和培培关系不一般 不会是他想你了 你也想他了吧。
  我把烟扔在地下,说:别人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我也不去管,反正我是去定了。
  大伟说:那你和辅导员说了没有啊?
  我说:说了 他正往院长那里打报告呢。
  大伟说:得啦 得啦 你去就去吧 不过回来的时候可别忘了给我要几张那个谁谁的签名照来。
  我说 知道了 花痴。
  大伟说 你不花痴啊 去那里找男人
 我看着大伟说 我就是想培培了 你管得着么。
 我躺在床上 不说了 睡觉。
  是的 我真的想培培了。
  我回想着我和我哥从相识到相爱 到分手 这就是一场梦啊,只是梦中的玫瑰 还有香味在我身边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2 11: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六

 三天后 我到了培培的剧组。
  看见我的到来,培培很高兴 和我介绍着组里面的人,他对导演说:于导 这就是我和你说的乐乐同学 他是我们学校的高才生哦,当你的助理都没问题 更别说是录音了。
  晚上,少不了大家在一起喝酒啊,我也没有想到 一个很红的女星 很爱吃涮肉 哈哈 和我们一起吃,我还记着大伟呢 就和她要了几张签名照,给他留着。
  本来培培是和别人睡一间的,因为我的到来 培培就把他赶走了 让我住了进去。
  培培说 明天就得正式工作啦 因为很紧 所以很累哦。
  一夜无话。
  果然 因为档期的事,我们总是加班加点 吃得也不好 但是这样更好 工作的紧张 让我忘记了我和我哥的事 我全身心都投入到工作中来,用体力透支着我的多情。
  换了手机卡后,我只把新号码告诉了家里人还有大伟 并且一再告诉大伟 无论是谁要我的手机号都不知道 如果有事的话 请他转告。而旧的手机卡 我只有晚上才开开机 看看有没有信息,当然 更多的是我哥还有阿信发过来的 但是我都没有回过。
  我哥说的着急的话我就不说了,说说我哥的工作吧。
 因为我大哥的关系,我哥的工作很快就落实了,大家都知道,银行的工资是很高的,当阿信告诉我这些时 我心里也很高兴 我希望我哥能过得好一点,还有 我也有我的私心 那就是 阿坤 你一辈子也别想忘了我,就如同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一样,虽然我们不在一起了 但是我会让你心里总想着我 没办法 我就是这样的人 我宁愿你抱着别人想我。
  天,渐渐的暖和起来了,在杀青之后,我们大家都很高兴 ,一夜狂欢啊,那酒喝的啊 真是的,用培培的话来说就是 和水一样,也就是那一夜 我和培培的感情 进一步深化。
 平时,在工作的时候,因为我是幕后工作人员 而培培是演员 所以 没有他戏的时候 我还得工作 在我工作的时候 培培总是会陪我着 我有想不到的地方 他就去帮我想着 有时候他很专注的看着我 我一不小心看到他的眼睛 就会很快的转开 我不知道他那目光里是什么意思 但还是让我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明的情愫。
  平时要是晚上没有戏的话 我们就三三两两的在一起喝酒 一喝酒 我就喝晕了 喝晕了我就非缠着培培和我挤一张床睡,在一张床上睡我就搂着他,渐渐的 培培也习惯了,但是我向青天保证 我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我连他JJ都没碰过,可是 谁信呢?
 当然 培培有时候会看着我说 乐乐 你要是女人就好了。
  日你个大爷的吧 老子除了长个JJ外 哪里不是女人了?帮你洗衣 打水 化妆 按摩 甚至是洗头 就差在大腿上拉个口子让你日了 我还不是女人? 真你的NN的。
  剧组里的人有时候看见我们从房里出来做工 开玩笑的说 小两口子出来了。
  我和培培也不去管他们 就这样暧昧着。
  说实话 别人想不乱想都不行啊,我和培培要是一放得开,就得手拉着手 吃的的时候非要坐在一起挨着 那天几个人在一起吃饭 我们两个上边喝酒 桌子底下两只手却搅来搅去,一个同事的火机不小心掉下桌子,他弯腰去拾的时候 天哪 全看见了 就这个 整个剧组都传开了 说我和培培是GAY。
  那天 晚上 培培刚洗完澡 去他的床上睡 我把我的被子掀开 说 过来吧 ,于是培培就过来了 钻进我的被窝。
  培培说 和你说点正经的 你和你那个哥是怎么回事 那天在学校里你喝多了 骂他骂得那样难听 ?
  我说 你先别说这个 你来这个剧组之前那个早上 大伟说他看见你亲我来着 为什么啊?
 培培说 我想叫醒你来着 想和你说再见 又怕吵你 只好亲一下表示喽。
  我说 那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培培说 是啊 不喜欢你能亲你啊?
  我说 那我是GAY啊?
  培培说 不会吧 你可别来真的啊 我受不了。
  我说 培培 实话告诉你吧 我说的是真的 我和我哥就是这种关系来着 不过 我们分手了。
  培培说 算了 我还是回床吧 本来我就喜欢你 如果真被你勾上手了 我不死悄悄啦?
  说着 他回床了。
  正骂着培培 接到了大伟的电话 我说:大伟 这么晚了 有事么?
  大伟说:你TMD都做了些什么事啊 人家都找到学校来了?
  我说谁啊
  大伟说 还能是谁啊 你那个哥啊 在银行上班的那个 珊珊她们都认识 问我把你藏到哪里了 我说我不知道 还我和急了 怎么回事啊你们?
  我打了个哈欠 说 大伟 你别理他 他闹就让他闹去好了 你不理他过两天就没事了。
 大伟说 你小子 说实话 是不是你骗了人家钱啦?
  我说 去你的吧 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呢 我心里暗笑 骗钱?情才是真的呢。
  大伟说 好吧 你没什么事就好 要是有什么事 说出来 大家帮你想办法啊'
  我说 你放心 没事吧 好了 挂了啊。我心里想 我现在少个男人 说出来 你陪我啊 真是的。
  一会 大伟又发了个信息过来 珊珊要你的手机号 给他不
  我回:给她吧 不过告诉他 别告诉我哥就成。
  没一会 接到了珊珊的信息 我说乐乐 你和你哥怎么分手啦 出去陕北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啊 真不够姐妹
  我回:我呸 谁是你姐妹啊
 珊珊L: 你个小变态0 不是姐妹还是哥们啊。
  我回:死去 死八婆
  珊珊:说真的 你和你哥怎么回事啊 他来学校找了你好几次呢
  我说:珊珊 我们的戏快拍完了 等我回去再说好不好 我要睡觉了。
  珊珊:听说你现在和培培在一起呢是不是啊
  我说:你说的“在一起”是什么意思啊 我们现在是在一起拍戏。
  珊珊:得了吧 学校的人都说你和培培搞上啦。
 我说:别听他们乱讲啦 培培哪会看得上我啊?
  珊珊:拉倒吧 你哥都被你勾上手了 你还搞不了培培这个小处男?
   我说:你怎么知道培培是处男啊?
  珊珊:老没正经的,不和你聊了 我要去睡啦。
  我说 快点睡吧 我也要睡了。
  我一转身 培培他MM的都睡着了 呼都打上了。
  第二天早上 我叫培培起床 培培说再睡一会 上午没有他的戏。
  于是我问他 你想吃什么 他说不想吃 一会起来泡面得了。
  于是我先泡了面 吃完了去组里开工。"
  没一会 手机响了 忘记开振动了 导演大骂 我也不管 一看 是培培打来的: 我的袜子怎么没有干的了?
 我说 我昨天买了新了 还没开 在床头柜里呢。
  挂断电话后 组里的几个听到我和培培说话的同事都笑着看我 NND 看什么看啊 偶把媚眼的甩 恶习死你们 然后说 注意 开始了。
  大约到了十点多 培培来了,准是刚吃完面 一老远我就闻见了康师傅的味道。
  他静静的坐在我的身边 看着我把HHB录音设备玩得飞快。
  中间歇场的时候 培培问我 你想你哥不?
  我白了他一眼 一边呆着去 想不想干你什么事啊?
  培培说 你昨天做梦 说想你哥了。
  我才不信呢 你个三八 我说:我爱想就想 不爱想就不想 不用你管 知道不?
  培培说 以后我当你哥好不好?
  我心里一动 却又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说 你比我大 本来就是我哥啊?
  培培准是生气了 走了 马上又要开工了 我监听着带子 也不去管他。  
  中午 在房间里 培培看着电视
  我说 培培 我回来了
  培培还是看着电视 也不理我。
  我又说 培培哥 我回来了
  他转过头看了我一眼 说 回就回吧 至于打个锣筛筛么?
  我说 我怎么惹着你啦?
  他说 没事 哦对了 过两天就封镜了 你是回学校还是怎么着?
 我反他 你呢?
  他说 我又接了部戏 不过是电视剧 里面只有我两集的份。
  我说 去哪里拍啊?
  他说 离学校近 就在郑定。
  我说 那不是很好么?
  他说 我去和导演说说 你还是和我一起去好不好?
  我说 得了吧 我可不想和你在一起了 挣那么几毛钱 还不够给你当保姆的呢。
 培培一下子坐起来 上前抱着我 给我当保姆你不愿意是么?
 去你M的吧 我愿意什么啊 我贱啊 我本来是想这么说的 可是 一看见他的眼神 我就受不了了 我软软的说 我愿意。
  培培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这才听话么 像我媳妇。
  我说 谁要当你媳妇啦?
  培培说 你不想当啊 不想当都不行了 剧组里 谁不知道我是老公你是老婆啊 我听同学们说 连学样的同学都这样说呢。
  我突然有点伤心 是的 我很喜欢培培 但是 我们又算是什么关系呢 只不过是比朋友兄弟多了一点暧昧 都是别人乱说的。因为我们什么实质性的关系都没有啊。
  有的朋友说 他们和BF之间 没有一零,我总认为那不是真正的男男关系 ,我认为 只有一零 才会让两个人真正的合为一体 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夫夫关系 ,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
 培培见我的脸色暗了下来 说 乐乐怎么了 我说错话了么?
  我摇了摇头 说 没什么。
  培培说 你想过要和我在一起么?
  我点点头。'
  培培说 以后我会对你好的 好不好?
    我点点头 搂着培培。
     我说 看你那操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2 11: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七
   终于杀青了,我们大家都松了一口气,那天导演请我们全体剧组在一起喝酒,选了个比较档次大的酒店。
  例行公式的敬酒 喝酒 等大家都差不多了 大家开始胡言乱语起来,说这个 说那个 反正都是些无聊的话,当然 大家也少不了开我和培培的玩笑。
  导演说 乐乐 我接下来要去南方拍戏了,我还着你去好不好?我说 成啊 没问题 不过再让我当录音助理我可不干了,怎么着也得混个副摄像 副导演的吧。
  导演说 得了 你别给我当助理了 我也不要你 你还是给培培当助理吧 如果我真把你带去 那小子不吃了我啊。
  我说 现在这社会 有钱就行 只要你给我的钱多 我就和你去。  "
  培培说 谁钱多你就听谁的啊
 我装作不在乎的说 那是
  培培也喝多了 那老子给你钱 你亲老子不  
  别人开始起哄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喜欢他这么久了 还没有实质性的问题 他还给钱 我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我 说 那你给我多少钱啊
  他说 我把我这部戏的薪金都给你
  我操来着 爽也 于是 我和大家说 你们都给我作证啊 老子拼了
  于是 我上前就抱住他 亲他 当着大家的面
  那小子也是个不正经的 本来开开玩笑就算了 谁知道他却和我舌吻啊,我有点不好意思 却又拒绝不了他的温存,就这样 我们忘情的吻着。
  在一片惊叫声中 培培推开我 打了酒嗝说 大家都看到了啊 从今天开始 乐乐就是我老婆了 今天晚上 我们就入洞房喽。
  吃完饭 大家又去KTV,还是喝酒,反正也喝多了 就一次性喝个痛快吧 培培搂着我唱歌 唱得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一群三八人非要我和培培共同完成一首情歌 我们唱了一首九九艳阳天才了事。
  培培真是喝多了 骂导演 骂摄像 骂完这个骂那个 别人说 那你怎么不骂乐乐啊
  培培瞪了他一眼 乐乐是我老婆 我怎么舍得骂啊 你个笨蛋,我听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但是我知道 这也许只是他的醉话而已。
  记不得我们是怎么回到住处的,真是喝多了。
  一进了房间 培培就说 我喝多了 快点给我脱衣服。
  我倒水 没听见 他又说 媳妇 快点 伺候老公睡觉啊。
  我让他洗澡 他也没动 就上床了。
  我小心异异的让了自己的那张床 他说 过来啊 媳妇 今天我们两个同房了 怎么还在那张床上睡啊
  我一动不动 也没说话 怎么着 想睡老子 还得让老子主动上你的床啊 我贱也不至于的吧。
  培培见我没动 起身 上了我的床。
  他搂着我 说 媳妇 我的好媳妇 。
  我有点不知所措,他骂道 你笨啊 平时你不是老勾引我么 今天怎么不会啦 我重重的亲着我。! |
      黑暗中 他在探索,他在寻找,
  无数的喘息 无数的波涛 无数的甜蜜 无数的温柔。
  就这样 在我和我哥分手之后 我又一次到达了爱情的顶峰。
 激情过后 培培慢慢平静着呼吸 他搂着我 又轻轻的说 我会对你好的。
  这是他第二次对我说这样的话 他不会说 我爱你啊 我想你啊 这是我听见的 他能对我说的 最真情的话了。第二天 我们一直睡到早上十点,当然 ,早上培培又要了一次,新婚嘛,我问他 除了我 你都有谁啊 ?
 培培说 都是女的 只你一个男的。
  我说 我不信
 他说 你不信我能有什么办法啊 再说 你怎么和那些女的一样啊 都问你都和谁有过啊 都是谁啊之类的话
  我说 那好吧 我不问了
  他说 那你都和谁有过啊
  我说 老多啦 我回头查查帐本再告诉你啊
  他说 你个小贱人 看我怎么收拾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2 11:2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
  起床的时候 剧组的人走的走 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见我们两个出来了 那个照明的小谢说 哟 小两口子终于舍得床啦 昨天晚上干了多少回合啊
  我白了他一眼 多小回合也生不出来个照明的哦 造孽啊。
  小谢追着要打我 别人都笑他 小谢你那个德性说不过乐乐的 你就别说 自讨苦吃。
  晚上 我和培培回到了学校。
  还是那样,培培去和他们班的喝酒去了 这次他想叫着我去的 我却没去 因为珊珊大伟他们还等着我呢。  
  把给大伟带的照片给他后,我本以为他会问起我和我哥是怎么回事 他却没有问 他这个人嘛 就这一点好 不像我 老是想打听别人的隐私。他只是问了问剧组里的事情 他说 真好 你还没毕业就开始去剧组了 我现在还没有这个机会呢
  我说 你急什么啊 过几天就差不多了 我听老师说 好多剧组要来我们这里招人呢。
  私下里没人的时候 珊珊问我 唉 乐乐 你和你哥真的分啦7
  我说 分啦 不分能怎么样啊 他妈妈都知道了 坚决不同意
  珊珊说 唉 也是啊 不过听说你现在和培培搞上了 真的假的啊 学校里的人都这么说 还说你是为了他才去他们那个破剧组的。
  我说 你乱听他们说什么啊 没有的事。
  说实话 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和培培的事 不然的话 她会取笑我 这么快就离不了男人了之类的话。
  珊珊突然摸了我的胸一下 你个小菊花  
  我说 操 你TMD现在都快成同人女了你都,
  珊珊说 可不是咋地 知道你的事以后 我TMD都对异性恋没兴趣了 哦对了 我在我们学校发现了好几对 你知道不 那个服装设计班的 有个小男 CC极了 哪天我给你介绍一下
  我说 给我介绍有什么用啊.
  珊珊坏笑着说 也是啊 型号不对
  我说 去你妈的。
  我又换回了以前的手机号,刚开机没一会 电话就来了我以为是我哥打来的 却不是 原来是阿信。
  我想了想 还是接了电话 哎 阿信哥
  阿信:你回来了 终于打通了你的电话了 换号怎么不说一声啊
  我说:阿信哥 虽然我们是好哥们 但是因为我哥 所以我以后不想和你再联系了
  阿信:乐乐 你从心眼里还是怪我的对不对啊?
  我说:这件事 说不上谁怪谁 都是我的命罢了。
  阿信:乐乐 你别这样说啊 我心里也很难受的。
  我说:算了 一切都过去了 就别提了 提这些有什么用啊。
  阿信:你大哥是什么人物啊 你哥现在去那个银行上班了 行长都对他礼让三分的。
  我说:这你就别管了 我哥在那里上班还高兴不
  阿信:还好啦 工资也比较高 还算顺利 只是 他一直想着你呢
  我说:阿信哥 你告诉我哥 让他好好上班 以后出人投地 也不枉我们两个好了一场 让他找个女朋友就结婚吧 好不好'
  阿信:我知道了 但是 我和你说 你哥想见见你。
 我说:阿信哥 还是别了 我和我哥断了就是断了 再说 我只在学校呆一两晚上 我又出去拍戏去了。
 阿信那边停了一会 好像是小声说着什么*
  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一定是我哥在那边听着我们说话呢
 我说:阿信哥 我还有事 先挂了啊 挂断电话后 我就把手机关机了。
  晚上珊珊我们在饭店喝酒 TMD 珊珊这死八婆最近不知道做什么不正经的事了 酒量见长啊 我还真喝不过她了 不过因为明天大家都有课 所以我们没有怎么喝 珊珊问我 明天还上课去不 我说 上 都这么久没上课了 老师都快不认识我了。
  回去的路上 借了珊珊的手机给培培打电话 他们那边还喝着呢 乱乱的 培培说 你先回去 我们一会也就差不多了。
  我还给珊珊手机的时候 珊珊吃吃地笑着 不怀好意的眼里好像说在说:哼 你还说你们没有搞在一起 我全知道啦。
  哼 管她呢 她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好了。
  我们吃饭的地方离学校有点远 我说打车 但是大家都说 好久没见面了 不如走着回去 一边聊天一边走路 我想了想 也是啊 不然回去也没什么事做 不如走着回去 正好等着培培。
  大伟是个爱学习的人 老是问我剧组里的事情,我也就漫不经心的告诉着他 他一边点头一边答应 哦 知道了 知道了 呵呵 好像我成了他的前辈了。
  快到学校门口的时候 正好遇上培培他们从门口的小饭馆里出来 于是培培我们两个就放慢了脚步,我关心的问他 没喝多吧
 他说 没事 晚上能做两次 我打了他一下 你个老没正经的。
  我说 要不我们去外边宾馆里住吧。
  培培说 得了 我们刚回来 要是让他们知道我们两个都不在学校里住,还指不定说什么呢。
  我一想 也是啊 虽然大家对同志之间的感情不是很在意 但是太大方了对我们的影响也不好。
  我说 那就上楼吧 这么久没在学校住了被子没准都潮了。
  培培说 我没事 不怕的 。
  到了我们所住的楼层 培培说 是先去你那里 还是先去我那里
  我说:去我那里吧 我不在的时候 大伟总给我晒被子呢 你把我的被子拿过去 我有两床被子呢 培培答应了。
  当我们走进我的宿舍的时候,我呆住了,培培了呆住了。
我呆住了 培培也呆住了 坐在我床上的 不是我哥是谁啊 ,当然 还有那个挨千刀的阿信。
  我哥看见了我 显然比我看见他还激动,他一下子站起来 冷冷的看着我。
  不知道如何形容我当时的心情,是心乱如麻啊 是高兴 还是害怕 还是后悔 我也说不清啊。
  因为我是和培培手拉着手进去的 进了屋也没有松开 我哥一眼就看见了,他直勾勾的盯着我们两个。
 我哥:乐乐 我
  我说:哥 你怎么来了 工作还好吧。
  我哥:乐乐 我想你了 我来接你了 你和我一起走好不好?
  我说:哥 不行 我不能害了你 你要有你自己的生活,再说 我看了看培培。
  培培显然也知道对方是谁了 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个时候,他像一个强者,生怕自己的老婆被别人抢走一样,挡住我,在我和我哥中间,而我哥,就像是看到了自己老婆的奸夫一样,那种表情 我真的很害怕啊 一场架要打起来了,天哪,千万不要啊,如果我哥和培培打起来的话 那么明天整个学校就会全知道了,我,董乐乐,一个男孩,让两个男人因为我而打架,或许 其中一个还受了伤,我脑海里想像着那种血腥的画面。
  阿信一看不好,拉住我哥 说 阿坤 你别激动啊 有话好好话。哼 去你MD阿信吧,搅事的家伙。
  我也拉开培培。
  我哥说:乐乐是我的 我要带他走。
 培培说:那是以前的事 现在他是我的。说完还看了我一眼。
  我哥说:不行 我比你先
  培培说:这可不是先来后到的事。
  我心里想啊 两个大哥啊 别这样好不好 要不小女子一女共侍二夫怎么样?
  我对阿信说 谁让你带他上这里来的?我把火气全发在阿信身上了,但是阿信说的话又让我很感激他
  阿信说 我不带他来他就不来了 如果我不和他一起来 还指不定发生什么事呢
  我一想 也是啊 如果阿信不来 真打起架来怎么办啊?
  旁边坐着大伟 他有点吃惊,不过他再笨好赖也是个大学生啊,事情事出,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哥说:乐乐 你说吧 是和我走 还是和他在一起。
  天哪 ,我的哥啊 你给我出了一个多么大的难题啊,你让我怎么办?我该如何选择?
  我真的不知道。
  我慢慢的坐下来,泪水又流了下来,一边是我曾爱得死去活来的人,一边是我最新的恋人 我能怎么办啊 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
  阿信说: 阿坤 我们先回去吧 有话 以后约个时间慢慢说 成不?
 我哥还没说什么 培培说 :还以后再说做什么啊 现在就说吧 当着所有人的面 全说清楚了。
  我哥看看培培 又看看我 说 乐乐 你说吧 怎么着。
  我对大伟说 大伟 你先出去,看住宿舍的别人先别进来 这里没你的事。
  大伟很听话的出去了 路过我身边的时候还拍了拍我的背 我知道 他让我注意点。
 我叹了口气,点了烟,我让说 培培 你坐下 哥你也坐下 阿信 你松开我哥 没事的 有我在 我哥不会动手的 是不是啊哥?
 阿信松开我哥 我哥还是很听话的坐了下来。我看得出 我哥心情很情绪化 而培培 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对我哥说
   哥 我知道你对我的好 我也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 而我也是真心爱你的 但是无论我们之间的感情怎么样 都不能不顾阿姨的想法 我们之间谈过了 我也曾答应过她 会离开你的 现在你也找到工作了 我也就放心了 你好好的工作 以后找个好女人结婚生子 别忘记了我就行了 本来和你在一起 就是因为我太胆子大了 现在是这样的结果 我也不想是这个样子 我只希望你能理解我。
  我哥冷冷的看着我说 这么说 你是跟定他了 对不对?
  我不也看我哥的眼睛 我不想 但是我最终还是狠心的点了点头。
  我哥又变得激动起来 他骂我 他说 乐乐 你当初费尽心机把我搞到手 到头来就是这个样子么?你把我玩够了 你再去找别人是不是?本来你就没想和我好好过对不对?你个贱人 你是混蛋 哼 谁他妈的要你找的破工作啊 你以为给我找了工作就可以走人了 "
       我告诉你 姓董的 你TMD就是个大贱货!
  培培搂着我说 我告诉你 我可不管你是谁 现在乐乐是我的人 有我骂的 没有你骂的 如果你在骂他 别怪我不客气。
  我哥看了看我 是狠狠的看了看我 叫了声 阿信 我们走。
  我哥走了 我的心也走了 我知道我哥恨我 但是让他现在恨我 比以后要恨我还强。
  我搂着培培 哭了
  培培不停的拍着我的背 说 别哭了 我知道你心里难受 我也看得出来 他是真的喜欢你的 你这样做 也是为了他好。
  我说 培培 你说以后我哥会原谅我么.
  培培说 会的 只不过他现在转不过这个弯来罢了。
  培培又说 你给那个叫阿信的发个信息 让他晚上看着点你哥 可别出什么事啊。
  看 培培是多么的体贴人啊 我哥要和他打架 他一点都没往心里去 还这样关心着我哥。
  于是 我给阿信发信息: 阿信哥 你看好我哥啊 别让他去喝酒 还有 这个工作来得不容易 千万叮嘱他啊 要好好工作 我有我的苦啊 求你了阿信哥。
  阿信显然是在开车 只回了两个字 知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2 11:3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九

  大伟进来了 说 别搂着了 同学们都要回来了。
  培培看见大伟进来 有点不好意思 说 你们休息吧 我也回去睡了。
  大伟看着我 不怀好意的说 好小子 原来真的这么回事啊 原来同学们说的都是真的啊 真有你的啊 两个男人抢你都成这样了。
  我叹了口气 大伟 谢谢你啊。
  大伟说 得了吧 专业课都快毕业了我才知道(我们是前两年在石家庄上专业课 后两年去北京上文化课)。
  我说 我不是告诉过你么 早在开学的时候我就说过 还有你更不知道的呢。
  接了个信息 是培培发过来的 他说:好媳妇 早点睡啊别难过了。后面还有亲亲两个字。
  说实话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难道 我和我哥就真的这样完了么?我和培培 就这样走下去么?我 不知道 我也不想知道。
  晚上 我做了个梦 梦见我在没有人的森林里走路 就我一个人 很害怕 看见了我哥 想叫他 却叫不出声来 想拉住他 他却变没了 这时 我看见培培呵呵的对我笑着 我想摸他 却发现好远好远 永远也够不到他 我吓坏了 就醒了。
  我不知道这个梦预示着什么 。第二天是影视分析课 老师见我回来了 问了我许多剧组里的问题 然后又问我有没有接新的单子 我说有可能去正定 我们老师说 是XX导的那个片子么 我们是大学同学 呵呵 你去吧 我给他打个电话 凭你的水平 可别管录音了啊 怎么着也得当个摄像助理啊 导演助理之类的啊 我学生的水平我知道
  呵呵 我的老师啊 还是你最了解我。臭美一下啦。
 三天以后 我和培培到正定报到,哈哈 到那里我才知道 是个古装片 培培在里面演一个“下面没有了”的人 让我取笑他好几天。  
  因为导演听说过我 再加上我们老师给他打过电话 所以他让我当导演助理。
 在那里 我们和一个“奶奶级”的实力演员在一起工作 呵呵 我见过的明星里 她是比较 怎么 说呢 是谁都知道吧,我就不说了。
  因为是在正定 离石家庄不远 也没出市 所以手机号没有换 我一直在想 我哥会不会还给我打电话 可是 快一周过去了 我哥也没有给我打过电话 倒是阿信 经常给我打电话 这样也好 我也能知道我哥的情况。
  我哥在银行上班以后,因为有我大哥的关照 那个行长让他去计财部工作 慢慢来吧 工资也很高 每个月都有七八千块钱 这在当时的石家庄算是不少的了吧,我哥一开始还好好上班 他想 我离开他 也就是一段时间 没多久我就会回到他身边的 可是 当我

返回石家庄的时候 发生了我最终选择了培培的事 我哥心里很不接受 他很伤心 再加上他妈妈天天让别人给她介绍女朋友 他心情很不好 于是上班也不积极了 无论阿信怎么说 他也听不进去 后来 阿信说 你现在如果不在这里上班 你怎么能对得起乐乐对你的情份 你如果不好好上班挣钱 乐乐以后就更不会回到你身边了 。  
      话说到这份上 我哥才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我知道 我哥在心里深处 还是幻想着有一天我会回到他身边的,虽然是这样 我哥还是请了一周的假 没去上班。
  大家都知道 银行是企业式管理 可比不上原来的行政事业单位 不去上班大家也不说什么 可银行里本来就是勾心斗角的地方 再加上我哥刚刚去上班 就没去柜台 直接去了大家都想去的计财部 当然有人乱说些什么了 好在后来他们知道了我哥是谁安排进去的 才不敢说些什么话。
  有时候工作起来很忙 我也就忘记了生活中的事 努力的工作 有时候还得给培培补妆什么的 本来有化妆师 他非要我去 还私下里偷偷的说 我就想让我媳妇给我化妆 我的老天爷啊 哪有老婆给老公扮成太监的 那我要你何用啊?
  有时候公休半天 我和培培就在房间里瞎闹 本来在剧组里 一般都是主演 导演 摄像 之类的是单间 而我做为导演助理 要挨着导演房和摄像助理在一间的 像培培这样的三流演员 只能和别人在一间 但是培培不干 非要和我一间 导演知道我们都是我老师的学生 也就答应了。那天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来着 好像是因为看电视选哪个台吧 我和培培意见不统一 就骂开了 我大骂他:你个死太监。
  这下可不得了 培培说 好啊 骂我在太监 我就让你尝尝太监的滋味。
  说着 他扑过来 因为他力气本来就比我大 再加上我也是半推半就的 大白天的就XX了起来
  他一边做 一边解恨似的说 太监好不好
  我说 好0
  他说: 太监做你做得爽不爽?
    我说 爽
  就这样 上演了一场太监戏宫女的好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2 11:33: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

我和培培就这样在一起生活着 不乏激情 不乏甜蜜 不乏温馨 但是有时候我自己一个人静静的坐着的时候 培培就能感觉到 我在想我哥了 平时在一起的时候 他从来不问我 包括是谁给我打电话啊 发信息啊 他从来不问 这是我最喜欢他的一点 那天天气不怎么样 我的心情也阴沉沉的 想起了我哥 想起了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不知不觉的 眼泪就流了下来 是啊 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的这个样子 培培带着给我买回来的冷饮兴冲冲的进来 一见我这个样子 愣住了 他反应过来时 轻轻的把冷饮放到我手中 说 快吃吧 别想不愉快的事情了 好不好 事情都过去了 再说 现在你不是有我么 我对你好不就得了 你哥以后也会理解你的 终有一天他也会娶妻生子的:
  我木然的看着他 然后问 那你以后也会结婚生子么?
  他想了半天 点点头 说我家我有三个姐姐 就我一个男孩 我想我会的。
  我说:那我们以后会不会分手?
  培培说 会吧 但是 和你在一起一天 我就会对你好一天 如果有一天我们必须离开对方 我也会和你吻别的。
  我说: 我不敢想那么远 真的 只希望你别离开我 如果没有你 我什么都没有了。
  培培搂着我 一动不动 冷饮一点一点的化了 像是我的眼泪。
  我的手机响了 是信息
  一个陌生的号码 想你的时候就做一个梦 把枕头当作邮包 让梦把思念带走 想你的时候就点一颗烟 让烟雾化作屏幕 重现你的温柔
      这是谁呢 我想 一定是我哥 一定是他认识我现在和培培在一起 怕培培看见 或是不让我接他的电话 所以他重新买了个号码 我的想法是没有错的 因为那个手机的尾号我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是1213 他的生日 绝对是。
  那天 我的拍完戏就回到房间 却发现房间里有人 不是培培 而是鑫 他也是我们学校表演班的学生 听说他一直在外面拍戏 因为他长得比较帅吧 我只记得有一次 我坐着公交车出去 车上人很多 连个站得住脚的地方都没有 上车以后 我发现他手里拉着吊环
   站在那里 冲着我笑 他戴着红色的手套 因为那时还是冬天 我的手没处放 他就让我拉住那个吊环 然后他又把手放在我的手上 让我心动了半天呢 当时我只知道他是我们学校的同学 不知道他叫什么 但是他的帅气与阳光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记 后来我回到学校一打听才知道 他叫张鑫 早在上高中的时候就拍了很多的广告片 在我们那里也算是小有名气吧 后来就一直没有见过他。
  他见我回来了 说 拍完了啊 ?
  我点了点头 问 你怎么来这里啦?
 他说 我在南方拍完了戏 回到学校 说培培你们在这里 就来看看 培培还没回来么?
  我说 今天没有他的戏 他去市里了吧 怎么 你没有给他打电话啊?
  张鑫说 哦 没有 没有他的新号了 。;
 我说 那你找他有事么
  张鑫说 没什么事 就是想问问他还接了别的戏没有 我还没有拍过古装的 想来看看。
 我 哦了一声 。
 他还是那么笑着看着我 目光里有一丝我能感觉到 却又说不出来的东西 我的脸有些发红
  我问张鑫说 你看我做什么啊?
 张鑫色色的说 你长得好看啊 所以我就想看
  我说 呸 真不要脸
  张鑫说 你和培培的事是真的啊,
  我想 完了完了 全学校都知道了吧 我说 是真的又怎么样啊
  张鑫说 没什么 我就是问问
  我也不理他 就看电视。
  没一会 培培回来了 看见了张鑫 我操 他们两个竟然搂了一下,
 我不得不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
  张鑫 看了我一眼 说 别乱想啦 我们是好久没见面的友情拥抱啦
 我说 不想管你们的破事。
  我还是接着看我的电视。
  他们两个可倒好 聊这个 聊那个 都快把我给忘记了。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 原来是导演叫我去他那里一下 说说下场要改动的戏的事。
  当我回来的时候 张鑫和培培还在聊着天 培培问 导演叫你做什么啊。
  我说 没什么事 下场戏有可能要有些改动 。
 培培说 我下午和张鑫回石家庄 和同学们聚一下 你去不去?
  我说 我不去 我还有我的事呢 感情下午没你的戏。
  张鑫说 你不去那我们就去了哈
  培培说 你放心 我不会喝多的 再说 张鑫刚回来 大家肯定都灌他的啦。
  就这样 张鑫和培培走了 回学校去了。
  晚上因为培培不在 我简单的吃了点东西 澡也没洗 给培培发信息 喝完了没有啊
 培培:正喝着呢 你早点休息啊 别等我了 没准我今天晚上不回去了。
  我:明天上午就有你的戏 你别喝太多没精神啊。
 培培:遵命。
  我看着看着电视 慢慢的睡着了。
 手机响起 把我惊醒了 我一看 是阿信的电话
 我不想接 想了想 还是接了:
  阿信:乐乐 你睡了没有啊
  我说 正睡着呢 怎么了 有事么
  阿信:你可说他想见见你
  我说 有什么好见的啊 我不是都和他说清楚了么 让他好好上班 我们之间就这样结束了 你让他忘记我吧 我不想再和他这样下去了。
  阿信 我也是这样和你说的 你哥说 他也想开了 而且 他们银行有要让他去广东 那里上班 他说他也想离开石家庄 想在走之前见见你。
 我听了 心里很难受 是的 当时我是铁了心的和他分手 但是 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会离开石家庄 那么 我们以后 也许真的不会再见面了。
 我说 阿信哥 他哪天走啊
阿信 也就这几天吧 你明天能出来么
  我说 那我请假吧 。
  挂了电话以后 我给培培打电话 却没人接 一定又是去KTV玩去了 听不到 。
  不知道培培是几点回来的,早上 当我醒来的时候 他正睡着 我也没叫醒他 洗完脸 就去吃自助餐 顺便给培培带了豆浆和小肉包子。
  叫醒培培 让他快点起床 。
  培培张个哈欠说 唉 累死我了。
  我说 你快点起来 洗脸 吃东西 一会要开工啦。
  培培眯着眼走进了卫生间。
  我在外面给他找袜子。
  培培出来的时候 看见我一脸心事的样子说 怎么啦 我没回来生气啦?
  我说 没有 我哥要去广东工作了 走之前 他想见见我。
  培培说 今天么
  我说 是
 培培说 那你去吧 怎么能不去呢
  我说 那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培培说 这怎么可能啊 他要走了 肯定有好多话要和你说我去了 你们怎么说啊  
  我说 你就不怕我和他跑了啊。
  培培说 如果你真的和他跑了 我也不会说什么 。
  说实话 培培就是这样 对什么好像都不太在意 包括对我 。
  培培看出了我的不高兴 说好吧 我陪你一起去 不过你得告诉你哥啊 不准和我打架
  我笑了 去你的吧 我哥又不是坏人 打什么打啊 你就知道打架 你个死太监 。
  上午 趁着导演高兴 我说了下午和晚上我请假的事 导演答应了。
  打车回石家庄的路上 我显得心事重重 培培说 见了你哥 多安慰他 别流泪 让他担心你 。
  我说 培培 你知道 当时我和我哥在一起的时候 花了他好多钱 他当时有钱 也就算不得什么 现在在石家庄 他又上班了 工资也很高 要是真去了广东 他又没房子 还得租 做什么不得花钱啊 '
 培培说 所以 你想给你哥带点钱是不是
  我点点头
  培培说 那也没什么 上次那个戏给我的钱我还存着呢 在卡上 再加上原来的 怎么着也有三万块吧 你看够不够 ?
  我说 我不是想和你要钱 你先借给我好不好?
  培培说 什么借啊还啊的 我的不就是你的 你愿意怎么花就怎么花吧 一会下车 我去给你支钱去。
  我说 先不用支了 你给我哥钱 他肯定不要 等我问问阿信是怎么回事再说吧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2 11:36:2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一

  我们到了新开的那个婆婆水煮鱼 离阿信家里很近。
  给阿信通了电话 阿信下来接我们来了。
  阿信看见了培培 愣了一下
  培培说 要是不方便 我就回学校吧。
  阿信说 没事的。
 我问 阿信哥 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要去广东啊
  听了阿信的话我才明白 原来我哥心情很不好 正好他们银行在广东一个机场新建了个分理处 一般都是让各省新上去的工作人员去做柜员实习 一般干半年就回来 因为我哥还没有柜员工作经验 就让他去了 再说他心情也不怎么好 也想去外面 就报名去了,
  原来只是这么回事 我也就放心了
  我问 那我哥呢
  阿信说 我这就去接 你们先上去吧 我们一会就回来
  进了房间 服务员问我先上菜不 菜已经点好了 我说上吧。
  培培说 要不我走吧 你们聊完了我再来
  我说 你走做什么啊 我们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我说过我不想走 但是培培还是执意要走 算了 也就随他去吧 他回过头来说 尽量高兴一点 完了给我打电话啊?
      目送培培远去 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培培就像是我真正的哥哥 永远关心着我 照顾着我 。
  没一会 我哥和阿信上来了 我哥变得老多了 我张了张嘴 想说些什么 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我哥坐下来 说 乐乐 我要走了 我不想回来了。
  我眼圈一红 哥 你别怪我 。
  阿信说 别光说啦 一边吃一边聊
 菜上齐了 我们一口都没有吃 我和我哥相互看着对方 眼泪都止不住的流下来 阿信看到这个样子 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说 你们先聊着吧 我出去一下。
  阿信走了以后 我再了忍不住了 扑到我的怀里就哭了起来。
  我哥紧紧的搂着我 也哭
 是啊 还有什么比这样的分手让我们难受呢 两个人分手 不是因为不爱对方了 我们心里都深深的爱恋的彼此 却不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
  良久 我哥问我 他对你好不?|
  我哥说 那我就放心了。)
  我说 哥 到了那里以后给我打电话 好好上班 半年一晃就过去了。
  我哥说 我不想回来了 在那里换个环境也好 。
  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于是我和我哥开始喝酒 一杯一杯的干 把酒都当成水了 我都不知道喝了多少。
  阿信来接我们的时候 我和我哥还在喝 一边喝一边哭 像是生死离别。
 我哥说 乐乐 今天晚上和我走 好不好?
 我当然知道我哥是什么意思
 只是 我还有培培。
  阿信也说 乐乐 你就陪你哥一晚上吧 他想你了。"
  当我和我哥搂着上了阿信的车的时候 我没有看见 拐角处一直等着我的培培。
  阿信把我们送到了汇源大酒店。
  那一夜 充满泪水 那一夜 透支着我们的感情。
  当阳光叫醒我的时候 我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天哪 培培 他在哪里?
  我哥还在睡着 我亲了亲我哥 再见了 哥。
  当我打车到正定的时候 戏已经开始了,培培在那里穿着戏装 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整个一上午 我都不也面对着培培。
  中午 回到房间 张鑫也在。
  培培说 你哥走啦
     我点点头
  我说 培培 对不起 昨天晚上 我
  培培叹了口气 说 没事的 他要走了么 你多陪陪他也是应该的。
  张鑫回过头来 看着我说 董乐乐 你就是个贱人。
 他还没有说完 培培一耳光就打了上去 张鑫 你给我闭嘴 关你什么事。
  张鑫捂着脸恨恨的对培培说 培培 你打的真好 是 我比他还贱 对不对? 这就是你给我的结果? 好算你狠 ,你有种 。
 张鑫走了以后 培培抽着烟 一声不说 最后我知道了他们之间的全部。
 张鑫喜欢培培很久了 两个人关系也不是一般 在他出去拍戏之前 他和培培表白了 培培说等他回来的时候会和他在一起。
  但是鑫回来了 却知道了我们两个在一起的事实 对此 鑫也没说什么 但就是昨天晚上 我和我哥上了阿信的车的时候 培培和鑫就在拐角里等着我出来 所以 鑫知道了我和我哥的一切 包括昨天晚上。
 我对培培说 培培 对不起。
  培培说 别这样 你这也是人之常情。
  我很感动 ,但是知道 我和培培 感情已走到了尽头。培培喜欢我 却从没有说过热情的话 昨天晚上的事 他心里肯定很难受 但是他没有骂我 在张鑫骂我的时候 还不忘维护我,他 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培培 事到今日 我从来没有听过你对我说半个不字 培培 我对不起你 真的 在这里 真心的向你说声对不起 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 因为很少看电视 也没有在电视上看到过你 只是偶尔在百度上搜你的名字 才知道你的一些信息,培培 你过得好不好 有没有再找到自己的爱人 不知道你是不是也像我一样 时常想起我?
  培培说 张鑫说你把我当成了你哥的代替品 我不是那样认为的 但是不管怎么样 我们都有好的回忆 乐乐 你说是不是?
  培培又说 我知道 在你心目中 谁也比不上你哥的 你自己的感情 只有你自己知道 我不怪你 因为 我说过 无论发生什么事 我都会对你好的 如果你想去广东找你哥 你就去吧 我留得住你的人 留不住你的心 。
  说完 培培蒙上被子 我看见被子轻轻的抽动着 那一刻 我才知道 我犯了个多么大的错误,乐乐 你知道 你伤害了一个对你如此好的人的心啊 培培 我该怎么面对你啊 这个深深的爱着我的人?
培培 我对不起你。
  我和培培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还是每天都为他去带早点 给他找袜子 给他画妆 但是明显的感觉到 培培和我说的话少了,更多的时候 他喜欢一个人独自静静的坐着。
  终于有一天 我忍不住了 我和培培说 你去找张鑫吧 他是爱你的。
 培培点着烟 说 我们之间的事你不懂的。
  也罢 我也没再问什么 。
 从那天起 培培就从来没有睡过我的床 有时候 他会躺在我身边和我一起看电视 也搂着我 但是每次都点到为止 看一会就回到他的床上去睡觉 我知道 我失去了培培的爱情。
  再这样下去也总不是个办法 于是 我对导演说 我有事 不能再做他的助手了 得回去了 。
 回到学校以后 我去找了张鑫 我对张鑫说 鑫 你去找培培吧 他是个好人 。
 可张鑫还是因为培培打了他而磨不开面子。
  我对张鑫说 不管怎么说 是因为你骂我他才打你的 如果你和他在一起 他也会一样的维护你的。#
  张鑫点点头 我对他说 祝你们幸福 你们本来就是应该在一起的 。
  在宿舍里 我睡好好几天也没有起床 因为我太累了 工作上也累 感情上也累啊 算了 一切都过去了 我什么都不去想了 ,好好的睡吧 把一切都忘记得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2 11:37:3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二,
   我回来以后 珊珊那个八婆问长问短的 有一次她竟然问我培培和阿坤的JJ谁的比较大 用现在的话说 真是雷死我了。"
  送走了我哥 和培培平静的分手 我感觉像是推开了两座大山松了一口气 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我算是看透了 爱情 不就是那么一回子事么。
  后来当我知道 培培和张鑫去了一个新的地方拍戏的时候 我知道 他们真的走在了一起 真心的祝福他们吧 从那以后 我再也没有见过培培 除了在毕业汇报演出上 。
 毕业演出那天 我们艺术学院搞得很隆重 但是培培没有档期 没有回来 我唱了一首电影《木棉袈裟》的歌曲《何必当初相识》。我认为 只有这首歌才能代表我和培培之间的感情。
  歌词如下:
  难说我无情,;
  难怪你伤心,
  难得三生有幸,
  难忘一往情深,
  心中有谁同行,
 相依相知相亲,
  何必当初相识,
  你我原本是路人,
  不断须断该断,
  不尽须尽该尽,
  不了须了该了,
  不分须分该分,
    茫茫天涯路
  处处是浮云,.
  只因辛劳伴往,
  你何苦枉自痴情,
  贻误锦绣前程.
  我唱得很动情 也流泪了 包括珊珊那个八婆 她说 真的太让人伤感了 。
  培培 你和张鑫现在还在一起么 你们过得可好?
  专业课毕业了 我们得上文化课了 还有一年的时间。
  我哥总是给我打电话 说让我一定要等他回来 我笑了 分别两地 还有什么事不能发生呢 ?再说 就算他回石家庄 我也得在保定上专业课了 又能怎么样呢? 珊珊说过的话没有错:直男永远是直男,直男的同性的感情 只不过他生活中的一剂调味品,就如同中国人吃西餐,偶尔吃吃还可以 长久的吃就不行了 他早晚还是得吃中餐,事实就是这样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2 21: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超长的  慢慢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2 21:27:18 | 显示全部楼层
wang、小维维 发表于 2012-5-22 21:24
超长的  慢慢看

我今天辛苦了一天弄的,还好有人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2 21:32:14 | 显示全部楼层
morekiss 发表于 2012-5-22 21:27
我今天辛苦了一天弄的,还好有人看了

知道发小说麻烦了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2 21:35:19 | 显示全部楼层
wang、小维维 发表于 2012-5-22 21:32
知道发小说麻烦了把

天天乱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3 08:35: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看起来不如昨天夜里的来电
可能和主人公相性不合,无法介入剧情中
PS:不过版面比昨天夜里的那篇干净利索了不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3 08:38:53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正的铁哥们不会因为你的性取向而排斥你
前提是只要管好自己的手
无论你嘴巴上如何调戏他,只要手是规矩的
就不会被人讨厌,至少这是我一点经验

评分

参与人数 1 +10 +1 收起 理由
morekiss + 10 + 1 你起得很早哦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0 10:3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兵的思想很单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爱男孩帅哥网

GMT+8, 2018-8-19 23:19 , Processed in 0.019295 second(s), 4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