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男孩同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guessme

《师生恋情》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09:40: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章

    第二天早上两人一下子睡到十点多。欧阳起来做好了饭抱着玉东喂饭吃。欧阳笑呵呵的看着玉东,“老师,昨天晚上欧阳差一点就捆不住老师了,欧阳还想要是捆不住老师了该咋办!”玉东瞪了瞪欧阳,“捆不住就不捆了,是不是,欧阳!”欧阳笑了,“老师想的美!欧阳就喜欢捆绑着老师,老师不能动了,才完全是欧阳的啊!”玉东笑了,“老师就知道欧阳是虐恋情节,自老师和欧阳在一起的每一个夜晚,哪一夜不是被欧阳捆绑着?这不,和欧阳成婚都两年了,一直捆绑了两年!”欧阳笑呵呵的看着玉东,“老师太有魅力了,你看看那些人,女的挣着献媚,男的挣着和老师做BF,欧阳要是不天天捆绑着老师,说不定哪一天就被别人抢走了!以后老师的每个夜晚必须和欧阳在一起,老婆在哪里,老公就跟到哪里,休想脱离欧阳!”玉东傻呵呵的笑看着欧阳,“欧阳要捆绑老师一辈子了!哎,老师就是被欧阳捆绑的命啊!不过呢,老师已经发过誓了,要和欧阳厮守一生,欧阳还不放过老师!”欧阳笑呵呵的逗着玉东,“老师被捆绑着睡觉好受吧!”玉东笑呵呵的说,“好受啊,好受的很,很享受,要不欧阳也试试!”欧阳大笑,“老师变了,会说俏皮话了!”说着刮了玉东一个鼻子,玉东愣了愣,欧阳随即又狠狠的点了一下玉东的前额,玉东的头猛一摇晃。欧阳咯咯的笑了,玉东也傻愣愣的笑了。

    大学里放假的早,六月中旬就放暑假了。这天中午吃过饭,欧阳打了会球,下午就嚷嚷着肚疼,疼的脸都白了。玉东慌忙开着车送到医院,一检查化验,急性阑尾炎。必须住院手术,当天就进行了手术,阑尾炎也不是什么大病,手术完了就等着康复了。反正已经放假了,玉东每天时时刻刻陪护在医院里,大小便吃饭都由玉东照料。欧阳笑呵呵的对玉东说,“有老婆就是好,要不然欧阳有病住院了,谁来照料欧阳!”玉东笑笑,“老师照料欧阳是应该的!”欧阳笑呵呵的说,“当然应该了,要不要老婆干啥呢!”玉东笑呵呵的狠劲点了一下欧阳的头,欧阳的头猛然晃动了一下。欧阳笑了,“老师又点欧阳了!”两人都大笑。阑尾炎本来也就不是什么大病,开刀手术了,等着拆了线就可以出院了,八天以后,办理出院手续,医生交代,回去以后,一个月内不要做剧烈运动,小心伤口感染复发了。

    玉东开车把欧阳接到了家中。欧阳高兴的说,‘还是家里好啊,说着又对玉东笑呵呵的说,“已经七八天没有干老婆了,想死欧阳了!”说着抱了抱玉东。玉东笑呵呵的对欧阳说,“欧阳啊,老师扶着你慢慢的到卫生间方便一下吧,然后老师给欧阳做饭吃。欧阳很听话的慢慢由玉东扶着走到卫生间,站在那里。玉东从后边猛然间抓住欧阳的两手往后一拧,咔擦一声把欧阳的双手扣在了背后。欧阳猛然一惊,回头看着玉东。玉东笑呵呵的抱住了欧阳,“欧阳不要害怕,有老师在呢!”欧阳看了看玉东,“老师这是啥意思?”玉东笑了,“欧阳没有听到医生交代的吗?一个月不能进行剧烈运动,小坏蛋刚一回来就想干老婆,你不要命了!”欧阳笑了,“想不到老师把欧阳的手段学会了,居然学会绑架老公了!”玉东笑了,“老师就知道欧阳年轻气盛,火力大,啥都不在乎,不会听医生的话,更不会老老实实的听老师的劝,那老师只有用强制手段了,你服也得服,不服也得服,不管你生气不生气。你是老师的老公,老师必须对你负责!乖,听话,你就委屈一个月吧!”欧阳大笑,“老婆要囚禁老公一个月了?欧阳还没有来得及囚禁老师呢,到先把欧阳囚禁了!”玉东抱住欧阳,“乖,听话,以后你想囚禁老师,老师还听你的,好不好,乖!老师这也是迫不得已,放开了你,老师是镇不住你的,你也管不住自己!”

    欧阳笑呵呵的说道,“老师放开了欧阳吧,欧阳保证管的住自己!”玉东笑了,“欧阳啊,老师还不知道你!这回,你就是说破了天,老师也不会听你的,你就老实吧!”欧阳笑呵呵的说道,“这回老师咋这么有主见!”“老师这是为你好!万一放开了你,你管不住自己就后悔莫及了,所以,这回老师不管你生气不生气,高兴不高兴,就必须囚禁起来你,你就不要再费口舌了!”说着找来绳子把欧阳的双腿也给捆绑了起来。欧阳笑呵呵的说,“老师囚禁欧阳还要把腿也给捆起来吗!”玉东也不吭声。捆好了腿,就把欧阳的上衣给扒下来了,找了根绳子先把欧阳的双臂捆绑结实了,又打开手铐,上衣完全脱了下来。把双手用绳子五花大绑了起来。然后脱去了裤子,解开了腿上的绑绳。这时候,欧阳被一丝不挂的五花大绑着。欧阳笑呵呵的看了看自己,“老师学聪明了,把欧阳的那一套照搬了过来对付欧阳了!欧阳这么大的人了,老师把欧阳浑身一丝不挂的五花大绑着,多丢人啊!”玉东抱住欧阳亲了亲,“说什么丢人不丢人的,老师不是天天这样被欧阳捆绑着吗!好欧阳,你就受点委屈吧,这一个月老师照顾你吃喝。说着把欧阳抱到了沙发上,进厨房做饭去了。

    做好了饭,玉东抱着浑身赤裸,五花大绑的欧阳坐在餐桌旁,一口一口的喂欧阳吃饭。欧阳笑呵呵的看了看玉东,”老师,你看欧阳都二十的人了,你还抱着欧阳喂饭吃,你让欧阳的脸往哪里搁!”玉东笑了,“小坏蛋说什么你都二十了,老师都二十四了,你还天天抱着喂饭吃,你让老师的脸往哪里搁!”欧阳笑呵呵的说道,“老师咋现在也学的能说会道了,让欧阳刮目相看了?”玉东笑了,“小坏蛋还说什么脸往哪里搁,没地方搁脸,那欧阳没脸了吗?”说着笑呵呵的拧了拧欧阳的脸蛋。欧阳咯咯大笑,“老师越来越让欧阳另眼相看了?老师啊,欧阳真的想不到会有这一天!欧阳越来越喜欢老师了,真的,老师,你现在学会有自己的主张了,尽管欧阳不高兴,欧阳还是服从你吧!”吃完了饭,玉东把欧阳四肢反捆了起来,休想挪动一步了,只能呆在沙发上。欧阳呆呆的看着玉东,“老师,你这是又干啥了,欧阳已经被捆上了手,还能自己解开不成?”玉东又拿起口塞,趁欧阳不备塞进了嘴里。欧阳瞪大眼睛,嘴里呜呜着瞪着玉东。玉东对着欧阳笑了笑,”欧阳啊,你就先老实一会吧,老师去街上给你买疤痕灵,给你的伤口抹药,要不然时间长了,会留下伤疤的,这么帅气的小伙子,肚子上有这么长的伤疤多不好看。不把你这样捆绑,你鬼机灵的很,说不定会自己怎么弄开绑绳,老师不是白费力气了吗!”玉东抱住欧阳亲了亲,“乖,听话,一会老师就回来。

    过了大约有二十分钟,玉东回来了,手里拿了两盒药膏,高兴的对欧阳说,这是目前市面上最好的伤疤膏药了,坚持涂抹一个月不会留下伤痕的。说着解开了欧阳腿上的绑绳,抱着欧阳来到了卧室,打了盆热水,先给伤口热敷了几分钟,挤出药膏,涂抹到伤口上,反复不断轻轻的按摩。欧阳一直静静的看着,按摩完毕,玉东去洗了洗手,回来抱着欧阳,“欧阳啊,老师对不住你了,你就委屈一个月吧,好不好,乖,不要怪老师狠心,老师真的对你很担心啊,以你的性格,你自由了,老师是管不住你的!”欧阳静静的躺着,心里很不好受,呆呆的看着玉东,一会眼里流出了热泪。玉东看到,抱起了欧阳,“乖,这是咋的了,是不是感到屈辱了,是不是恨老师了!是不是老师按的疼了?欧阳嘴里呜呜了几声,泪眼蒙蒙的看着玉东,玉东慌忙拿出了口塞,”乖,你要是恨老师了你就骂老师几句吧!”欧阳用头拱了拱玉东,玉东把欧阳抱的紧了紧。“老师啊,欧阳心里很不好受,想着以前用那么卑劣的手段霸占了老师,逼得老师走上了这条路,破坏了老师娶妻生子的美梦,把老师变的人不人,鬼不鬼的,逼迫的老师放弃了自己的工作,还迫使老师处处事事都听欧阳的,让老师变得唯唯诺诺的,都是欧阳不好!”

    玉东笑了,“欧阳咋这样想呢,老师没有埋怨过欧阳,老师都对你说过了,老师一点也不记恨欧阳!”欧阳又笑了笑,“老师啊,你曾经说过,儿时的誓言会随着年领的增长而烟消云散,当时欧阳不懂事,逼迫老师立下了毒誓和欧阳厮守一生,现在想来多麽的愚蠢,欧阳毁了老师的一生,自己命苦,染上了同性恋,还拉着老师走上了这条不归路,老师啊!请你不要记恨欧阳,等欧阳完全好了,你就走吧,去过你自己该过的生活吧,不要管欧阳了!”玉东瞪了瞪欧阳,“欧阳说什么呢!老师是这样的人吗?难道欧阳讨厌老师了吗!”欧阳又道,“欧阳知道,老师是认为还欠着欧阳二十万呢,自己无力还债,就以身相许欧阳,欧阳不要老师还债,就算是给老师的补偿吧,对不起了,老师,你走吧,去找个好姑娘,好好的生个大胖小子,也让你年迈的母亲过个幸福的晚年吧!”欧阳说着大哭了起来。玉东紧紧的搂着欧阳,“欧阳啊,你是不是玩腻了老师,想甩掉老师,再去找个比老师更好的!”欧阳瞪大了眼睛,“老师怎么会这么想?老师是欧阳的最爱,这辈子都爱不够!怎么会甩了老师!”玉东搂紧了欧阳,“欧阳为了找到自己的爱人,费劲了周折,想尽了坏点子,才得到老师,可是老师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自己所爱的人,比起欧阳,老师不是更幸福吗?再说了,我们不是已经发过誓,彼此互敬互爱,永不分离吗?老师怎么能说走就走了呢!不要胡思乱想了,老师是个一言九鼎的人,既然嫁给了欧阳,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哪能随随便便说变就变?老师走上这条路,也不完全是欧阳的责任,当初要是老师自己有主见,坚决抵制也就不会有今天。其实老师内心也有GAY的成分,只不过没有遇到合适的环境,是欧阳激活了老师体内GAY的成分,所以老师顺理成章的也成为了GAY,欧阳说的轻巧,让老师一走了之,欧阳能把老师再变回处男吗?老师还能再回到过去吗?”

    欧阳看了看玉东,“这么说,老师还是记恨欧阳把老师破了处!”玉东笑了,“欧阳啊,你让老师一走了之,老师走了,谁还会天天抱着老师睡觉,谁还会天天抱着老师喂饭!老师还去哪里再找这么温暖的怀抱?老师舍不得欧阳温暖的怀抱,老师喜欢欧阳天天抱着老师睡觉,等欧阳好了,欧阳还得天天抱着老师睡觉,抱着老师喂饭,你烦也不行,老师就赖在你的怀里了!”欧阳破涕为笑,“这么说,老师不烦欧阳,老师喜欢欧阳,欧阳天天捆绑着老师,老师还是喜欢让欧阳天天抱着!”玉东狠狠的点了一下欧阳的头,点的欧阳的头猛一趔趄,“小坏蛋,这一辈子你就是老师的克星!尽管老师知道,你好了以后,还会天天捆绑着老师睡觉,可是老师还是喜欢你,老师离不开你!”欧阳大笑着说,“老师,你真的喜欢让欧阳捆绑着躺在欧阳的怀里!”玉东笑呵呵的又点了一下欧阳的额头,“老师还有别的选择吗?不喜欢也得喜欢啊!”欧阳大笑道,“老师,你又点欧阳了,欧阳记住了。”玉东笑了笑,又点了一下,“小坏蛋记仇也不行,老师就是要点你的头,你不让啊!你还点老师的头啊!”欧阳咯咯的笑了起来,“好,欧阳都记着呢!”玉东搂着欧阳,“老师不是一个随意发誓的人,发过的誓言,就要遵守,老师既然说过要和欧阳厮守一生了,就要信守诺言,尽管欧阳喜欢每天夜里捆绑着老师,老师也不怪欧阳,不就是捆绑着双手,老师不能动吗!老师不能动了,就得欧阳来伺候,连解手也得欧阳伺候,老师很舒服,有欧阳伺候着老师,老师能不能动有什么区别,老师已经习惯欧阳伺候老师了,就是小坏蛋烦老师了,老师也不会放弃的,小坏蛋休想玩腻了老师,把老师一脚踢开,等着吧,小坏蛋,你不要看老师唯唯诺诺的,你胆敢抛弃老师,看老师怎么报复你!老师会跟你玩命的!”说着使劲的拽了一下欧阳的JJ。欧阳大笑着道,“老师咋嫩厉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09:41: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七章

    欧阳笑盈盈的往玉东的怀里靠了靠,“老师啊!以前欧阳看天是灰色的,看地是灰色的,看人是灰色的,看搂是灰色的,在欧阳的眼里什么都是灰色的。欧阳整天昏昏沉沉,看不到希望,整天也就是混日子,老师们都说欧阳聪明,学习成绩还不错,那是欧阳看不到自己的前途,只有把心用在看书学习上,只有看书学习时心里才能安稳一些,才能不想周围的一切,欧阳也就是用看书学习来麻醉自己。可是遇到了老师,刚开始的那几次,每次老师走后,欧阳想着和老师相处的日子,睡梦中都会笑醒,可是每次老师走了以后,欧阳的心,就十分沉重,唯恐下周见不到老师,那二十几天,欧阳的心里没有一天是安静的。令欧阳惊喜的是才一个月就把老师弄到手里了,从此欧阳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欧阳常常心里偷笑,再也不会一个人空守一座大房子了,醒来看到怀里的老师,就笑的合不拢嘴,是老师给了欧阳新生,老师就是欧阳的再生父母。”

    玉东笑呵呵的看着欧阳,“欧阳啊,你心里还有一句没有说呢!”欧阳看了看玉东,“老师说欧阳还有那一句漏掉了!”玉东笑呵呵的说,“欧阳心里时刻不忘记,老师就是欧阳的老婆!”欧阳笑呵呵的说,“难道不是吗?老师就是欧阳的老婆吗!”笑了笑,又狠狠地说,“老师坏透了,欧阳住了八天的医院,都想死了,原本就想着回来,好好的干干老婆,哪知道一回来就把欧阳给捆绑上了!还要捆绑一个月?欧阳哪能受得了!”玉东笑呵呵的说,“小坏蛋受不了也得受,真受不了,你就自己解开啊!”欧阳拱了拱玉东,“老师,你把欧阳捆绑上了,欧阳不能那个了,你就玩玩欧阳的,让欧阳好受好受吧!”玉东瞪了瞪欧阳,“就知道小坏蛋忍不住,老师才把小坏蛋捆绑起来。JJ活动就连着小腹也要活动,那样不好,你就忍住吧,小坏蛋,老师不会满足你!”欧阳狠狠的拱了拱玉东,“老师,欧阳忍不住了!”玉东大笑,“忍不住也得忍,要不,你自己来啊!”说着点了一下欧阳的前额,拿起口塞,欧阳看到了大张着嘴,“来啊,老师!”玉东笑呵呵的塞进去了,抱住欧阳亲了亲。欧阳笑呵呵的拱进了玉东的怀里。

    早上醒来,玉东抬起身子,看到怀里的欧阳正甜甜的睡着,嘴里还留着口水,弄湿了床单一大片。玉东刮了欧阳一个鼻子,“没羞,二十多的小伙子了,还流口水!”欧阳醒来,看了看身下的床单,对着玉东呜呜了几声,又笑了笑,再次拱进玉东的怀里。玉东放下欧阳,去做早饭,做好了饭,抱着赤裸的欧阳坐在餐桌前,一口一口的喂欧阳。欧阳笑呵呵的看着玉东,“老师,想不到欧阳对老师做过的事情,现在应验在欧阳身上,欧阳哪想到会被老师抓着双手铐上手铐,哪想过被一丝不挂的捆绑起来,欧阳更是做梦也想不到,被老师抱着喂饭吃!”玉东笑了笑,“这都是欧阳开启了老师脑海中的智慧,是你让老师不要唯命是从,要有自己的想法,要敢于抗争,老师想想,欧阳说的也对,所以,在医院的还没有回到家的时候,老师就想怎样能阻止欧阳的冲动。刚开始老师还害怕欧阳生气,欧阳生气了,会不要老师了!后来想到欧阳说的话,只要是自己愿意或不愿意,要敢于表明自己的观点,要敢于争取。老师就想到,这样是为欧阳好,管欧阳生气不生气呢,就大着胆子这样了。

    欧阳笑了,老师变了。玉东把欧阳平放在床上,又端来热水,给欧阳的伤口上敷上热毛巾,停了一会,涂抹上药膏,轻轻的按摩。欧阳笑呵呵的看着玉东,”老师现在变的坚强了,可是要是当初欧阳第一次看见老师的时候,老师这么坚强,欧阳就惨了。”玉东看了看欧阳,“那欧阳是喜欢现在的老师,还是希望老师还是过去那样?”欧阳笑呵呵的看了看玉东,“欧阳希望在欧阳面前,老师还是过去那个样子,在外人面前要更坚强和有主见些!”玉东伸手刮了一下欧阳的鼻子,“小坏蛋让老师两面三刀!”欧阳笑呵呵说道,“老师也学会欺负欧阳了,欺负欧阳不能动!”玉东笑了,把脸伸到欧阳面前,“欧阳,你刮老师的鼻子啊!老师等不及了,你刮啊!”欧阳咯咯大笑,“老师连这个动作都学会了!”玉东抱着欧阳亲了亲,“欧阳,想吃什么了,给老师说,老师给你做,老师做不好的,咱去买回来吃!”欧阳笑笑,“欧阳喜欢吃老师自己做的,买回来的还有啥意思,欧阳就是要老师辛苦给欧阳做好了喂欧阳吃!”欧阳给玉东说了想吃什么了等等。玉东笑呵呵的拿起绳子把欧阳的两个脚脖子捆到了大腿根部,嘴里塞进了口塞,“好欧阳,你就在家看电视等着老师买菜回来吧!”欧阳睁大眼睛瞪着玉东,嘴里大声的呜呜着,玉东大笑着对欧阳摆了摆手,出去了。

    每天玉东都给欧阳抹四五次药膏,轻轻的按摩。欧阳笑呵呵的看着玉东,嘴里不断呜呜着,有时候,欧阳狠狠的瞪着玉东,用下巴指自己的下体。玉东连看也不看,除了小便根本就不去碰欧阳的家伙。欧阳不断的在玉东的怀里乱拱,玉东笑呵呵的搂着欧阳,“欧阳拱老师,拱的老师舒服极了,你再拱啊!”欧阳咯咯的大笑,用下巴蹭玉东的脸,玉东抱住欧阳的脸,拿起刮胡刀,把欧阳的胡子剃的干干净净,“你再蹭啊,欧阳!”说着抱住欧阳的脸,用下巴在欧阳的脸上乱蹭,玉东咯咯的大笑不止。玉东拿出了口塞,“欧阳啊!不要这么大笑不止,还没好透呢,小心点!”欧阳笑呵呵的对玉东说,“老师,你说的这些话,这些动作,欧阳咋都这么熟悉!你咋把欧阳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都在欧阳身上又重演了一遍!”玉东也笑了,“老师是欧阳的老婆啊!不跟欧阳学,跟谁学!”欧阳笑呵呵的说,“老师是不是欧阳的老婆!”玉东笑了,“是啊!”欧阳笑了笑,“那欧阳想了,老师让欧阳干会吧!老婆要听老公的话,是不是,老师!”玉东瞪了瞪欧阳,“你就自己偷偷地想吧,有本事你就干吧,你休想让老师给你提前一天解放你!”

    欧阳瞪了瞪玉东,“欧阳这是自己挖坑自己往里跳,欧阳要老师坚强些,遇事学会抗争,老师学会了,都用在了欧阳身上!”玉东搂着欧阳亲了亲,“不用在欧阳身上,还能用在谁身上?欧阳就是老师的试验品!”欧阳又笑了笑,“老师不让干,那就玩玩欧阳的吧,十来天了,欧阳自己也摸不到,真的受不了了!”玉东又瞪了瞪欧阳,“受不了了,就自己解开绑绳,有本事就自己玩吧,老师除了小便帮助你,其他时候是不会碰你的那个东西的,免得你又想入非非!”欧阳无奈的拱玉东。玉东搂着欧阳,“拱吧,拱的老师很舒服,要是欧阳在老师的怀里拱一辈子才好呢?”欧阳瞪大眼睛,“啊!老师想一辈子把欧阳囚禁起来!”玉东瞪了瞪欧阳,“你也看到了,怎么大的房子,要是欧阳不听话的话,老师就把欧阳囚禁一辈子!谁也不知道!”欧阳瞪大眼睛,“啊!老师怎么又跟欧阳说一样的话了,好老师,欧阳听话,欧阳听话,你听到了没有啊!欧阳听老师的话!”玉东哈哈大笑。欧阳愣了愣,也哈哈大笑。这是怎么了?怎么都是欧阳说过的话,老师再在欧阳身上重演一遍。”玉东笑呵呵的说,“这就是夫唱妇随啊!”

    欧阳笑呵呵的看着玉东,“老师天生就是个0吧!”玉东瞪了瞪欧阳,“欧阳说什么呢!羞辱老师!”欧阳笑了,“那都两年多了,欧阳每次进入老师,老师不都是乐呵呵的接受了吗?”玉东也笑了,“老师压根就没有想过自己是什么0呀1呀的,是欧阳当初把老师捆绑起来,老师那个样子,浑身不能动,欧阳想怎么摆布老师就怎么摆布,强行让老师做了0,欧阳还信誓旦旦的说什么自己是纯1号。欧阳想想,这两年多哪一回老师不是被捆绑着接受的?既然已经生米做成了熟饭,欧阳让老师做0,做就做吧,也怪舒服的。”说着自己大笑起来。欧阳也笑了,“那老师想过要做一回1没有?”玉东睁大了眼睛看着欧阳?“老公和老婆的角色还能互换吗?老师压根就没有想过!老师哪有欧阳的鬼点子多!欧阳让老师做0,老师就老老实实做0,欧阳高兴就好,没有想过更多!”欧阳大笑,“老师真是个好老婆!”玉东羞涩的笑了,“老师也想了,既然老师已经成了欧阳的老婆,那老师就要做个好老婆,是不是啊!欧阳!”欧阳大笑,“真是个好老婆,来让老公抱一抱!”玉东哈哈的大笑,“你抱啊!欧阳,你抱老师啊!哈哈!”欧阳突然想到现在是自己被捆绑着的,也咯咯的大笑了,“老婆又欺负老公不能动了!”玉东咯咯的笑着,狠狠的点了一下欧阳的头,欧阳又猛一趔趄。玉东笑着拿起口塞塞了进去,哈哈笑着抱紧了欧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09: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章

    一天药膏用完了。玉东又把欧阳的脚脖子捆绑了起来,嘴里塞进口塞,欧阳摇头晃脑的,大声呜呜,玉东笑着对欧阳说,“欧阳就自己在家里待着享受吧,老师出去再给欧阳买点药膏,顺便买点欧阳想吃的东西。欧阳瞪了瞪玉东,无可奈何的点点头。玉东回来以后,把欧阳抱到大床上,又给欧阳热敷,抹药,按摩。经过了二十多天的药物治疗,现在不细看,基本上看不到伤疤了。欧阳低下头看了看伤疤处,嘴里呜呜着,玉东拿出了口塞啊。“乖,好好的看看,快没有了,再抹一段时间,就不显了。”欧阳笑呵呵的看了看玉东,“老婆待老公真好,要不是老婆精心的伺候,老公的伤疤恐怕就永远留了下来!”玉东笑盈盈的点了点欧阳的头。欧阳咯咯的笑着,“老师又点欧阳的头,欧阳都记着呢!”玉东笑了。

    欧阳闹着让解开,嚷嚷着回到家都已经捆绑了二十多天了,有生以来那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这二十多天,连自己的JJ也摸不到,心里痒痒的,怪难受的,玉东笑道,“你摸啊,老师又没有不让你摸,想摸就摸啊!”欧阳瞪着玉东,“又欺负老公不能动!”玉东大笑,“医生交代,一个月不能做剧烈运动,再过几天就一个月了,但是至少还要再巩固三天,为了保险起见,要延长三天才能解放!”“啊!你还要再延长三天!还说欧阳有虐恋情节,老师你也有!”玉东笑了,“随你怎么说,反正必须听老师的话,否则就要长期捆绑囚禁了!”欧阳笑呵呵的看着玉东,“欧阳听话,欧阳做个听话的乖,好不好,老师,欧阳可不想让老师长期囚禁!”玉东笑了,欧阳也笑了,“怎么又重复了一遍,“以前老师说欧阳有虐恋情节,欧阳就说,随你怎么说,刚才老师也这么说了,以前欧阳说要长期囚禁老师,老师也表示听欧阳的话,做个听话的乖!”玉东笑了笑,那还不是老师受了欧阳传染,欧阳是个GAY,也传染给了老师,你就是老师的克星!小坏蛋!“说着又点了一下欧阳的头,欧阳咯咯的大笑起来。

    一个月的时间到了,第二天,玉东抱着欧阳,”欧阳啊,老师已经囚禁你一个月了,你记恨老师吗!“欧阳笑了笑,不记恨,说着大笑,老师,这话欧阳也问过你多次呢,你咋光跟欧阳学!”玉东笑了,天天和欧阳在一起,还不是天天耳听目染的。欧阳啊,这一个月来,你还习惯吗?“欧阳瞪了瞪玉东,”欧阳不习惯也得习惯啊!欧阳能有什么办法?“玉东哈哈大笑,“这话可是老师先说的,欧阳怎么也跟老师说一样的话!”欧阳笑了,“啥事情不经过亲身经历,就不知道真实的滋味,这一个月,欧阳可尝到了不自由的滋味了,有时候自己的JJ硬邦邦的,硬的难受,可就是摸不到,嘴也不能说话!心里怪怪的,痒痒的!很刺激,怪好受呢!”玉东笑道,“那就再囚禁一个月,直到暑假结束!”欧阳赶紧笑着说,“欧阳听话,老师,你就不要再折腾欧阳了!”玉东笑了,“已经超过一个月了,今天就让欧阳好受好受。”欧阳高兴的说,真的!背过身子就让玉东解绑绳。玉东笑了,“看你猴急猴急的,要干那事还得等两天,今天老师先让你好受好受吧!”说着塞进了口塞,骑在了欧阳的身上,抓着欧阳的大JJ,抹上了一些润滑剂,揉搓起来,欧阳身子一震,玉东压着欧阳的身子不让动,手里不断地揉搓,玩的欧阳嘴里大声的呜呜着,一会咯咯的大笑,一会大声的呜呜,呼吸急促,猛然间射了出来。玉东整理了一下,抱住了欧阳,欧阳瞪了瞪玉东,呜呜了几声,在玉东的怀里拱了拱。

    停了一会,玉东拿出欧阳嘴里的口塞,“好受吗?欧阳!”欧阳笑了笑,“又好受,又刺激,又痒的难受,身不由己,不能自持!这些都是以前欧阳在老师身上的动作,今天老师也让欧阳尝到了,怪好玩的,老师也一个多月没有让欧阳那个了,要不现在让欧阳给你吃出来,老师也好受好受!”说着趴在了玉东的大JJ上一口含了下去,又吃又添又撸的,把玉东吃的呼哧呼哧的直喘气,一会射在了欧阳的嘴里,欧阳笑了笑,咽了下去。玉东傻笑着看着欧阳,“明年给老师生个大胖娃娃!”欧阳大笑,“欧阳天天给老师下种子,老师给欧阳生了几个胖娃娃了?”玉东抱住欧阳的头,又刮了一个鼻子。欧阳咯咯的笑起来。第二天,玉东笑着给欧阳说,”明天就要解放欧阳了,想吗?”欧阳呜呜着,拱了拱玉东,点点头。玉东双手插进欧阳的两肋,使劲的挠了起来,欧阳笑着在床上翻滚,嘴里不断地呜呜着。玉东停了下来,“明天想让老师解放了欧阳吗!”欧阳又笑着点点头,玉东又插进去挠了起来,欧阳笑的都快岔气了,上气不接下气,赶紧摇摇头。玉东抱起了欧阳,笑呵呵的亲了亲欧阳。

    欧阳整整被囚禁了一个月零三天。这天玉东笑着对欧阳说,“欧阳,老师这就给你解开,好不好!”欧阳笑呵呵的点点头。玉东笑了笑,立刻双手插进欧阳的两肋挠了起来,嘴里问着,“欧阳让不让老师解放了你!”欧阳大声的咯咯笑着,乱翻滚,狠劲的点点头,玉东看到欧阳点头,又挠了起来,欧阳受不了了,赶快摇摇头。玉东笑呵呵的抱起欧阳,“尽管欧阳不愿意让解放,也一个多月了,老师还是决定解放了欧阳吧!”欧阳笑呵呵的背过身子,玉东解开了捆绑一个多月的绑绳。欧阳得到了自由,立刻紧紧的抱住玉东,“想死了,老师,一个多月都没有抱老师了!”玉东也紧紧的抱住欧阳。欧阳笑呵呵的看了看玉东,“老师让欧阳经历了从未有过的感觉,又好玩,又刺激,又渴望着自由!”老师现在越来越大胆了,竟敢这样对待老公!“玉东笑了笑,还不都是欧阳教唆的吗!要是以前,老师哪敢这样对待欧阳啊!老师只想做个听话的老师,让欧阳高兴!”欧阳笑了,现在欧阳更高兴,老师不唯唯诺诺了!’玉东笑道,“欧阳啊,其实老师还是想很听欧阳的话,一家人,哪能互相耍心眼,老师没有欧阳的心眼多,老师也不在乎欧阳怎么看待老师,老师只知道欧阳爱老师就行了!”欧阳抱着玉东又亲了又亲。“老师,今天由欧阳来做饭,老师就等着吃现成的饭吧!”

    吃了晚饭,看了会电视,两人在卫生间痛痛快快的洗了个热水澡。欧阳抱着玉东来到大床上。欧阳笑呵呵的拿起绳子等着,玉东看到,背过身子,把双手背到了背后。欧阳笑呵呵的问道,?老师还这么老实,一点也不和欧阳争辩!“玉东笑了,“老师知道再怎样争辩,最后结果,老师还得被捆绑着。老师已经伺候欧阳一个多月了,现在也想让欧阳伺候了!你就捆上老师好好的伺候吧!”欧阳笑呵呵的亲了亲玉东的额头,“真是个好乖!”玉东看了看欧阳,赶快说,“欧阳啊!药膏还得坚持抹,一会先抹了药膏再办事吧!”欧阳笑呵呵的说,“看老师急的!”玉东笑了,“不是老师急的,老师知道是欧阳猴急猴急的,再不提醒欧阳,一会欧阳就不让老师说话了!”欧阳拿起口塞就塞了进去,“现在就不让老师说话了!看你还说!”欧阳把玉东放到床上,自己去放了盆热水,自己给自己的伤口热敷了几分钟,涂上药膏,轻轻的按摩起来,笑呵呵的看着玉东,“欧阳还想让老师给按摩,老师按摩着,好受极了!”玉东笑着转过身子,把捆绑着的双手伸向欧阳。欧阳看到,“老师自己弄开给欧阳按摩啊!“玉东瞪了瞪欧阳。欧阳按摩完了,笑呵呵的点了点玉东的前额,”想死欧阳了,老师让不让欧阳干!“玉东笑笑,点点头。欧阳抱住玉东翻身趴在了玉东的身上。

    第二天早上,睡到八九点,欧阳起来做好了饭,抱着玉东坐在餐桌边,“老师,还想让老师抱着欧阳喂饭吃,想死了!”玉东嘴里呜呜了几声。欧阳拿出来口塞,“欧阳又戏耍老师了!”欧阳笑了,“欧阳说的是想死抱着老师喂饭了!”说着刮了玉东一个鼻子!“又能刮老师的鼻子了,老师高兴不高兴!”玉东笑了,“欧阳高兴,老师就高兴!”欧阳瞪了瞪玉东,“老师又这样说了!”玉东笑笑,“真的,欧阳,欧阳高兴,老师真的就很高兴!”欧阳又笑笑,“那现在暑假还有一个来月,欧阳也想囚禁老师一个来月!”玉东愣了愣,看了看欧阳,“欧阳真的想这样吗?”欧阳笑了,“老师愿意吗!”玉东笑了笑,“老师愿意,有欧阳伺候着老师,老师还有啥不愿意的!”欧阳瞪了瞪玉东,“这是老师真实的想法!”玉东拱了拱欧阳,“老师现在这个样子,老师就是再说不愿意,有用吗?欧阳不会听老师的,欧阳想伺候老师,那老师就高高兴兴的让欧阳伺候,老师真的愿意!”欧阳笑呵呵的楼着玉东,”不怕欧阳把老师长期囚禁起来!“玉东笑了笑,”欧阳说过,舍不得长期囚禁老师,老师相信欧阳不会长期囚禁老师!再说欧阳真的想长期囚禁老师,老师自己也弄不开绑绳啊!老师就交给欧阳了!”欧阳笑呵呵的说,“那就囚禁老师一个月好,好不好!”玉东笑道,“就随着欧阳吧!”欧阳笑了,“真是个好老婆!说着又点了一下玉东的头,玉东猛一趔趄,欧阳抱住玉东哈哈大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09:5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essme 于 2017-7-18 09:53 编辑

                                        第十九章

    囚禁了玉东一个月。这天欧阳对玉东说,”老师囚禁了欧阳一个月,欧阳也囚禁了老师一个月,高兴不高兴,老师!“玉东笑笑,“欧阳高兴,老师就高兴。”早上,欧阳抱着玉东喂过了早饭,“欧阳这就给老师解开吧,要是以后欧阳还想囚禁老师,老师还让吗!”玉东笑笑,“愿意啊!欧阳,老师是欧阳的老婆,再说了,老师当家吗?老师拗不过欧阳!”接下来就开学了,开学又一个多月,有一天,玉东回到家,给欧阳说,“欧阳啊,老师要出去四五天去进行个学术交流,系里让老师去,你就自己在家四五天吧!”欧阳问去哪里,干什么!玉东说去北边的一个大学,因为这个项目是老师进行研究的,所以系里派老师去。”欧阳很不高兴,“老师一走,欧阳就要一个人空守大房子了,自老师嫁给了欧阳,欧阳就没有一个人睡过,欧阳也要跟着老婆去!”玉东笑笑,点了一下欧阳的额头,“欧阳还是个吃奶的孩子吗?离不开老师。老师就走四五天就回来了,欧阳听话,守在家里,你还得上课呢!”欧阳笑呵呵的说,“我不管,我就是离不开老师,夜里还要吃老师的奶呢。老婆去那里,老公就要跟到哪里,再说,我现在已经是大四了,也没有什么课了!”玉东又点了一下欧阳的额头,真拿你没办法!”
    欧阳闹着要开车去,开车三四个小时就到了。周一的上午,两人坐上了车。欧阳笑呵呵的对玉东说,“老师还想把欧阳一个人丢在家里,真不是个好老师,说着拿出绳子。玉东笑笑,“你呀!真是老师的克星!”狠狠的点了一下欧阳的额头,转过身把手背到了后边,欧阳捆绑好了,给玉东系好了安全带,塞进了口塞,点了一下玉东的额头,笑呵呵的说,“老师,你再点欧阳啊!你还点啊!”车开了一半路程,到服务区休息。车停在了服务区。欧阳解开玉东的裤子,就掏出来玩了起来,玉东狠狠的瞪着欧阳。玩的玉东呼吸急促,马上快忍不住了,欧阳停了下来。欧阳笑呵呵的对玉东说,“老师我们下去方便一下吧,给玉东解开了绑绳,两人又上了车。玉东坐在驾驶位上。玉东瞪了瞪欧阳,拿起绳子,欧阳看见,”老师又跟欧阳学!“说着笑了笑,转过身子,把手背到了身后,玉东也把欧阳捆绑起来了,“老师也要欧阳尝尝被捆绑着坐车的滋味!”欧阳笑呵呵的看着玉东,“好受极了,欧阳早就想了!”玉东伸手塞进了口塞,点了一下欧阳的头。掏出了欧阳的家伙。欧阳睁大眼睛瞪着欧阳。玉东又点了一下欧阳的头,“让不让玩,欧阳!”欧阳笑呵呵的点点头。玉东也把欧阳玩的差点射出来,才算罢休。

   到了某大学,欧阳跟着玉东寸步不离,先去报了道,在校园里转了转,就到晚饭的时间了,两人在大街上找个饭馆吃了饭,回到旅馆。欧阳就抱着玉东,玉东笑了笑,“好乖,让老师先把资料看一会,做点准备,再去陪老公好不好!”欧阳笑笑,“欧阳听话,老师看资料,欧阳也看会自己的文章吧吧!”两人各自打开自己的电脑,看了大约一个小时的资料。欧阳合上了电脑,过去抱住玉东,“好了吧,老婆!”玉东看了看欧阳,笑了笑,也合上了电脑。欧阳急不可耐的把玉东扒光了衣服,拿起绳子。玉东瞪了瞪欧阳,“出差在外还要捆绑老师啊!”欧阳笑呵呵的说,“老师你说,除了欧阳有病的那段时间,你和欧阳的哪一个夜晚不是捆绑着的!听话不听?”玉东笑了笑,转过身子,双手背到了身后,欧阳抓着绳子就把玉东捆绑了起来,塞进了口塞。抱着玉东到了卫生间,打开热火,给玉东全身洗了个遍,擦干身子,抱到床上,“老师还说什么欧阳是吃奶的孩子,欧阳就要吃老师的奶!”说着趴到玉东的身上咬住了乳头,咬的玉东咯咯的笑着,嘴里呜呜声不断。吃了左边的,又吃右边的,“老师的奶真好吃,又香又甜!”玉东大声的呜呜着,瞪着欧阳。欧阳笑呵呵的抱起玉东翻身压在了玉东的身上,“老师让不让!”玉东笑了笑,点点头。欧阳大笑,“老师不让的话,有你的好果子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09: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的一天晚上,吃过饭,欧阳非缠着在校园里散散步,散了一会步,来到一个偏僻的小亭子,欧阳说坐在这里休息会吧。趁玉东不注意,拿出绳子,把玉东捆绑了起来。玉东一惊,“欧阳要干啥,这是在校园里!”欧阳笑着塞进了口塞,“就是在校园里,才玩的刺激啊!这里反正谁也不认识!”掏出了玉东的家伙就玩,玉东嘴里呜呜着,瞪着欧阳,也不敢有大的动作。玩的玉东浑身乱动,直往欧阳的怀里拱。欧阳搂着玉东,“好玩吧,老师!”玉东瞪了瞪欧阳,呜呜着。欧阳整理好了玉东的裤子,拉着玉东站起来就往旅馆走。玉东狠狠地瞪着欧阳,嘴里呜呜着,不肯走。欧阳笑呵呵的说,“老师怕什么,这么晚了,天黑了,谁也看不见,就和玉东一前一后,推着玉东走回了旅馆。欧阳哈哈大笑,“刺激吧,老师,还没有在外边被捆绑过吧!喜欢吗?”玉东狠狠地瞪了瞪欧阳,摇摇头。“敢摇头了,老婆!不听欧阳的话了,有你的好果子吃!”

    欧阳抱着玉东扔到大床上,自己先脱光了,又给玉东解开了绑绳,脱衣服,脱了衣服,拿着衣服放在椅子上,玉东趁势从后边抱住欧阳,摔倒了床上,骑在欧阳的后背上,拧过欧阳的双臂在后边,捆绑了起来。欧阳惊奇的看着玉东,而后笑了笑,“老婆敢和老公叫板了?”玉东刮了一下欧阳的鼻子,“还在外边玩老师不玩了?小坏蛋!”说着双手伸进了欧阳的肋下,挠了起来。欧阳笑的在床上乱滚东,哪里逃的开玉东的双手,直挠的欧阳眼泪都流出来了,大声求饶,“好老师,饶了欧阳吧,欧阳再也不敢了!”玉东抱起欧阳,擦了擦眼泪,“还说老师的奶水好吃不好吃了!”说着也爬到了欧阳的乳头上咬了起来,欧阳被咬的咯咯大笑,老师也吃欧阳的咪咪了!”玉东笑道,“还欺负老师不欺负了”欧阳笑呵呵的说,“欧阳再也不敢了,老师饶了欧阳吧!

    玉东笑着说,”就这样睡觉吧!”欧阳笑呵呵的说,“还没有洗澡呢,欧阳想给老师洗澡了!”玉东笑道,“那你还欺负老师不欺负了?”欧阳笑呵呵的说,再也不敢了,老师!”玉东笑着刮了欧阳一个鼻子。给欧阳解开了绑绳,欧阳抱着玉东进了卫生间,和玉东两人跳进了浴盆。浴盆里很滑,玉东站不住脚。欧阳压在玉东的身上,又把玉东的双臂给扭到了背后,五花大绑了起来。玉东瞪着欧阳,“刚才还说不欺负老师了,小坏蛋转眼不认账!”欧阳咯咯的笑着塞进了口塞。老师敢和欧阳抗衡,有你的好果子吃!”洗完了澡,欧阳抱着玉东来到大床上,“天天绑着老师睡觉,今天老师要造反了吗?不想让老公搂着睡了吗?乖!还敢不敢和欧阳抗衡了!”玉东瞪了瞪欧阳,摇摇头,“欧阳又笑呵呵的看着玉东,”老师还听话不听了,玉东又赶快点点头。欧阳咯咯的笑着,站起身,抱起玉东和自己脸对脸,从下边插了进去,抱着玉东在地山板上来回的走动,玉东傻呵呵的看着欧阳,“老婆,好受吗?玉东摇摇头,欧阳又笑呵呵的抱着玉东上下攒动,“老婆,好受吗?玉东赶快点了点头,嘴里呜呜了几声。欧阳哈哈大笑,”真是个勾人魂魄的好老婆!”

    在外边五天,办完了事情,该回去了。欧阳抱着玉东一直睡到八点多。两人醒来,欧阳拿出了玉东嘴里的口塞,“老师这几天高兴吗?”玉东笑了笑,“欧阳高兴吗?”欧阳笑呵呵的看着玉东,“高兴啊!很高兴,特别是昨天晚上,欧阳推着老师走过了校园,走进了旅馆,看当时老师扭扭捏捏的,像个大姑娘,那个表情怪怪的,好玩极了!”玉东瞪了瞪欧阳,“欧阳就会欺负老师!老师羞死了,校园内被欧阳捆绑着!”欧阳笑呵呵的看着玉东,“老师被欧阳一丝不挂的捆绑了这么多天,还害羞!”欧阳又笑了笑。“老师昨天晚上已经捆绑住了欧阳,怎么又给解开了!”玉东瞪着欧阳,“老师想着,欧阳一直求饶,说再也不欺负老师了,老师就想,那就好好的睡觉吧,谁知道老师又上当了,”欧阳笑呵呵的说,“是老师舍不得欧阳温暖的怀抱吧!被捆绑着,欧阳紧紧的搂着,抱着,老师多舒服啊!”玉东笑了,“老师哪有欧阳的心眼多!”欧阳又笑呵呵的说,“那老师上当了,又被欧阳捆绑上了,记恨不记恨欧阳!”玉东笑了笑,“老师不记恨欧阳,反正睡觉一直都被捆绑着,欧阳不怕麻烦就捆绑吧!”欧阳亲了亲玉东,“欧阳骗了老师,回去的路上让老师捆绑着,”玉东笑了笑,“那好吧,不过,还是一人开一半吧,老师心疼欧阳一路被捆绑着。欧阳笑了,”还是老婆疼老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09:54: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章

    一天夜间,玉东醒来,感到下边憋的慌,看了看欧阳,欧阳的脸色通红,玉东拱了拱欧阳,欧阳没有动。玉东感到挨着欧阳的身子,火烫火烫的,玉东嘴里大声的呜呜着,又拱了拱欧阳,欧阳醒来。看了看怀里的玉东,迷迷糊糊的问道,:老师想小便了吗!“玉东点点头。欧阳下床,摇摇晃晃的拿来一个盆子,小便后,又一头躺在床上。玉东又呜呜着,狠劲的拱欧阳。欧阳拿出了口塞。“欧阳,赶快给老师解开吧,你发烧了!”欧阳懒洋洋的抬起身子,摸着玉东的双手,给玉东解开了绑绳。玉东伸手摸了摸,欧阳的额头,感觉发烧,滚烫,“欧阳,怎么了?头怎么这么烫!”随即拿来一个温度计,测量了一下体温,39.3度。欧阳立即下床找出退烧药,到了开水,抱着欧阳喂吃了药。“欧阳,有病了怎么不和老师说一声,昨晚还干那事,真不懂事!”欧阳躺在玉东的怀里,笑了笑。玉东说,“吃了药看看效果怎么样,还不退烧的话,明早就去医院。”

    第二天早上,玉东起来做了早饭,欧阳说不想吃饭。玉东哄着喂了一点早餐。玉东给学校老师打电话给欧阳和自己都请了假,其实快放假了,都考试过了,也没有什么事情了。又量了量体温,还不见退烧。玉东给欧阳穿的厚些,抱着欧阳下了楼,开出了车一路去医院。在医院做了检查,确诊为流行性感冒,打了点滴,又开着车回家,把欧阳抱到了床上。连着三天去医院打了点滴,发烧基本退了。

    玉东抱着欧阳埋怨,怎么这么不注意身体,这么任性。欧阳静静的躺在玉东的怀里,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欧阳又一次体会到有老婆的温暖,上次有病,老师全程陪护欧阳,这次有病,老师又忙前忙后的奔忙,要不是老师,欧阳一个人,冷冷清清的。”说着有点动情的流下眼泪。玉东抱着欧阳亲了亲,“老师有欧阳天天搂着抱着,也感到很温暖啊!要不是欧阳,老师不也是天天夜里一个人孤独的睡觉吗?我们已经是夫妻了,欧阳就不要客气了!欧阳抽泣着说,”欧阳自小懂事起,家里就经常爆发战争,父母双方经常吵架,当时小,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后来,父母双方总有一方经常不回家,开始冷战。要么是父亲,要么是母亲常常带着欧阳去奶奶家,或姥姥家扔在那里不管,但爷爷或姥爷还都有他们另外孩子的孩子。因为父母的关系不好,爷爷或姥爷家的人对欧阳也不怎么关心。时间长了,欧阳也不想去他们家,就任性的宁愿一个人呆在家里,也不愿意去他们家。慢慢的年龄大了,知道了父母关系不好的原因。再后来,父母就闹起了离婚,后来又双双去了美国,母亲答应带着欧阳去美国一起生活,但当时欧阳就提出条件,跟着母亲生活可以,但不许母亲再婚,母亲没有同意。欧阳就执意自己留在国内,

    从此开始了一个人孤独的生活。欧阳靠着他们给的抚养费,从13岁上初中开始,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过了五年,一直到碰到了老师!”玉东搂着欧阳,“有老师在,欧阳不会孤独的。”欧阳又说,“自从知道自己是GAY,就知道今后生活的艰难,父亲是GAY,但还是结婚了,有了孩子,可是欧阳发现,欧阳不但是GAY,而且是个纯碎的GAY,自打初中,高中,追欧阳的女孩也不在少数,但欧样看见他们,根本就没有一点感觉,看见电影里,电视上的英俊男孩,就有强烈的感觉,都有股想去抱抱的感觉,欧阳知道这辈子不可能结婚了。原本想着欧阳这辈子注定孤苦伶仃的生活一辈子了,哪想到遇到了老师,让欧阳体会到了人间最诚挚最真情的感觉,让欧阳尝到了真真实实生活的甜蜜。是老师给了欧阳新生!”

    欧阳说着又抱住玉东哭了起来。玉东也搂着欧阳,“乖,不哭,这不是都过去了吗!有老师在呢!”欧阳哭着说,“欧阳害怕再失去老师,你知道刚开始那几次,每次老师走后,欧阳的心里就要难受几天,整日惶惶不可终日,唯恐老师失踪了,唯恐老师下周不来陪伴欧阳,所以老师来了以后,就想方设法把老师捆绑起来,让老师没有自由,不能离开,每次醒来,看到怀里被捆绑着的老师,心里就很踏实,就知道老师无论如何也不能脱离欧阳,慢慢的养成了习惯,不捆绑着老师睡觉,欧阳心里就不踏实!”说着自己又笑了笑。玉东也笑了,“少见的怪癖!是啊,自和欧阳在一起,老师就被欧阳捆绑着睡觉,现在,老师也习惯了,老师被欧阳捆绑着,老师不能动,要欧阳伺候老师,老师也很舒服啊,什么也不用动,就像皇帝一样,多好啊!”欧阳笑呵呵的看着玉东,“老师喜欢被捆绑着了!”玉东刮了欧阳一个鼻子,“老师说喜欢了吗?老师只是说习惯了,老师再不愿意,欧阳总是千方百计的想坏点子,把老师捆绑起来,慢慢的,老师也不感到难受,想捆着老师,就捆吧,有欧阳伺候着,老师也很舒服!”

    欧阳笑了笑,“已经四天了,欧阳已经好了,要不,再让老师好受好受!”玉东笑着点了一下欧阳的头,“小坏蛋精力咋这么旺盛,刚好了点,就想坏点子,你就省省心,安心的养病吧,再不老实的话,老师要把欧阳捆绑起来了!”欧阳笑了笑,“老师别,欧阳不喜欢被捆绑着,不自由。欧阳听话,要做个乖孩子!”玉东笑着点了一下欧阳的头,“那就老老实实的躺在老师的怀里安安静静的睡觉吧,不要再想什么坏点子,再好好的静养三天就好了!这几天由老师伺候欧阳,给欧阳做饭吃!”欧阳笑着拱在了玉东的怀里。

    玉东正睡着,感到自己的身子被人搬动,睁开眼来,想伸手抱欧阳,发觉身子不能动,又被欧阳五花大绑了起来,“你这个小坏蛋,怎么又把老师捆绑起来了.....”话还没有说完,就让欧阳塞进了口塞。欧阳乐呵呵的看着玉东,“老师就老实点吧,欧阳说过,夜里不捆绑着老师,欧阳心里不踏实!还不想让欧阳干,已经四五天了,欧阳想死老师了,你能当家吗?老师!你再点欧阳的头啊!”玉东睁大眼睛,瞪着欧阳,嘴里呜呜声不断。欧阳随手点了一下玉东的头,玉东无可奈何的笑了笑。欧阳笑呵呵的看着玉东,“听欧阳的话不听,老师?”玉东点点头。“喜欢不喜欢让欧阳捆绑着睡觉?玉东又点点头。欧阳笑呵呵的抱起玉东,“老师真听话,真是欧阳的好乖!’说着搂着玉东,翻身骑在了玉东的身上。

   第二天晚上,玉东就感到身子昏昏沉沉的,头有些疼。无奈被欧阳五花大绑着,嘴也不能说话,被欧阳折腾了一番后,浑身无力,昏昏沉沉。欧阳逗玉东,”老师咋这么老实,也不吭声,任由欧阳摆布!老师的脸到现在怎么还红啊!都多少年了!伸手去抚摸玉东的脸,感到发烫,啊!老师也发烧了吗?赶快下床拿来温度计,测量体温。一量39度,把欧阳吓了一跳,“老师发烧了,肯定是欧阳传染给了老师!”随即下床到了开水,喂了玉东退烧药,抱着玉东在怀里,“老师被欧阳传染了,老师你可不要有什么大病,欧阳可离不开您啊!你快点好了吧。欧阳抱着玉东躺下去,玉东昏昏沉沉的在欧阳的怀里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还有些发烧,吃过了早饭,欧阳给玉东解开了绑绳,抱着玉东到车上去了医院,也连着陪伴打了三天点滴,玉东的病情才有所好转,恢复了健康。

    欧阳笑呵呵的抱着玉东,“老师把欧阳吓坏了,都是欧阳不好,把感冒传染给了老师!”玉东笑了笑,看着欧阳,”你这个小坏蛋,小变态,老师有病了,也不给老师解开绑绳,还天天夜里捆绑着老师!”欧阳笑了笑,“反正欧阳绑的也不紧,只让老师自己弄不开为止,再说了,欧阳始终抱着老师呢,什么也不用老师动手。老师不是喜欢让捆绑着躺在欧阳的怀里吗?有欧阳在身边,老师有什么不放心的!老师的脸红扑扑的,好看极了,夜里欧阳一直看着老师的脸,越看越爱看。这几天夜里,欧阳老实吧,没有趁老师有病侵犯老师的身体吧!”玉东笑了笑,“欧阳就是老师的克星,老师这一辈子就任由小坏蛋摆布了!”欧阳笑了,“老师不喜欢吗?不愿意吗?老师愿不愿意让欧阳摆布!”玉东笑着拱了拱欧阳,“老师不愿意也得愿意啊!老师的心眼可没有欧阳的那么多,欧阳想怎么摆布老师,老师都放心,再说老师也不当家啊!谁叫老师是欧阳的老婆了!”欧阳哈哈大笑,“老师啊,那你说是不是欧阳的好小乖!”玉东笑笑,“老师是欧阳的好小乖!”欧阳甜蜜的笑着抱住玉东的头,热烈的亲吻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09: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一章

    又快到春节了。欧阳问玉东,”老师,今年打算什么时候回去!”玉东想了想,年年回去,今年春节就不回去了,陪着欧阳在这里过春节了。欧阳笑呵呵的说,“说什么陪着欧阳过春节,老师无论去哪里,欧阳都跟着去,不是和老师都在一起吗?好像说的以往的春节分开过似的!”玉东笑了笑,“那今年就不回去了,省的长途跋涉的,欧阳也不高兴!”欧阳笑呵呵的一手抱住了玉东,“欧阳说不高兴了吗?只要和老婆在一起,在哪里欧阳都高兴!”玉东笑了笑,“老师今年不想回去了!”欧阳不高兴了,“老师啊,你还是心里有话不想和欧阳说,就你那点心眼,还能骗得过欧阳,你心里咋想的,欧阳还不知道!”玉东笑笑,“老师真的心里没有事,有事了肯定会和欧阳说的,老师有事不和欧阳说,还能和谁说!”欧阳搬过玉东的脸,“老师,看着欧阳!欧阳知道,老师是没有钱了,回家拿不出钱给妈,干脆不回去了,你每月就那点补贴,给欧阳买那么贵重的药,花了1000元了,你平时还有一些学习资料需要买,你那里还剩什么钱,你以为你不说,欧阳就不知道!欧阳早就去药店看过价钱了!”玉东笑笑,“给欧阳买药,是老师应该的!”玉东看了看欧阳,“老师总不能说,”欧阳,拿钱来,给你买药治病的!”

    欧阳抱了抱玉东,“老师,现在是你的困难时期,不要硬撑了,在欧阳面前还这么看重面子!你在欧阳面前还有面子吗?你早已经让欧阳脱得一丝不挂捆绑过无数次,还有什么面子可言!”玉东笑了笑,“可这不一样。”欧阳笑道,“怎么不一样!欧阳就是你的老公,没有钱了,老婆给老公要还不很正常吗!今后,你的衣服不许你自己再买了,反正欧阳和你差不多高低胖瘦,以后欧阳再买衣服就买两套,我一件,你一件!听到没有!”玉东笑笑,“我们两人穿一样的衣服,又经常在一起,那不是向世人宣布我们出柜了吗?”欧阳笑了,“傻老师,咋没有一点心眼,那么多衣服,我们要得同一天穿同样款式的衣服吗?”说着又笑笑,“听到了没有,老师,不听话,有你的好果子吃!”玉东笑笑,“那好吧!”欧阳又说,今年春节必须回去,欧阳还陪着你回去!“玉东看了看欧阳,”这!不太好吧!”欧阳笑了,“欧阳说好,就是好!又不听话了,是不是!老师!”

    欧阳笑呵呵的说,今年春节,我们还开着车回去,把老师捆绑起来进村,捆绑着老师回家见妈,我就给妈说,您的大儿子不想回来见你了,这是阳儿把他捆绑回来了,您老看着咋处理吧!”玉东瞪了瞪欧阳,“这不太好吧,欧阳,要这样的话,老师丢大人了!” 欧阳笑呵呵的看着玉东,“欧阳就这么办!看你还听话不听了!”玉东可怜巴巴的看着欧阳,“欧阳啊,你就饶了老师吧,老师以后一切都听欧阳的,好不好!”欧阳笑呵呵的说,“是老师自己说的,一切都听欧阳的!是不是!”玉东点点头。欧阳又笑了,那就按照欧阳说的办!“玉东啊了一声。欧阳瞪了瞪玉东,“自己刚说过的话,就想反悔了吗!”玉东呆呆的看着欧阳,“要这样的话,老师可真的没脸了!”欧阳笑呵呵的拧了玉东一把脸,“这不是脸还在这里吗!”欧阳又笑着看了看玉东,“老师要是真的不听话的话,以后欧阳啥也不管老师了,欧阳也不抱着老师睡觉了,老师想怎么,就怎么样吧!”说着绷起了脸,玉东呆了一会,可怜巴巴的说,“那就依着欧阳吧!”

    第二天也就离春节没几天了,欧阳和玉东启程回老家。欧阳打开车门坐在了驾驶位上,玉东耷拉着脸,坐在了副驾驶位上,做好后,玉东看了看欧阳,转过身子,把双手背到了身后,欧阳拿起绳子就把玉东五花大绑了起来。欧阳又拿起口塞,故意对着玉东扬了扬。玉东呆呆的看了看,张开了嘴,欧阳给塞了进去,又给玉东披上了一件风衣。玉东扭过头来,可怜巴巴的看着欧阳,欧阳笑呵呵的刮了一下玉东的鼻子,“老师真听话!”玉东嘴里呜呜了几声,眼睛有些湿了!欧阳看到,抱着玉东亲了亲,擦了擦眼泪,“好乖,相信欧阳,欧阳不会让老师伤心的,看老师这么大的人了,还哭鼻子,给欧阳笑一笑!”玉东呆呆的看了一会欧阳,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欧阳大笑,伸手掏出了玉东的大JJ玩弄了几下,“看老师笑的比哭的还难看!好了,启程!”玉东又痴呆呆的看了看欧阳,又低头看了看还露在外边的JJ。欧阳笑呵呵的说,“就这样露着吧,欧阳开车累了,好抓着玩一下!””欧阳给玉东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又抱着玉东亲了亲,“好乖,听话,就有好果子吃!”

    欧阳一路开着车,累了就停下来,看看玉东,刮一下玉东的鼻子,玩一下下边的JJ。笑呵呵的看着玉东,玉东的脸始终呆呆的,面无表情。车开了一半,开进服务区,停了下来。欧阳又点了一下玉东的额头,玉东可怜巴巴的看着欧阳。欧阳笑了笑,抱着玉东亲了亲,又点了一下玉东的额头,“老师就这么不相信欧阳,欧阳会让老师捆绑着进村吗?欧阳爱老师还爱不够呢,怎么会让老师丢人丢到家里去!”玉东呆呆的看着欧阳,嘴里呜呜了几声。欧阳抱住玉东,“老师说不回去,欧阳就知道老师拿不出钱给老娘了,要是欧阳说,欧阳拿钱给老师拿回去,老师肯定不接受,欧阳才用这样的方法迫使老师回去,想不到老师这么听话,居然同意了!”玉东两眼噙着泪,欧阳轻轻的给玉东擦了擦泪,拿出口塞。“老师看欧阳说的那么坚决,还给老师绷起了脸,老师心里害怕,和欧阳在一起三年多了,老师已经这样了,回不到过去了,害怕失去欧阳,就想着,欧阳让老师这样的,反正也不是老师自己想丢人的,那就依着欧阳吧!”欧阳搂着玉东,“老师还是太老实,欧阳说啥,老师就信啥,现在老师这样老实的人太难找了!老师,听话,欧阳给你拿出一万元回家给妈,这次你自己拿着给,你要是不拿着的话,欧阳可真的生气了!就真的捆绑着老师进村了,可不要怪欧阳翻脸无情!”玉东呆呆的看了看欧阳,点了点头。欧阳高兴的抱住了玉东,好乖,欧阳这就给老师解开,一路上担惊受怕的,让老师受惊了!”说着给玉东解开了绑绳,两人下车吃了饭,玉东开着车又上路了。

    回到了家。玉东妈出来迎接。玉东拿出一个红包,交给老娘,“妈,儿子现在读研没有工资,本来不想回来了,是欧阳让儿子回来看望妈,他还给了一万元,说是孝敬您的。”老太太看了看欧阳,“东儿啊,没钱就没钱吧,人回来就好,怎么好意思还要阳儿的钱!”欧阳在一旁乐呵呵的说,“妈,不要听老师瞎说,这是我和老师共同做了一个项目得到的报酬,没有老师的指导,哪能得到这么多报酬,您老就拿着吧,阳儿没有亲人,春节了,很想吃妈包的饺子,就跟着老师回来了!”老太太高兴的接过了红包,“阳儿想吃饺子,还不现成,妈还给阳儿包饺子!”
  
    晚上,两人躺在卧室,欧阳又扒光了玉东的衣服,玉东看了看欧阳,主动的拿起绳子递到欧阳的手里,转过身子,把双手背到了身后,欧阳又拿起绳子把玉东五花大绑了起来,抱住玉东,“老师又不听话了,不是说好了这钱是你孝敬妈的吗?怎么又说是欧阳给的呢!”玉东瞪了瞪欧阳,“老师怎么能说瞎话呢!这钱是欧阳给的,老师有啥说啥,欧阳又不高兴了吗!”欧阳笑了笑,“欧阳说过多次,老师太老实,今后要改一改,社会上像老师这么老实的人已经很难看到了,以后要多长个心眼!”玉东瞪了瞪欧阳,“老师已经是欧阳的了,今后和欧阳在一起生活,欧阳已经有那么多的心眼了,老师还要那么多心眼干啥,欧阳说啥,老师听啥就是了!”欧阳刮了玉东一个鼻子,“那那次欧阳有病,老师那么坚决的囚禁了欧阳一个月,欧阳再怎么求老师,老师也不解开,咋不听欧阳的话了!”玉东又瞪了瞪欧阳,“那是关系到欧阳的身体健康大事,老师咋能任凭欧阳耍小孩子任性脾气,咋能会听任欧阳瞎胡闹!”欧阳笑呵呵的看着玉东,“老师还能在大事上坚持原则呢!”玉东笑了笑。欧阳伸手塞进了口塞,玉东呜呜了几声,在欧阳的怀里乱拱了一番。欧阳又抱住了玉东,“欧阳当初真的没有想到,欧阳能得到老师这样一个大美人,不但人长的帅气,心地又这么善良,人品这么实诚老实,欧阳太幸福了,欧阳得到老师,是欧阳一辈子的福气!”玉东笑着对欧阳又呜呜了几声,拱进了欧阳的怀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6 19: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二章

    欧阳抱着玉东,喂过了早饭。玉东看了看欧阳,“欧阳早上一直抱着老师喂饭吃,你想这样到啥时候!”欧阳笑了,“一辈子都这样,只要欧阳能抱的动老师,就一直抱着老师喂饭吃!”玉东瞪了瞪欧阳,“天天这样,不嫌累吗?要不老师下来自己吃吧!”欧阳笑了,“老师的双手被绑在身后,会自己吃饭吗?”玉东道,“那欧阳就给老师解开啊!”欧阳笑了笑,“解开?老师想解开,就自己解吧!”玉东瞪了瞪欧阳,“小坏蛋想一辈子天天都这样啊!”欧阳笑了,“你说呢,老师!”玉东傻笑了笑“啊!欧阳要一辈子天天夜里都捆绑着老师睡觉,早上起来抱着老师喂饭吃吗?”欧阳笑呵呵的道,“你说呢,老师!”玉东笑了,“你这个小坏蛋,老师落到你的手里,老师又斗不过你,老师没有办法,天天夜里被你捆绑着,老师就像个犯人似!你就是老师的克星,小坏蛋!“欧阳甜甜的笑了,“被欧阳抱着,老师还不享受吗?再说你能当家吗?老师!”说着又刮了玉东一个鼻子,玉东头一晃荡,笑了。

    欧阳又道,老师快毕业了,我也快毕业了,毕业了就要找工作了,我们就一辆车,要是都有急事要用就不方便了,我们就再买一部车吧!”玉东笑道,“老师没有想过有自己的车,欧阳有事了,就用,老师可以搭公交。”欧阳笑了,“老师说什么呢,好像欧阳欺负老师。”玉东笑笑,“等老师工作了以后,有钱了自己买吧!”欧阳笑呵呵的刮了一下玉东的头,“老师是欧阳的老婆,现在结婚都要给老婆房子,车子,房子就不用说了,老师必须天天夜里和欧阳在一起,我们结婚已经四年了,老公还没有送老婆一辆车呢!这样吧,老师,你先在网上查一查,喜欢什么车子,有空了我们就去买一辆!”玉东笑了笑,“非买吗?欧阳!”欧阳又刮了一下玉东的鼻子!“非买,老公说了算,你还想不听话吗!老师!”玉东笑了笑。

    玉东在网上查了好几天,看好了,让欧阳再看看。欧阳一看,“老师干什么呢,羞辱欧阳吗?老公就送老师这五六万的车!,老师太看不起老公了!”玉东睁大眼睛,看着欧阳。欧阳笑了,“咱也不要豪华的,就要和我们原来那辆车大差不差的价位就可以了!你说好不好,老师!”说着又刮了玉东一个鼻子,“听话,老师,按照欧阳说的办!”玉东笑了笑,“老师听欧阳的,就这样吧。”又查了一遍,挑选好了车型,和欧阳一起去买回了新车。欧阳笑道,“我们的旧车牌号是OS100,新车就要SO100,前边的字母是我们的姓,后边的数字是我们能活到100岁,好不好,老师!”玉东笑笑,“欧阳说好就好,无需问老师。”玉东高高兴兴的把原来的车钥匙交给欧阳,又把新车钥匙给欧阳一把,“欧阳啊,这把钥匙给你吧,老师用不着了,这新车的钥匙,也给你一把,你想啥时候开了,就开,可以换换口味。欧阳笑呵呵的接过了新车的钥匙,把旧车的钥匙又给了玉东,“老师啊,这把钥匙,你还拿着,我们都可以想开那部,就开那部,随时换换坐骑,不更好吗!”玉东笑了笑,“这部新车还登记欧阳的名字吧!”欧阳又笑了,“谁的名字不都一样,欧阳的车就是老师的,老师的车也是欧阳的。我们不是都可以随便开吗?再说欧阳名下已经有了一部车了,就登记老师的名字吧!”两人开着新车高高兴兴去兜风了。

    欧阳笑呵呵的对玉东说,趁着老师还没有找工作,我的呢,也准备步老师的后尘要考研了。现在正好是假期,我们就开车把妈接过来,住上几天然后带着他去游览黄山,怎么样!玉东笑笑,“欧阳说啥就是啥,不过老太太来了,住在这里,可能住不惯的,另外她的卫生习惯也不好,不要把房间弄的脏兮兮的,欧阳看到不高兴。”欧阳笑了,“怎么会呢!老师太小看欧阳了,欧阳还会嫌弃自己的老娘不成!”第二天两人开车去把老太太和二哥,还有二哥媳妇都接到了南京。老太太进了房间,“阳儿啊,这就是你的家!”欧阳笑笑,“是啊!”老太太笑了,“阳儿住的这么好,只怕皇帝住的也没有这么阔气吧”欧阳笑了,“那倒是啊!皇帝也没有电灯,空调和彩电啊!”停了一会,老太太四处看看,“阳儿啊!”这房子啥都好,就是住的这么高,要是想解手,连个茅房也没有,多不方便。”二哥笑了,“妈,你真土气,房子里什么都有,解手就在房间里,不用外出!”老太太笑了笑,“那妈想方便一下了。”二哥笑笑,对着自己的媳妇说,你把妈领到卫生间吧。儿媳妇把老太太领到了卫生间。很快的,老太太又出来了,说没有茅坑。几个人都笑了。玉东对母亲说,“你就坐在马桶上就行了。”老太太吃惊的说,“拉屎还可以坐着?”欧阳笑了笑,|妈要是不习惯就先用个盆子接着吧!“老太太不好意思的去了。

    老太太问玉东,”东儿啊,你平时就和阳儿住在一起吗!”欧阳看了看玉东,“妈,平时老师住在学校的宿舍里,这不是放假了吗,把你们接过来玩玩,阳儿才让老师一起来住,老师还不愿意来呢!”老太太把房子四处看了看,这房子就是好,茅房比乡下的厨房都干净的多,怪不得城里的人都不愿意到乡下去住。二哥也笑了。”妈!我要是考上了大学,住到城里了,我也不愿意再回去,可惜我没有考上大学,现在后悔也晚了。”老太太也笑了,“这城里啥都好,就是娶媳妇太难了!阳儿啊!你的这座房子要多少钱才能买到!”欧阳笑了笑,“妈。这是老爸很早出国前买的,那时便宜,要是现在的话,没有个200万,是买不到的!”老太太听到200万,吃惊的说,要这么多!猴年马月才能积攒这么多钱!”

    老太太对玉东说,“听见了吧,东儿,你啥时候能积攒200万!让你回来娶媳妇,你说啥也不肯回来!看你这辈子怎么娶媳妇!”欧阳笑呵呵的说,“妈不要着急,慢慢的来,等老师工作几年,积攒一些钱,再去银行借点钱,会解决的。前一段时间,老师谈了个女朋友,条件还不错,可是非要有房子才答应结婚,阳儿说,把这套房子借给老师当婚房,女方非的坚持要把房子的名字改过去,老师没办法,就吹了!”老太太看了看欧阳,“阳儿,你把房子借给你老师,你怎么结婚!”欧阳笑了,“阳儿还小呢,再等个四五年也不着急。”老太太又说,“你老师还没有毕业,不是不让谈朋友吗!”欧阳笑着看了看玉东,“老师猴急猴急的,背地偷偷地谈的!”老太太愣了愣,看着欧阳,“阳儿啊!妈这辈子是指望不上你老师了!”

    第二天早上,欧阳起来做饭。老太太一早就醒了,早早的起来,看到欧阳已经起来了,”阳儿,你起来的这么早,你老师还没有起来吗?”欧阳笑呵呵的说,“老师还在睡呢,等阳儿做好了饭,再叫老师起来。”老太太走到卧室门口,敲着门,“东儿,还不快起来,阳儿早起来了!”玉东在被窝里,被捆绑着双手,嘴里塞着口塞,既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干着急没办法。欧阳做好了饭,欧阳进入卧室,抱起玉东在怀里,手里抓着玉东的大JJ,笑呵呵的对玉东说,“老师,妈叫你起来,你咋不吭声!自己在这里偷偷的想好事,看老师的这里,又硬邦邦的了!”玉东狠狠的瞪着欧阳。欧阳笑呵呵的看着玉东,抓着JJ玩了一会,“老师这会儿就不要想好事了,欧阳这就抱着老师出去吃饭!”玉东瞪了瞪欧阳,嘴里呜呜了几声,欧阳拿出口塞,要给玉东解开绑绳,玉东撑着不让解,“你这个小坏蛋,解开干什么!就这样抱出去多好!你抱啊!你这就抱着老师出去!老师等着呢!小坏蛋!”欧阳笑了,“这可是老师让就这样抱出去的,欧阳听老师的话!”说着就把玉东抱起来往门外走!玉东赶快求饶,“小坏蛋,你就饶了老师吧!”欧阳笑呵呵刮了玉东一个鼻子,给玉东解开了绑绳,“老师听话了!”饭桌上,老太太埋怨儿子。一大早的,让阳儿起来做饭,妈叫你也不吭声,东儿你怎么不早早的起来!欧阳笑着问玉东,“妈问你话呢,叫你起来,你怎么连答应也不答应!”玉东狠狠的瞪了瞪欧阳。欧阳笑了笑,“妈,老师换了地方睡觉,晚上睡不着,教训阳儿呢,很晚才睡着了。老师临时来住,啥东西都找不到,不方便,还是阳儿早上起来做饭伺候妈妈最好!”

    随后的几天,欧阳和玉东带着老太太和二哥两口子,游览了玄武湖,中山陵等名胜,又游览了黄山名胜,最后送到了家中。老太太神秘的对欧阳说,“你二嫂子怀孕了,明年就要生产了。欧阳大笑,“妈明年就能抱上孙子了!”又对二哥说,二哥啊!你要争气,一定给妈生个大胖小子!”二哥不好意思的对欧阳说,“这还不是欧阳弟弟帮大忙了!还得感谢欧阳弟弟呢!”欧阳笑呵呵的看了看玉东,“要谢你就好好的谢谢大哥吧,你就在家里好好的孝敬老娘,也算是你替老师尽孝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6 19: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三章

    一天晚上,吃过晚饭,两人玩了一会电脑,来到卧室。玉东老老实实的站在欧阳的面前,等待着欧阳给脱光衣服,欧阳笑了笑,给玉东脱光了衣服,玉东又主动的拿起绳子递到了欧阳的手里,然后转过身子,把双手背到身后。欧阳拿起绳子就把玉东五花大绑了起来,欧阳大笑,“老师现在都急不可耐了,一进卧室就急着拿绳子让捆绑起来!玉东笑了笑,“老师知道一进入卧室,欧阳要做的事情就是给老师脱光衣服,捆绑起来,反正无论如何都得让欧阳给捆绑上,还不如老师自己自觉点!捆绑起来多舒服啊,什么都不用动手,欧阳就得伺候老师!”欧阳笑呵呵的刮了一下玉东的鼻子,“老师太可爱了,太听欧阳的话了!欧阳这是哪辈子的福分,找到了这么好的老婆!”欧阳抱着玉东面对面温柔的看了半天,“老师啊!我们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欧阳一直做老师的老公,老师真的就没有想过要做一回老公!”玉东笑了笑,“欧阳光说胡话,老师一直被欧阳捆绑着做老婆,怎么做老公!”欧阳又笑呵呵的刮了一下玉东的鼻子,老师毕竟也是男人,难道就真的甘愿做一辈子老婆,不想做一回老公,尝试一下做男人的滋味!“玉东笑了,“老师和欧阳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一直做老婆,心里也曾想尝试一下做老公的味道,毕竟老师也是男人啊!可是这么多年了,每天夜里,老师都被捆绑着,被欧阳百般呵护的伺候着,老师也很满足,早已经习惯了。再说了,老师要做老公,去找谁做啊!欧阳绝不会愿意让老师去外边找人做老公呢!”

    欧阳笑呵呵的点了点玉东的头,“老师你真的是太老实,欧阳当然不能容忍老师去外边找人做老公了,可是,老师就没有想过在欧阳身上坐回老公吗?”玉东瞪大眼睛,“欧阳说什么?让老师做回欧阳的老公,欧阳给老师做回老婆!”欧阳笑呵呵的说,“是啊!老师,你有过这样的想法吗?”玉东瞪了瞪欧阳,“老师从来就没有这样想过,再说了,当初欧阳说过,欧阳是纯一号!老师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欧阳紧搂着玉东,“老师果真老实的让欧阳爱不够,欧阳想了,老师为欧阳付出的太多了,老师就这样一辈子给欧阳做老婆虽然是欧阳的幸福,可是老师毕竟也是男人,来到世间也就这短短的几十年的时间不,作为一个男人,一辈子没有尝试过做男人的滋味,是不是太残酷了,所以,欧阳早就想过,如果老师要求欧阳做一回老婆,欧阳也会答应老师的,不让老师这辈子妄作一个男人!”玉东瞪大了眼睛看着欧阳,“欧阳啊!老师真的没有想过在欧阳身上尝试做回男人,一个处男被破处是很疼的,再说欧阳信誓旦旦的说是纯一号,老师真的没有这样的想法!”

    欧阳抱着玉东,“老师是个好人,欧阳也并不是一个坏孩子,欧阳不能太自私了,不能因为自己的爱好,让老师白白的来到世上走一遭,一生都不知道做男人的滋味,爱是需要付出的,老师为欧阳付出了自己的全部,欧阳也该为老师做出一些牺牲,明天晚上让老师做回男人!老师不是给欧阳提出要求,一个月捆绑欧阳一夜,然后早上抱着欧阳喂饭吃吗?欧阳都答应老师了,欧阳也要做老师听话的学生!”玉东笑了笑,“欧阳啊!那是很疼的,老师怕欧阳吃不消,就算了吧,老师已经很满足现在的生活了!”欧阳笑着点了一下玉东的头,“老师太小看欧阳了,当初老师能吃的消,欧阳也能吃的消,听话,老师,欧阳明天夜里就给老师!不许再拒绝!”

    玉东呆呆的看了看欧阳,“那好吧,那老师就试试吧!”欧阳高兴的搂着玉东,“这才是欧阳的好老婆!今天说了这么多话了,下边该怎么了!”玉东愣了愣,张开了嘴!欧阳大笑,“老师,口塞就在那里放着,自己爬过去用嘴叼着塞进去!”玉东傻呵呵的看了看欧阳,爬过去,用嘴叼着口塞,往嘴里塞,可是口塞上的弹簧片是张着的,光用嘴怎么也弄不到嘴里。欧阳大笑,“老师真的是太老实了,欧阳让你自己用嘴叼着塞进去,你就真的自己用嘴去叼起来塞,你能塞进去吗?叼给欧阳吧!让老公给你塞进去吧!”玉东傻呵呵的看着欧阳,用嘴叼着口塞递给了欧阳,欧阳拿着口塞,“老师,欧阳捏着口塞的弹簧,你把嘴伸过来,吞进去!”玉东傻呵呵的把嘴伸过去,一嘴咬住口塞吞进了嘴里。欧阳抱着玉东亲吻了半天,“欧阳太幸福了,欧阳这辈子要是对不起老师,就不配做人!”说着抱着玉东抽泣起来。玉东呆呆的看着欧阳,嘴里呜呜着,在欧阳的怀里乱拱。

    第二天晚上,欧阳对玉东说,“老师,今天晚上欧阳就是你的了,不要这么拘谨,放开点,我们是平等的,你越放开,欧阳越高兴,今天晚上欧阳是老师的老婆,老师是欧阳的好老公!”说着笑呵呵的刮了一下玉东的鼻子,“老公,开始吧!”玉东傻笑了笑,给欧阳脱光了衣服,拿起绳子,欧阳自觉的把双手背到了身后,玉东把欧阳五花大绑了起来,拿起口塞塞了进去!“欧阳啊,你要后悔的话,老师就不玩了,你不会后悔吗?”欧阳咯咯的笑着摇摇头,用头拱了拱玉东,对着玉东呜呜的大叫了几声,又用头拱玉东的下体!玉东让拱的下边硬了起来,立刻脱光了衣服,把欧阳抱进怀里,往欧阳的后边抹了些润滑剂,拿起自己硬如铁棍的JJ,慢慢的顶了进去,欧阳低低的呜呜着,疼的脸色苍白。玉东看到,又退了出来,立刻后边流出了一片鲜血。玉东拿出了欧阳嘴里的口塞。欧阳瞪着玉东,“老师,又不听话了,你咋退了出来!”玉东心疼的抱着欧阳,“欧阳啊,我看还是算了吧,老师看到你疼的脸都白了,老师于心不忍!”欧阳瞪了瞪玉东,“老师知道什么滋味,疼不就是一会吗!一会就不疼了,欧阳能忍得住,听欧阳的话,这一夜老师就是老公,不要想欧阳怎样,快点,再给欧阳塞进去口塞,不准再拿出来了!”

    欧阳说着又用头乱拱玉东的JJ,把玉东拱的又性起了,拿着JJ,第二次插进去,抱住欧阳,慢慢的由慢至快抽插起来,也学着欧阳,另一只手不断的给欧阳揉搓龟头,欧阳嘴里呜呜着,声音由小至大,不一会,两人都达到了高潮。玉东抱着欧阳半天不动,停了一会,玉东下床收拾了一下,又上床抱着欧阳。欧阳的眼里噙着泪花。玉东看到,“是老师不好了,让欧阳疼痛了!”欧阳瞪着玉东,咯咯的笑起来。玉东看到欧阳笑了,“小坏蛋,想什么呢?做老婆好受不好受!”欧阳笑着点点头!又用头在玉东的怀里,乱拱了一番,玉东抱着欧阳,两人渐渐的入睡了。第二天早上,欧阳用头拱玉东,玉东醒来,看到欧阳的JJ硬的撅起大高,拿了一个盆子,让欧阳小便,小便后,欧阳又用头拱玉东的JJ,拱的玉东又性起,抱着欧阳又要干,欧阳睁大眼睛瞪着玉东,嘴里呜呜着。玉东笑了,刮了一下欧阳的鼻子,“欧阳现在这个样子,还不让老师干,你当家吗?欧阳!”欧阳瞪了瞪玉东,咯咯的笑了。玉东又问道,“让不让老师干!说!小坏蛋!”欧阳笑呵呵的点点头,用头拱着玉东。玉东抱着欧阳又干了一番!随后起来做好了早饭,抱起全身赤裸的欧阳在怀里,一口一口的喂欧阳吃完了早饭饭。

    第二天晚上,欧阳把玉东的衣服脱光以后,捆绑好了,“老师越来越大胆了,居然做了欧阳的老公!”玉东傻呆呆的看着欧阳,“是欧阳让老师这样的!欧阳又后悔了吗?”欧阳笑着刮了一下玉东的鼻子,“欧阳说后悔了吗?欧阳很高兴啊!可是老师做了一回还不甘罢休,早上起来又做了一回,欺负欧阳被捆绑着!”玉东笑了,“是欧阳拱老师的JJ,勾引老师,把老师拱的性起,老师才又做了回欧阳的老公!”欧阳笑呵呵的说,“老师啊,这就对了,我们是要在一起生活一辈子的,你不能处处事事都迁就欧阳,有时候自己想做什么了,也得有你自己的主见,这样才是一家人!”玉东笑了笑,“欧阳啊!你既然这么说,你也已经答应每月让老师捆绑欧阳一夜,早上再抱着欧阳喂饭吃,那老师就再要求一件事!”欧阳笑呵呵的看着玉东,“老师尽管说!”玉东支支吾吾的说道,“老师想这每月捆绑一次欧阳,老师就做欧阳的老公一回,好不好!”欧阳大笑,拿起口塞塞了进去。玉东急的满脸通红,大声的呜呜着,在欧阳的怀里乱拱。欧阳大笑,“老师做老公做出瘾来了!还想再做欧阳的老公,你做啊!你现在就做啊!欧阳等着呢!”说着哈哈大笑,抱住玉东亲吻起来。玉东愣愣的看着欧阳。欧阳又笑着刮了玉东一个鼻子,“欧阳就答应老师吧,要不然老师该哭鼻子了!不过,现在欧阳要做老师的老公了!老师你一辈子都是欧阳的老婆,你休想逃脱的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6 19: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四章

    晚上在卧室,欧阳脱光了衣服,随手又把玉东的衣服扒光了,拿起绳子要捆绑玉东,玉东不让,猛然间抱住了欧阳,两人在床上嘻嘻哈哈的扭打起来。打了一会,欧阳把手插进玉东的肋下,狠劲的挠了起来,玉东忍不住大笑,欧阳趁势骑在玉东的背上,把玉东的双臂扭到了背后,捆绑了起来。欧阳刮了一下玉东的鼻子,“老师还敢和欧阳打架!还不让欧阳捆绑,老师,你挣脱开啊!你能打的过欧阳吗?”说着狠劲的点了一下玉东的头,“这辈子欧阳就要天天捆绑着老师,说,让不让!”玉东傻呵呵的看着欧阳,“老师不想让绑起来,也没有办法啊!老师就是被捆绑的命,不过欧阳捆绑着老师,伺候着老师,抱着老师睡觉,老师也挺舒服的。”欧阳笑呵呵的对玉东说,“其实欧阳知道,老师喜欢被欧阳捆绑着抱在怀里的感觉,老师没有用真劲和欧阳扭打,要是用上了真劲,欧阳还真说不定捆不住老师呢!”玉东笑了笑,“欧阳啊!老师能和欧阳拼上老命扭打吗!欧阳喜欢捆绑老师,捆就捆吧,只要不怕麻烦,有欧阳伺候着老师,什么都不用动手,老师挺舒服的!”欧阳笑呵呵的说道,“就知道老师喜欢被欧阳捆绑着抱在怀里,有欧阳抱着,多幸福啊!还挣扎什么啊!”

    欧阳随手拿起口塞要塞进去。玉东头猛一摆,躲过了,“慌什么!欧阳,看你猴急猴急的,就这么喜欢给老师戴口塞,给老师带了口塞,不能说话,你能得到什么满足!”欧阳笑了,“喜欢啊!老师有话不能说,急的满脸通红,就拱欧阳,太好玩了!”玉东笑了,“欧阳,老师找到工作了,想和你说一说!”欧阳哦了一声,“什么工作,哪里的!”玉东说,“前几天去了当地的一家跨国电子企业公司,交上了资料,昨天通知让今天去公司面试,今天去面试的时候,正好上海总部的老总也在,面试后,他们很满意,给提供了三个工作地点,第一,可以去总部,任总经理助理,二,北京的分部,任经理助理,三,就是在南京的分部,任技术总监助理。假如去上海总部比在南京工资高出三千多呢,北京比在南京高出两千。欧阳笑呵呵的说,“老师去面试,这么帅气儒雅的求职者,无论谁看见了都会喜欢。老师想去哪里!”玉东笑了笑,“这不是和欧阳说说吗!看欧阳让老师去哪里!”

    欧阳笑呵呵的看着玉东,”欧阳想听听老师的想法,“玉东笑了笑,”要不,老师就去上海!,那里的工资高,晋升的机会大,再说上海离南京也不远,老师可以每周五晚上回来陪着欧阳住上两天!”欧阳笑呵呵的问道,“老师真的这样想?”玉东笑着看了看欧阳,“是啊!这不就是和欧阳商量一下吗!等欧阳研究生毕业了,也去上海发展,岂不更好!”欧阳笑着把双手插进玉东的两肋,使劲挠了起来,玉东咯咯的大笑着在床上翻滚,欧阳不依不饶的,直挠的玉东笑的两眼泪眼蒙蒙,嘴里直喘粗气。“才毕业就想脱离欧阳了!你逃啊!老师,只要你现在就能解开你身上的绑绳,欧阳就不再管你!”玉东笑了笑,“老师没有想过脱离欧阳!”欧阳点了一下玉东的头,“还说没有想过脱离欧阳!你一走,一周才能见一回面,欧阳又要空守大房子了,夜里欧阳又要一个人睡觉了!欧阳害怕!”

    玉东看着欧阳,“欧阳不愿意的话,老师就听欧阳的!”欧阳点了一下玉东的头,“就知道老师想去上海!工资又高,又能摆脱掉欧阳,也不用天天被欧阳捆绑着睡觉了!还可以看到更多的帅哥,是不是,老师!”玉东在欧阳的怀里拱了拱,“看欧阳说的,老师这样想了吗?欧阳说去哪里,老师就去哪里好了!”欧阳笑呵呵的说,“欧阳不让老师去任何地方,老师必须天天夜里和欧阳在一起,老师这么英俊帅气,到了哪里都是众矢之的,崇拜者一大群。睡在外边,欧阳不放心,欧阳还要在南京读研,老师也必须在南京陪伴着欧阳,欧阳每天夜里必须捆绑着老师,搂抱着老师,心里才踏实。再说了,我们这里有房子,到外地去房子就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老师每天夜里必须和欧阳在一起。”再说了,我们要那么多钱干啥!欧阳读研这三年,父母还可以再给欧阳十五万美元呢!以后,等欧阳工作了也有了工资,加上原有的积蓄和老师的工资,都是我们两人的共同财产,每年孝敬你母亲一些。我们又没有孩子,要那么多钱干啥!等欧阳也工作了,我们出国度假去!”

    玉东笑了笑,“那老师就留在南京好了,每天夜里陪伴着欧阳!”欧阳又笑呵呵的说,“老师要跟欧阳说很渴望让欧阳每天夜里捆绑着,陪伴在身边的话,说的好听点!要不......,说着又要挠玉东。玉东赶快笑呵呵的说,“欧阳啊,老师太喜欢每天夜里被捆绑着,被欧阳搂着睡觉的滋味了,太舒服了!每天晚上,欧阳要是不捆绑老师的话,老师心里都痒痒的,睡不着觉,等的急的慌!”说吧咯咯大笑起来。欧阳大笑,“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每天晚上盼着欧阳捆绑你,盼的都心慌!是不是你自己说的,老师!”玉东笑着点点头。欧阳刮了一下玉东的鼻子,“再说了,老师!你能当家吗?你的绑绳牵在欧阳的手里呢!老师休想脱离欧阳,小心你的命根子!”玉东笑着拱了拱欧阳,“小祖宗就是老师的克星,这辈子咋落在了你的手里!”欧阳拿起口塞塞了进去。欧阳笑呵呵的又把手伸进了玉东的肋下挠了起来,“说,老师,让欧阳捆绑着睡觉,舒服不舒服!”玉东摇了摇头。欧阳又挠起来,“老师,说真心话,到底舒服不舒服!”玉东赶紧点了点头,欧阳笑着又问,“是不是真的很舒服!老师!”玉东又赶紧点点头。欧阳笑呵呵的看着玉东,“你说啊!老师!这么舒服,还不想落在欧阳的手里,你说,你不想落在欧阳的手里,你想落在谁的手里!你给欧阳说明白!哈哈!”

    欧阳看着怀里的玉东,“老师啊,你母亲比你都大了三十八,农村一般生育较早,你母亲怎么这么晚才有你!”欧阳拿出了口塞,“欧阳啊!其实在老师的前边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都因为各种原因,不到五岁就早早的夭折了,所以,生我的年龄就比较晚了。母亲也怪不容易,生下了弟弟才两年,父亲就走了,是母亲一手把我们兄弟两拉扯大的!”欧阳叹了口气,“都是欧阳不好,老师原本该好好的孝敬母亲,是欧阳把老师逼上了这条路!认真想想,欧阳真的很对不起老师!”玉东笑了笑,“欧阳现在就不要再想这些事情了,生米已经做成了熟饭,还能再返回去吗?要是欧阳能把老师再恢复到处男,老师就去娶妻生子!”欧阳大笑着点了一下玉东的头,“你就想吧,老师,欧阳真的有这种仙术,也不会恢复老师处男!欧阳离不开老师!”说吧紧紧的搂抱着玉东。

    玉东又笑着问欧阳,“欧阳啊!老师再求你件事,行不行!”欧阳刮了玉东一下鼻子,“老师还没有说什么事情,就问欧阳行不行!玉东看了看欧阳,“这么多年了,欧阳天天夜间捆绑着老师,老师也没有怨言,任由欧阳捆着,以后能不能想玩的时候就把老师捆绑起来玩会,不再天天夜间捆绑着老师了!”欧阳笑呵呵的刮了一下玉东的鼻子,“那可不成,欧阳就是感到把老师捆绑起来了,心里才踏实!再有欧阳还喜欢看着被捆绑起来的老师,欧阳想摸哪里,就摸哪里,想玩哪里,就玩哪里,看到老师无奈的憨样子,欧阳喜欢极了!”玉东笑了笑,“真是个变态的欧阳!要是欧阳真的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想捆就捆吧。被捆上了,有欧阳无微不至的关怀,伺候,多得劲啊!欧阳真是傻。”欧阳笑呵呵的看着玉东,“那老师现在是很喜欢欧阳天天夜里捆绑着老师了?玉东笑了笑,“是啊!被捆绑着很得劲!不过老师现在也很满足,每月捆绑欧阳一夜,早上抱着喂饭吃,还能做欧阳的老公,老师真的很幸福。欧阳大笑,“那,要是以后欧阳不愿意了呢!”玉东瞪了瞪欧阳,“小坏蛋,说出口的话,怎能反悔!要是欧阳以后不答应的话!老师就趁哪会欧阳不注意,把欧阳捆绑上,永远不再解开了,你也看到了,这么大的房子,把欧阳囚禁在这里,你再喊破天谁也不知道!”欧阳大笑,“欧阳听话,欧阳听话,老师不要把欧阳永远囚禁起来,欧阳同意每月做一回老师的老婆,欧阳要做个听话的乖孩子!”说吧,两人都哈哈大笑。欧阳又点了一下玉东的头,塞进了口塞,“今天你就闭嘴吧!老师!”你先做个听话的乖孩子,好好的舒舒服服的做欧阳的老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6 19: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五章

    欧阳顺利的通过了研究生入学考试,接下来的三年也顺利的一路过关,毕业拿到了毕业证。这天,欧阳和玉东商量,“老师,我也毕业了,想去美国一趟,看望一下父母,毕竟他们是欧阳的父母,这么多年了,也一直在经济上支持欧阳,去看望他们一下,也算是个亲情吧!”玉东道,“是啊,亲情难舍,现在你也毕业了,那就去看望一下他们吧。你走之后,老师就自己生活一段时间,遗憾的是这段时间欧阳不能天天抱着老师睡觉了。”欧阳笑了,点了一下玉东的头,“老师想让欧阳快点走,想去再找个年轻的帅小伙抱着老师睡觉,是不是?玉东笑了,“欧阳说什么呢,老师是这样的人吗?”欧阳抱紧了玉东,“这么多年了,欧阳从来没有和老师分开过一夜,每天夜里都有老师在欧阳的怀里,不抱着老师,欧阳睡不着,欧阳说过,这辈子老师就得天天在欧阳的怀抱里,老婆去哪里,老公就跟到哪里,老公去哪里,也必须有老婆陪伴着!”玉东笑着拱了拱欧阳,“老师跟着去不方便,他们见到老师,会知道我们两人的关系,这样我们都很尴尬。”欧阳又亲了亲玉东,“就是让他们知道欧阳有老婆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早就该知道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他们为出国做准备,办理了护照及一切相关手续。买好了机票,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到达了美国的东海岸,纽约。到达了机场,欧阳的母亲和继父驱车来到机场,把欧阳和玉东接到了家中。欧阳的母亲把继父介绍给欧阳,说这是张叔叔,欧阳甜甜的叫了一声,叔叔好。欧阳也把玉东介绍给了他们二人,张叔叔伸出手热情的和玉东握了握手,欢迎孙先生到家里做客。然后异样的看了看玉东。回到家,母亲下厨做好了饭,几个人吃过饭后,张先生说公司还有些事情,就起身离开了桌子,出去了。

    欧阳和玉东陪着母亲说了一会话,讲述了这些年的经过,欧阳的母亲对欧阳说,过来,母亲还有一些话要和你说。玉东看到此,知道欧阳的母亲说的话与自己有关,就知趣的起身,“阿姨,你们说吧,我去客房里。”欧阳一把拉住了玉东,“老师不要离开,就在这里听妈妈问话。又对母亲说,“老师是阿卿这辈子终生陪伴的人,不是外人,有什么话尽管说!”说着还拉着玉东说,“老师,你也该叫妈妈,欧阳的妈妈就是你的妈妈,你叫啊!”玉东尴尬的左右不是,在欧阳的一再逼迫下,玉东羞涩的轻轻叫了声妈妈,欧阳的母亲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玉东,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阿卿啊,过去妈妈对你关心的不够,都是妈妈不好,妈妈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你,如今你已经毕业了,既然来到了这里,就留下来吧,年龄也不小了,妈妈想办法给你买套房子,找个合适的女孩完婚,也好让妈妈尽快抱上孙子吧!欧阳笑了笑,“妈妈,你的这个愿望不可能实现了,欧阳早已经有了伴侣,这就是老师,这辈子欧阳就和老师共度此生了。”欧阳妈妈道,“你们一下飞机,妈妈从你的眼神里就猜到了这事,你还想蹈你爸爸的覆辙吗?你也该知道,你这样下去,今后会很艰难,社会不会接受你们!”欧阳笑笑,“妈妈,你和爸爸的事情,你们二人都没有错,错的是爸爸的性取向,可是这也是爸爸个人不能决定的,你是高级知识分子,你也该知道吧,人类中有百分之11的人都有同性恋的倾向,个人是无法改变的。你和爸爸的悲剧,难道还想在儿子身上重演一遍吗?”欧阳的母亲思量了半天,转身对玉东说,“孙先生,看你一表人才的,想必找个女孩也不成问题!可是你怎么就做出这种事呢?你原本是欧阳的老师,怎么能对自己的学生有非分之想呢,你这不是毁了欧阳的一生吗?”玉东尴尬的脸红了,呆呆的看着欧阳。欧阳接过话茬,“妈妈,你不要怪老师,是儿子主动追老师的,是儿子用卑劣的手段要挟老师,恐吓老师要是不接受欧阳,就让老师身败名裂,老师是被迫无奈才接受了儿子,现在你再这样指责老师,这对老师公平吗!没有老师的日子,你知道儿子是怎么度日如年的熬过来的吗?我们现在已经木已成舟,儿子一天也离不开老师,你要非让老师离开儿子,倒不如现在你就杀了儿子吧!”欧阳的妈妈两眼含泪,再也没有说什么!

    在卧室,欧阳满脸歉意的抱着玉东,“老师,对不起了,欧阳让老师难堪了,今天晚上欧阳就补偿老师,做老师的老婆,好不好!”玉东愣愣的看了看欧阳,突然一转身抱住了欧阳,翻身骑在欧阳的身上,把欧阳的双臂拧到了背后,拿绳子捆绑了起来。欧阳也不挣扎,笑呵呵的看着玉东,“看老师猴急猴急的,不等欧阳说完话,就把欧阳捆绑起来了。”玉东伸手给欧阳塞进了口塞,“小坏蛋让老师难堪,既然你说了,让老师做老公,那就捆绑起你来,省的欧阳后悔,你再后悔啊,欧阳,你给老师说,你后悔了!你要后悔了,就点点头,要是不后悔,就摇摇头”欧阳咯咯的笑着点了点头。玉东大笑,“后悔也晚了,你自己解开啊!”欧阳笑着用头供玉东,又拱玉东的JJ。玉东大笑,“小坏蛋等不及了,那就让小坏蛋好受好受吧!”

    第二天,欧阳的母亲对欧阳说,”欧阳啊,人生不是儿戏,你现在还小,做出这样的决定还不成熟,是不是再考虑考虑!”欧阳坚定的说,”儿子从十三岁起,每天回到家里都是一个人空守大房,无人问津。是儿子得到了老师以后,才有人问寒问暖,晚上有人陪伴,儿子才真正懂得什么是幸福!你让儿子放弃老师!妈妈!你知道吗?八年了,儿子一刻也离不开老师,木已成舟,无可挽回!要想让儿子按照你的话做,除非地球倒转,太阳从西边升起!”欧阳妈妈眼里含着泪,再也没有说什么,默默的开车送走了欧阳二人,临别,欧阳对玉东说,和妈妈道别啊,要叫的亲切点啊,老师。玉东羞涩的嘴张了好几次,终于张开了嘴,“妈妈,你今后保重吧,想欧阳了,就回去看看欧阳!”欧阳的母亲泪眼蒙蒙,看了看玉东,“玉东啊,妈妈知道拗不过阿卿,妈妈就接受了你吧,阿卿就交给你了,你比阿卿大几岁,今后要好好地照顾阿卿。”说着又抱住欧阳痛哭了一会儿。

    欧阳笑着对玉东说,“妈妈已经接受老师了,下边我们就去见爸爸,爸爸也会接受老师的。欧阳的爸爸开车在预定的地点接到了欧阳。陪伴着欧阳爸爸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欧阳爸爸介绍说,“这是你的叔叔,欧阳,快叫叔叔!”欧阳热情的叫了声叔叔好!欧阳又给他们介绍玉东。欧阳的父亲敏感的知道,这是儿子的男朋友,儿子也是个GAY!回到家吃过晚饭。欧阳的父亲开成公布的对欧阳说,“欧阳啊,你早已经知道,爸爸是同性恋,这就是爸爸的伴侣,想必这位孙先生是儿子的男朋友了吧!”欧阳爽快的承认了。欧阳的父亲忧心重重,“儿子啊,你知道这条路很艰难吗?尤其在中国,社会不会承认,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你们!欧阳笑笑,“欧阳不小了,早知道这些事情,可是同性恋的父亲遗传给了儿子,儿子自己能改变这一切吗?”欧阳的父亲尴尬的笑笑。欧阳又笑道,“儿子和老师在一起已经八年了,儿子很幸福,老师就是儿子的老婆,儿子认定了要和老师共度此生。”玉东在一旁尴尬的脸红了。欧阳爸爸的伴侣李先生在一旁看到,“孙先生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今后我就是你们的叔叔,不要生分,其实啊欧阳,我和你爸爸在一起,你爸爸就是我的老婆!”

    欧阳的父亲听到此话,脸也红了,“闫培说什么呢,你有时也是我的老婆!”欧阳笑了,“爸爸,不要不好意思,只要你们高兴愉快就行,谁是老婆不重要,我有时也做老师的老婆!”几个人哈哈笑了一通。欧阳的父亲又道,“欧阳啊,你才25岁,还年轻,可是孙先生已经29了,你们年龄悬殊,在一起合适吗?”欧阳瞪了瞪爸爸,又看了看李先生,“想必李叔叔比爸爸最少要小上四五岁吧!你们合适,我们怎么不合适!”李先生看了看欧阳,“是啊,叔叔比你爸爸也是小了四岁,是你爸爸先看上叔叔的,你爸爸软硬兼施的非要让叔叔做他的老公,叔叔也很爱你爸爸,就同意了。你爸爸能看上小他四岁的老公,为啥欧阳就不能看上大他四岁的老婆!呵呵,这不是和我们一样吗?欧阳,你放心,叔叔答应了,你爸爸是叔叔的老婆,老公答应的事情,老婆也要答应!”欧阳的父亲尴尬的笑了笑。欧阳站起来抱了抱李先生,“还是叔叔好!有叔叔接受欧阳的老婆,欧阳就放心了!”欧阳的父亲很快也接受了玉东。

    晚上在卧室,欧阳高兴的对玉东说,“这下好了,老师,欧阳的父母都接受了老师,老师该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了吧,该安心的做欧阳的老婆了吧!今晚老师该报答欧阳。昨天晚上,老师不老实,一夜欺负了欧阳三次,老师咋嫩大的劲!欺负欧阳不能动!”玉东笑了,“欧阳说过,捆绑上老师,欧阳想摸哪里,就摸哪里,想玩哪里就玩哪里,欧阳被老师捆上了,难道还不让老师摸。不让老师玩?你能当家吗?”欧阳笑着扒光了玉东的衣服,玉东笑呵呵的和欧阳厮打作一团,两人在床上翻滚打了一会,欧阳趁势翻滚到玉东的身上,骑着玉东,扭过玉东的双臂,拿起绳子捆绑了起来,玉东笑呵呵的小声喊道,“叔叔快来啊!爸爸快来啊!欧阳欺负老师了!”欧阳顺手拿起口塞塞了进去,“老师你还欺负欧阳啊!你还把欧阳捆绑起来玩啊!你再喊啊!你再欺负欧阳试试啊!”玉东傻呵呵的笑了笑,嘴里不断的呜呜着,欧阳抱起玉东,伸手抓住了玉东硬挺挺的大JJ,“看老师淫荡的,这里早就挺起来了!”一边抓着,一边撸着玩弄着,玩的玉东面红耳赤,呼吸急促。欧阳笑呵呵的问道,“让不让老公进入!老婆!”玉东看了看欧阳,撒娇的拱进了了欧阳的怀里。

   在美国玩了几天后,二人又回到了南京。欧阳在南京找了一家跨国的外国公司某了一个职位。在这样的跨国公司里工作,大家思想开放些,没有传统的保守思想,相对比较轻松些,同事和上司一般都不关心你是不是GAY,容忍度相当的大。玉东的弟媳妇也顺利的生了一男一女,老太太高兴的了不得,整天忙着抱孙子了,也没有闲暇问及玉东的婚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6 19:24: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六章

    一天晚上九点多了,玉东回到家里,欧阳还没有回来,烦躁的打开电视机看电视等待着,等了很长时间,还不见回来。玉东无奈自己洗了澡,脱了衣服上床睡觉了。睡得迷迷糊糊的,玉东感觉有人推自己,睁开眼看到欧阳已经回来,洗了澡,站在床前,手里拿根绳子要捆自己。玉东怒从心起,伸手打了欧阳一个耳光。欧阳大惊,伸手抱住了玉东,“老师为啥打欧阳?”玉东怒气冲冲道,“你还有脸问老师,你自己做的好事!”欧阳一脸迷茫,“欧阳到底做啥事了,让老师这么生气,老师总的让欧阳知道吧,要是欧阳真的做什么对不起老师的事了,任由老师处置!”玉东怒道,“你说,今天晚上,你抱的那个小白脸是谁?你在家里欺负老师也就罢了,还在外边沾花捻草!”

    欧阳听到大笑,“老师吃醋了!那是我们单位的一个同事,今天晚上不是年终放假了,同事几个人在一起吃顿饭,他最近和女朋友闹别扭要分手,在饭桌上喝多了,烂醉如泥,欧阳这不是顺路把他搀扶到车里送他回家吗!老师跟踪欧阳!”玉东瞪着欧阳,“你还狡辩,今天我们也是年终聚会,吃过饭,回家的路上,路过一家酒店,看到你抱着一个小白脸从酒店里出来,上了车,一溜烟的跑了,老师就回家等着,等啊,等啊!等了半天还不回来,你肯定是和那个小白脸在一起不干好事,还回来欺骗老师!老师就知道你玩老师时间长了,玩腻了,又找了个嫩草,想抛弃老师!老师把自己的全身心都交给了欧阳,欧阳就这样对待老师!”说着竟情不自禁的哭了起来。

    欧阳抱紧了玉东,“乖,不哭!欧阳怎么舍得抛弃老师呢,老师是欧阳的命根子,爱还爱不够呢!”玉东瞪着欧阳,“要是真如你说,即使送到家,也早该回来了,这么长时间,还不是在一起干坏事!”欧阳笑了,“那个醉鬼回到家,欧阳好不容易把他弄到楼上,进门就出酒了,弄的房间里一片狼藉,欧阳帮助收拾了一下,又开了壶水,冲了浓茶,让他喝了,等他安顿住了,才回来,老师就这样急的等不及了吗!”

    玉东瞪了瞪欧阳,“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说着伸手抓住了欧阳的JJ,使劲的拧了一下。欧阳哎哟一声。“反正你要是对不起老师了,小心你的命根子!老师看到你和别人亲近,气就不打一处来!”玉东一直抓着欧阳的JJ不放手。欧阳又抱着玉东亲吻了一番,“老师,欧阳说过多次,欧阳要是做出对不起老师的事,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欧阳已经有了老师这么如花似玉的老婆,早已经心满意足,怎么会抛弃老师,另寻他欢呢!”玉东又狠劲的抓了一下欧阳的JJ。欧阳又大叫一声。“记住就好!想不要你的命根子了,你就胡来吧!”欧阳大笑,“老师咋恁厉害啊!这么多年了,老师一直对欧阳服服帖帖,温顺的像个小猫咪,想不到也有狮子发威的时候!”玉东的眼湿了,“老师自从跟了欧阳,这么多年了,老师早已经没有任何欲望,只盼能和欧阳在一起海枯石烂,永不变心,老师早已经习惯了天天被欧阳抱着睡觉,没有欧阳在身边,老师心里不踏实。”

    欧阳擦了擦玉东的眼泪,“乖!还抓着老公的命根子?让老公抱着老师睡觉好不好?”玉东又狠狠的抓了一下,放开了手。欧阳又哎哟一声,“老婆要谋害亲夫了!乖,早就等不及了吧,去拿过来绳子,让老公捆上老师抱着睡觉!”玉东爬起来拿过绳子,背过双手。欧阳很快把玉东五花大绑了起来,搂在怀里。玉东看了看欧阳,“欧阳,老师今天打了你,还疼吗?要不你也打老师吧!”说着把脸伸给欧阳。欧阳慈爱的搂着玉东,刮了玉东一下鼻子,“欧阳怎么舍得打老师,即使老师打了欧阳,那也是为爱而打,爱是自私的,容不得别人侵占,欧阳高兴还来不及呢!”

    “乖,去用嘴衔过来口塞”玉东微笑道,“就知道欧阳会虐待老师,捆绑住手还不够,还要戴上口塞,还要老师自己衔过来,任由欧阳摆布!”微笑着双膝挪过去,衔着口塞递到欧阳手里,张开嘴等着塞进去。欧阳笑道,“老师喜欢不喜欢这样?”玉东傻呵呵的笑道,“喜欢!”欧阳伸手拿过口塞塞了进去,“乖,真听话,真是欧阳的好老婆,早就等不及了吧,看这里早就高高的撅起来了。玉东也不躲闪,任由欧阳抓着JJ。让老公好好的伺候老婆吧!”说着,伸手抓住了玉东硬邦邦的大JJ,一翻身把玉东压在了身下。

    第二天早上睡到九点多才醒起来,欧阳起来做了早饭,抱着玉东吃完了早饭。“过元旦了,今天我们去街上买身新衣服,等着春节回去见老娘。”说着解开了玉东的绑绳,两人穿好了衣服,欧阳拿起绳子又把玉东捆上了。玉东问道,“欧阳不是说今天去街上买衣服吗?怎么又把老师捆上了!”欧阳笑了,“老师打欧阳,要惩罚老师,就捆绑着老师去商店买东西!反正我们两人高低胖瘦差不多,欧阳试衣服就行了。”玉东急的说,“不行,不行,商场那么多人,多丢人!”欧阳拿起口塞给塞了进去,“什么不行,欧阳说行就行,听话,乖!有欧阳在身边,怕什么!”玉东嘴里呜呜着,毫无办法!欧阳给玉东披上了长外套,“欧阳不会让外人看到老师是被捆绑着的!进了商场,欧阳问老师话,老师同意就点头不同意摇头就行!”玉东狠劲的瞪了瞪欧阳,嘴里一个劲的呜呜!欧阳推着玉东出门去商店了。

    买过衣服回到家,欧阳做好了饭,抱着玉东喂完了饭。玉东道,“捆绑了老师一上午了,给老师解开吧!”欧阳笑了,“老师想的美,反正是放假,你就这样吧,有欧阳在身边伺候着,老师还不幸福吗?”打开电视,抱起玉东在怀里,坐在沙发上。玉东笑道,“老师就是欧阳的玩具,想怎样玩就怎样玩,老师一点也不当家!”欧阳刮了一下玉东的鼻子,“老师当家啊!你不让欧阳玩啊!”玉东乖乖的说,“老师不当家,心眼没有欧阳多!”欧阳笑了,“老师,说真心话,喜欢欧阳玩吗!”玉东也笑了,“喜欢啊,欧阳是老师的老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吧!反正老师不能动,任由欧阳玩,只要欧阳高兴就好!”欧阳笑了,“老师真听话,那欧阳这次捆绑上老师,就不解开了,要捆绑老师一辈子了!”玉东瞪着欧阳,“你个小坏蛋,又欺负老师!”欧阳顺手给玉东又塞进了口塞,“老师你还打欧阳啊!有本事你就不让欧阳捆绑啊!欧阳就是喜欢这样欺负老师,你不让啊!”欧阳把脸伸给玉东,笑眯眯的说。玉东咯咯的笑着,嘴里呜呜了几声。

    “老师还说呢,看下边欧阳还没摸呢,就硬邦邦的了,急不可耐的想让欧阳玩了!”伸手抓住了玉东的大JJ,不停的玩弄起来,把玉东玩的硬如铁棍,又在龟头上抹上了一些润滑剂,不断地揉搓起来,玉东痒的身一震,下体不断的扭动。“老师还能逃脱得了欧阳的手心吗?你就等着享受吧!”玉东被玩的满脸通红,阵阵快感和刺激袭击着全身,下体不断地晃动着,往上挺着小腹,嘴里呜呜着。欧阳慈爱的看着怀里的玉东,“老师真淫荡,看在学生面前毫不掩饰,再舒服也不能这样啊!”玉东无奈的瞪着欧阳,嘴里不断的呜呜着。欧阳手里不停的玩弄着,不一会,玉东呼吸急促,猛挺小腹,一股精华冲了出来,远远的落在了地板上。欧阳放下玉东,拿拖把清理了一下地板,反身又把玉东抱在怀里,坐在沙发上,甜蜜的亲吻着玉东。玉东朦胧着双眼,在欧阳的怀里,慢慢的睡着了。欧阳看着怀里的玉东,红扑扑的脸蛋,一头漆黑发亮的浓发,一双大眼睛在长长的睫毛掩盖下,不时的眨动一下。“老师真是勾人魂魄的小妖精,欧阳咋就是爱不够!”看着看着,欧阳抱着玉东也慢慢的睡到在沙发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6 19: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尾声

    晚上吃过饭,两人又在床上嬉笑打闹了一番,欧阳骑着玉东的背,把双手拧到背后,五花大绑了起来,翻身抱起了玉东,“老师,我们结婚已经十年了,这么多年,欧阳天天捆绑着老师睡觉,老师感到委屈吗?”玉东傻呵呵的看了看欧阳,“老师感到委屈,欧阳就不捆绑老师了吗?”欧阳笑了,“其实如果老师真不想让捆的话,欧阳怎么也捆不上老师的,是老师自己喜欢让欧阳捆绑着玩。是老师说欧阳有虐恋情节,欧阳越来越喜欢捆绑着老师了!老师让红绳子捆绑起来的身子煞是好看,给欧阳说实话,老师到底感到委屈不委屈?”玉东笑看着欧阳,“不委屈啊!刚开始被欧阳捆绑,是无奈,现在已经习惯了,其实被欧阳捆绑着,怪舒服的,也挺刺激的。什么事都不用干,有欧阳伺候着,老师也很乐意!”欧阳笑了,亲了一下玉东,“那老师是喜欢让欧阳一辈子都捆绑着睡觉了?”玉东在欧阳的怀里拱了拱,“是啊,老师喜欢,老师现在变得越来越依赖欧阳了,让欧阳捆绑上,老师就可以心安理得的什么事情也不做,等着欧阳伺候了,老师喜欢让欧阳一辈子都伺候老师!”欧阳大笑着点了一下玉东的头,“老师真坏,想让欧阳伺候老师一辈子!欧阳成了老师的奴隶了!”玉东笑道,“要不让老师捆绑欧阳一辈子,老师伺候欧阳怎么样?”欧阳笑道,“老师想的美,这辈子你就在欧阳的怀里舒服的拱吧!欧阳愿意伺候老师一辈子!”说着塞进了口塞,“欧阳命苦,找个老婆,还得伺候着,老公现在就好好的伺候老婆!哈哈!”

    玉东的母亲由于操劳过度,加上农村的医药卫生条件不好,一年的冬天感染风寒,抢救不及时,离开了人间,享年70岁,按说在农村也算不小的年龄了。玉东此时也已经32了,欧阳也28了,两人经历了十来年的风风雨雨,自此两人再无所顾忌,时不时的出国或在国内旅游旅游,愉快的在一起幸福的生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帅哥同志网

GMT+8, 2018-4-24 04:49 , Processed in 0.169928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