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男孩同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27|回复: 10

警察与小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8 12: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李队长一声大喝,小子,看你还往哪里跑,飞奔几步,一腿就把正在飞奔的小偷扫到在地,顺势骑了上去,把小偷的双手拧到背后五花大绑了起来,小子,你还能跑的过老子吗?你再跑啊。你咋不跑了!小偷嘴里一个劲的喊道,你轻点,轻点,李队长,疼死我了!李队长呵呵的笑着,小子,这会儿知道疼了!李队长顺手把张涛按在地上跪着,从小偷的口袋里掏出了偷来的手机,顺手交给了后边一路追来的受害者,谢谢你了,警察同志!小子,给老子起来!随手抓着小偷背后的绳子提了起来,小偷呲牙咧嘴的又喊了几声疼!李队,疼!李队,疼!李队笑了笑,到底是李队疼,还是你疼!小偷咧了一下嘴,是我疼,李队!乖乖的站好了,低着头跟着李队长。把小偷押回了警局。此小偷名曰张涛。现年24岁。张涛被捆的龇牙咧嘴的。李队,给我松松绑吧,疼死了,我再也不敢了,出去了一定老老实实的做人!张涛由于不是第一次偷东西,这次给判了一年半。张涛临走时还一个劲的哀求,李队,求你就给我松点绑吧,真的,疼死了,我再也不敢了。李队长笑了笑,小子,要知今日何必当初!现在你知道疼了?偷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被捆绑起来很疼啊!这是第几次了?张涛苦笑着,报告李队,这是你第四次抓着我了,每次被你抓着,都被你狠狠的捆绑着,上次还把我一直捆绑了一天呢!李队,你没有被捆绑过,你不知道,真的很疼啊!李队笑道,小子,你想看到我被捆绑起来吗?小偷笑了笑,不敢!李队呵呵的笑着,你想看的话,那你就等着下辈子看我被捆绑起来吧!你就好好的改造吧!做一个自食其力的人,对社会有用的人!不要再危害社会!听到了吗,小子!张涛一个劲的点头,记住了,李队,我一定深深的记住你的教诲,一定记住这绑绳的厉害,进去一定好好的改造,好好地劳动,出来了我就去找你当协警,和你一起抓坏人!李队长,李建国,23岁,武警学校毕业两年了,由于工作积极,任劳任怨,不久就当上了刑警大队的副队长。

    一年半很快就过去了,张涛也从牢房里出来了,张涛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在监狱里认真的改造,老老实实的干活,表现出色。出狱时还得到了监狱领导的好评。张涛出来后就去找李队长,说就想当一名协警,跟着李队长一起抓坏人。正巧局里在招聘协警,张涛的条件也不错,又有出狱时监狱领导的表扬信,李队长忙前忙后的找人说情。很快就当上了一名协警,整天跟着李队长,让干啥就干啥,一有警事,都是冲在前边,从来也没有挑肥拣瘦,嫌工作苦的。李队长也很满意,小子,你有出息了,没有给我丢脸!过了一年,张涛居然当上了协警的组长。这一年,李队长去南方一个边界省份抓毒枭。不幸的是,在这一次抓捕任务中,开枪击毙了两名毒贩,可是其余的毒枭串通好死咬着说这是两个人质。天有不测风云啊,从一个前途无量的刑警副队长变成了一名囚徒,在死者家属的强烈对抗中,被定死刑重囚犯,被押在边界省份的监狱中,待当地法院批准立案,再行驶立即枪决或缓期执行!最近,要押解回本地受审宣判。局里派一名有经验的刑警组长和赵涛去带回李队长。两人开着警车,翻山越岭,长途跋涉,经过三天多的行程,到达了该省,完成了交接手续,李队长由于是死囚犯,被五花大绑着押解上了警车。李队长看到是张涛来押解自己,自己又是这个样子,不免有些难堪,低头不语。张涛笑呵呵的,李队啊,想不到是我来接你回去,你曾说过,要想看到你被捆绑起来,要等到下辈子,真的想不到这辈子就看到了!李队脸红的像紫茄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李队啊!不要难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也说不了以后会怎么样,尽管你现在是死囚犯,我还是忘不了你以前对我的教诲,记着你的好处呢!我不会难为你的。我现在可是老老实实的做人了啊!说着,摸了摸李队被高高吊绑在背后的双手,李队长,这就是标准的五花大绑吧!双手吊绑的这么高!李队啊,捆的疼不疼啊!疼的话,你就喊两声吧!李队长尴尬的满脸通红,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默默无语的低着头。

    李队长赶快钻进了警车的后排坐下来。张涛从怀里拿出一根两米多长的绳子,在已经捆绑好的双手腕处,又捆上了这根绳子。李队长,尽管你已经被五花大绑了起来,我还是要把这根绳子绑在你的手上,我好牵着啊!这一路上,我就要拽着这根绳子,你一步也不能离开我的身子!我要好好地保护你呀。说着又拽了拽绳子,李队长只能紧紧的挨着张涛坐着,身子几乎被拽进了张涛的怀里!李队长无奈的闭上了眼睛。心里想着,这小子,还是自己跑前跑后把他弄进来的,想不到如今自己落在了他的手里,看来他还是记恨着自己曾捆绑抓捕过他多次。一见面就说这些令自己颜面扫地的话。心里的那个气啊!可是再气,也无可奈何,还不是照样被他紧紧地拽着背后的绳子让自己几乎躺在他的怀里,自己也起不来,无可奈何!李队最后干脆就半躺在他的怀里,闭上眼睛。车走了一会,张涛笑道,李队,我们难得来到这么远的山区,两边的景色多好啊,你抬头看一看吧,不要错过了美景啊!李队闷气不吭,照样低着头半躺在张涛的怀里。张涛笑了笑,松了松手里的绳子,抱着李队的头往车窗外扭过去,你好好的看看啊,李队!李队也不动,任由张涛抱着他的脸。张涛抱了一会,又放下去。张涛猛了拉紧了手中的绳子,李队身不由己的躺在了张涛的怀里,无论如何坐不起身子,无奈的闭上了双眼,老老实实的躺在了张涛的怀里。张涛呵呵的笑着,看着怀里一点也不能动的李队。一路上,警察开着车,张涛坐在后排,押解着李队长。车走到一个山沟里,由于天阴下雨,路面湿滑,一不小心,车子在拐弯的时候,撞到了路边的路障上,险些翻下山沟。开车的警察受了伤,右腿骨折,无法再开车了。由于车子碰撞的惯性,张涛的身子也往前猛一冲,头碰到了前边的座椅,晕了过去。李队由于在张涛的怀里躺着,毫发无损。李队抬头看了看司机和张涛,司机已经昏迷,张涛的头上流着血,闭着眼睛。李队想坐起来,但身子被张涛抱着,还有身后的绑绳仍然被张涛紧紧地抓着,身子动了动,丝毫动弹不得,叫了几声,张涛,张涛!停了一会,张涛醒过来,李队说到,张涛,你头上流血了!张涛摸了摸额头,晃动了一下脖子,嘿嘿了两声,没事的,仅仅是皮肉伤,刚才被撞晕了,李队,你没有受伤吧!李队说没有!张涛看到司机受伤了,只得给当地警局求救。当地警局派人把警察送到了医院,派人照顾,又派了辆车送张涛押解着李队长上路了。走了一段,到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到了大山的深处,前边是一个小集镇,由于前几天刚下过一场大暴雨,一座大桥,桥下是汹涌的大水。桥有点摇摇晃晃的,看着就危险,开车送的人说,这座桥很危险,你们两人下去走过去,减轻车的重量。我再开车过去。张涛牵着李队长身后的绑绳,李队,我可要牵着你过桥了,李队是个明白人,老实点好不好!李队想到,过去自己不止一次的捆绑着张涛,牵着张涛走过大街,张涛低着头,想不到今天被五花大绑牵着得是自己,而牵着自己的人,又是过去自己捆绑牵着的人,李队又尴尬的低下头,不敢看张涛。张涛笑道,李队啊,过桥很危险的,我只能紧紧地抓着你背后的绳子,你休想离开我的身子半步!听到了吗?李队点点头。李队几乎就在张涛的怀里,向对岸走去,刚走过大桥,大桥就轰隆一声,坍塌了!开车送的人,在对岸无奈的喊道,我也过不去了,这座小镇那边还有一座桥,要是那座桥也坍塌了,你们就被困在这个小镇上了,没有个十天半月,怕是过不去了!张涛很无奈的对那人说,那你就先回去吧,给你们领导汇报一下这里的情况,再把我们的情况给我们警局通报一下。那人掉头走了。张涛也拿出手机,给局里作了汇报。局里指示先在小镇住下吧,打过来一些经费,只有耐心的等着能通车了再回来,千叮咐万嘱咐的一定要看好死囚犯,不要让逃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8 12: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张涛紧紧的拽着手中的绳子,李队和张涛之间紧紧地挨着,没有半步的距离。李队只得根据身后绳子的松紧,紧一步,慢一步的走着。两人一前一后的向小镇走去。李队走了走,看着快到了小镇,张涛,我就这个样子进镇吗?张涛笑道,是啊,李队,你就这个样子进去,我们找个地方先住下来!李队苦笑了笑,张涛,你看,我这被五花大绑着,让人看见多不好看!张涛笑了笑,李队,你忘了,我也被五花大绑着在闹市区里被你押解着,街道上的人比这里要多的多呢!李队又苦笑了笑,张涛,那不一样啊!张涛笑道,咋不一样了!不都是被五花大绑着吗?一样的!李队无奈的笑了一下,张哥!要不你就给我松绑,等进入了旅馆,你再把我捆上好不好!张涛笑了笑,你叫我什么,李队!李队愣了愣,我叫你张哥啊,你不是比我还大一岁吗?张涛哈哈大笑,李队啊,当初你把我五花大绑着游街的时候,咋没有听见叫我一声张哥!你经常是小子长,小子短的,这会儿咋成了你的张哥!李队尴尬的笑了笑,这不是此一时彼一时吗!张涛笑道,那你承认我是你哥哥了!李队尴尬的笑了笑,我承认啊!张涛大笑起来,那你这一路就叫我哥哥好了,你愿意吗?李队又尴尬的笑了一下,好吧,哥哥!好哥哥,我求你先给我松绑了,等进入了旅馆,你再把我绑起来,好不好!李队啊,你现在是个死囚犯,我怎么敢给你松绑呢!再说了,给你松绑了再想捆上你,我可没有那个本事,你的身手我还不知道吗?再有两个我也不是你的对手!李队笑道,好哥哥,我不会逃跑的,进入旅馆,我主动的把双手被到身后,你就把我再捆绑起来,好不好!张涛哈哈大笑,我说李队啊,你就不要再做白日梦了,我是不会给你松绑的,你就这个样子进镇吧!就权当是体验一下生活吧!李队无奈的低下了头,慢慢的跟着张涛走进了小镇,两边三三两两的人,看到一个身穿警服手牵着一个五花大绑的人走来,指指点点的。李队长的脸羞的通红,不敢抬头。

    走进旅馆,店老板看到一个警察牵着一个五花大绑的人进来。张涛掏出身份证和警局的信件,登记入住了旅馆。随后叫进来店老板。因为张涛一步也不敢离开李队。店老板说,这里是深山,前后离县城都还有七八十公里呢!前边的大桥,前天也让大水冲坏了,现在还没有修好呢!这不,现在这头的桥也给冲毁了,即使是修个便道能通小汽车,没有个十天半月,恐怕你们是离不开这里了!张涛和李队听到此话,都啊了一声!老板道,谁也没有办法啊,说着看了看五花大绑站在身旁的李队,就是你们的这位,你可要看好了,跑了本店可不负责!店老板说着走了。关上门!张涛道,李队,你也听见了,看来我们是短时间走不了了!你就安心的住下来吧!李队对张涛笑了笑,哥哥,你看我这都被捆绑上两天了,现在也进了旅馆了,能不能给我解开会儿,让我活络一下筋骨,一会再捆绑上!张涛笑道,李队,我们是今天早上才出来的,你咋会已经被捆上两天了!李队道,昨天上午就说要让我换监狱了,就给捆上了,谁知道一直等到今天早上你们才来,就一直没有给解开!张涛道,呵呵,难为你了,李队,你也知道,给你解开了绑绳,再想把你捆住,我哪里是你的对手,这是万万办不到的!张涛又笑道,这么说,你一直被捆绑着,从昨天中午到现在都没有吃饭?李队点头道,是啊,水米未打牙,现在都快饿死了!张涛笑道,我也饿了,那我们就先去吃饭吧!说着就推着李队要出门吃饭!李队往后退了退,好哥哥,就这样子去吃饭?还不羞煞死我了!张涛笑道,李队刚才进镇子,不是已经让人看到了五花大绑着游街了吗?没什么,习惯了就好了!李队又啊了一声,啊,还习惯了!张涛不由分说,就推着李队走出了旅馆,在近边处找了一个小饭馆,两人挨着坐了下来,李队身上的绳子还紧紧的被张涛拽着。李队始终低着头,不敢看周围。周围有几个人也正在吃饭,看到一个警察牵着一个罪犯进来吃饭,也没有什么奇怪,只是悄悄的议论着!饭菜端上了餐桌。李队抬头看了看张涛,哥哥,我怎么吃啊,要不你给我解开吧,我不会逃跑的,吃过了,你就立刻再把我捆绑起来!张涛笑笑,李队啊,你就不要再想了,来,哥哥喂你吃!李队脸色难看的看了看张涛,毫无办法,只得张开了嘴,让张涛把饭菜塞进了嘴里,旁边几个吃饭的指指点点,小声的呵呵笑着,议论着!李队的脸都红到了脖子根,但也没有办法,只得让张涛一口一口的喂着吃完了饭。

    等张涛结完了帐,顾不得张涛牵着绳子,自己站起来快步的走进了房间,张涛在后边拽着绳子,拽都拽不住,只得一路小跑跟着!进了房间,关上门。李队泪流满面,轻轻地抽泣着,哥哥啊,你可让我丢大人了!张涛呵呵的笑着,拿起毛巾给李队擦了擦泪水,不丢人,不丢人,我以前不也这样过吗?再说了,到了哪一步就说哪里的话,你今天就是一个囚犯,还想那么多干啥!你还想着你是刑警队长啊!别再想了!再说了,你也听到了,我们还要在这里住上十天半月的,这以后的日子,你就得和我时时刻刻形影不离了,你还要天天被五花大绑着被我牵着外出吃饭呢,不习惯你也得习惯啊!李队瞪大了眼睛,哥哥,你是说以后,我都得天天如此吗?张涛笑了笑,是啊,天天如此,顿顿如此! 李队又伤心的流泪了!张涛又给李队擦了檫眼泪,我说李队啊,你既然落到了如此的地步,你能有办法吗?这不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吗!李队道,好吧,听哥哥的,我不再想了,不过呢,从昨天到现在,虽说没有吃饭,现在也该方便了,好哥哥,你就给我解开一会,让我方便一下总可以吧!张涛笑道,要是还有个人,我就敢给你解开一会儿,可是现在就剩我自己一个人,你又是身手不凡的队长,我咋敢啊!李队长无奈又求张涛,好哥哥,你就忍心让我尿在裤子里?这样吧,你给我解开一只手好不好!张涛笑了笑,一只手也不能解开!李队道,那我怎么方便?张涛笑道,有我呢!李队啊了一声,你?你是开玩笑吧,哥哥!张涛笑道,你看我是开玩笑吗?李队!都是男人,谁还不知道谁长了个什么东西!由我帮助你解决问题!李队脸红红的。张涛笑着把李队推到了卫生间里,李队不断地扭动着身子。张涛笑呵呵的道,李队,不要不好意思了,你再扭动身子,我可要扭着你的手腕来硬的了!说着伸手抓着李队被捆绑在背后的手,狠劲的往外扭着李队的手腕,李队被扭的不得不身子往后仰着,好哥哥,我听你的,我不动了。张涛抓着李队的皮带给解开了,伸手抓住了李队的阳具掏了出来!李队啊!啊!了几声,闭上了眼睛。站在那里,半天尿不出来。张涛笑呵呵的,李队啊,你的硬了,咋能尿的出来,你想啥呢!咋兄弟一摸,你就硬了?李队的脸红的像紫茄子,站在那里半天了才尿出来。张涛笑呵呵的又给塞了进去,弄好皮带,不就是这样吗,李队有什么难为情的,到了哪一步就得说哪一步的话,你今天既然是这样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李队羞的脸还红着,心里想到,咋会偏偏碰上是他来押解自己!要是换别的警官来,也不至于这样难看啊!想当初自己把他五花大绑的时候,都是紧紧的捆绑着他,拿话羞辱他,当初还豪爽的说大话,想要看到自己被捆绑上,就等到下辈子吧!想不到这才几年,自己就落得个让他五花大绑牵着游街的下场,现在他居然还掏出自己的阳具!这里连自己的女朋友都还没有见过呢!真是脸面扫尽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8 12:26: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李队呆呆的坐在床边,低着头,不敢看张涛。张涛呵呵的笑着,脱去了外衣,只脱的剩下一件内裤,他妈的,天真热,这南方湿热湿热的,真难受!李队多长时间没有洗过澡了?李队仍旧低着头,在那里面又不自由,很长时间没有洗过了。张涛呵呵的笑着,要不我们就洗洗澡,洗过了澡,身上也凉爽啊!李队艰难的笑了笑,你就自己洗吧,我这个样子,不能洗!张涛又呵呵的笑着,那可不行,就我们两个,我洗澡,你一个人在外边,你挣脱了绳子逃跑了咋办?李队笑了笑,好哥哥,我不会跑的,你就放心的洗澡去吧!张涛笑道,这样吧,我们两人一起洗?李队听到又啊了一声,不了,不了,哥哥,你就自己洗吧!张涛笑道,我自己洗,那是万万不行的,再说了,刚才我都把你的掏出来看过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李队的脸又红了!张涛笑道,李队啊,我现在把你的腿捆绑上,然后再解开你的手,给你脱衣服,你可不要挣扎啊!不等李队同意,拿了根绳子就把李队的双腿给捆到了一起,又把李队按在床上,先解开了一只手,脱了袖子,捆绑好,又解开了另一只手,脱了另一只袖子,衣服一拉就把上半身脱光了,又把两只手照原样给捆绑好了。李队趴在床上动弹不得,只能任由张涛给自己脱光了上半身。张涛呵呵的笑着,顺手解开了皮带,李队极力的挣扎着,但双手双腿都给捆绑着,毫无办法,最后让张涛给脱的浑身一丝不挂!李队羞的立刻转过身子,不敢面对张涛。张涛笑呵呵的推着李队进了卫生间,打开温水龙头,对着两人冲洗起来。张涛嘻嘻的笑着,李队啊,你真幸福,你洗澡我还得给你搓背,你咋就不能给我搓背呢!李队明知道张涛这是在调侃他,但有啥办法,只能低着头,默不作声。洗好了后边,张涛又抓着李队的阳具,揉搓起来,李队啊,这里也要好好地洗一洗啊!李队扭动着身子,无论如何也摆脱不开,不由得高高的勃起了!张涛哈哈的笑着,李队这里还蛮大的啊!真是个壮男人啊!李队被说的无地自容,闭上了眼睛,知道再怎么扭动身子,也摆脱不掉,就不再动了,任由他去洗吧,只盼望着快点洗好了,穿上衣服。

  洗了一会,张涛又拿起沐浴露,抹了全身,又在阳具上抹了一些,揉搓了起来,李队一个激灵,让张涛揉搓的更加坚硬无比,痒的难受,身子不由的又扭动起来。张涛哈哈的笑着,是不是很好受啊!李队!李队羞的低着头,好哥哥,求你了,不要再玩这里了,好不好!张涛笑道,哥哥没有玩啊,哥哥这是在给你洗澡。说着又抓着玩了起来。李队拼命的扭动身子,张涛紧紧的抓着,无论李队如何扭动身子,也摆脱不开,最后索性也不动了   默默无语的站着。张涛看李队不吭声了,更大胆起来,一会撸一会揉的。李队实在忍受不了钻心的痒痒,身子一挺就要往外走。张涛那里能放过,一把从后边抱住了李队的身子,一只手伸到前边,继续的玩弄着,不一会,李队实在忍受不了,嘴里不断地呻吟着,一泻千里,软瘫在张涛的怀里。张涛给自己和李队冲掉了身上的沐浴露,搽干了身子,牵着李队走出了浴室!张涛穿上了内裤,李队仍然浑身赤裸着。张涛把李队推倒在大床上,跟着自己也躺在了李队身边。李队仍然闭着眼不敢看张涛,好哥哥,你就放过我吧,我今日落难,如果今后还能东山再起,我不会忘记哥哥的好处!张涛笑了笑,你还能东山再起!呵呵,也可能吧,除非是你能把案件翻过来,否则你这辈子是没有希望了,你要知道,那可是两条人命,你就是不死也得死缓啊!李队道,我始终认为弄错了,那两人我记得好像也见过,也是毒枭!张涛呵呵的笑着,但愿吧!我也不想让你死,毕竟我们还是有缘分的,要不然怎么你以前在我身上干的事情,都让我在你身上重演一遍呢!李队道,好哥哥,澡也洗过了,你给我穿上衣服吧,这样多难看。张涛笑道,你还想给谁看,这个房间就我们两人,你的全身我都摸了个遍,看了个遍,还有什么丢人的?再说了都是男人,怕什么?李队无奈,又说,好哥哥,那你就到另一张床上去睡吧,我也很累了,想休息了!张涛又呵呵的笑着,李队,你就别想了,就我们两人,夜里我睡着了你挣脱开绑绳逃跑了,我去哪里找人!这些天白天我就牵着你的绑绳,夜里就睡在你的身边,把你的绑绳拴在我的身上,你一动我就醒,我和你形影不离,你不能离开我半步!李队很无奈的翻过身子。张涛笑呵呵的伸手又抓住了李队的阳具。哥哥,你就不要抓着了,你抓着我怎么睡觉!张涛笑道,能抓着就抓着玩玩吧,过些天把你送到大牢里了,就再也抓不到了!

    李队无奈的笑道,哥哥,你就不怕我对别人说你喜欢玩男人的家伙?张涛笑道,不怕啊!你尽管说去,可是你想过吗?你说出去了,别人也知道你被男人玩过,到那时我的脸面不好看,你的脸面也不好看吧,毕竟我是玩别人,可是你是被玩的男人!李队听到此话,不吭声了。李队又扭了扭身子,企图摆脱开张涛的手。张涛笑了笑,李队你就不要再做徒劳的工了,你被捆绑着双手,你能摆脱开我的手?李队想了想也是啊,他要抓着,自己无论如何也摆脱不开,无奈就任他抓着吧!一夜无事,因为累了一天了,第二天一下子睡到了快十一点了!醒来,张涛又推着李队去卫生间,抓着李队的阳具小便,李队想到反正躲不开了,就自然了些!给李队洗了脸,自己穿好衣服,又给李队穿上了裤子。李队,饿了吧,我们这就去吃饭!李队看到自己虽然给穿上了裤子,可是还裸露着上半身,让张涛给穿上衣!张涛呵呵的笑着,李队啊!你也看到了,天这么热,天天给你穿上衣很麻烦的,又得解开了再捆上,不如就这样吧,裸露着上身出去吃饭,凉快!李队又啊了一声,哥哥,你让我光着上身被五花大绑着出去?以前我可是没有这样对待过你啊!张涛呵呵的笑着,是啊,以前李队是没有这样对待过我,可是这次不是情况特殊吗,你也知道,我们在这里谁知道还要待上多少天,要是天天脱了再穿,穿了再脱,解开再捆上,捆上再解开,说不定哪天你趁我不注意了,就能挣开绑绳逃跑了,我怎么办?李队惊恐的看着张涛,哥哥,你是说,我们在这里不走,那我就得一直被五花大绑着?还得光着上身五花大绑着走出去吃饭!张涛笑道,是啊,李队,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李队又道,我不但一直被光着身子五花大绑着,还要光着上身出去吃饭! 哥哥啊,你这也太刁难我了吧!张涛又笑道,是啊,不这样有什么法子?李队眼里噙着泪,好哥哥,我求你了,我再也不要求你给我松绑了,我知道这绝不可能的,我只求哥哥不要让我光着身子出去吃饭吧,你能不能让饭店把饭菜送到房间里来!这样我也少丢点人!张涛笑道,你也知道,局里的经费不多,给的钱也不多,我们要节省着用啊!谁知道还有多少天,这些钱能不能够我们住店和吃饭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31 09: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essme 于 2017-5-31 09:39 编辑

                                                                           四

    李队死活不向外走。张涛不由分说,又拧着李队背后的手腕往外边拧着,李队不得不上身往后挺着,裤裆处向上挺着。李队啊,你看看你的这个样子,你的身子往后挺着就挺着吧,你的裤裆处干啥要向上挺着,这样多不好看!李队想到自己是这个样子,就不动了。张涛趁势就推着李队出了房间的门,硬推着,牵着绑绳,走到了饭店里。一进饭店,正是吃饭的时候,三五个人坐在一桌,一看到张涛推着一个光着上身被五花大绑的犯人进来,大家都乐了。大家七嘴八舌的就说开了,天热了,犯人也知道凉快了!看这小伙子浓眉大眼的,不像个坏人,咋就犯罪了呢?有的大人哄着不听话的孩子,看到了吧,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再不听话,也把你这样绑起来!吓的孩子也不敢吭气了。李队羞的低着头,一眼都不敢看大家。饭菜端上来了,张涛照样又一筷子一筷子的往李队嘴里塞饭。旁边的小孩看到,叫喊道,这么大的大男人了还让别人喂饭吃,没羞,没羞!李队眼含热泪,伴随着饭菜吞食到肚里。吃完了饭,顾不得背后的绑绳紧紧的拽着,一路小跑跑回了房间,张涛脸上笑呵呵的,李队,慢点,李队,慢点,你的绑绳在我手里呢,你要把我拽到啊!回到房间,李队再也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张涛呆了一会,拿起毛巾给李队擦了擦眼泪,李队啊,你就忍了吧,常言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你今天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有什么脸面可言!管他呢,让他们说笑去,说说还能掉了一层皮!再说了在这穷山沟里,谁认识你,谁还会知道你过去是刑警队的队长!你不是说了吗,你还有东山再起的希望,那你就耐心的等着吧,相信会弄个明白的!你现在就是想死,我也不会让你死的,你也死不了,假如你真的死了,那可就这样定案了,再无翻案的可能了,你就真的忍心让家人背这个黑锅!李队啊,你就坚强的活着吧,等着吧!

   李队哭了一会,想想也是的,自己就是哭死,也改变不了现在的这种状况,更何况自己坚信自己没有错,一定要等,等到平反昭雪的那一天!张涛看到李队平静了,拿起毛巾又给李队擦了擦眼泪,上前一把抓住了李队的皮带,三下五除二的又把李队脱了个精光。李队怒道,张涛,你要干什么!张涛嘿嘿的笑着,李队,你看,天这么热,你身上出了一身的汗,我也不能一直给你擦汗吧!这样凉快!都是大男人,还害什么羞?今后我们住在这里,你就要一直这样了!别想着在房间里穿衣服!李队生气的瞪了瞪张涛。张涛任由李队瞪着,就是不给李队穿裤子,李队也别无他法!李队长看张涛坚决不给自己穿裤子,瞪了一会,口气软了下来,好哥哥,你就这么恨我,我到了这种地步,你还落井下石,如此的羞辱我!张涛呵呵的笑着,李队,我不恨你,我是喜欢你,我早就喜欢你!李队吃了一惊,你喜欢我?我是男人,你不可以喜欢我的!张涛笑道,喜欢一个人,有时候自己也不当家,就是喜欢,管他是男人还是女人!李队道,那你是同性恋了!张涛笑道,也可能吧!李队道,不会是喜欢吧,你是因为我过去把你五花大绑着游街,你是记恨着我,如今我被你五花大绑着不但游了街,还被光着身子五花大绑着出现在大众面前,你还不够吗?你还要怎样的羞辱我你才罢休!张涛呵呵的笑着,李队,我真的不恨你,今天的一切,并不是我恨你,也是凑巧了吧,我被你教育过,决心做一个老老实实的人,只是碰巧的是你犯了事,我这样对待你,只是不想让你逃跑,不想在我的手中逃跑一个罪犯,更不想你绝望的时候,自寻短见,我不能忍受我爱的人死在我的面前。你假如真的如你说的那样,你冤枉,那就耐心的等着,终有一天会真相大白。李队道,那你就没有想过,假如我真的能东山再起,你这样的对待我,不怕我报复!张涛笑道,李队啊,我说我喜欢你,你还不相信,其实那时候,我偷盗就专门找你巡逻的地方偷,为的就是能多看你几眼,不惜被你抓着捆绑着游街!有时候三五天看不到你了,我就忍不住一定要去找你在的时候犯事,你就是抓着我捆绑起来,我也很高兴!因为那时我想,只有用这样的办法才能接触到你的身体!后来我也想了,这样你永远也不会认可我的,就决心改掉坏毛病,好好地改造,争取当一名协警跟在你身边!最后那一次偷手机,其实是我故意的,那次我有一个多星期没有看到你,心里痒痒的实在憋不住,就是想看到你,我想找一个机会,让你逮着,也给你立功的机会,让你把我送进大牢,我从此金盆洗手,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我爱你爱的都有点变态了,李队!至于你说的报复我,我不怕。李队问道,为啥不怕!张涛笑道,你看看,有几个男人会主动地说自己是同性恋,又有几个男人自己被玩弄了还会去给别人诉苦!我就是趁这个机会,这真是天赐的良机。即使将来你翻案了,我玩过你,你还不至于把这些事情公布于众吧!你敢给别人说你被男人玩过?
    李队长气愤地瞪着张涛,你这个王八蛋,简直就是个无赖!你这是乘人之危!张涛又笑了笑,李队,我无赖也好,不无赖也好,你被我玩过了,这难道不是真的吗?我真的喜欢你,我就是爱你,哪怕你将来把我弄的粉身碎骨,我也不会放过眼前的机会!我就是乘人之危!我知道用正常的手段,无法得到你,假如不是你犯事了,你平时叫我,都是小子长,小子短的,你根本就看不起我!现在有了大好的机会,我怎能轻易的放过,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反正我已经玩弄过你了!如果你将来真的翻案了,恨我恨得想杀了我,或打伤我,我也不会报案,我也认了,被自己心爱的人杀死,我毫无怨言!说着眼里流下了热泪!李队低头又看到了自己全裸的身体,想到自己此刻被五花大绑着,再怎么着也耐何不了他,好哥哥,你既然爱我,你既然也玩弄过我了,我也不计较了,那就给我穿上衣服吧,我真的受不了这个样子!张涛笑道,你就不要再说了,李队,我这也是冒着最大的风险才得来的机会,我不管以后如何,我现在就是爱你,就是喜欢看到你全裸的身体,以后还能不能看到,怎么发展,我也不知道!张涛说着又流泪了,李队啊,以后我真不知道能不能再看到你,我不敢相信,眼前活生生的李队,再过一段时间,就要被枪决,就要永别人生!你知道吗,一想到你将要被枪决,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就痛不欲生。假如你被判了死刑!那我的愿望也就破灭了,好李队,你知道我的内心是多么痛苦吗?我好不容易找到了我心爱的人,尽管你看不起我,但我能随时在你的身边打打杂,我也心甘情愿,就这点愿望,也即将破灭!好弟弟,你就让我趁这个机会好好地爱一爱你吧,哪怕是最后的诀别!说着张涛又流下了热泪。李队听到张涛如此说,想到自己今后的命运真的不知道怎样呢,也说不定这真的就是最后的诀别!不由得也热泪盈眶!张涛看到李队也流泪了,站起来抱住了李队,把嘴凑在了李队的嘴上亲吻起来。李队茫然的呆呆站着,毫无反应的被动接受着张涛热烈的亲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31 09:40: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不知不觉又到了晚上,张涛又推着拽着把李队光着上身五花大绑着,弄到了饭店,李队照样低着头,不敢看周围,在一片异样的气氛中吃完了晚饭。张涛不等李队站起来跑回去,紧紧的抓着李队身后的绑绳,迫使李队不能快速的跑回房间,只能一步一步的跟着张涛走回了房间!回到房间,张涛就迫不及待的又给李队脱了个精光,李队知道再怎么反抗,捆绑上了双手也无济于事,索性这次脱裤子,李队动也没有动一下。张涛笑呵呵的道,李队,这次脱裤子,你怎么连动也不动一下啊!喜欢了吗!李队长低着头,无奈的说,不管我愿意不愿意,你都要给我脱光,我能当家吗?张涛又笑了,李队啊,这就对了,知道就好,你如今这个样子,你是当不了家的,不如你就按哥哥说的话办,哥哥让你干啥,你就干啥!张涛笑呵呵又把李队推进了卫生间,开打了温水,给李队冲了一遍澡,又给李队浑身打了沐浴露,抓着李队的下边,又玩弄了一番。李队呆呆的瞪着张涛,丝毫没有动,任凭张涛玩弄。因为李队知道,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张涛嘴里笑呵呵的,李队真老实了啊!说着站在李队后边,抓着自己勃起的阳具,一个猛顶,进入了李队的身子。李队疼的身子猛然一震,嘴里大喊一声,你个王八蛋,你干啥,你出来!大混蛋,你再不出来,你看老子敢不敢杀了你!张涛,我操你八辈,我操你祖宗八辈!张涛一点也不恼怒,呵呵的笑了笑,李队,你就大声的喊吧,你大声的骂吧,看招惹进来了人,看见你赤身裸体的被五花大绑着被男人玩,看看谁更丢人!李队听到此话,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也不大喊了,眼里流出了热泪,任凭张涛紧抱着自己。完事后,张涛给李队擦干了身子,又拉着李队来到了床上。李队两眼冒火,热泪不断地往下流着!张涛乐呵呵的笑着,李队啊,你就从了吧,生米已经做成熟饭,你还能奈何!李队想到,自己遭此厄运,一个大男人竟然被另一个男人强暴了,这让人知道了,自己哪还有脸面活在世上!

    李队自顾自的趴在床上哭泣着!张涛拿了条毛巾给李队擦了擦泪水,李队啊,事已至此,你就不要再难过了!我知道我在你的心目中一文不值,以前你帮助我替我联系,给我争取名额,那你也是仅仅把我看做是一个小跟班的,一个小下属,一个傻小子,我知道,我在你的心目中的地位,仅此而已,正常的发展下去,我在你的心目中一直就只能是这样的地位,哪怕我想做你的一个普通朋友,也万万不可能!我知道你压根看不起我!可是你知道你在我心中的位置吗?我一直把你看作是一个高大威武的领导,一个完美的圣人,一个朝思暮想的伴侣,一个心底偷偷爱着的恋人,明知道没有结果,但我这五六年了,一直暗中恋着你,想着你,几天见不到你,我就像得了场大病!虽然明知道你看不起我,但我还是不愿放弃我的理想,我的追求,常常在梦中抱着你的身子!我宁愿就这样能时刻跟随在你的身边,这对我来说也就足矣!可是时来运转,你遭此大劫,让我有了接近你的机会,你想我能轻易地放弃吗?现在我已经得到你了!我死而无憾了!张涛说着也流下了眼泪。李队,不管将来如何,如果你被判为立即执行,那我就把你的骨灰深深的埋在地下,每年清明我会去给你烧香磕头,不会让你的冤魂飘落在荒郊野外!如果你被判为缓期二年,那你就有救了,过了两年,改为无期,你再表现的好点,不要有抵触情绪,正如你教诲我的那样,好好地改造,争取早日出来,最多十五年,我也给你明说了,我是同性恋,这辈子是不可能和女人结婚了,我就等着你,记住,李队,我一定等着你出来。你出来的时候,你还年轻还不到四十岁,我们今后的时间还长着呢!你出来了,我就和你一起生活,哪怕你没有工作,只要有我吃的一口,就有你吃的一口!有我住的地方,就有你住的地方,那时候,你是个劳改释放犯,我也曾是劳改释放犯,我们就扯平了,你不会再看不起我了吧!

    李队哭累了,停止了哭声,想到,事已至此,光哭也没有用!抬起头,你这个恶棍,说的那么动听,好似你真的很爱我似的,你看看你做的事情,自你接收了我,你就把我紧紧地捆绑在你的身边,弄得我离不开你的身子半步!还把我浑身上下扒的精光,就这样子五花大绑着,还牵着我游街示众,让我受尽了凌辱!你这是爱吗,你是恨,恨不得我早点去死!张涛呵呵笑了笑,李队,这你就冤枉死我了,我把你紧紧地捆绑在身边,是怕你面对自己以前的小喽罗,如今被五花大绑着,怕你一时想不开,自寻短见,这几天,你也经常难过的流泪,我怎能不时刻提防着你寻找自杀的机会!我心爱的人,我绝忍受不了死在我的面前!更怕你脑子一热,做出什么蠢事,万一你绝望透顶了,不顾一切的想方设法逃走了。你也知道,人在绝望的时候会不顾一切后果的!那样的话,警方势必竭尽全力搜捕你,其结果要么被重新逮着,要么被击毙!两种结果都会毁了你的一生,你就再也没有任何一丝一毫东山再起的奢望了!我不希望看到这两种结果中的任何一种!你能平安的回到局里,也可能还有一线生机。这就是我紧紧的把你捆绑在我身边,让你半步不能离开我的原因,这样,我就能时刻的保护你,不让你自寻短见,更不给你任何能逃走的机会,你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我的身边!李队抽泣了几声,那你牵着我游街,让我光着上身出现在百姓面前,你想过我的感受吗!张涛笑道,李队啊,这也都是没办法的事情,你说从下车到镇子里,你不自己走过来,还能怎样进镇子!你吃饭不出去吃,我们又没有多余的钱叫外卖,你说怎么办!我也是被你捆绑着牵着游过街的人,怎会不知道这样的感受!李队道,任凭你花言巧语,也遮盖不住你蓄意羞辱我的卑鄙技俩。这么长的押解道路,为啥非把我五花大绑着,而不用手铐!你明明知道五花大绑的滋味!张涛笑了笑,这你又冤枉我了,李队,来的时候,我就给局长要手铐,局长说,李建国那小子,精明的很,干了多年的刑警队长,一副手铐是拷不住他的,趁人不注意,他稍微一捣鼓,就能弄开!再说即使不能打开,手铐中间是有连接空间的,以他的身段,想弄开了,屁股一撅,两腿一圈,就能退出来!还是五花大绑着最保险,不过呢,你们绑他的时候,千万不要把绳扣放在他双手能够着的地方,只要他的手够不着绳扣,他就没有办法弄开绑绳!李队哦了一声,我说呢,双手无论怎么摸,怎么捣鼓都摸不到绳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31 09:4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李队又瞪了瞪张涛,就算你说的这些还勉强能成立,那你把我浑身扒了个精光,你这不是羞辱我,想报仇,这是什么?你看看我现在,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双手被紧紧的捆绑在背后,下边的隐私毫无保留的暴露着,你啥时候想抓着玩了,你就抓着玩!你又怎样解释!张涛咯咯的笑了起来,李队啊,这点那就是我个人的杰作了,我喜欢你,我做梦都想摸摸你,可是我不敢啊!李队,我长期以来是有贼心无贼胆,如今天赐良机,我能放过吗?因为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你在我面前,一直高高在上,有着一种天然的优越感!我要让你脸面失尽,让你在我面前高高在上的傲气丧失殆尽,昔日威风凛凛的大队长,如今浑身赤裸一丝不挂的被五花大绑着,任由他过去的小喽罗玩,任由我摸!玩你玩的多了,模你摸的多了,你也就习惯了,你再也不会在我面前高高在上了,你再也不会看不起我了,我还断定,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你都不敢把我玩你的事情公布于众!那样岂不是羞辱你自己!如今我得到了你,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已经是你的老公了!你还看不起我吗?我的李队?李队低着头默默无语。李队啊,刚才我对你说的话,是我的肺腑之言,我这个人虽然出身卑微,但说话算数,说到做到,我也算是一个仗义的人吧!我们在一起可能还得七八天的时间,你要是能接受我,那是我巴不得的,天天做梦的天大好事,你要是不能接受我,我也算尽了我最大的努力了,这七八天过后,你可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也绝对不会公开我玩弄过你的事情。假如你真的能鸣冤昭雪,重回局里,而你又不能容忍我的存在,你可以对着我大喊滚蛋吧!小子,以后别再让我见到你!我虽然心在滴血,但我为了爱你的那片真情,为了让你今后想着见了我,就感到难堪,浑身不自在,我甘愿离开你的视线,永不再见你的面,但在我的心中永远会留下这段美好的回忆,你永远在我心中,你是我的挚爱!致死不变!张涛说着动情的抱起李队亲吻着,泪流满面。李队默默无语,既不反抗,也不扭动身子脱离张涛的嘴巴,任由张涛亲吻着!

    亲吻了一会,李队抬起头,口气软了下来,哥哥啊,你的这些话,我以前连想都没有想过,我怎么也想不到你会是同性恋,更不会想到你一直暗恋着我!我连自己的女朋友都没有碰过,更更不会想到会被自己以前的属下给开了苞!你让我怎么回答你!张涛叹息道,李队,不忙着你回答,反正还有七八天的时间,这段时间你也好好的想想!也许你马上就要走到了你生命的尽头,也许你能东山再起,重整旗鼓,宏图再现!李队啊,我一直不忍心给你说,反正既成的事实,早晚会知道的,今天就告诉你吧!李队问道,什么事。张涛叹息道,人心叵测啊,你还没有最终定案,你的女朋友早在我们来之前,就已经通知局里了,说她绝不会和一个杀人犯同流合污,自此一刀两断,从此不再有任何来往!李队听了,默默无语沉默了好大一会,又流泪了!心里想道,人们常说世道凶险,人心叵测,想想自己以前对她多么好,她也曾海誓山盟,曾几何时,她说过的话还响在耳旁,转眼一切的保证、许诺,都化作一股青烟,无影无终,烟消云散!自己出事才两个来月,好歹你等事情弄清楚了再做决断,也不迟啊。现在正是自己绝望的时候,正是需要温暖的时刻,她这不是釜底抽薪,在已经流血的心上又插入了一把钢刀吗!想着想着又泪如雨下。哭着对张涛说,哥哥啊!我这个时候,身边也只有你了,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事,老天这样的惩罚我!你既然说爱我,那你就再抱抱我吧,张涛高兴的抱紧了李队。哥哥啊,我以前是没有把你看做朋友,常常叫你小子,有时甚至还对你称自己是老子,都是弟弟的不对,都是弟弟的过错,希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在意一个即将死去的人的胡言乱语!张涛笑笑,李队啊,我从来就没有计较过你对我说过的话,你放心,哥哥不会计较的!哥哥以前深深的爱着你,以后还会深深的爱着你,直至永远!李队又道,有件事情,我想托付给哥哥,不然得话,我死不瞑目。张涛道,什么事情,李队,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李队道,我在局里干了五六年了,我不敢说有功劳,至少苦劳还是有的吧!我不希望我死后,爹娘二老听到他们的儿子是个杀人犯,在已经悲伤的心灵再加上一道创伤!我是被当做杀人犯枪决的这个消息,我希望局里能为我向爹娘保密,随便说我是怎么死的,都无所谓了,好哥哥,弟弟就请你尽心为弟弟给局里领导努力争取,好哥哥,弟弟就这一个心愿了!说完,大哭不止。张涛也抱着李队大哭起来!放心吧,弟弟,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哥哥一定为弟弟讨回个公道!

    两人哭了一会,张涛摸了摸李队身上的绳子,李队,捆得疼吗?李队看了看张涛,哥哥啊!你也被五花大绑过多次,你最多才被绑了一天,你就大喊疼的受不了了,我已经被五花大绑上了五天,难道就不疼吗?可是我再疼有啥办法?张涛抱歉的笑了笑,是啊,哥哥也知道五花大绑的滋味,知道李队你很难受,可是哥哥还是不能给你解开,哪怕是一会也不行,哥哥刚才也说了,人在绝望的时候,有超人的力量,会不顾一切后果的,你现在正处于绝望的边缘,哥哥不想你不顾一切的后果,杀开一条血路,落荒而逃,或者寻找一切的机会自杀身亡!哥哥不想啊,好弟弟!哪怕有一线的希望,哥哥也希望你能强撑着渡过难关,哥哥一定要好好地保护你安全的到达局里,好弟弟,再疼你也得忍着,这没有办法!说着又紧紧的抱了抱李队,难过的泪流满面,泪洒在李队的脸上。要不这样吧,李队,我给你松一点绑绳,让你稍微好受点,你可不能挣扎啊,你要是挣扎开了,那你就别怪哥哥再把你捆绑的紧了!李队点点头。张涛把李队翻过身子趴在床上,身子骑在李队的后背上,把捆绑胳膊的绳子松了一些,又把双手捆绑的高度往下放了一些。又把捆绑绳子的接头挪在了李队双手够不着的地方,弟弟,这样好受些了吧!李队点点头,谢谢哥哥了!张涛又把手伸进绑绳的里面,顺着胳膊和手腕,按摩了一会。张涛笑道,弟弟记好了,千万不要挣脱开,否则就不要怪哥哥不客气了。李队笑了笑,哥哥放心,弟弟不会挣脱的!张涛又拿起毛巾,给李队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好弟弟,来让哥哥抱着睡觉吧!李队顺从的拱在了张涛的怀里,张涛伸手抱住了李队,另一只手往下抓住了李队的阳具,李队嘴里呵呵了两声,也没有动身子,任由张涛抓住,慢慢的睡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7 09:59: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张涛道,弟弟的胡子都这么长了,好多天没有刮了吧!,李队笑道,是啊,大概有一周了吧,被捆绑成这个样子,怎么刮!反正现在已经人不人鬼不鬼的了,随便吧!张涛道,要不哥哥给你刮一下吧。李队道,弟弟现在吃饭靠哥哥,洗脸刷牙靠哥哥,就连大小便也得靠哥哥,这哪里是人过的生活,弟弟现在就是一个废人了!说着又流下了眼泪。张涛道,哥哥喜欢这样伺候弟弟,如果能这样伺候弟弟一辈子,哥哥也心甘情愿!李队道,啊!哥哥你还想就这个样子捆绑弟弟一辈子吗!张涛笑道,哥哥不想啊,这不也是没有办法吗!哥哥说的是哥哥愿意伺候弟弟,不管哥哥多劳累,哥哥都心甘情愿,哥哥甘心跟在弟弟的身边鞍前马后的照顾弟弟,伺候弟弟,甘愿为弟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可是现在哥哥也不当家啊!好弟弟,既然你认定你没有错,哥哥也相信你,那你就强咬牙关,度过这次难关吧,不要记恨哥哥一直捆绑着你,哥哥也是没有办法啊,在这样艰难的时刻,哥哥不敢有稍微半点的差错,哥哥只能安全的保护着你平安回到局里,才能给你一个清白,还你自由身!好弟弟,哥哥现在就给你刮胡子。说着拿起刮胡刀,给李队刮胡子,李队头也不动,任由张涛把嘴片上下的胡子都给刮干净了。刮完了胡子,张涛呆呆的看着李队。李队道,哥哥刮完了,一直看着弟弟,看什么!张涛笑道,弟弟啊,你这一刮胡子,嫌的更年轻了,更英俊了,更潇洒了!李队道,有这样浑身赤裸被五花大绑着的潇洒君子吗?弟弟就是个死囚犯,那里还配得上潇洒二字!说着又流泪了。张涛又拿起毛巾,给李队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好弟弟,来让哥哥抱着睡觉吧!李队顺从的拱在了张涛的怀里,张涛伸手抱住了李队,另一只手往下抓住了李队的阳具,李队嘴里呵呵了两声,也没有动身子,任由张涛抓住,慢慢的睡着了!
   随后的几天,一切照旧,不过李队不再对被光着上身五花大绑着牵出去吃饭非常抵触了。天本来就热,每天李队被牵着出去吃饭三次,每次当然都是光着上身,天天这样,饭店的人也见怪不怪了,都知道是警察带着犯人被断桥阻挡在了这里。有时候还有人过来问一下,这个小伙子犯了什么罪啊?有个老太太过来摸了摸李队的身体,多棒的小伙子啊,多俊俏!他的爹娘要是知道他天天被捆绑着喂饭吃,该有多心疼啊!甚至更有甚者,个别年轻的男人还走过来,摸一摸李队胳膊上的肌肉,夸奖两句,哥哥这么好的身材,长得这么帅,天天就这样给捆绑着,可惜了!还有个别年轻姑娘走过来替李队求情,恳求松开绑绳一会吧,别绑坏了胳膊!李队呆呆的坐在那里,对周围的一切视而不见,低着头,不和任何人对视目光。别人问话,从来不理茬,吃完了饭,张涛站起来一抖动手中的绳子,李队就马上站起来跟着走回房间。张涛笑呵呵的问李队,李队啊,这样的生活你习惯了吧!李队笑了笑,哥哥啊,我习惯不习惯还能由得了我吗?我不习惯也得习惯啊!张涛又笑道,李队是不是现在不再感到那么难堪了!李队又笑道,哥哥,弟弟天天这样,再难堪还能难堪到哪里去!说实话,刚开始,哥哥牵着弟弟走在人们面前,弟弟几次都想寻找机会寻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是自己被哥哥紧紧的捆绑在身边,动弹不得啊,身不由已啊!张涛笑道,哥哥当初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你还记得吧,接到你上了车,哥哥就给你的绑绳上又栓了一根绳子,牢牢的控制着你,把你拉到了哥哥的怀里,让你丝毫离不开哥哥,哥哥就想到路途遥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途中哥哥不会给你任何能脱离开哥哥身子的机会。你只能躺在哥哥的怀里!让你想死也找不到机会,哥哥害怕的很啊,弟弟实在想不开了,会自己一头撞死在哪里!哥哥心里一直担心着呢!李队笑道,岂能忘记,刚一上车,你就在弟弟的身上又栓了根绳子,把弟弟拉到了你的怀里,弟弟当时感到羞辱万分,一个男人躺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但又丝毫动弹不得,那次要不是弟弟躺在哥哥的怀里,被哥哥抱着,车的撞击那么强烈,弟弟的身子又被五花大绑着,说不定会严重受伤!哥哥当时你的头就给撞伤了,现在完全好了吗!张涛笑了笑,额头前,头发下,现在还有点轻微的小伤疤,弟弟看到会嫌哥哥更丑陋了!李队笑了笑,弟弟不会以容貌论人,更不是那种没有良心的人!李队停了停,当初刚下车,你牵着弟弟身上的绑绳往镇子里走,弟弟心里那个别扭劲啊,别提多难受了,自己一个刑警队的大队长,如今被五花大绑着,还被别人牵着绑绳,一步不拉的跟着别人走,就像浑身赤裸着一下子曝光在大众面前一样,难以忍受!你牵着弟弟走过河的时候,弟弟就想投河自尽,可是你把弟弟紧紧的绑在你身边,牢牢的抓着弟弟,迫使弟弟离不开你半步啊!张涛呵呵的笑了笑,看来哥哥的这招还是起作用了,不管弟弟愿意不愿意,你休想离开哥哥的身子半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7 10:0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essme 于 2017-6-7 10:12 编辑

    晚上,二人吃过晚饭回到房间,张涛照例又把李队脱光。李队瞪了瞪张涛,哥哥啊,你天天一回到房间,就把弟弟脱光,弟弟也阻拦不了你,既然你是哥哥,我们在一起也这么多天了,你也该脱光了衣服,起码陪陪弟弟吧,这样弟弟也不显得那么难堪!张涛笑了笑,弟弟说的对,那哥哥也脱光了啊!弟弟不要笑话哥哥!脱光了衣服,张涛抓着李队后边的绑绳,就牵到了卫生间,弟弟,该洗澡了!这么多天了,都是哥哥给弟弟洗,弟弟就没有给哥哥洗过一回!李队笑道,哥哥啊,如果以后还能有机会的话,弟弟一定给哥哥洗澡!张涛高兴的笑道,弟弟说话当真?李队笑道,君无戏言!张涛高兴的笑道,那哥哥就等着这一天了!说着从后边又抱紧了李队,李队知道张涛又该干那事了。这十来天了,每天该干啥李队都清清楚楚的。只不过,现在李队不再排斥张涛,随张涛怎么干,李队都默默的承受着,一点也不反抗!这会,李队看到张涛又抱紧了自己,就说道,哥哥,我们上床上去吧!张涛高兴的搬过李队的脸,弟弟,好弟弟,你再说一遍,我们干什么?李队笑了笑,哥哥,我们上床上去吧!张涛高兴的扳起李队的下巴,亲吻了上去,亲吻了很长时间,好弟弟,这么多天了,都是哥哥主动,你从来就是被动的没有任何表示,今天你主动的邀请哥哥上床上去,那,好弟弟,你是接受了哥哥了吗!?好弟弟,你说啊!李队笑了笑,我是怕在卫生间里,地面湿滑,哥哥又是那么疯狂,我又不能动,万一不慎摔倒了,弟弟又不会动,怎么办!张涛笑了笑,好弟弟,你还没有回答哥哥呢!你到底是不是接受了哥哥!李队笑道,好哥哥啊,都这么多次了,你哪一回征求过弟弟的意见,是不是弟弟说不愿意,你就停止了!张涛笑道,你说呢,弟弟!李队笑了笑,既然如此,那你为啥还非得弟弟说愿意呢!弟弟又不能动,随你的便了!张涛高兴的大叫,这就是说弟弟同意了!哥哥听弟弟的,哥哥听弟弟的,以后我们就在床上!说着激动的抱起李队抱到了床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7 10: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已经第十二天了,这天吃过晚饭,张涛问店老板,桥修的怎么样了,店老板说,不知道,听说快修好了吧,离这里不远,你们可以自己去看看,出了门,拐过这座山,就能看到,大约有一里多地。张涛就给李队说要去看看,李队想到又要被牵着走那么远,还不是又一次游街示众!不想去。张涛笑到,弟弟啊,就去看看吧,反正在这里这么多天了,这里也进不了外边的人,大家都知道你的事情,还有什么拿不开脸面的!说着抓住着李队身后的绳子,牵着李队,李队不得不站起来跟着张涛一路往北走去。山里的路,也没有外边的人,路上三三两两的人不多,李队被张涛牵着,一路走来,路上有人打招呼,张涛都笑呵呵的回打招呼,李队一直低着头,看着脚下的路,一句话也不说。不一会就到了修桥的地方,大家看到他们二人来了。有一个小伙子开玩笑,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急着回娘家了,看看你身边的小娘子,多俊俏!张涛大笑着,小伙子啊,你看上他了吗?要不你把他娶回家吧!小伙子哈哈的大笑着,警察同志,你敢把他留下,我就敢娶他回家。这时候李队他们站在夕阳的余辉下,李队光着上身,被五花大绑着,挺着胸膛,更显的李队身材健美,像一尊艺术雕像,光彩照人,神采奕奕!旁边的一个毛头小伙子看呆了,大笑着对张涛道,警察同志啊,我能不能对你的媳妇儿说句话?张涛笑了笑,你想说啥了,你要想说,那你就说一句吧,不许说多了,他是不能随便说话的!小伙子清了清喉咙,这位哥哥啊,你太美了,只可惜绳索捆绑了你的身子,你可要好好的改造啊,尽快的出来!我还想再见到你呢!李队呆呆的笑了笑,一句话都没有说。随后轻轻的对张涛说道,哥哥,你再问问桥什么时候能修好,我们就回去吧!张涛问了桥啥时候能修好,工人师傅说,要是只过行人,再过两天就可以慢慢的走过去了,走过了这座桥,前边不远处就有一个大巴车站,在那里可以去县城,然后在县城再换车,就可以回到你们家乡了。

    回到旅店,天都黑了,进了房间,照例李队被脱了个精光。张涛也脱光了衣服。李队笑道,哥哥你胡说什么啊!谁是你的媳妇儿!张涛哈哈的笑着,你就是啊,前几天你不是还主动的邀请哥哥上床办事吗?再说了,也不是哥哥先说的你是哥哥的媳妇儿啊,是人家看出来的!李队笑道,那你还说让别人娶走弟弟做媳妇儿!张涛哈哈的笑着,那也是人家看到弟弟太美了,你看那几个小伙子眼睛看着弟弟,嘴里都流口水,恨不得抱着弟弟啃几口!他们几个一定也是同性恋,看上弟弟了!李队瞪了瞪张涛,哥哥,弟弟生死还未卜,这么多天了,弟弟一直绳索加身就是一个死囚犯,你还拿弟弟开玩笑!张涛看到李队这样说,叹了口气,弟弟啊,这些事情我们兄弟不当家啊,哥哥只想着能哄的弟弟高兴一天,就是一天!这样吧,我给局里打个电话,就说我们后天就可以启程了,看他们怎么安排!李队想到回到局里还不知道死活,脸色黯淡了下来。局长电话里说,现在市里有紧急任务,一时半会派不出车警车,让我们自己搭乘大巴自己回去。李队想到搭乘大巴,那又该自己五花大绑着出现在众人面前了,还不是一天两天,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尴尬的事情,想想自己咋这么倒霉,就是个死囚犯也不能让安安心心的坐警车回去!想到伤心处,不免又泪流满面。张涛看到,抱着李队,不哭好弟弟,好事多磨啊,这说不定是个好兆头呢,你想,哪有一个即将执行的死囚犯,会让一个协警押解着坐大巴回去!这既不符合规定,也不安全啊!兴许弟弟真的该昭雪平反了!好弟弟啊,这么多天都过去了,我们乘坐大巴,你就全当他们都不存在,管他们说什么,笑什么,权当你都没有听见,没有看见,他们总不能抓着你打一顿吧!

   第十五天早上,在这个小镇整整住了半个月。张涛牵着李队走出了旅馆,街上几个人看到,打招呼说要走了吗?一个小伙子突然走过来,猝不及防的抱住李队,哥哥,弟弟真的不愿意让你走,每天能看看你,也感到很满足。但弟弟知道,你也不当家,人家牵着你走到哪里,你只能跟着走!你走了,以后出来了你要再来看看我们啊!我们可没有笑话过你啊!李队艰难的笑了笑,点点头,一路往东北走到了正在修的大桥边,这时候,还有一点点不能通行,大家看到他们二人过来,几个人过来要扶着张涛走过大桥,张涛不放心李队,嘴里一个劲的喊着,不行不行,还有他呢!他的绑绳不能离开我的手。这时候过来两个年轻力壮的棒小伙子,放心吧,警察同志,我们紧紧地抓着他的绑绳,过去了就交到你的手里,不会有事的。一把把李队抱过去,背在了背上,另一个抓着李队身后的绑绳,在旁边搀扶着,小心翼翼的走过了大桥。放下李队,把绳子交到张涛的手中。背李队的那个小伙子走上前来,和李队告别,哥哥就要走了,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你,一路走好!将来出来了有机会再回来看看!李队默默的点点头,挥泪告别了这个令人难忘的地方,想到天知道这是不是自己人生中最后的一程啊!张涛牵着李队很快的到了大巴站,车站有几个人,大家看到,李队被五花大绑着,背后还有一根绳子被牵在张涛的手中,大家互相看了看,谁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什么,等了大约二十来分钟,大巴车来了,众人上了车,张涛牵着李队在最后排找了个座位坐下来。李队闭上了眼睛,想着回去了到底怎么样,自己该不是就到了生命的终结,不由得伤心落泪,暗自伤心的抽泣起来,张涛马上用一只手从背后抱住了李队,小声道,弟弟,忍着点,不要出声,不要惊动了大家,免得招惹是非!李队强忍住悲痛,不再抽泣,头歪在张涛的肩上,随着车的颠覆,慢慢的睡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7 10: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接近中午,大巴到达了县城,两人下车,在周围一片眼光中。李队低着头,被张涛紧紧牵在手中,紧挨着张涛走着,走进了一家餐馆,饭店正是中午吃饭的时间,人声沸腾,人来人往,两人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店员过来让点菜,猛一抬头,看见一个被五花大绑着人坐在桌子边,吃了一惊!张涛立即掏出了警察证件,对店员说,不要声张!店员走后不久就端上了几样菜,放下菜,又看了看李队。这时旁边几位顾客看到张涛喂着李队吃饭,都好奇的扭过头来观看,一边窃窃私语着。李队低着头,谁也不看,只管吃着张涛塞进嘴里的饭菜!背后的几个人嘻嘻哈哈的学着张涛,互相夹起菜送到对方的嘴里,又互相的嬉笑打闹着,指指点点的。李队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张涛看到,劝慰李队,弟弟忍一些,这一切都快结束了,我们吃完马上就走,去买汽车票。两人吃完,付了账,张涛一抖手中的绳子,李队马上站起来跟着走出了餐馆,背后那几个人还在嘻嘻哈哈的笑闹着。到了售票处。张涛又紧紧的抓着手中的绑绳,容不得李队离开半步。买票的人,看到一个警察牵着一个被五花大榜的人,想着这是执行任务的吧,都主动的让开,让两人挤到了最前边,张涛一把把李队推到了自己的怀里,自己从李队身后伸过手去,买了票,等了一会上了发往下一站的大巴。晚上七点来钟,到达了目的地,二人下车找了一个旅馆,进入旅馆,张涛还是把李队一把揽到了怀里,不让李队离开半步,几乎是抱着李队,办好了入住手续,旅馆的店员看到二人的装束,看了半天,笑了笑,没有吭气。下一站就是他们的终点城市,也就是他们要回到的警局所在地!他们买好了第二天早上的汽车票,准备第二天出发,完成这一趟艰难的旅行!最终的目的地,决定着李队生死攸关的警察局!

    二人无心观看异地的夜景,在外边简单了吃了点饭,因为谁也无心吃饭!就回到了旅馆。张涛给局长打了电话,简单的说了明天到达的时间,说具体情况回去后再作详细汇报。在旅馆里,李队仍然被脱的精光,五花大绑着健美的肌体。张涛也脱光了衣服,把李队抱在怀中,默默的坐着,两人谁也不说话,因为两人都知道,明天就是决定李队生死的关键时刻,张涛满腹心事,想到,这才把李队刚刚搞到手,此去是分,是合,是死,是离,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看了看怀里的李队。李队在张涛的怀里安静的躺着,细看,眼角挂着一丝丝的泪珠!由于五花大绑的原因,高高的挺着前胸,胸脯一起一伏的。张涛不忍心再看下去,眼角也流下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弟弟,我们这就去洗洗澡吧,早点休息吧!李队点了点头,李队跟着张涛走进卫生间,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张涛默默的打开喷水龙头,给两人冲洗了一遍,擦干了身子,又默默的抱着李队抱到了床上。张涛把李队平着放在了床上,准备伸手搂住李队休息,突然,李队的身子往上拱着,哥哥,抱住弟弟,好哥哥,抱住弟弟!张涛一把把李队抱在了怀中。李队眼里充满了泪水,好哥哥,弟弟多想抱一抱哥哥啊!好哥哥,弟弟真的很想抱一抱哥哥!可是弟弟知道,这一辈子弟弟是再也抱不上哥哥了!这一夜恐怕就是我们兄弟的诀别之夜了,好哥哥,我们才刚刚开始,我们就要分离了,天地之间,人鬼之间,我们就要阴阳分离!我好怕,哥哥!人在危难时才能露真情,平日里,看着李队威风凛凛,八面威风,雄伟健壮!刚强无比,谁能想到,此时的李队,精神如此的脆弱!几近崩溃!张涛一直抱着李队,没有说话,默默地注视着李队,眼里不断的往下淌着泪水!

    突然李队睁开了眼睛,大声的喊道,哥哥,好哥哥啊,我不怕死,我宁愿死在追铺坏人的战斗中,可是如今我将要被五花大绑着跪地枪决!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爷如此的惩罚我!我干警事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为什么老天爷如此残酷的惩罚我,苍天啊,我死不瞑目!死不瞑目!说完眼睛直直的瞪着,一句话也不说了,张涛害怕极了,紧紧的抱着李队,弟弟,好弟弟,你有啥就说完吧,不要憋在心里,有啥话对哥哥说完!弟弟,好弟弟啊,你不要吓唬哥哥!张涛知道,这是李队的精神已经达到了崩溃的边缘,绝望已经充斥着李队大脑神经的每一个细胞!这时候如果出现什么差错,李队就是不被判处死刑,恐怕也很难挽救他的生命了,这些天来,李队强忍着巨大的屈辱与心灵的巨大伤害,顽强的走过了这一段,其实是他还对生命抱着哪怕一丝的希望,现在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大门口,李队的神经又高度的绷紧了。想到自己一个完全无辜的生命,将以自身完全没有抵抗能力的方式,被五花大绑着跪地枪决,李队内心的激烈抗争与受到极大不公的对待,将彻底击垮坚强的李队!张涛看着怀里动也不动的李队,两只眼睛直直的瞪着,张涛吓坏了,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一边哭着,一边伸手强掐住了李队的人中,另一只手按在了李队的胸部,强力的按压。停了一会,看到李队稍微有了喘气声,又按压了一会胸部,李队转动了一下眼睛,嘴里也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张涛一边哭着,一边紧抱着李队,弟弟,好弟弟,你就大声的哭出来吧,你在哥哥的怀里就尽情的哭个够吧!李队悲悲切切的说到,好哥哥啊,你真不该救我活过来,为什么不让我就这样的死去!就这样去了,岂不更好!一个劲的哭泣着。哭了一会,李队抬起头,好哥哥啊,你答应弟弟的事情你要记牢啊,弟弟这辈子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留遗言了,你是弟弟唯一的人了!好哥哥,你要记住,你答应过,弟弟死后,你把弟弟的骨灰深埋留个记号,每年清明去弟弟的坟上烧一烧纸,你还答应,替哥哥给局里申请,不要把弟弟真实的死因告诉我爹娘,我不想让爹娘已经失去了儿子,还为儿子是因杀人犯被枪决,再在痛心的心口撒上一把盐!好哥哥,你可要答应弟弟!张涛早已经哭成了泪人,抱着李队,弟弟,你放心吧,哥哥说过的话,都会办到,局里不答应的话,哥哥就是冒死也要进京为弟弟伸冤!李队说完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张涛看到李队闭上了双眼,又害怕了,弟弟,你不要闭眼啊!好弟弟!你不要吓哥哥啊!李队又睁开了眼睛,好哥哥,这是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夜了,你要是想再要一次弟弟,就要了吧!恐怕弟弟以后再也不能满足哥哥了!张涛哭着和李队完成了这一惊天地,泣鬼神的悲壮爱情之举。李队笑了笑,谢谢哥哥,好哥哥,这一夜,你就亲苦点,抱着弟弟睡觉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7 10: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

    第二天早上醒来,张涛给李队洗了脸,刷了牙,给外卖打了电话,让送来了早点。好弟弟,我们这就要回去了,有多少钱,就都花完,这顿饭哥哥狠狠心叫了外卖,再也不让弟弟去大街上吃饭,让弟弟遭人白眼!抱着李队喂着吃完了早餐。张涛又对李队说,好弟弟,请你理解哥哥,哥哥现在要把你解开穿上衣服再捆绑上,你千万不要挣扎,千难万难都挺过来了,哥哥可不想在这最后的时刻出点差错!你就再忍一下吧!李队脸上没有一点血色,笑了笑,哥哥啊,弟弟理解,弟弟不会让你为难的,你就来吧!反正弟弟已经被捆绑了十八天了,现在胳膊早已经没有感觉了!绑好了绑绳,二人一前一后走出了旅馆,登上了最后的目的地的大巴,上午十点,正点到达,到达后,张涛叫了辆出租车,很快的就到了局里。一进局里的大门,碰到几个熟人,看到李队被五花大绑着押解了回来,都上前来打招呼,这个说,李队,辛苦你了,你要挺住啊!那个说李队你是冤枉的、、、、李队低着头一言不发,张涛都一一的作了回应,点点头问好。上楼进了局长的办公室。局长正在办公室等待着他们。张涛首先向局长敬了礼,报告说,任务完成,人犯李建国被押解归案。局长笑了笑,刚想问话,张涛立正又敬了个礼,局长我能不能提出个小小的请求!局长说请讲。张涛说,局长啊,你不知道,李队到现在整整的被五花大绑了十八天,啥胳膊也会捆坏的,现在已经到了局里,安全了吧,我请求现在是不是可以给李队换上手铐,也好让他的胳膊稍微活动一下!局长笑了笑,可以,随手从抽屉里拿出一副手铐,递给张涛。张涛笑道,谢谢局长了,局长笑道,你不心疼,我也早就心疼了,你不说我也会给他换上的。张涛走上前去,给李队解开了整整捆绑十八天的绑绳,轻轻的把李队用手铐在前边拷了起来。张涛又笑道,局长能不能再拿来一副,局长笑了笑,又递过去一副,张涛笑着接了过去,拉了把大椅子,放在房子的正中间,推着李队坐了上去,伸手把另一副手铐一头拷在椅子上,另一头拷在李队的手腕上。局长见状,笑道,张涛啊,你这是什么意思!张涛笑道,一会都会给你说的。那就说说吧,你这一路的经历。张涛笑道,局长啊,这一路那可真可以说是惊心动魄,你也知道,老王碰伤住院了,一路上只有我一个人,又被阻隔在了深山,前后不得通行。这十八天,我是每时每刻把李队捆绑在我的身边,那可以说是寸步不离!他休想离开我半步!除了李队身上的绑绳,我还另加了一根绳子,这根绳子时刻牵在我的手中,夜里睡觉也绑在我的腰上,只要李队动一下,我就醒了,就知道了。李队只能跟着我团团的转。

    局长笑道,为啥这样呢,张涛笑了笑,我是担心完不成任务啊,另外也害怕李队啥时候想不开了,思想走极端,挣脱开绑绳逃跑了,或趁我不注意自寻了短剑!要是那样,你说我咋给局长交代!局长笑道,这十八天可不算短,那这十八天李建国一直被五花大绑着,他是怎么吃饭的,张涛笑了笑,每顿饭都是由我喂着吃的啊!局长笑道,你还真有办法,局长又笑了笑,你可以喂饭吃,那大小便你总不能代替吧!张涛又笑了笑,局长这你就别细问了,再细问,李队该不好意思了,都是男人,你知道的!局长笑了笑,也难为你了!你做的好,局里准备表扬你,另外局党委再开个会研究一下,等指标下来了,就给你转正!张涛高兴的说,谢谢局长!局长问还有什么吗?张涛笑了笑,我希望局里能认真严肃彻底的查一查李队的事情,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一个犯人,要是李队真的犯罪,那我也没说的,但要是李队遭到了不白之冤,你想想,李队这么英勇善战的勇将,遭受如此巨大的奇耻大辱,真的很令人心寒啊!你知道吗,局长,当年八面威风的李队,过去都是他亲手抓捕罪犯上绑绳。可是这十八天来天天要被五花大绑着出现在百姓面前,由于天热,也不可能天天松绑了再捆上,捆上再松开,所以这十八天,李队都是光着上身被五花大绑着外出吃饭的!还要天天被我牵着绑绳游街,这对于一个忠心耿耿,出生入死,浴血奋战的战士来说,还不算奇耻大辱吗?张涛眼含热泪说着。局长沉思了一下,走到李队的面前,建国同志,你的问题现在还没有最终答案,但很快就有了,最多再等十天就会定案的,请你相信,组织上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张涛呵呵了两声,这样最好!另外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李队的精神趋于崩溃的状态,你想想,李队遭受到了这么巨大的不白之冤,又受到了奇耻大辱,他凭着他的坚强意志,强撑着度了过这十八天,昨天晚上李队差一点就见了马克思。李队他大哭着说,哥哥,好哥哥啊,我不怕死,我宁愿死在追铺坏人的战斗中,可是如今我将要被五花大绑着跪地枪决!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爷如此的惩罚我!我干警事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为什么老天爷如此残酷的惩罚我,苍天啊,我死不瞑目!死不瞑目!说完就眼睛直直的瞪着,没有了气息,我吓坏了,赶紧抱着他狠狠地掐着人中,另一只手猛烈的按他的胸部,十来分钟了,他才缓过一口气,醒来后泪眼蒙蒙,第一句话就是,哥哥啊,你真不该救我活过来,为什么不让我就这样的死去!我就这样走了,岂不更好!这一夜,我是抱着他,我们两人哭了一夜啊,局长大人!张涛说着又哭起来。局长的眼圈也红了,不要说了张涛同志,我都知道了,我一定最迟不出十天一定会给你个圆满的答案!转身对李队说到,建国同志,让你蒙冤了,相信组织吧,这样吧,你也累了,你先回看守所吧,在那里你要好好的休养一下,不要胡思乱想!好吗!张涛又哭着道,局长大人,刚才你问为啥给李队上了两道手铐,刚才我就给你说了,这一路我们是战战兢兢的走过来了,昨夜的情况我也给你说了,李队到了现在,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我是怕他稍微有点思想反复,再走极端,因此我不想让他趁我向你汇报工作的空档我们,稍微分神不注意,他会一头碰死,那样的话,我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张涛又哭着恳求道,局长大人,我恳求你,假如情况对李队有利的话,你就稍微的透露那怕是一点点,也好让李队一直绷紧的弦放松一下,让他能看到生的希望!昨天夜里,李队就哭着对我说,这是我们的诀别夜!他说这是诀别夜啊!局长大人!要不然到了看守所,他仍然看不到一点生的希望,他会绝望透顶,他肯定会出现意外的!局长大人,我给你磕头了!我给你磕头了!你能不能给他哪怕是一丝生的希望!张涛说着跪下去磕了几个头,大哭起来!局长拿出手帕擦了擦眼泪。张涛,你站起来,不要再说了,我不能违反组织原则,没有最终定性的话不能说,但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建国同志决不会死的,一切都朝着对建国同志有利的方面发展!张涛马上抱着局长,嘴里一个劲的谢谢局长,谢谢局长的喊叫,然后又抱住李队,李队你听到了吧!你可以放心了!你一定要耐心的等待!局长哈哈的笑着,张涛啊,你这个傻小子!想不到你对建国同志这么有感情!局长又对李队说,建国同志,安心的去吧,相信组织!李队笑了笑,点点头。局长转身叫来了两个武装警察,把李队带走了。

    过了五六天,张涛去看守所看望李队,看到李队在那里基本还算很好,没有什么枷锁绳索捆绑之类的刑具,李队是单人房间,房间里有卫生间,还有报纸。张涛叫到,李队,你近来还好吧,李队看到张涛来了,走近前来,哥哥好!张涛小声的说到,弟弟啊,兄弟之称我们还是在私下里称呼吧,公众场合,还是叫你李队,你叫我老张算了,免得让别人听见了多生是非,李队笑笑,那好吧,哥哥,就听你的!张涛又道,李队啊,把你的手伸过来让我看看,李队伸过来了双手,张涛摸了摸,李队手可有后遗症?现在感觉怎么样!李队笑笑,一直到前天胳膊和手还一直麻木,没有什么感觉,现在好多了,也有感觉了,也能握拳了,说着握了握拳!张涛笑着道,这就好,我还害怕捆坏了你的胳膊呢,要是那样的话,岂不是害了你一辈子!李队笑笑,不妨事的,不要担心,对了有最后的结果了吗?张涛笑着说,来之前我还问局长,他让我放心,说目前案情对你极为有利,不出三天,就会定案!李队笑笑,让你费心了,哥哥,张涛笑了笑,看你,李队,又说外气话!好了看到你很好,我也放心了,我就走了,耐心的等着好消息吧!李队喊道,等等,张涛转过身来,李队还有什么话?李队伸手抚摸着张涛的前额,扒开头发,看到有一块小小的伤疤。张涛笑了笑,是不是更丑了?李队笑笑,前几天弟弟是不能摸着看,现在能摸到了,一定要看看!不管别人认为你是丑或你是美,你在弟弟的眼中,你是最美的!张涛挥了挥手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帅哥同志网

GMT+8, 2017-10-24 06:25 , Processed in 0.23925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