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男孩同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guessme

《拍卖警察》后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7 13: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二

    王警官道。今天李哥该来了,现在都十点多了,咋还没有来,往常该来的时候,早早就到了。正说着,李先生推门进来了,把车钥匙往桌子上一扔,来晚了,堵车了。罗警官笑道,李哥今天咋自己开车来了,你的司机呢!李先生笑道,没有司机了,退休了,今后想去哪里,得自己开车了。李先生抱起祝警官在怀里,小贱奴,想我了吗?祝警官笑了笑,呜呜了几声,用头拱了拱李先生。王警官笑道,自己开车好啊,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说着看了看祝警官,我开车还是儿子教的呢!呵呵!儿子啊,那时你教我们兄弟俩开车,还不让我们用你的车开,说是怕影响不好,我们每次开车前,你还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注意遵守交通法则,注意安全!现在你咋也不管我们了,我们每次开车出去,你也不管不问的!儿子啊,你为啥不关心我们的安全了!祝警官笑了笑,伸头想拱王警官。李先生笑道,小贱奴,你拱不到他的,你现在在你的小三怀里,等你坐在你爹的怀里时,再狠狠的拱他吧!王警官嘿嘿的笑着,你拱爹啊!儿子!罗警官笑道,王弟你咋好欺负儿子,你不知道儿子只会点头或摇头吗?你还问儿子为啥!你这不是欺负儿子吗?王警官笑道,我欺负你了吗?儿子!祝警官瞪了瞪王警官,嘴里呜呜了几声。

    罗警官拿起烟盒,抽出了一根烟,李哥抽烟!李先生拿起来点燃了香烟。祝警官用头拱了拱李先生,把嘴伸向李先生。李先生笑道,小贱奴,想说话了吗?祝警官摇摇头,又把嘴伸向李先生。李先生笑道,小贱奴,想抽烟了吗?祝警官笑着点点头。李先生把烟插进祝警官嘴里,祝警官深深的抽了一口,笑了笑。李先生也抽了一口,又把烟插进祝警官的嘴里,祝警官又抽了一口。李先生咯咯的笑着,能和小贱奴替换着一口口的抽烟,感觉真好!祝警官又把嘴伸了过去,李先生又让祝警官抽了一口。李先生道,小贱奴也是男人,很想抽烟,他自己也不会抽,你们平时让他抽吗?罗警官笑道,我们平时抽烟的时候,儿子想抽了,就把嘴伸过来,我们都让他抽的!李先生笑了笑,小贱奴,想抽了就抽,不要管他们,只管自己拿出烟抽好了!祝警官瞪了瞪李先生,在李先生的怀里晃动了一下,又用头狠狠的拱了李先生几下!李先生爱抚的摸了摸祝警官的头,小贱奴,还给你的小三撒娇呢!祝警官呜呜了几声,抬起下巴,用胡子蹭李先生的脸。李先生咯咯的笑着,痒死了,小贱奴!你是老公啊,咋还戏弄老婆!要过来一把剃须刀,板着祝警官的下巴给剃光了胡子!小贱奴,你再蹭一下老婆啊!祝警官呵呵的笑了笑,又用头拱了一下李先生。李先生笑容可掬的叹道,要是小贱奴能天天拱一拱我,那可就太幸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7 13: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先生对罗王二人道笑道,你们又会开车,以后多带着小贱奴出去玩一玩,不能一天到晚老待在家中!罗警官笑道,我们也想啊,可是每次带着他出去不是很方便!李先生爱抚的摸了摸祝警官的头发,小贱奴也60多了,你们看,都有白发了!哎,时间过得真快啊!他给你们做性奴也30多年了!要不这样,你们看怎么样!王警官问道,什么怎么样!李先生笑道,我看不如今后就解放了小贱奴的双腿,我们也一天天的老了,现在每次来抱着小贱奴都不如以前那么轻松了,解放了小贱奴的双腿,小贱奴可以自己来回走动走动,也省了我们挪一步都要抱着他!尽管双腿解放了,双手还不是照样五花大绑着,他还是你们的性奴啊!嘴也不能随便说话,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罗警官笑道,好是好,那要是儿子自己能随意走能了,趁人不注意,走到哪里,出现意外怎么办!李先生笑了起来,伸手又抓着祝警官的大阳具,可以抓着这里牵着他走,让他去哪里,他只有跟到哪里去,他还能随意的走动吗?王警官笑道,这样也怪有意思,不过我们洗衣做饭或去卫生间,总不能一直抓着儿子的这个吧!李先生笑道,这里不是一直绑着绳子吗?把这根绳子利用上,不想让他随意走动,就用这根绳子绑在你们身上,这样他只能跟着你们,你们走到哪里,他就得跟到哪里。想把他固定在一个地方,就把这根绳子拴在某个地方,限定他行走的范围,他还能自己随意出去吗?祝警官看着李先生手抓着自己的大阳具,笑呵呵的和罗王二人谈论如何玩弄自己,自己又说不出话来,嘴里呜呜着,用头拱李先生。李先生笑道,小贱奴,你是不是听着主人们谈论怎样玩弄你,你又不能插话,心里痒痒的,很幸福啊,你时时刻刻就在主人的身边,真的很令人羡慕啊!祝警官心里想到,解放了双腿,还的被牵着阳具走,否则就得被拴在某个固定的地方,像一条狗一样,不能有半点的自由活动空间!嘴里对着李先生又呜呜着,又用头拱李先生!李先生笑道,小贱奴,这样难道不比你一步都不能挪动好吗?罗警官笑了起来,这样最好!就这样吧,我也感到现在每次抱起小贱奴吃力的多了!李先生笑了笑,让我问一问小贱奴!小贱奴,现在给你解放了双腿,用根绳子绑住你的大驴鞭,限制你的行动范围,你愿意吗?祝警官呜呜了几声,瞪了瞪李先生,想到,这几十年了,不都是天天在罗王二人的怀抱里吗!哎,一个大男人,天天坐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现在这样,起码自己能站立了,哎,反正无论如何,自己都得任人摆布!对着李先生呜呜了几声,又用头拱李先生。李先生笑道,小贱奴啊,你要知道自己是个性奴,你是不可以自己随意活动的,你只能时刻在主人的身边,任凭主人们随意玩弄,你只能听从主人的任意摆布,你想一想,是不是这样啊!祝警官想到自己无论如何没有发言权,不得不由他们任意摆布!瞪了瞪李先生,笑了笑,点点头。三人找来了一个大号截钢筋的大钳子,剪断了腿上的电缆绳。李先生抱着祝警官放到地板上,祝警官立刻软瘫了下来。王警官笑道,儿子啊,你忘了上次你用三天的时间才能站立,这次恐怕时间会更长些!祝警官想到上次三天才能慢慢的站立,这次捆绑的时间比那次长了几倍的时间,说不定会瘫痪了!想着想着,眼眶湿了,几滴眼泪洒落在李先生身上!李先生伸手给祝警官擦了擦眼泪,不哭,小贱奴,会好的!不会有事的,慢慢来,啊!好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7 13: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三

    李先生又叹息道,小贱奴啊,你可能认为你的命运很悲惨,整天反绑四肢,没有一点自由,完全是个大玩具,可是你毕竟天天还有你爹和你爸,陪伴着你,你的生活并不孤独!可是我,鲜明显赫的身份下笼罩着一刻孤独的心!王警官笑道,李哥说笑话了,你是国家大干部,生活多姿多彩的很啊!李先生谈谈的笑道,王弟啊,那是外表,哥哥的苦楚你不知道!以前你们没有问过我的个人生活,我也没有给你们说过,其实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是一个人生活!罗警官道,怎么回事,李哥,以你的条件,不会是这样吧!李先生笑道,你们不知道,是的,以我个人的条件,找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娶妻生子,完全都不成问题,可是,你们也知道,我经历过那场性奴的生活,出来以后,看到女人再没有什么感觉,后来我也经常自己在家里弄一些男女做爱的片子看一看,目的就是提高对女人的兴趣,可是越看反而适得其反,到后来,我看到女人的身子就恶心,再也提不起任何兴趣。我就知道这辈子不可能娶女人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给我说媒也不再提此事,他们刚开始认为我的条件高,再后来,我特烦他们的纠缠,就说自己身体有毛病,不能结婚,此后我就在大家异样的眼光中度过了这几十年,直至前几个月退休,工作的时候,还好,有事情可干,现在退休了,每当夜幕降临,黑暗伴随着我孤独的身影,这时候,我就特别想念小贱奴!说着低头深情的吻了吻祝警官,眼角湿润了!祝警官看到李先生哭了,嘴里呜呜了几声,又用头拱李先生!小贱奴,你安慰不了我,你也无法安慰我!小贱奴啊,你虽然是个没有人身自由的性奴,可是你在我的心中,你是最完美的,你就是我唯一能活下来,支撑下去往前走的动力,每当我伤感的时候,就想到再过多少天就可以去会会我的小贱奴了,我就有了生活的动力!每当我来了,把你抱在怀里,享受着你拱我的乐趣,我就感到无比的充实!小贱奴啊,假如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现在会怎样!祝警官呆呆的看了看李先生,嘴里又呜呜了几声,心里想说几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又用头拱了拱李先生!

    王警官也呆了一会,道,李哥啊,你早该把你的苦闷给我们说一说,我们也算是一家人了啊!罗警官也道,是啊,李哥,你心里有啥话就该和我们说一说!李先生笑了笑,把祝警官又放到地板上,小贱奴你再试着站一站。警官还是不能站立,李先生道,不要着急,小贱奴,过几天会好的,不过你的双手这辈子就这样了,不会再有自由的机会了,你就安心做个永久的性奴吧!谁也没有办法啊!只可惜我不能天天照顾你。说着又搂着祝警官亲了亲!王警官笑道,要不这样吧,李哥,你今后就搬过来和我们一起居住吧,我们也马上就60了,我们以后还能有几年好日子过?大家在一起,也是缘分,年岁也大了,以前的那些疯狂早已经过去了,大家在一起还是亲情,亲情胜过一切!罗警官也笑道,是啊,李哥,其实儿子就是我们三人的纽带,我们三人都是为了儿子才走到一起来的!儿子就是我们生活的全部,我们都离不开儿子了!既然你已经成了儿子的小三,那我们早已经成了一家人,你就搬过来住吧!彼此还能有个更好的照应。李先生笑道,你们能容忍?我来了,就分享去了你们和小贱奴之间的恩爱!王警官笑道,看李先生说的话,儿子虽说是个性奴,一个不能随便说话,不能动的性奴,但他毕竟是我们的大哥!我们对他亲情大于玩弄!再说了,这么多年了,我们也知道你对儿子一片痴情!你来了,我们三人能够对儿子有更好的照顾!你也早就说过,我们三人就是变态的小贱人,和常人不一样,我们三人都同时对儿子有种割舍不断的爱,发自内心深处的深深的爱!罗警官也笑道,李哥,你就不要再假装正经了,其实知道你早就想来了,只不过不好明说!王警官也笑道,是啊,李哥,既然想搬过来,那就搬过来算了,还装什么假正经!李先生呵呵的笑道,你们这两个小贱人,就会取笑哥哥!祝警官在李先生的怀里,嘴里呵呵的笑了几下,用头拱了拱李先生。李先生笑道,那我还是想要问一下小贱奴,他愿意了我才能搬过来!小贱奴,你爹和你爸,让我搬过来和你们一起居住,你愿意吗?祝警官笑了笑,点点头!李先生高兴的笑道,小贱奴同意了!李先生又高兴的对罗王二人道,你们放心,即便我来了,我也不能抢夺你们的儿子,今后夜间你们还是抱着小贱奴睡觉,每天早上你们可以好好地睡个懒觉,我起来做饭,做好早饭让我抱着小贱奴喂一顿饭,一天的大部分时间,你们想抱着小贱奴,就抱着,等你们抱累了,我再抱会儿,好不好!王警官笑道,那就这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7 13: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先生高兴的抱着祝警官,小贱奴啊,以后我就可以天天抱着你喂一顿早饭了!又对罗王二人道,我们四个大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以后我们开着车,外出旅游,带上小贱奴,也让他高兴高兴!小贱奴这辈子也怪可怜的,多少年了,都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小贱奴啊,你要好好的锻炼站立走路,以后出去了需要你自己走路啊!说着又把祝警官放在了地面上,祝警官一咬牙,还真的站住了!罗警官笑道,儿子能站立了,我就说不会有问题的,再过一两天,就能走路了!李先生又笑道,小贱奴站好了啊,让我牵着你的大驴鞭,你迈步走一下。李先生抓着祝警官的大阳具,往前牵着,祝警官笑了笑,往前迈了一小步,一头栽在李先生的怀里。李先生咯咯的笑着抱住了祝警官,小贱奴还不想自己走路,喜欢小三的怀抱啊!哈哈!罗王二人也哈哈大笑起来。李先生笑道,小贱奴这一辈子也不容易,以后我们在一起说话的时候,也让小贱奴说几句话,不管好的坏的,能说几句话,也发泄一下内心的憋屈!王警官笑道,李哥说的是,说着拿出了祝警官嘴里的口塞!祝警官道,李先生,谢谢你了!李先生笑道,不要客气,今后叫我小三!祝警官笑道,既然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既然你说,让我叫你小三!那今后我就叫你小三了!李先生呵呵的笑着,是的,老公,你还是我的老公呢!

    祝警官笑了笑,你们看看,这几十年了,你们都是衣冠楚楚的,我始终都是赤裸着全身被五花大绑着,早已经不知道穿衣服是什么感觉了!李先生笑道,小贱奴啊,你这辈子就别想着再穿衣服了,这样不是很好看吗?你的这个大驴鞭我们可以随时抓着玩一玩,你也知道,我和你爹,你爸都很喜欢你的大驴鞭!祝警官笑道,我还不是就因为这个大驴鞭才被你们如此的对待的吗!我也想过多次了,我这辈子就这样了,有时候,我为了安慰自己总还想着,他们二人虽然是自由的,我不自由,但我啥也不用干,啥也不用操心,想想也算是一种享受吧!李先生笑道,你真的这样想的,小贱奴!祝警官笑道,不这样想还能有别的办法吗?你们已经给我宣判,我这辈子板上钉钉的就是个性奴,谁也改变不了,我就是个终生性奴了,我再怎么抗争也无济于事!不如随其自然吧!罗警官笑道,儿子啊,你刚才也说了,你啥也不用干,啥也不用操心,有爸爸和爹伺候着,你就尽情的享受,你多幸福啊!祝警官笑了笑,你们也都说了,你们三个小贱人根本就不是正常的人,三个小贱人调教一个小贱奴,我这个小贱奴不管愿意不愿意,你们都不会放过我的,绝不会给我自由的!说着又转向李先生,小三,你看看,我叫他们爸和爹,而我叫你小三!这算什么?你会接受这样的叫法?李先生呵呵的笑着,不管这些,小贱奴,你叫我什么,我都高兴,为了能和你在一起,叫我什么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能不能和你在一起!只要大家高兴就好!祝警官又笑了笑,你们看看这一家子,一个爹,一个爸,如今又多了一个小三,三个大变态虎视眈眈的任意玩弄我这个不能动的小贱奴!王警官笑道,儿子啊,爹玩你一辈子也玩不烦啊!儿子,你做了爹五六年的大哥,可是爹要做你一辈子的爹!想想就感到高兴,祝警官瞪了瞪王警官,只可怜我有嘴不能说,有手不能动。下辈子我一定把你们三人都收为我的性奴!小三,下辈子你愿意做我的性奴吗?李先生咯咯的笑着,愿意,老公!只要能和老公你在一起,做什么我都愿意!祝警官又笑了笑,爸,爹,下辈子,你们愿意做儿子的性奴吗?王警官咯咯的笑着,愿意啊!不过呢,儿子,现在你就先做好爹的性奴好了!罗警官也呵呵的笑着,好儿子,爸爸很愿意下辈子做儿子的性奴,不过这辈子你就是爸爸的性奴,就是爸爸的亲儿子!好乖,那你就先好好地计划一下下辈子如何玩弄你的这三个性奴吧!现在呢,我们也好好地计划一下怎样能更尽情地玩你这个小贱奴,省的下辈子我们就是你的性奴了,想玩也玩不成了!说着又给塞进了口塞,好了儿子,你今天说的不少了,留着话明天再说吧!李先生也咯咯的笑着,好吧,小贱奴,我下辈子一定做你的性奴,但前提是我也得长个超巨大的驴鞭啊!我们下辈子就比一比,看谁的驴鞭大,谁的驴鞭大,谁就做性奴,好不好,乖!祝警官瞪了瞪李先生,呵呵的笑了笑,拱了一下李先生,点点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3 15:51:5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四

    祝警官笑道,我还不是就因为这个大驴鞭才被你们如此的对待的吗!我也想过多次了,我这辈子就这样了,有时候,我为了安慰自己总还想着,他们二人虽然是自由的,我不自由,但我啥也不用干,啥也不用操心,想想也算是一种享受吧!李先生笑道,你真的这样想的,小贱奴!祝警官笑道,不这样想还能有别的办法吗?你们已经给我宣判,我这辈子板上钉钉的就是个性奴,谁也改变不了,我就是个终生性奴了,我再怎么抗争也无济于事!不如随其自然吧!罗警官笑道,儿子啊,你刚才也说了,你啥也不用干,啥也不用操心,有爸爸和爹伺候着,你就尽情的享受,你多幸福啊!祝警官笑了笑,老爸啊,儿子不这样还能有别的办法吗?儿子始终被你们五花大绑着,连嘴也被你们剥夺了自由,你们还故意在儿子面前说怎么玩儿子,也不管儿子愿意不愿意,都不让儿子插话,儿子只能干瞪着眼看着你们说玩儿子的话,儿子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王警官笑道,儿子这样不更刺激吗?祝警官谈谈的笑了笑,你们也都说了,你们三个小贱人根本就不是正常的人,三个小贱人调教一个小贱奴,我这个小贱奴不管愿意不愿意,你们都不会放过我的,绝不会给我自由的!我这辈子就只能任由你们玩弄了!说着又转向李先生,小三,你看看,我叫他们爸和爹,而我叫你小三!这算什么?你会接受这样的叫法?李先生呵呵的笑着,不管这些,小贱奴,你叫我什么,我都高兴,为了能和你在一起,叫我什么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能不能和你在一起!只要大家高兴就好!祝警官又笑了笑,你们看看这一家子,一个爹,一个爸,如今又多了一个小三,三个大变态虎视眈眈的任意玩弄我这个不能动的小贱奴!还不让我随便说话!王警官笑道,儿子啊,爹玩你一辈子也玩不烦啊!儿子,你做了爹五六年的大哥,可是爹要做你一辈子的爹!想想就感到高兴,祝警官瞪了瞪王警官,只可怜我有嘴不能说,有手不能动。下辈子我一定把你们三人都收为我的性奴!小三,下辈子你愿意做我的性奴吗?李先生咯咯的笑着,愿意,老公!只要能和老公你在一起,做什么我都愿意!祝警官又笑了笑,爸,爹,下辈子,你们愿意做儿子的性奴吗?王警官咯咯的笑着,愿意啊!不过呢,儿子,现在你就先做好爹的性奴好了!罗警官也呵呵的笑着,好儿子,爸爸很愿意下辈子做儿子的性奴,不过这辈子你就是爸爸的性奴,就是爸爸的亲儿子!好乖,那你就先好好地计划一下下辈子如何玩弄你的这三个性奴吧!现在呢,我们也好好地计划一下怎样能更尽情地玩你这个小贱奴,省的下辈子我们就是你的性奴了,想玩也玩不成了!说着又给塞进了口塞,好了儿子,你就听着主人们谈论怎么玩弄你吧,能听到主人们说怎么玩弄你,你又不能说话,是不是更好玩,儿子!祝警官瞪了瞪罗警官,大声的呜呜了几声,用头拱罗警官。李先生伸手抱住了祝警官,小贱奴,你今天说的不少了,留着话明天再说吧!祝警官又用头拱了拱李先生,李先生爱抚的抚摸着祝警官的脸庞,小贱奴,我下辈子一定做你的性奴,但前提是我也得长个超巨大的驴鞭啊!我们下辈子就比一比,看谁的驴鞭大,谁的驴鞭大,谁就做性奴,好不好,乖!祝警官瞪了瞪李先生,呵呵的笑了笑,拱了一下李先生,点点头!

     过了一段时间,祝警官可以自己走路了,不过整天都得捆绑在三人任意一人身上,或周围,不得离开三人半步。一天傍晚,三人牵着祝警官在郊外散步。看到远处来了三个人,走近身旁,其中一人盯着祝警官只管看,看了一会,上前问道,请问你就是三十多年前的祝警官吧!祝警官呆呆看了看此人,感觉很面熟,罗警官三人也看着此人很面熟。李先生走上前去,正是祝警官,你有什么事情吗?此人又细看了看,立刻跪在祝警官面前,爹,我可找到你了,我还以为你早就死了呢!罗警官三人听到此话,大吃一惊,又看了看面前的人,真的长的和祝警官三十多岁时简直一摸一样!此人让另外两人到远处去,上前一把抱住了祝警官,祝警官惊呆了,嘴里呜呜着!此人一抱住祝警官,感到祝警官被五花大绑着的,立刻问这是怎么回事!此人也知道父亲的一些事情,从腰里掏出手枪,命令罗警官三人立刻带着祝警官回家。回到家里,此人立刻命令另外两人把罗警官三人五花大绑了起来,命令另外两人出去站岗,我是省公安厅祝厅长,说说吧,你们这到底是为什么?因为我从母亲嘴里也听到过父亲以前的一些事情,知道父亲以前被逼为性奴,所以也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此事、说着拿掉了祝警官身上的外衣,要给祝警官解开绑绳,一看是死结,呵呵,你们就这样一直对待我的父亲?罗警官三人跪在客厅,李先生想了想,就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出来!祝厅长道,这么说你二位就是罗警官和王警官了?我也看过你们的档案,档案里记载你们是和我父亲一起失踪的!罗警官二人道,是的。祝厅长上前就给了罗警官二人几个嘴巴!你们这两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我父亲救了你们,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吗?祝警官嘴里呜呜着挡住了祝厅长。祝厅长看到父亲不能说话,伸手到嘴里拿出了口塞。祝警官脸红的像紫茄子,我不知道还有个儿子!祝厅长道,是你从魔窟里逃出来以后,和母亲共同有的我,你也知道,当时母亲受不了你这样的人,和你分手了,再后来你又失踪了,你当然不知道已经有了儿子!祝警官泪眼汪汪的道,你母亲现在还好吗?祝厅长满含热泪,母亲自和你分手后,一直没有再嫁,一个人带着我,到我十八岁的时候,不幸染病,医治无效早我而去!母亲临终前把一切都告诉了我。说着抱住祝警官哭了起来,爹啊,三十多年了,儿子一直认为你死了,想不到这三十多年来,你一直被这样五花大绑着,过的还是性奴的生活,让你受苦了!儿子今天就把你带走,再也不让你受苦了!

    祝厅长又对三人说,父亲的经历也不光彩,我也不想把事情弄大,怎么发落你们三人,就看我父亲怎么说了!我父亲被你们绑成了死结,在这里也解不开,我要带走父亲,还他自由!说着命令警卫员把三人的身份证收了起来,用手机给三人照了相,我也不难为你们,你们就先在家里等待发落,要是想逃跑,你们也知道后果。说着命令警卫员给李先生解开了绑绳,找了件衣服给祝警官披在身上,带走了。李先生看到祝厅长走了,起身给罗王二人解开了绑绳。罗警官道,这可怎么办?小贱奴被我们捆绑了三十多年,一直做我们的性奴,天下咋有这样的巧事?我们谁也不知道,小贱奴还有儿子?王警官道,是啊,不过你们看他们两人长的一模一样,是小贱奴的儿子,这点恐怕不会错的。李先生道,这就要看小贱奴对我们是恨还是爱了,我们的命运都取决于小贱奴了!我们也不要想着逃跑,逃是逃不掉!王警官道,这三十多年来,小贱奴多次要求松绑,我们都没有答应,他就这样一直被限制人身自由,连嘴也不能随便说话,他能不恨我们?李先生道,也不一定啊,小贱奴经过了这么多年的调教,早已经不是正常的人了,他还能过正常人的生活?假如他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他就会放过我们,说不定还会回来呢?王警官笑道,李哥你说笑话吧!他还会回来?你做梦吧!多少年了,小贱奴每每想起自己没有一点自由,不是也哭过多少次吗?这次他终于获得了自由,他还会回来?李先生道,这就要看小贱奴自己了,假如他真的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自由了,他也会痛苦的,还不如回到我们身边,好在这些年我们除了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也没有做过伤害他的事情!罗警官笑道,李哥,你还说没有伤害过他,我们让他喊爹,喊爸爸,把我们称作主人,想怎么玩他,就怎么玩他,他自己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还不算伤害了他?李先生笑道,这对于一个不正常的人来说,也不算伤害,既然他是性奴,不都是这样的吗?再说,你们不是也看到了吗,他儿子打你们的时候,他不是挡在了面前吗!王警官道,我们在这里瞎猜,也猜不出啥结果,可是我们三人也不是正常的人啊,今后没有了小贱奴,我们怎么生活下去!李先生道,也是啊,你们还和小贱奴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我得到小贱奴才几年?就要分开了,我心里好受吗!我离不开小贱奴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3 15:52:4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五

    祝厅长并没有把祝警官带到家中,而是带到了郊区的别墅里。祝厅长找遍了家中所有的工具,都不能解开祝警官的绑绳,这几个小贱人!竟然把你的绑绳弄成了死结,爹啊,他们这是要捆绑你一辈子了!爹啊,你就甘心被他们裸体捆绑着?祝警官红着脸,我也没有办法啊,自己也弄不开!祝厅长道,爹啊,你也不要感到羞辱,儿子早就知道爹以前是性奴,只是认为你死了,想不到,你一直是别人的性奴!这不是你的过错,你也没有办法啊!今天儿子看是解不开你的绑绳了,等明天儿子去找个工具再给你弄开吧!祝警官点点头。现在儿子给你洗洗澡,就休息吧!说着给祝警官脱掉了裤子,祝警官扭动着身子,脸更加红了。祝厅长笑道,爹还脸红什么,你在外人面前一直是裸体的,难道在儿子面前还会更丢人不成!儿子也是男人,爹啊,不丢人,儿子绝不会嫌弃爹的,让儿子给你好好的洗洗吧,儿子这一生还从来没有给爹洗过澡呢!祝厅长推着祝警官来到了浴室,放了一大盆温水,抱着祝警官放在了温水中,给祝警官洗了全身,发现祝警官的前后都给塞着东西,爹啊,他们不但捆绑着你,还一直给你前后塞着东西吗?祝警官难堪的点点头。祝厅长笑道,或许性奴都是这样的吧!说着拿出了前后的东西。当洗到阳具的时候,祝警官想到自己被五花大绑着,这么大的阳具,让儿子抓着,不由得下边硬邦邦的高竖了起来,脸又红了。祝厅长抓着祝警官的大阳具,爹啊,你的咋这么大?儿子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大的男根!儿子可是你的亲生儿子,咋没有你的大?你的男根咋没有遗传给儿子!你看看,你的比儿子的都长了五六公分呢,真的,爹,你的太大了!祝警官脸红的不敢看祝厅长。祝警官笑道,儿子知道了,因为爹的下边太大了,任何看到爹的阳具的人,都很喜欢,都想把爹作为性奴,这就是爹一直被捆绑着,他们好任意的抓着爹的玩,让爹做性奴的原因,你说是不是因为这个?祝警官尴尬的点点头。祝厅长又笑道,爹啊,儿子也很喜欢爹,爹的身材和阳具都是举世无双,令人垂涎三尺,要不是你是爹,儿子肯定也会把爹作为性奴藏起来的!祝警官下边软不下来,无奈的闭上了眼睛。祝厅长道,爹不要不好意思了,你已经做了这么多年的性奴,还不是天天被别的男人抓着玩!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儿子并没有因为爹是性奴,就瞧不起爹,儿子知道爹也是无可奈何啊!今日见到爹,儿子更爱爹了!祝警官想到,想不到自己还会有儿子,更想不到儿子见了自己,会有这么尴尬的场面,更更想不到儿子也认为爹就是个天生性奴的角色,爹这一辈子耳边听到最多的就是性奴二字,看来正如李先生说的那样,无论哪个男人见了我,都认为我是天生的性奴,儿子都是这样认为的,更何况别人!我是逃不掉性奴二字的!祝厅长给祝警官洗过了澡,爹啊,你的前后常年被插着东西,被拿出来了,想必爹会感到空虚,还是给爹的前后再插进去东西吧!祝警官没有吭声,祝厅长又拿着东西给插了进去。

    祝厅长就抱着祝警官到床上睡觉了,爹啊,你还被捆绑着呢,儿子不放心让你自己睡觉,你就让儿子抱着你睡觉吧!祝警官呆呆的笑了笑,没有什么表示。祝厅长高兴的抱住了祝警官,伸手又抓住了下边的男根。祝警官道,儿子啊,你就老实的睡觉吧,怎么还抓着爹的男根?祝厅长笑道,爹啊,这是儿子的根啊,儿子爱不释手啊!祝警官知道再怎么说也无济于事,也就不吭声了。第二天,祝厅长要外出找工具给祝警官解开绑绳,临出门时说,爹啊,儿子这就去找个工具给你弄开绑绳,不过你一个人在家儿子不放心啊,儿子也不能让警卫员来看着你啊,看来儿子只能把你绑在柱子上了,你耐心的等着儿子回来!绑好了祝警官,祝警官想到自己又被儿子裸体的绑在了柱子上,下边又勃起了。祝厅长看到,笑了笑,伸手抓住了,爹,你这里这么巨大,这会儿咋又硬了!儿子看到这里很想玩一玩,你不要怪罪儿子啊,爹,你的这里太吸引人了,祝警官无奈的闭上了眼睛,祝厅长抓着玩了一会,出门去了。停了有两个多钟头,祝厅长拿了把裁钢筋的大钳子回来了,爹,儿子这就给爹弄开绑绳。说着又抓着祝警官的下边玩了起来。祝警官闭上了眼睛,儿子啊,我是你爹,你咋一直玩爹啊!你让爹的这张老脸往哪里搁!祝厅长笑道,爹做了三十多年的性奴,想必天天被抓着玩吧,别人能玩,儿子咋就不能玩玩自己的根呢?儿子就是喜欢爹,儿子也知道爹一旦松绑了,就不会让儿子抓着玩了,那儿子就再玩一会吧,玩了一会,祝厅长问道,爹,是不是有快要出的感觉?祝警官摇摇头。祝厅长又玩了一会,又问是不是快出了,祝警官又摇了摇头。祝厅长笑道,怪不得他们说你是超级性奴,儿子玩了这么长的时间,爹还真能忍得住!儿子今天要把爹玩出来,也让爹在儿子的手中好受好受!又玩了半个多小时。祝警官也不吭声了,一直闭着眼睛,任由儿子玩!祝警官看祝厅长一直玩着,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闭着眼道,儿子啊,不要再玩爹了,你就是玩到天黑,爹也不会出的!快给爹解开绑绳吧!祝厅长笑道,真想不到爹是这样优秀,要是儿子被别人玩,早就出了!儿子太爱爹了,爹也不要感到难为情,儿子也是男人啊!再说了,爹这么多年一直被裸体捆绑着,还不是被他们随时抓着就玩,儿子想,爹被别的男人玩了这么多年,早就很放的开了!祝警官闭着眼睛不吭声。爹,儿子这就给爹解开。说着拿起大钳子剪断了绑绳。祝警官被捆绑了三十多年的双手终于可以拿到前边来了!祝厅长轻轻地抚摸着祝警官的双手,爹,你自由了!祝警官眼泪汪汪的看着祝厅长,儿子啊,爹终于自由了!说着挥了挥手双臂,感到好像不是自己的手臂。祝厅长又轻轻地抚摸了一下祝警官的双臂,爹,刚刚解开,你不要着急,捆绑了三十多年,猛一解开,你会不习惯的,慢慢的动弹!祝厅长拿着祝警官的双臂慢慢的按摩了十几分钟,爹,你抱抱你的儿子吧!祝警官想抬起手臂抱祝厅长,但是抬不起来,祝厅长抓着祝警官的双臂抱住了自己。抱了一会,祝警官脸红红的,儿子啊,赶快找件衣服让爹穿上吧,爹三十多年都没有穿过衣服了!祝厅长笑道,这样子不是很好看吗?祝警官瞪了瞪祝厅长,儿子也欺负爹!祝厅长笑道,儿子可不敢欺负爹!赶快找了衣服,祝警官穿上了衣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3 15:56:3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六

    祝厅长扶着祝警官坐在了沙发上,冲了好茶,爹,你喝茶吧,你给儿子好好地说一说你这些年来的经历吧!祝警官又脸红了,儿子啊,爹这三十多年来,过得不是正常人的生活,不说也罢了,怪丢人的!祝厅长笑道,爹想错了,三十多年了,儿子都不知道爹的任何情况,儿子想知道爹过去的经历,再说这又不是爹的过错,爹不必自责!爹完全是无辜的,你就给儿子说说吧!祝警官无奈,简单的把过去三十多年的经历说给了儿子听!祝厅长谈谈的笑了笑,爹啊,这么多年了,他们难为过爹或打过爹吗?祝警官道,难为倒是没有怎么难为过,也不曾打过爹!这么说,爹不但一直被他们玩阳具,还被他们插过无数次了!祝警官脸红道,儿子啊,爹做为一个姓奴,身子不自由,被他们任意的干,爹有什么办法?自己不当家啊!祝厅长道,儿子知道爹只能被动的接受,也是毫无办法,不过,爹的这么大,是不是也干过他们?祝警官呆了呆,爹以前一直被五花大绑反绑着四肢,全身不能动,他们经常抱着爹,抓着爹的阳具,插入他们中的任意一个人的后穴,爹只能被动的干他们!祝厅长大笑起来,爹的这么巨大,他们能受的了?祝警官也笑了笑,次数多了,就能接受了。现在他们三人都说只有爹才能让他们满足,他们说再也离不开爹了。祝厅长又问道,刚看到爹的时候,爹嘴里有口塞,不能说话,他们是不是一直不让爹说话!祝警官道,是的,爹的嘴里一直塞着口塞,除了吃饭的时候,别的时候很少能说话,除非他们想让爹说几句话的时候,才给拿出来!祝厅长笑道,他们还真会玩,不但捆绑着爹的四肢,还不让爹说话,他们在爹的身旁无论说什么玩爹的办法,爹只能听着,一句话也插不进去,是吗?祝警官道,是啊,爹说不出一句话,无论他们想怎么玩爹,爹只有服从的份,没有抗拒的能力。祝厅长又笑道,他们曾背着爹说什么话吗?祝警官道,这倒没有,他们一直轮番抱着爹,这么多年了,爹一直坐在他们的怀里,不曾和他们分开过。三十多年来,爹几乎从不曾脱离开过他们的身子。他们一边抱着爹,一边说着话。祝厅长笑道,他们有些话或许是专门说给爹听的,但爹又不能说话,是不是?祝警官道,是的,有些话他们就是专门说给爹听的,但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们看着爹不能说话,还常常在一旁笑哈哈的笑话爹。祝厅长大笑起来,爹是不是感到这样很刺激,很好玩!祝警官谈谈的笑笑,刺激不刺激,好玩不好玩,反正爹都不当家!祝警官又道,这三十多年来,爹什么都不会干,也不能干,爹的大小便,剪指甲,洗澡,刷牙洗脸刮胡子,一天三餐都是他们给爹干的。祝厅长笑道,这么说,爹这三十多年来,除了身子不自由,不能随便说话以外,也没有受过什么罪?祝警官道,是的,爹没有受过什么罪!

    做好了饭,祝厅长把祝警官搀扶到餐桌前,让祝警官吃饭,祝警官笑道,儿子啊,爹一直是他们喂饭吃,现在爹虽然自由了,但手还不拿稳筷子,你能不能也喂爹吃饭,等爹慢慢的习惯拿筷子!祝厅长笑道,好啊,儿子喂爹吃饭,是天经地义的,他们是不是把爹抱在怀里喂饭吃?祝警官低着头道,是的。祝厅长立刻把祝警官抱在怀里喂饭吃。这样过了三天,祝警官慢慢的恢复了手的功能,这天两人坐在沙发上。祝厅长道,爹啊,你让儿子怎么惩罚那三个小贱人,你说吧,是把他们投入监狱,还是别的什么办法?祝警官道,儿子啊,其实他们三人以前也都被训练过做性奴,所以,他们三人也不是正常人的生活方式了,再说它们以前也没有虐待过爹,现在爹已经得到了解放,儿子就饶了他们吧!祝厅长笑道,就这样轻而易举的绕过了他们,不是太便宜了他们吗?祝警官笑道,那还能怎样,再说,把爹的经历公布于众一昭然他们的罪行?那样的话,爹不是更丢人,儿子不也跟着丢人?祝厅长笑道,那爹就再好好地想想吧,不忙着处理他们,反正他们是跑不掉的!随后的几天,祝警官天天被祝厅长抱着睡觉,虽然这么多年了,祝警官一直被别的男人抱着睡觉,但现在被自己的儿子抱着睡觉,还是感到很不自然,但要真的让他一个人睡觉,祝警官又感到很不习惯,因为多年来从来就没有独自一个人睡过觉,都是被别的男人抱着睡觉。接下来的几天,祝警官感到越来越不习惯,需要自己大小便,需要自己洗脸刷牙,自己吃饭,自己刮胡子,什么都得自己来,身子不自由更不习惯的是,自由了七八天了,再没有了性生活,虽然每夜睡觉的时候,儿子也抓着自己的阳具玩,但始终不能达到高潮!祝警官开始苦闷起来,难道自己真的就是天生的性奴?自由了不但高兴不起来,反而更加苦闷了?这是为什么?难道自己真的离不开他们了,难道正如王警官说的那样,自己真的有捆绑情节,真的就是个受虐型的性奴!只有被捆绑的浑身不能动了,任由他们玩弄,自己才能达到高潮!

    祝警官整天闷闷不乐的,常常对着电视发愣。祝厅长看着祝警官闷闷不乐的样子,爹这是怎么了,你自由了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啊,你咋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祝警官笑道,爹也不知道为什么,爹就是感到没有什么高兴的事情!祝厅长笑道,爹是不是过惯了性奴的生活,自你自由了,已经十来天了,这十来天,你都没有过性高潮,儿子也是男人,知道性高潮能给一个男人快乐,爹是不是很想了?祝警官谈谈的笑笑,什么都没有说。祝厅长笑道,儿子看着爹高兴不起来,儿子心里也急的慌啊,要不儿子帮你达到高潮吧!祝警官瞪了瞪祝厅长,儿子啊,你是爹生出来的儿子,咋能和爹乱伦?祝厅长笑道,儿子知道,就因为你是爹,所以才不能和你乱伦,爹这么优秀,要是你不是爹的话,儿子恐怕早就干上了!呵呵。儿子说的是儿子可以用手帮助爹达到高潮啊!说着也不等祝警官搭话,就把祝警官的裤子褪了下来,祝警官无奈的闭上了眼睛,没有动。祝厅长笑道,爹把身材和容貌都遗传给了儿子,但儿子的才只有二十多公分长,和爹比起来算是小巫见大巫了,虽然儿子的男根和常人比较起来也算是巨大了,但还是没有爹的大,爹咋就没有把你的阳具这么大遗传给儿子啊!祝警官呆了呆,儿子啊,爹原来的并没有这么大,是爹在魔窟里,他们给爹注射了激素,才弄到这么超常的巨大,爹也正因为这根巨大的男根,才被凡是见到过的男人捆绑囚禁起来,爹可不想儿子也像爹这样一辈子被囚禁起来做性奴!               
    祝厅长笑了笑,抓着玩了起来,玩了好大一会,问祝警官是不是感到很好受,想出了,祝警官摇摇头。祝厅长又玩弄了好大一会,祝警官仍然摇头。爹啊,是儿子玩的不舒服吗? 儿子怎样才能让爹达到高潮?祝警官笑了笑,儿子啊,不要再玩了,你是不可能把爹玩出来的!祝厅长呆了呆,爹,那你就跟儿子说说,这是为什么?儿子抓着爹的,感觉到已经坚硬无比了,一直就这么硬着,可为什么就是不出呢!你告诉儿子,怎样才能让爹更舒服?祝警官闭着眼睛不吭声。祝厅长又道,爹啊,你啥话都能和他们说,为啥就不能和儿子说一说啊,儿子可是你唯一的儿子啊!爹,你就跟儿子说说吧!儿子不会笑话爹的,儿子理解爹!祝警官呆了呆,儿子啊,反正爹已经不是正常的人了,爹已经做了三十多年的性奴,也不怕丢人了,那就告诉你吧,爹没有两人的前后夹攻,是不可能达到高潮的!所以你再玩爹的,也不可能把爹玩出来。祝厅长听到此话,爹啊,这是真的吗?这就是爹虽然做了三十多年的性奴,虽然人身不自由,但却能时常体验到性高潮的乐趣!爹已经离不开他们了,只有他们才能让爹获得更大的快乐,所以爹并不憎恨他们,是这样吗,爹!祝警官谈谈的笑笑,或许是的吧!祝厅长道,爹这可是难为儿子了,儿子怎么能从后边进攻爹呢,这无论如何也不行的。祝警官脸红了,儿子你看你说的是啥!我们是亲父子,咋能胡来!祝厅长呆了呆,那儿子可就没有本事让爹达到高潮了,爹不要怪儿子无能啊!祝警官呆了半天,不知道今后还会怎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9 13:49:5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七

    罗警官三人,自那晚祝厅长带走了祝警官,整日惶惶不可终日。整天无精打采的,做什么都不带劲。李先生道,二位弟弟啊,小贱奴如今怎样了?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啊!也不知道他那个厅长儿子会对我们怎么样?罗警官道,看来小贱奴对我们还是有感情的,要不然,都这么多天过去了,怎么一点也不见他要惩罚我们的迹象?王警官也道,肯定是儿子劝住了他的儿子,不让他儿子对我们怎么样!李先生道,可是我们已经失去了小贱奴,没有小贱奴的日子,我们怎么过啊!真不行的话,我就让他儿子把我捆绑在小贱奴的身边,一辈子做他的性奴,再也不和小贱奴分开了。罗王二人也道,与其那样的话,倒不如我们三人都让他儿子捆绑起来,我们三人就一起做小贱奴的性奴,再也不和他分开!正在三人议论着怎么办的时候,祝厅长带着祝警官和两个警卫员进来了。进门祝厅长就命令警卫员把三人的上衣脱掉,拿根绳子把三人五花大绑了起来。又让警卫员出去了,接着又把三人的裤子脱掉,把双腿折叠起来捆绑到了大腿根,让三人跪在客厅的地板上。祝警官看了看三人,拿了条厚毯子,铺在了三人的膝下,对着三人笑了笑。祝厅长和祝警官坐在了沙发上。三人诚惶诚恐的看着两人。祝厅长笑道,你们三个小贱人,以前就是这样捆绑我爹的吧!三人不断地点头。你们还让我爹叫你们爹,爸爸,主人,是不是这样?三人点头道,是这样的。那好,今后我爹就是你们的爹,你们今后就叫他爹,你们是他的三个儿子,你们愿意不愿意?李先生笑了笑,那我就是你爹的大儿子,他们两人就是你爹的二儿子和三儿子。说着看了看祝警官,爹,你的大儿子在这里给你磕头了!祝警官笑了笑,小三,你也叫爹了?咋不叫小贱奴了!李先生笑了笑,儿子愿意做爹的大儿子!儿子才是爹的小贱奴!罗警官和王警官也分别给祝警官磕头叫爹了!祝警官又笑道,你们不是一直叫儿子吗?罗王二人笑道,爹啊,你不要当真啊,那不都是闹着玩的吗,其实你才是爹啊,祝厅长笑道,看看你们这些人!都不是正常的人,不过还算你们相识,不然饶不了你们。我爹被你们捆绑囚禁了三十多年,不过我爹也说了,你们也没有虐待过他,对你们也说不上仇恨,既然我爹都说了不恨你们,那我也不打算惩罚你们!这半个月,我爹在我那里,虽然自由了,但看起来心情并不怎么好,还是挂念着你们。所以,今天我就把我爹带来了。他要是想和我回去,我就还带他回去。他要是还愿意和你们一起居住,我也满足他的心愿,把他留下来,不过今后我爹要是受到了你们的欺负和虐待,我可是不答应!李先生笑道,怎么会呢,我们都爱爹爱的发疯,疼爹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虐待爹呢!爹可能也对你说了吧,我们三人也都不是正常的人了,除了喜欢爹,我们也仅仅只是限制了爹的自由,从来就没有对爹动过粗的!爹知道我说的都是大实话。我已经喜欢爹到了发狂的地步,没有爹,我可怎么活下去!说着,李先生动情的哭了起来。王警官道,我们刚才还正说呢,要是厅长大人不能饶恕我们,我们三人都情愿让厅长大人把我们三人一辈子都捆绑在爹的身旁,做爹的性奴,再也不和爹分开!罗警官也动情的哭了起来,我也是啊,没有爹,我们就没法活下去!

    祝厅长哈哈大笑,你们都已经不正常了,就连我爹也被你们调教的不正常了,我也没有办法啊,心里很酸楚,我原本想把爹留在身边,让爹过自由自在的生活,以尽孝道,让爹也能得到天伦之乐,但看着爹闷闷不乐的样子,知道他还想回到你们身边,只好把他带到了这里。是走是留,就全看他自己的了。祝警官笑道,儿子啊,爹这辈子能看到儿子,心里也就很满足了,自己有了亲生的儿子,都不知道,一天也没有照料过儿子,爹很对不起儿子啊!祝厅长笑道,爹你就不要自责了,你一天也没有自由过,也是无暇自顾啊,你是我的亲爹,这点谁也不能改变,我只希望爹下半辈子能心情快乐,舒舒服服的,不想让爹再受罪。儿子自小缺乏父爱,早就想有个爹,现在找到了爹,儿子会加倍的孝敬爹的!但说实话,爹已经不是正常的人了,只能让爹你自己选择今后的生活方式了,但爹你要记住,不管爹你是什么,你做过什么,在儿子面前你都不要难为情,儿子都不在意,你永远是儿子的亲爹,儿子永远爱你!祝警官笑道,小三,那你们还愿意不愿意让爹留下来?李先生赶快说,爹明知道儿子爱爹爱的发狂,还故意的问儿子,爹不在身旁,儿子过得暗无天日,天天想着和爹在一起的日子,做梦都梦见抱着爹!说着笑了起来。王警官也笑道,爹啊,我们不也时不时的说过,你是我们的大哥,这点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的,现在你就是儿子的亲爹!罗警官也笑道,爹啊,你就不要再考验我们了,刚才我们还说呢,没有爹的日子,我们怎么过啊!你看看这房间里,灰尘都这么厚了,我们也无心打扫。祝警官扭头对祝厅长说,儿子,要不爹就留下来吧!祝厅长笑道,随爹的意愿吧,哪天爹想回家了,一个电话,儿子就来接你回家,你不回家的话,儿子隔段时间来看望一下你老人家,只要你高兴就行!又对三人道,那我就把爹交给你们三人了,你们要好好地伺候咱爹,咱爹大半辈子都没有自由过,尽管身子不自由,但只要爹心里快活就行,你们要是胆敢欺负咱爹的话,有你们的好看!说完带着警卫员走出了大门。

    房间里又只有祝警官他们四人了,祝警官坐在沙发上,慢慢的喝着茶,看着跪在面前的三人。警官笑着问李先生,小三,你这个样子好看吗?李先生呵呵的笑着,好看,好看,爹以前天天不都是这个样子吗?祝警官又笑着问道,那你承认是爹的大儿子了吗?李先生笑道,儿子承认,本来就是嘛,呵呵!谁是爹的二儿子?罗警官立刻笑着答道,儿子是爹的二儿子!祝警官呵呵的笑着,那三儿子呢?王警官笑着跪着往前移了移,用头蹭了蹭祝警官,三儿子给爹报道!几个人都哈哈的大笑起来。李先生笑道,刚才我们还说呢,假如爹不回来了,我们今后可怎么活下去呢!真的啊,爹,我们不能没有你啊!其实我们之间叫什么都无所谓了。祝警官笑道,前些日子爹还说让你们下辈子都做爹的性奴,想不到这么快,你们就这个样子跪在了爹的面前!你们张口闭口的叫爹小贱奴,现在谁是小贱奴!你们说是不是爹的小贱奴?李先生笑道,我们是爹的小贱奴,可是我们的驴鞭没有爹的大啊!祝警官笑道,爹想喝茶了,你们哪个小贱奴给爹去端杯茶!李先生笑道,爹啊,你这不是难为我们吗?你也看到了,我们都被反绑着四肢呢,只能跪在爹的面前,动弹不得!祝警官呵呵的笑着,这样好受吗?李先生笑道,爹以前几十年不都是这样的吗。爹知道好受不好受。祝警官伸手把李先生抱在了怀里,抓住了李先生的驴鞭,儿子啊,这是什么?李先生呵呵的笑着,这是儿子的驴鞭。喜欢让爹抓着玩吗?李先生笑道,儿子不当家,爹想抓着玩,就玩吧!祝警官笑了笑,不断地玩了起来,不一会,就把李先生玩的嘴里不断地呻吟着,爹啊,你不要再玩了,儿子可没有爹的本事,你再玩一会,儿子就要射了!祝警官笑呵呵的继续玩着,李先生突然往前猛一挺小腹,一股激流喷射出来。爹啊,你让儿子出丑了!祝警官笑道,以前你们三个小贱奴,不都是随时抓着爹的玩吗?你们两个儿子,哪个想让爹玩你们的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9 13:51:3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八

    罗警官笑道,爹就不要玩我们的了,留给爹吧!祝警官笑道,你们能当家吗?说着又抓住罗王二人的玩了起来,也把罗王玩的喷薄而出!李先生笑了笑,爹,你把我们三人都玩的出了,可怎么让爹快活呢?祝警官笑道,还想再出吗?李先生赶快道,不想了,爹,留给爹吧!王警官笑道,爹啊,我们都已经被捆绑着跪了几个小时了,你就放了我们吧!再说呢也该做饭了,你一直捆绑着我们,谁做饭啊,谁来伺候爹啊!总不能让爹来伺候我们几个吧!祝警官笑道,爹知道,一旦给你们松绑了,那爹又要被你们给捆绑上了,也不会再叫爹了!爹又成你们的性奴了!你们这几个小贱人,爹被你们长年累月的捆绑着,还不让爹随便说话,你们抱着爹,故意的说一些如何玩爹的方法,爹也不能插话,只能在你们的怀里呜呜几声,拱拱你们,你们还哈哈大笑的笑话爹,现在你们谁来拱一拱爹,也让爹体会一下儿子们拱爹的感受?李先生笑呵呵的挪动着双膝,挪到祝警官的膝下,用头不断地拱着祝警官,罗王二人也挪动着双膝挪到祝警官膝下,一起拱了起来。拱了一会,几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祝警官笑道,好了,儿子们,现在你们再一起给爹磕头,向爹发誓一辈子做爹的儿子!几人又挪动着双膝,并排跪在地上,给祝警官磕了三个头,发誓一辈子做爹的儿子!祝警官笑呵呵的摸了摸李先生的头,李先生立刻笑着说,爹,儿子一辈子就是你的大儿子!保证好好地伺候爹!祝警官又摸了摸罗王二人的头,二人也立刻笑答,保证一辈子好好地伺候爹!祝警官笑道,好了,儿子们,跪在地板上不好受,爹把你们抱到沙发上跪着吧,爹已经几十年没有做过饭了,这次爹做饭,不管好吃不好吃,爹也要做好了喂给儿子们吃!祝警官分别把三人抱到沙发上,又分别给三人的后边插进假阴茎,阳具里插进串珠,用一根细绳子把三人的阳具串联着捆绑到一起,又给三人的嘴里塞进了口塞。祝警官笑呵呵的看着三人不能动,任由自己摆布,好受吗儿子们?李先生笑呵呵的看了看罗王二人,嘴里大声的呜呜着,罗王二人也互相看了看,呜呜了几声,几人同时伸着头拱着祝警官,祝警官笑道,儿子们拱的真舒服,好了,你们就互相的拱吧,爹要去做饭了!几人互相看了看,呜呜着,互相拱着,呵呵的笑了起来。祝警官做好了饭,一人一口的喂过了三人饭。李先生笑道,爹还不给我们松绑啊!你看,爹你一个人做饭多辛苦,还得洗碗,你就让儿子们干吧,你就等着享福吧,好不好,爹!罗警官笑道,我们已经给爹磕过头了,你就是我们的爹了,你们说是不是啊!二人附和着,是啊,我们已经给爹磕过头了,你就是我们的亲爹了!我们一定好好的伺候爹。祝警官笑了笑,你们这三个小贱人,爹咋就是对你们恨不起来!李先生笑道,那是因为我们这三个小贱人能给爹带来更大的乐趣,王警官也笑道,爹你也知道,尽管这三十多年来我们一直捆绑着爹,不让爹随便说话,我们可是从来没有对爹动过一次粗吧!我们爱爹还爱不够呢,咋会让爹受罪呢!祝警官笑道,儿子们说的也是,那就给儿子们解开吧!等以后儿子们不听话了,再把儿子们捆绑起来惩罚!

    三人一得到松绑,王警官给罗警官使了个眼色,二人起身把祝警官的衣服扒了个精光,拿起绳子,就把祝警官的双臂扭到了背后,结结实实的又给五花大绑上了,并且仍然把绳头给焊死了,随手又给塞进了口塞。祝警官被按在沙发上,也没有挣扎,嘴里一个劲的呜呜着,不断地用头拱着二人!李先生伸手把祝警官抱到了怀里,小贱奴,你又是我的了,下边又抓住了祝警官的驴鞭。祝警官在李先生的怀里扭动着,呜呜着,不断地用头拱着李先生。李先生笑道,你拱吧,好多天没有拱了,小三想的很啊!王警官笑道,儿子啊,你又是爹的了,你放心,等你儿子来看你的时候,我们还照样喊你为爹!罗警官也笑道,是啊,儿子,我们只要高兴就行,管他喊什么,都无所谓,你说是不是,儿子!祝警官瞪了瞪二人,随即笑了笑,点点头。李先生笑道,就知道小贱奴是爱我们的,你儿子让我们跪在地板上,小贱奴还拿条厚毯子铺在我们的膝下,足见小贱奴心疼我们,离不开我们,离开了我们,谁还能前后夹攻的让小贱奴得到快感!另外小贱奴不被捆绑起来,也不会达到高潮的,刚才小贱奴就说,爹知道,一旦给你们松绑了,那爹又要被你们给捆绑上了,也不会再叫爹了!爹又成你们的性奴了!其实是在暗示我们,还把他捆绑起来,因为小贱奴知道一旦给我们松了绑,肯定就要把他捆绑起来。小贱奴喜欢这样,只有这样,小贱奴才更刺激,才更快活!祝警官在李先生的怀里乱扭乱动的,不断地呜呜着!李先生笑道,小贱奴,你在你儿子家里半个月了,是不是很想我们?祝警官点点头。罗警官又问,儿子啊,你儿子是不是想让你和他一起生活,但你在他家这么多天,你感到不快活,你还想回来和我们一起生活,甘愿做我们的性奴!祝警官又点了点头。李先生笑道,小贱奴啊,我早说过,你就是一个天生的性奴,你明知道回来了,你肯定又要被五花大绑着做性奴,但你还是要回来,因为只有做性奴才能满足你身体的欲望,是不是,小贱奴!祝警官笑了笑,呜呜着拱李先生。王警官笑道,小贱奴,你现在又被爹捆绑起来了,主人们说啥话,你只有听的权利,你高兴了就拱几下,不高兴了也拱几下,再不然你就大声的呜呜着,你只能有这样的本事了!主人们不搭理你,你也无可奈何!你再也不能发号施令了吧!你还说今后我们不听话了,再把我们捆绑起来惩罚,小贱奴,你认为你还有这样的机会吗?祝警官嘴里大声的呜呜着,抬起头拱了拱王警官。

    三人都哈哈大笑,祝警官也呵呵的笑了笑。王警官爱抚的摸了摸祝警官的头,小贱奴,你的绑绳还是死结,只要你的儿子不干涉,以后你再也没有机会自由了!李先生笑道,小贱奴,你的儿子肯定过不了几天就来看你,他肯定对你还不放心,他来的时候,你会求助他给你自由吗?要求他再次的给你松绑吗?祝警官呆了呆,摇摇头。李先生又笑道,小贱奴啊,你可要想好了,你儿子可是你唯一能求助的人,今后几十年,你要是不求助你的儿子给你松绑,你可真的要被捆绑一辈子了,再无别人会给你自由!你说,小贱奴,你的儿子再来看你,看到你又被绑上了,肯定又要给你松绑,你让他松绑吗?祝警官呜呜了几声,摇摇头。罗警官笑道,现在你是不是真的很甘心做一辈子性奴,一辈子就这样任意的被我们玩弄?祝警官又呆了呆,点点头。王警官笑了笑,儿子啊,你现在很高兴做我们的小贱奴了,是不是?祝警官笑了笑,点点头。李哥,罗哥,我们说说吧,已经这么多天没有和小贱奴做爱了,想的很啊!现在当着小贱奴的面,我们计划一下,怎么玩他!让他只能听我们说怎么玩他,,不能发表自己的意见,多好玩!小贱奴,你说是不是?祝警官笑了笑,点点头。李先生笑道,是啊,那我们就排列一下,谁先谁后,就这一个小贱奴,总得排个队啊!三人大笑起来。祝警官看了看这个看了看那个,也呵呵的笑了笑。王警官又笑道,刚才我叫小贱奴,叫了好多次爹了,现在该他叫我们了!小贱奴,你叫我们不叫!祝警官点点头。王警官拿出口塞,小贱奴,你挨个的叫我们!祝警官笑了笑,爹!儿子想你了!王警官笑哈哈的抱了抱祝警官,哎,真是个好儿子,随即又叫了罗警官,爸爸!儿子也想你了!又看了看李先生,笑着道,叫你什么呢,你刚才是我的大儿子,现在还叫你小三吧!随即叫了一声,小三!你的老公也很想你啊!李先生高兴的抱着祝警官亲了亲,我早就说过,叫什么都无所谓,我就喜欢听小贱奴叫我小三!小贱奴最喜欢做小三的老公!哈哈!王警官顺手拿起口塞又给塞了进去,小贱奴都叫过我们了,也该让他知道,尽管他自由了半个月,回到家就做我们的爹,但回到家了,就要恢复他本来的身份!他还是性奴,性奴是不能允许随便说话的!他不能和主人们平起平坐的说话!李先生笑着问祝警官,小贱奴,你有自由的机会,是你自己不要的,现在又给你塞进去了口塞,你只能听着主人们说话了,主人们说怎么玩你,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你也只能听着,都不会让你说话的,你感到委屈吗?祝警官笑了笑,摇摇头。李先生又笑着道,小贱奴,你自愿放弃了自由,回到家里做性奴,你要是感到很高兴,很愉快,那你就大声的呜呜几声,再拱一拱你的小三吧!祝警官笑了笑,嘴里大声的呜呜了几声,在李先生的怀里乱拱了起来。几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1 09:47:0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九

    过了一个星期。祝厅长来看望祝警官,进门看到祝警官浑身赤裸,被五花大绑着坐在李先生的怀里。祝厅长伸手把祝警官接过来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爹,儿子来看望你了。又对三人道,你们怎么又把咱爹五花大绑起来了?说着就要给祝警官松绑。祝警官大声的呜呜几声,狠劲的摇摇头,扭动着身子。李先生急忙笑道,大兄弟啊,爹不想让松绑,你就让爹这样吧。你上次刚走,爹就抱着我们三人都玩出来了,然后就说,爹知道给你们松绑以后,你们就又会把爹给捆绑起来,给爹的嘴里塞进口塞,爹又成你们的性奴了。爹这是在暗示我们把他捆绑起来。我们知道,爹想让被捆绑起来,但又不好意思明说,爹已经喜欢被捆绑着了,他已经被捆绑了三十多年,被捆绑着,他并不难受!祝厅长笑道,爹宁愿被捆绑着,和你们一起,做你们的性奴,也不愿意和儿子在一起,做个自由的人!是这样吗?爹!祝警官点点头。李先生笑道,爹已经习惯做性奴了。祝厅长道,那你们为啥非要把爹捆绑起来呢!王警官笑道,你还不知道,我们第一次从魔窟里逃出来,爹就时常把自己反铐起来等待着我们兄弟两人,爹不被捆着,他不能达到性高潮!爹只有被捆绑着,才感到刺激,才能满足爹的欲望!祝厅长看了看怀里的祝警官,祝警官的脸通红,低着头,爹,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吗?祝警官只管低着头,不说话。罗警官笑道,爹现在不能说话。祝厅长笑道,你们不但捆绑着爹,还不让爹说话!说着就伸手往祝警官的嘴里抠。祝警官一扭头避开了。李先生笑了笑,爹已经习惯别人抱着他,不管别人说什么,他都听着,再说,他感到当着自己儿子的面这个样子,感到丢人,所以他更不想说话!祝厅长又伸手把祝警官嘴里的口塞拿了出来,爹,你就和儿子说几句话吧,儿子来看你了,你就忍心不搭理儿子?儿子不放心你啊!祝警官呆了呆,泪流满面,儿子啊,爹已经不是个正常的人了,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儿子有这样的爹,让儿子感到难堪了,但是爹也没有办法啊!爹也没有照料过儿子一天,今后儿子就权当没有我这个爹,儿子不要再认我这个爹,爹也不认儿子,我们互相不认识,爹不想让儿子心里苦闷,想着有这样的爹丢人,儿子啊,你爹已经死了,今后不要再来看我了,让儿子感到羞辱!祝厅长擦了擦祝警官的眼泪,爹不要难过,儿子并没有认为有你这样的爹感到羞辱,这一切,都不是爹的过错,爹是被那个恶魔训练成了这样的。不管爹是什么身份,儿子是爹生出来的,儿子无法选择爹,这点谁也无法改变,儿子也说过,儿子早就知道爹是个性奴,但儿子绝不会因为爹是个性奴就不认爹,你永远是儿子的爹,儿子爱爹始终不渝,至死不变。

    祝警官对着祝厅长张开了嘴。李先生看到,你看,大兄弟,还是先给爹塞进去口塞吧,他还是认为当着自己亲儿子的面,拿不开脸!他不想说话,让他听着我们说话吧!祝厅长笑了笑,又把口塞给塞了进去,爹啊,儿子知道你是感到当着儿子的面你是这个样子,你感觉脸上不好看,所以你宁愿一句话也不说,那你就听着我们说话吧!祝厅长顺手抓住了祝警官的大阳具。王警官笑道,大兄弟啊,他可是你亲爹啊,你也抓着爹的阳具玩?祝厅长笑了笑,又抓住了祝警官硕大无比的蛋蛋,这里是孕育我生命的地方,我就是在这里诞生出来的,爹已经被你们抓着玩了几十年了,爹的这里是我的生命之源,我更有资格玩这里吧!为啥兴你们玩,我就不能玩?爹是个性奴,这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我愿意不愿意都得承认这个现实!爹啊,这一周他们欺负你了吗?祝警官呆了一下,摇摇头。他们对你还好吗?祝警官又点点头。祝厅长又笑道,爹啊,儿子早就知道爹是个性奴,见了面才知道,爹不但是个性奴,还是性奴中的极品,是个人见人爱的性奴!所以任何见到过你的阳具的男人都不会放过你!性奴就是被男人玩弄的,这一点儿子非常清楚,既然爹喜欢被男人玩,儿子也不说啥!只要爹高兴就行!儿子啥都知道,所以,以后爹见了儿子就不要感到不好意思,没有爹,咋会有儿子,只要爹感到快活,儿子都随着爹!说着端起了茶桌上的茶水,爹,让儿子喂你喝茶,祝警官张开了嘴,喝了几口茶。罗警官随即递上了一根烟,祝厅长伸手接住了,点然了香烟,又把烟尾插入祝警官的嘴里,爹,让儿子喂你抽根烟吧!祝警官笑了笑抽了一口。祝厅长又笑道,爹自己不会抽烟,今后你们抽的时候也要喂着爹抽一抽,另外也要问问爹,他想抽的时候,就喂他抽几口,不要光顾自己抽。罗警官笑道,你是不知道,我们早就喂爹抽烟,说着也把烟尾插入祝警官的嘴里,爹,你的二儿子也喂你抽一口吧。祝警官又抽了一口。祝厅长又喂着祝警官抽完了香烟,笑道,你们把爹捆绑起来,就捆绑起来吧,只要他喜欢就行!咋又弄成了死结!李先生笑道,大兄弟有所不知,假如爹是被活绳扣捆绑着,那爹就感到不牢靠,心里不踏实,时刻想着不一定啥时候一扭动身子就弄开了,捆成了死结,爹心里就踏实了,更刺激些,心里就会想着,没有别人的帮助,这辈子就不会再有自由了。祝厅长哦了一声,李先生笑道,大兄弟,你就再好好地玩一玩爹的阳具吧,你玩的次数多了,爹今后再见了你,就自然了,不会再感到难堪了!

    祝厅长笑了笑,爹,是不是儿子玩你玩的次数多了,你就自然了,那就让儿子再好好地玩玩吧,为的是爹你今后见到儿子更自然些,不会再感到脸红!说着抓住玩了起来。祝警官瞪了瞪李先生,嘴里呜呜了几声,用头蹭了蹭祝厅长。祝厅长笑起来,爹你不能说话,你像个孩子似的用头蹭儿子,你是想让儿子玩呢,还是不想让儿子玩呢?爹真有意思,儿子太爱你了!你的大儿子说的对,儿子玩的次数多了,爹你就能更坦然的面对儿子了!既然你是性奴,那就是专供男人玩弄的,哪个男人玩你不是玩,儿子玩爹更是天经地义,你说是吧,爹!祝警官嘴里呜呜了几声,瞪了瞪祝厅长!祝厅长呵呵的笑了笑,你呜呜个啥,爹!这会你想说话儿子也不让你说了,你一说话,肯定会吵儿子,不让儿子玩。一边玩着,一边看着祝警官,祝警官让自己的儿子玩的不断地往上挺小腹。祝厅长一直玩了有一个多小时,到后来祝警官两眼红红的看着祝厅长的手玩自己的阳具。爹啊,儿子再玩也不能把你玩出来啊,儿子多想看看爹射出的成千上万个小弟弟啊!可是你就是不射!儿子真服了爹了!这次就不玩爹了,下次来了再好好地玩爹。真羡慕你们三人,你们能和爹经常做爱,我就不能,我是他的亲儿子啊,我不能乱论啊,我最大的幸福也就只能玩玩爹的这个东西了,这毕竟是我的生命之源啊!爹,儿子该走了,儿子下次来见爹的时候,再玩爹,爹就不要感到不好意思了!祝警官抬起头来,对着祝厅长呜呜了几声,又用头拱了拱祝厅长,祝厅长笑起来,爹这是听到儿子要走了,对着儿子呜呜几声,又拱儿子,是不是这代表爹向儿子道别啊!祝警官笑了笑,点点头。祝厅长笑道,爹太可爱了,真想让爹多拱儿子几下,儿子下次来了,爹再好好地拱儿子吧!儿子这就走了,爹啊,你要是感到被捆绑着难受,还想跟着儿子回家!你就跟儿子说!儿子还把你带走,让爹做个自由人!祝警官嘴里又呜呜了几声,摇摇头。祝厅长笑了笑,爹愿意留下来过不自由的生活,做他们的性奴?他们做爹的主人?祝警官点了点头。祝厅长笑道,既然爹喜欢被捆绑着做性奴,儿子尊重爹的选择,爹你就留下来安心的做他们的性奴吧,儿子不在乎爹是性奴,只要爹心里高兴就好!你的这三个儿子胆敢欺负你的话,下次儿子来了,你给儿子说,祝警官又点点头。祝厅长抱着祝警官的脸亲吻了一会儿,抱起祝警官交到李先生的怀里。你们这几个做儿子的,要好好的伺候咱爹!不能怠慢了咱爹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1 09:47: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

    王警官把祝警官抱在怀里,儿子啊,你咋不跟你儿子走?你跟你儿子在一起生活,不是能过上自由的生活吗!祝警官笑了笑,摇摇头。王警官又笑道,爹知道了,儿子和你的儿子在一起生活,你不能干你儿子,你儿子也不能干你,是不是啊!三人哈哈大笑起来。祝警官呜呜了几声,用头狠劲的拱王警官。李先生笑道,王弟你说的对啊,他们父子怎么能互相干呢?小贱奴还是想让我们弟兄三人干他,他也想干我们,所以才想和我们在一起!祝警官伸了伸头,想拱李先生,够不着,就仰起头来,对着天大声的呜呜着!罗警官大笑道,你们看小贱奴够不着拱李哥你,就对着天呜呜大叫,小贱奴越来越孩子气了!三人哈哈大笑起来,祝警官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自己也笑起来。王警官笑道,罗哥还用你说吗,小贱奴本来就是我们的儿子,当然是个孩子了!又过了三年。一天罗警官说道,小贱奴他儿子说,这周要来给小贱奴过65岁的生日,当然小贱奴这个样子不适合在酒店里过,他让我们准备准备,就在家里过,就在我们这几个人的范围内给小贱奴过生日。李先生笑道,小贱奴啊,你的儿子对你还真的蛮孝顺,我们三人都没有儿子,要说起来,还就数你幸福的!时常有儿子牵挂着。祝警官笑了笑。王警官笑道,尽管他是你的儿子,我看他还很开放的,每次来看你,都忘不了玩你这个当爹的大驴鞭,你都笑眯眯的看着你儿子玩你,身子也不动,任由你的儿子随便玩。现在你的儿子玩你的时候,你再也不会感到不自在了吧!罗警官呵呵的笑着,小贱奴早就放的开了,现在小贱奴每天都数着天,盼望着他儿子来玩他呢!祝警官瞪了瞪三人,抬起头,对着天大声的呜呜了几声。三人都哈哈大笑爬起来。

    过了几天,祝厅长来给祝警官过生日,带来了好烟、好酒、好茶。一进门,就从罗警官怀里抢过了祝警官,抱在怀中,想死儿子了,爹!你想儿子了吗?祝警官笑了笑,点点头,用头拱了拱祝厅长。祝厅长呵呵的笑着,爹拱的真舒服,爹,你再拱儿子几下!祝警官笑了笑,又用头拱了几下祝厅长。祝厅长又对三人道,我带来的这些东西,以后你们要主动的让爹享受着用,不要等你们想用的时候再让爹用!李先生笑道,放心吧,大兄弟,我们会主动的让爹享用的。王警官笑道,大兄弟,我们已经给爹做好了长寿面,让爹吃吧!祝厅长笑道,好吧,我们先给爹拜寿,说着把祝警官放到沙发上,祝警官浑身赤裸,五花大绑的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四个人跪在祝警官面前,给祝警官磕头拜寿,祝愿爹寿比南山!福如东海!永远快乐!李先生笑道,爹,你都听见了吧,你的四个儿子都祝愿你寿比南山!福如东海!你感到幸福吗?你要是感到很幸福,你就抬起头对天大声的呜呜几声,让你的亲儿子也听一听!知道你跟着我们三人很幸福!祝警官笑了笑,抬起头,对着天大声的呜呜了几声,几人都哄堂大笑起来。祝厅长伸手抱起了祝警官,爹,你太可爱了!你现在真的是返老还童了!来,坐在儿子的怀里吃寿面吧。吃完了长寿面,祝警官张开了嘴等着塞口塞。祝厅长笑道,爹啊,你就和儿子说几句话吧!祝警官笑了笑,儿子啊,你真的不为爹感到羞辱吗?祝厅长笑道,爹,儿子不是已经说过多少次了吗?不管你是什么,你做了什么,你都是儿子的亲爹,儿子永远爱你!祝警官笑道,那爹求你个事情,祝厅长笑道,是不是爹感到被捆绑上又好几年了,现在想让松绑自由一下?你说吧,爹,你说什么,儿子都答应你!祝警官笑道,儿子啊,你现在是爹唯一的亲人,爹这辈子一天也没有照料过你,爹想让你在爹百年之后,和你母亲合葬在一起,生的时候虽然没有娶你母亲为妻,但你的母亲除了和爹以外,也没有再嫁过人,所以,爹想,活着的时候,爹不是个正常的人,百年以后爹还想有个正常的家,爹想和你母亲好好地在那边过日子,在那边等着你,儿子!

    祝厅长笑道,爹放心好了,爹的这点要求儿子都记下了,将来一定让你和母亲合葬在一起,让爹在那边能过上正常的生活!祝警官笑道,那爹就放心了。祝厅长笑道,爹就真的没有想过让儿子给你松开绑绳自由一下吗?祝警官笑了笑,儿子啊,就这样不是很好吗!再说了,你也知道,爹既然是他们的性奴,松开了绑绳,等你走后,他们还会再把爹捆绑起来,那不是很麻烦的事情吗?爹知道,性奴是不能自由的啊!你也知道,爹已经被他们绑上几十年了,爹早已经习惯了,一点也不难受,他们绑着爹,就让他们伺候爹吧!爹已经习惯了让他们伺候的生活。祝警官又笑了笑,张开了嘴。祝厅长笑道,爹啊,你就这么急着让给你塞进去,给你塞进去,你又不能说话了!爹还没有喝酒呢,让儿子喂着爹喝酒吧,这可是儿子专门给爹买的好酒!说着端起酒杯喂了祝警官一杯酒,又夹了菜塞到祝警官的嘴里,连喝了三杯。祝警官笑道,儿子啊,爹不能再喝了,再喝就醉了,祝厅长笑呵呵的说到,爹,这是寿酒,喝不醉的,你就再喝三倍,凑够六杯,六六大顺!说着又喂了祝警官三杯。祝警官又喝了三杯,又张开了嘴。李先生笑道,大兄弟,爹喝的不少了,说不定再喝,爹真的醉了。祝警官笑道,儿子们啊,你们喝吧,爹就看着你们,听着你们说话吧!祝厅长笑了笑,给祝警官塞进了口塞,顺手抓住了祝警官的大阳具。祝警官嘴里呜呜了几声,拱了拱祝厅长,祝厅长笑道,爹啊!刚才让你说,你不说,现在儿子刚抓着你的,你又拱儿子,现在你想说,儿子也不让你说了,你一说话,儿子又玩不成你了!王警官笑道,大兄弟,爹拱你是让你好好地玩爹呢!祝警官对着王警官大声的呜呜着,想用头拱王警官,王警官大笑着,爹啊,你就坐在你亲儿子的怀里,让你的亲儿子玩你吧,你拱不到你的三儿子的!罗警官笑道,是不是爹想喝茶了?祝厅长端起茶杯喂了祝警官几口茶水!祝厅长玩了一会,祝警官又呜呜了几声。李先生笑道,大兄弟,要不再喂爹抽几口烟?祝厅长又点燃了香烟喂着祝警官抽香烟、李先生笑道,爹啊,看看你多幸福,想喝茶了,想抽烟了,不用自己动手,就能享受,你说你幸福吗?祝警官呵呵的笑着,满脸通红,抬起头,又对着天大声的呜呜了几声。祝厅长嘴里呵呵的笑着,爹,你太好玩了,儿子玩着你,你一会又是喝茶,又是抽烟的,你真的很享受吗?祝警官呵呵的对着祝厅长笑着,在祝厅长的怀里乱扭动了一番,又用头拱着祝厅长,拱着拱着,不动了,接着轻轻地打起了鼾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1 09:48: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一

    王警官笑着叫到,爹啊,真有你的,你的儿子玩着你,你居然能睡着了!罗警官也笑道,爹啊,你不能睡觉,今天是你的大寿日子,儿子们还要让你更好受呢!李先生笑了笑,轻轻地捏着祝警官的鼻子,一会祝警官睁开了眼睛,对着众人呵呵的笑着。祝厅长笑道,爹真的有些醉了,爹,儿子玩你玩的好受吗?祝警官笑了笑,点了点头。祝厅长又笑道,爹啊,你不能睡觉,你要听着儿子们说话,你不是说过吗,尽管你自己不能说话,但听着儿子们说有关你的事情,你还是很高兴的!祝警官笑呵呵的点点头。爹啊,尽管你已经65了,但你看起来还很年轻,心态也很好,等将来你八十多的时候,等你们不再疯狂的时候,儿子就永久的解放了爹,让爹从此做个自由人,儿子好好地伺候你!你的这几个儿子,儿子也会照顾他们的!李先生笑道,大兄弟啊,你不知道,爹的性欲还强烈的很呢!现在还像三十多岁时一样,天天干他的三个儿子,爹也不感到累!祝警官听到此话,对着李先生笑了笑,又腼腆的对着祝厅长笑了笑。祝厅长笑道,爹不要不好意思,儿子知道,爹想怎么样,自己不当家 ,都是你的这三个儿子们想要爹!他们想要爹,爹只能给他们!转身对着三人笑道,你们也是做儿子的,爹也这么大岁数了,哪能天天要爹啊,要注意爹的身体!罗警官呵呵的笑着,大兄弟,我们知道了,会注意的。祝厅长笑道,爹啊,尽管你不自由,但你也有了三个老婆,你的这三个老婆还必须好好地伺候爹,你说是不是啊,爹!祝警官嘴里呜呜着,呵呵的笑了笑。祝厅长又笑着问道,爹啊,儿子现在玩爹,爹还感到难堪吗?祝警官笑了笑,摇摇头,还不由自主的往上挺了挺小腹。祝厅长笑起来,爹这是让儿子继续玩爹吗?祝警官嘴里呜呜了几声,笑了笑,拱了一下祝厅长,点点头。祝厅长笑着又继续的玩着祝警官。祝厅长一边玩着,一边问着,爹,儿子玩的好受吗?祝警官往上挺了挺小腹,用头又拱了拱祝厅长,嘴里又呜呜了几声,笑呵呵的点点头。

    祝厅长玩着玩着,一看,怀里的祝警官又睡着了,又叫了几声爹,也不见怀里的祝警官睁开眼睛。祝厅长笑道,今天爹真的喝醉了,那你们就收拾收拾休息吧,记住我的话,你们要好好的伺候爹。我知道,我走后,你们就不会再叫爹了,你们又会小贱奴,小贱奴的叫爹了,我也不管你们背后叫爹什么,既然爹是你们的性奴,你们是爹的主人,叫什么,那是你们主奴的事情,只要爹愿意,爹高兴就行,我也不干涉你们。但我来了,你们就必须叫爹,今后等你们都没有了这股疯狂劲,人也老了,需要有人照料的时候,我就来照料你们,那时就把爹解放了,就永远是你们的爹了!李先生笑道,大兄弟真是火眼金睛啊!尽管爹没有给你说背后我们叫爹什么,你也啥都知道了!我们真的是在大兄弟的背后叫爹小贱奴,因为我们知道这样叫,爹心里并不排斥这个称呼,爹心里很高兴,很愉快,要是爹不高兴的话,大兄弟来了,爹都会给大兄弟说的,可是这好几年了,每次大兄弟来了,爹对大兄弟只字未提过我们称呼他的事情,可见爹是愿意被这样叫的!如果爹不愿意的话,我们也就不会这样叫了!你的话,我们都记住了,我们三人也都没有孩子,没有别的亲人了,爹也是我们唯一的亲人了,就按你说的,现在爹和我们都还不算太老,还能再玩十几年,爹除了身体和嘴不自由,别的方面,我们都会精心伺候爹的。等我们玩不动了,就彻底的解放了爹,让爹永久做我们三人的爹!祝厅长笑道,这样最好!今天你们就不要再要爹了,以后也不能天天疯狂,毕竟你们都是60多的人了,我不但想要爹能活的更长些,也希望你们都能陪着爹活到100岁呢!记住了吗?李先生三人都笑呵呵的答应着,一定按照大兄弟的话办!祝厅长抱起祝警官放到了李先生的怀里,挥了挥手,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帅哥同志网

GMT+8, 2018-4-24 14:18 , Processed in 0.158738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