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男孩同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guessme

包养老总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2-4 12:4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

   阿伟看了看阿轩,“赵总啊!在这里我首先接受了你和爸爸的关系,承认你是我的叔叔,妈妈已经改嫁多年了,即使知道爸爸还活着,也不可能和爸爸破镜重圆了,但愿爸爸能早点回心转意,和赵叔叔你共度幸福的晚年!”阿轩笑道,“谢谢你了建伟,你爹的事情不要和你妈妈说,你说了让她左右为难,你妈妈改嫁原本不是和你爹感情不和,是因为你妈妈认为你爹早已经死了,才走出这一步的,你如今给她说,你爹还活着,你让她怎么办?假如你再给她说了你爹如今和叔叔在一起,那不是你爹原本在她心中那点美好的回忆都彻底颠覆了吗?难道你爹一个人受煎熬还不够,还要拉上一个垫背的再受煎熬!”建伟道,“叔叔说的也是,我爹还活着这件事,绝不能让妈妈知道!妈妈的后半辈子不能在烦心中度过。

    建伟又道,“是建伟不懂事,做下了这大义不道的蠢事,爹不愿意见我,我不怪爹,我有耐心,我愿意等爸爸能原谅我的那一天再见爹!”阿轩道,“阿伟啊,不要怪你爹无情,你爹是一个很正统的好人,要不然怎么会二十年了还不能真正接受叔叔呢!想当初,叔叔把你五岁时的照片让他看,他当时看着看着,都哭成了泪人!不难想象他会在梦中时常想念你,可是就这样一个令他牵肠挂肚的儿子,居然对他做出了这种事情,他会不绝望吗!换位想一下,假如你被你的亲生儿子操了一遍又一遍,还是被浑身赤裸五花大绑着无法反抗的时候,你还会愿意天天赤裸着身子,面对自己亲生的儿子,和你的儿子生活在一起吗?你爹不愿意和你生活在一起是有道理的,再假设一下,你愿意让你的亲生儿子把你赤身裸体五花大绑着,天天抱在怀里,天天摸你的JJ吗?”

    建伟笑道,“还是叔叔看的透彻,假如是那样的话,我也没脸见儿子,现在我懂了爹的心思,我今后不会以任何借口去主动见爹的,除非爹自己想见我了!这几天我也想了很多,不想再走叔叔这条披满荆棘的路了,我怕我经受不起这么艰难的折磨,我也想像一般人一样,找一个女朋友,结婚生子,这样的话,也好向我的妈妈交代,让我的父亲宽慰!”阿轩笑道,“能这样最好,可不要说了不算!”建伟又道,“这次的经历给我的教训太大了,我要记住这次教训,正儿八经的做人!”阿轩又道,“阿伟啊,叔叔说过,等一两年你稳住了脚跟,就把我的这个职位给你,这个职位,本来就是你们刘家的,还给你们刘家,叔叔我心里会好受些,坦然些,到那时,我就退休和你爹共度晚年!你可要好好地干,千万不要再节外生枝!”

    经历了几天后,文辉情绪上平静了下来,每天吃饭也吃得很好,几天身体就恢复了过来,自己在家吊绑着的时候,文辉也想了很多,也许自己命该如此,命中注定自己这一生多灾多难!好在遇到的阿轩,还是个有良心的人,虽然捆绑了自己二十多年,但他并不是谋财害命,他是为他的爱情,自己也知道爱情是自私的,有时候甚至是可怕的,为了爱情一个人可以铤而走险,不顾一切。阿轩就是这样的人,为了得到自己,设下了鸿门宴,引诱我上当,煞费苦心得到了自己的身子。二十多年了,辛辛苦苦的为我做了一切,任劳任怨,毫无怨言,始终不改变自己的所爱,哪怕再辛苦,也不离不弃,用爱情至上的话说,也算是一个好人。只可惜苦了我一个不是同性恋者,居然被捆绑上囚禁起来,这一被捆绑上,就是二十多年,二十多年了,我一直被五花大绑的反绑着四肢,从那时起脚就再也没有走过一步路,手再也没有拿过一件东西,嘴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可是说真的,自己的仇恨慢慢的消失了,慢慢的不再憎恨阿轩,慢慢的还有点喜欢上他了,他玩弄自己的身子玩的也很舒服,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刚开始是出于被迫无奈,后来慢慢变成了自己的渴望,哎!人也是会变的。被绑架以前,自己常常以正人君子自居,哪在人前谈论过什么JJ,操等淫荡的词汇,可是自己被独自吊在家中的时候,自己常常盯着自己硬邦邦的大JJ欣赏过来欣赏过去,还想一些和JJ有关的事,这不是孤芳自赏吗?

    何曾想到,自己的JJ,自己居然不能摸。二十年了自己就再也没有摸到过自己的JJ,最近这几年,反而玩了不少次阿轩的JJ,我这是有生以来,玩过的唯一一个男人的JJ。想想也怪有意思!是不是我的思想太僵化了,该改一改脾气了!胡思乱想了一会,又想到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自己梦中还常常思念他,担心他。一想到他对自己所做的事就生气!咋会生出了这样的野种!想着想着,文辉又笑了,儿子明明是自己生出来的,咋会自己说是野种?这不是自己骂自己吗?怪可笑的。想到儿子,又想到,假如儿子给他的母亲说,自己还活着,这可怎么办?当初是她认为我已经死了等了两年,才改嫁的,怨不得她不守妇道!可是一旦她知道了我还活着,她会怎样呢?离婚?会吗?过来再找我,和我破镜重圆?可是我已经和阿轩有过二十多年的性生活,和她从结婚到被绑架,总共不过四年的时间,再和她破镜重圆?这万万办不到!再说她要是知道了我和一个男人赤身裸体的厮守了二十多年,她会怎么看我呢?

    正在文辉左思右想得不到答案,万分担心的时候,阿轩回来了,首先上楼来放下文辉,抱在怀里,“好乖,真听话,这几天好好地吃饭,看,很快的恢复了健康。”文辉听到阿轩又叫自己乖,对着阿轩又呜呜了几声。阿轩笑道,“好乖,你对着弟弟到底呜呜个啥,弟弟不明白!你说清楚啊!”文辉瞪了瞪阿轩,扭过头去。“好哥哥,不想说话,弟弟也不强求哥哥说话,不过呢,弟弟给你说件你愿意听的事情!”文辉听到阿轩说自己愿意听的事情,自己愿意听什么?自己也不知道啊!阿轩笑着伸手抓住了文辉的大JJ,“哥哥这几天身体虚弱,弟弟憋了好几天都不敢玩哥哥的JJ,现在让弟弟抓着说给你听。文辉想到,是啊,好几天阿轩没有抓着玩了,想着往前挺了挺小腹,让阿轩随便的玩。“哥哥真好,听到弟弟想玩哥哥的JJ了,自己主动的往前挺了挺,让弟弟抓着玩。文辉用头拱了一下阿轩,嘴里呜呜了几声,表示一下抗议。“哥哥啊!你的儿子不是已经知道你还活着吗?”文辉一听是说儿子的事,立刻用头拱了一下阿轩,扭过头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4 12:4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

    阿轩笑道,“看哥哥又误会了,弟弟不是专门说他的,弟弟的意思是,你儿子知道了你还活着,你前妻肯定也会很快知道的!弟弟怕哥哥难做人,就给阿伟说,不能让她的母亲知道你还活着,以免她的母亲左右为难,难做人,再说了,哥哥已经赤身裸体的和弟弟厮守了二十多年了,她若知道了,怎么可能和哥哥再破镜重圆!那样的话,岂不是两人都很尴尬!他已经答应了不会给他母亲说你还活着,也不在他母亲面前提及你的任何事情。”文辉呆了一会儿,嘴里呜呜了一声,继续听着。“弟弟还教训了他一番,让他今后好好的做人,经历了这次事故,他也明白了,做个GAY,很艰难,他也看到弟弟这么多年来的艰辛与痛苦,他决心放弃了,打算找一个姑娘结婚生子了!”文辉又呜呜了一声,“他也答应了,今后不会再以任何借口来见你了,除非你想见他!”文辉想到,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弟弟还给他许诺了,再等一两年,等他稳住了脚跟,就把总经理这个职位交给他,这个职位原本就是哥哥的,到时候还原封不动的还给刘家,弟弟就退休了专职伺候哥哥!”文辉听到此,想到,当初自己还仇恨阿轩取而代之,是蓄谋已久的阴谋,看来阿轩不是这样的,阿轩的所有心计都是围绕着如何得到自己这个主题。

    文辉感到下边阿轩玩自己JJ的动作停了下来,低头看了看,不由自主的往前挺了挺硬邦邦的大JJ。阿轩大笑,“哥哥等不及了,自己往前挺着大JJ让弟弟玩了!文辉嘴里呜呜着,用头拱了拱阿轩,身子要往后退。阿轩笑道,“哥哥不能说话,就用头拱弟弟,这会想退出你的大JJ,刚才为啥往前挺着让弟弟玩!这会儿想退出来,晚了!哈哈!”说着抓紧了JJ,玩了起来,玩了一会,玩的文辉呼吸急促,停了下来,“哥哥也玩会儿弟弟的吧,哥哥也好多天没有玩弟弟的了,等哥哥玩一会儿,弟弟再操哥哥!”文辉想到,说的多难听。阿轩扭过文辉的身子,把自己的JJ送到文辉的手里,文辉也不管好看不好看的,抓住就玩了起来,玩的阿轩也呼吸急促起来,阿轩立刻抽出来,下床站在地板上,把文辉抱起来一下子按在自己撅起大高的JJ上,双手抱住文辉的腰,在地板上忽上忽下的蹦起来,蹦的硬邦邦的大JJ在文辉的体内上下猛怼,文辉嘴里呜呜着,瞪着阿轩。蹦了一会,突然把文辉放在了床上,自己弯腰伸手抓住了文辉的大JJ,一边怼着,一边手不停的快速屡着文辉的JJ,不一会,阿轩嘴里大叫一声射在了文辉的体内,阿轩抓着文辉的JJ也感到,阵阵颤动,一股白浪疾驰而出,直接射在了阿轩的脸上。

    阿轩愣了愣,顺手拿起毛巾擦了擦,瞪了瞪文辉,“坏哥哥,咋不说一声就射在了弟弟的脸上!”文辉不由自主的咯咯大笑。阿轩一翻身搂着文辉躺在了床上,“哥哥咋恁坏!原本弟弟想着哥哥是个老实人呢,想不到也学会了捉弄弟弟!捉弄过了还咯咯大笑着嘲笑弟弟的囧样子!”文辉瞪大眼睛瞪着阿轩,嘴里大声的呜呜着,随即又抬起头来顶阿轩的下巴!阿轩大笑着,“看哥哥急的,哥哥对弟弟的话就当真了,弟弟是开玩笑的,哥哥是个哑巴,不会说话,就是想给哥哥说快射了,让弟弟躲一下,哥哥也说不出来啊!是弟弟听到哥哥笑了,才和哥哥开玩笑呢!”文辉看了看阿轩,呆了一会儿,对着阿轩又傻笑了笑。阿轩高兴的抱紧了文辉,“哥哥对弟弟笑了?哥哥笑的真迷人,令弟弟陶醉!真是弟弟的好乖!”文辉不好意思的把头埋进了阿轩的怀里。

    一天阿轩回到家,上楼来。“弟弟回来了!哥哥想弟弟了吗?”文辉抬起头看,看了看阿轩,对着阿轩呜呜了两声。阿轩高兴的解开吊绳放下文辉抱在怀里,“哥哥知道和弟弟打招呼了,弟弟真高兴!弟弟时刻想着,啥时候能完全解放了哥哥!哥哥想让弟弟给哥哥解开绑绳吗?好好的和弟弟说说心里话吗!”文辉呆呆的看着阿轩,没有任何表示。文辉心里想,捆绑了二十多年了,能不想吗?你捆绑哥哥这么多年,不就是害怕哥哥自杀吗?说真的,要是以前弟弟给哥哥松开了绑绳,哥哥真的会义无反顾的去西天报道。可是哥哥也在变啊!现在你要是给哥哥松开了绑绳,哥哥也不知道是自杀呢?还是不自杀?真的去自杀!说真的,哥哥还会有点犹豫,不自杀?承认了自己是弟弟的老婆?哥哥的脸面往哪里搁?再说了,已经二十多年没有说过一句话了,你让哥哥说话,哥哥说什么?是骂你一顿,还是说接受你的爱!所以,现在你问哥哥想不想让松绑,哥哥真的很难回答你!或许继续被绑着也许是个两全其美的折中办法!于是文辉低头不语,保持沉默。阿轩看到文辉没有任何表示。笑呵呵的抱紧了文辉,“哥哥不说话,没关系,弟弟不强求哥哥说话,弟弟已经等了二十多年了,弟弟会继续等下去!”

    二十一年了。文辉逐渐的笑脸也多了,每次阿轩回来,文辉都对着阿轩呜呜几声,表示打招呼了,阿轩问文辉话的时候,文辉也经常点头或摇头表示回答了。阿轩抱着文辉,“哥哥啊,总不能一辈子都捆绑着哥哥吧!已经捆绑二十一年了,哥哥难受吗!”文辉看了看阿轩,傻呵呵的摇摇头,“哥哥现在对弟弟的问话也点头或摇头回答了,以前不管弟弟问哥哥什么,哥哥从来没有任何反应,哥哥变了!傻哥哥,捆绑这么多年了,难道真的不难受!”文辉又摇了摇头,心里想到,是啊,捆绑这么多年了,刚开始的时候,是很难受,有手不能拿,有脚不能走,能不难受,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总不能一直难受吧,早已经习惯了,反正被绑着,有你伺候呢,你不怕麻烦,就继续绑着吧!阿轩又继续问道,“你是不是弟弟的哥哥?”文辉瞪了瞪阿轩,点点头。阿轩笑呵呵的继续问,“阿轩是不是你的弟弟?”文辉想到,弟弟这都是问的什么啊!已经哥哥哥哥的叫了五六年了,还问这样傻乎乎的问题!随即对着阿轩又点点头。阿轩高兴的抱着文辉亲了又亲,“哥哥终于亲自点头承认弟弟了,承认我们是好兄弟了!这么多年了哥哥都对弟弟的任何问题不作回答,弟弟还以为哥哥被弟弟绑傻了呢!哥哥不傻,不是个傻哥哥!”文辉听到阿轩这样说,傻呵呵的呜呜了几声,又用头拱阿轩。阿轩大笑,“哥哥喜欢用头拱弟弟,哥哥就拱吧,弟弟喜欢!”

    阿轩抱着文辉来到窗前,哥哥二十多年了,不见天日,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我们去阳台上坐会儿吧!”文辉呜呜着往后撑身子。阿轩笑道,“哥哥是害怕外边的人看到哥哥被裸体捆绑着是不是!文辉点点头,“哥哥多虑了,我们的房子前边没有别的房子,周围也看不到我们的阳台,哥哥尽管放心的出去,哥哥的身子只能弟弟一个人看,弟弟怎会容忍别人看!”说着抱着文辉来到阳台上,坐在茶几旁边,充好了一壶茶,倒了一杯,端起来送到文辉的嘴边。文辉向阿轩努了努嘴,阿轩笑道,“哥哥就喝吧,这是茶,不用嚼,想让弟弟拿出来口塞,就得给弟弟说说话,想不想,哥哥?”文辉傻呵呵的笑了笑,伸过脖子凑到茶杯前,阿轩笑呵呵的把茶杯拿开了。文辉瞪了瞪阿轩,又把嘴凑过去,阿轩又把茶杯拿开了。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0 10: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六

    文辉嘴里呜呜着,用头狠劲的拱阿轩。阿轩大笑,“好了好了,哥哥,都是弟弟不好,不要再拱弟弟了,再拱弟弟,弟弟就要散架了!”文辉喝了茶,把文辉平放在自己的双膝上,“哥哥多日不见太阳,多晒晒太阳有好处,哥哥的这里也该多晒晒太阳了!”说着抓住了文辉硬邦邦的大JJ。文辉平躺在阿轩的双膝上,也不动。阿轩一边抓着,一边玩着,一边说着,“哥哥的大JJ太完美了,你看看这么粗大,毛毛也这么黑亮稠密,一片茅草里竖着一杆大钢枪,有几个女人能承受哥哥这么大的家伙?”文辉想到,是啊,当初结婚的时候,第一夜就把老婆弄的直喊疼,好几天都不愿意再和自己干这事。又想到,弟弟的家伙也不小啊,仅仅比自己的小了一点,现在弟弟进入自己的身体,咋一点也不感到疼呢?想着想着,文辉傻呵呵的笑了几声!

    阿轩近来特别高兴,因为文辉比以前有了明显的变化,也承认自己是哥哥的弟弟了,问什么话,虽然仍然不愿说话,但能点头或摇头了,还不时自己傻傻的笑笑。阿轩抱着文辉问道,“哥哥啊!你是个哑巴吗?”文辉瞪了瞪阿轩,随即摇摇头。阿轩笑呵呵的又问,“哥哥,你摇头说你不是哑巴,那你不是哑巴,咋不会说话,弟弟想,你是个哑巴!是不是啊!哥哥!”文辉想了一会,傻傻的笑着点点头。阿轩这段时间就是想着多和文辉说说话,想让哥哥尽快开口说话。随即又叫道,“哑巴哥哥!”文辉楞了一下,嘴里呜呜了一声。阿轩大笑,“哥哥啊!你呜呜了一声,这是答应呢,还是抗议呢!你要是答应的话,就点点头!”笑着又叫了一声,“哑巴哥哥!”文辉傻傻的点点头,随即拱了阿轩一下。“哥哥太可爱了,都快四十五岁的人了,哥哥返老还童了,太可爱了!”又笑着问,“哑巴哥哥!弟弟还没有在阳台上操过哥哥呢!弟弟想试试,哥哥让吗?”文辉瞪了瞪阿轩,没有表示。阿轩又笑呵呵的问道,“哑巴哥哥,你到底说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呢,你要是愿意,你就点点头!”文辉看着阿轩还是没有任何表示。

    阿轩又道,“哑巴哥哥,你要是不愿意呢,你就摇摇头!”文辉看了看阿轩,愣了愣,仍旧没有任何表示。阿轩大笑,“傻哥哥既不点头也不摇头,那就是哥哥不好意思说了,其实心里想的很,哥哥是把主动权交给弟弟了!呵呵!”文辉傻傻的笑着拱了一下阿轩。“哥哥太可爱了!”说着就抱着文辉站起来,顺手在身旁的凳子上放了一块垫子,抱着文辉用双膝立在凳子上,给自己的JJ上抹了些润滑油,从后边猛的一顶,进入了文辉的身体,又伸手绕过文辉的身体,抓着文辉的大JJ,从后边怼了起来。文辉嘴里呜呜着,硬邦邦的大JJ在阿轩的手里,随着阿轩前后进攻的动作,大JJ也在阿轩的手里来回的攒动。不一会,阿轩呼吸急促起来,再怼了几下,阿轩抱着文辉坐在了椅子上,一手抓着文辉的大JJ,一手托着文辉的屁股,往上托了几托,嘴里闷哼一声,射在了文辉的体内,文辉也射出了一股白浪,一道弧形落在了楼下。阿轩抱着文辉,大JJ仍然在体内,“哥哥太厉害了,都射到楼下了!”文辉傻傻的咯咯笑了起来。

    又过了一年。阿轩告诉文辉,“哥哥,弟弟已经把公司的职位让给了阿伟,现在弟弟是公司的顾问,弟弟已经把总经理的职位交还给了你们刘家,等弟弟扶持着他坐稳了位置,弟弟就退休全职伺候哥哥了,哥哥,你高兴吗!”文辉听到,脸上既没有高兴的表情,也没有悲哀的表情,平淡无异。阿轩又道,“哥哥啊,阿轩囚禁了你这么多年,等弟弟退休了,弟弟想带着你到外边走走,去外地旅游玩一下,你愿意吗!”文辉傻笑了笑,呜呜了两声,没有表示同意或反对。阿轩道,“哥哥啊,你到底是同意还是反对呢?”文辉又傻笑着拱了一下阿轩。阿轩大笑,“真是哑巴哥哥,就会用头拱弟弟,弟弟也不知道你拱弟弟是啥意思。不过呢,要带着哥哥外出,就要先给哥哥松开绑绳,哥哥喜欢松开绑绳吗?”文辉想到,松开了绑绳,拿出了口塞,我就不得不说话,不得不自己走路,自己吃饭,哥哥我还真不知道如何面对这样的情况。

    假如得到了解放,哥哥我是张口说话呢?还是继续沉默呢?再说了,哥哥我已经二十二年没有说过一句话了,哥哥我还会说话吗?就这样不好吗?哥哥我已经没有了任何要求与奢望,只求平平安安,糊糊涂涂度过这一生了,哎!随便吧!反正这二十二年来哥哥的生活就没有自己当过家!阿轩看到文辉既不点头,也不摇头,还是没有任何表示,继续问道,“哥哥,弟弟先给哥哥松开大腿,让哥哥先适应一下,要不然哥哥乐极生悲,完全松开了绑绳,太突然了,哥哥会不适应的,好吗!?文辉看了看阿轩,仍然没有任何表示,心里想到,随你的便吧,捆绑上哥哥的是你,说要给哥哥松绑的还是你,哥哥不当家,只要不让哥哥操一些乱七八糟的心就行,哥哥已经不是当年叱刹风云的那个刘总了,啥烦心的事都不想想了。

    阿轩看到哥哥什么表示也没有,想到总不能捆绑哥哥一辈子,该解放哥哥的时候就要解放哥哥,要带着他好好的外出散散心,随即把文辉抱到床上,“哥哥啊!你看看,这捆绑你的绳子还是二十二年前的绳子,弟弟先给你解开大腿,但是双手还要五花大绑着,弟弟真的对哥哥还是不放心,不过,手上的绳子要换一换了,哥哥让换绑绳吗!”这次文辉对着阿轩点点头。“哥哥真乖!好哥哥,先让弟弟用新绳子把哥哥的双手捆绑好,再给哥哥解开大腿,要不然弟弟害怕一下子都解开了,哥哥冲动,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弟弟可担当不起!”文辉想到,阿轩还是害怕一旦解开了绑绳,我会自尽,就随着他吧,也算是一份好意吧,阿轩把文辉趴着放到了床上,拿起一根新的红色绳子,穿过原先捆绑文辉双手双臂的旧绳子,在背后绑好了手腕,又拉起双手的绳子,往上拉了拉,穿过脖子上的绳套,返回到手腕上捆绑好了,把就旧绳子慢慢的一圈一圈拉了出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0 10: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七

    重新捆绑文辉双手的时候,文辉丝毫也没有挣扎,捆绑好了双手,阿轩又顺着绳索摸了一圈,看是不是太紧。阿轩问文辉,“哥哥,这样可以吗?”文辉傻笑了笑,点点头。文辉随后解开了捆绑大腿二十二年的绳子。文辉把大腿慢慢的伸了几伸。“哥哥,弟弟这就把你抱到床下,试着走几步,不要急,慢慢的!”阿轩抱着文辉下地站在地板上,“哥哥,慢慢的走几步!”说着松开了扶着文辉的手,阿轩一松手,文辉还没有迈步就倒在了地上。阿轩赶紧扶起了文辉,“哥哥不要心急,大腿捆绑了二十二年了,哪能一解开就能走路啊,要慢慢的锻炼锻炼,来,弟弟扶着,先能站立了才能迈开腿走路。文辉傻笑了笑,阿轩抱着文辉站在地板上。

    文辉站立不住,阿轩一松手,文辉就要往地下到,阿轩赶快抱住了文辉,抱着文辉站了一会,阿轩道,“来哥哥,靠着弟弟的身子,试着挪动几步。”阿轩几乎是抱着文辉往前走,文辉的脚在地上挪着,其实还算是阿轩拖着,来到了大镜子面前。阿轩笑道,“哥哥二十二年来很少照镜子了吧,现在在镜子里看看自己的样子吧!阿轩扶着文辉站在了大镜子面前。文辉看到大镜子里的自己,浑身上下,洁白如玉,胸前交叉两道红绳子,绕过双臂,缠绕了两圈,绕到身后,捆绑着双臂和双手,高高的挺着胸膛,下边一根大肉棒高高的竖着。文辉笑了笑,晃动了一下身子,下边的大JJ跟着晃动了几下,文辉又傻笑了笑。阿轩看到文辉并没有感到羞辱,高兴的一把抓住了文辉的大JJ,“弟弟原以为哥哥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会害羞呢,想不到哥哥还傻笑了笑,还晃动自己的大JJ。

    文辉想到,二十二年了,哥哥天天如此,还害什么羞!晃动大JJ,是因为到现在为止,自己还是摸不到啊!摆动一下,自己好看清全貌啊!想着想着,又不由自主的往前挺了挺小腹。阿轩大笑,”哥哥在勾引弟弟!”说着从后边抱着文辉就插了进去,文辉嘴里呜呜着,摇晃着头,阿轩抱着文辉慢慢的推着文辉,一步一挪的来到床边,阿轩又一把把文辉抱在了床上。阿轩对文辉说,“哥哥啊!这段时间呢,弟弟只要在家,就扶着哥哥慢慢的练一练走路,不过呢,弟弟虽然辞去了总经理,但阿伟刚上任,弟弟还得在身边把把关,所以,弟弟还不能天天待在家里伺候哥哥,弟弟外出的时候,还得吊着哥哥!哥哥愿意吗?”文辉傻呵呵的笑了笑,点点头。阿轩抱着文辉亲了亲,“真是弟弟的好哥哥!”

    阿轩把文辉近来的情况告诉了阿伟。阿伟笑道,“还是叔叔有办法,叔叔捆绑了爸爸二十年,爸爸虽然从刚开始憎恨叔叔,到现在默默的接受了叔叔,叔叔进入爸爸的身体无数次了,不都是强行进入的吗?叔叔对于爸爸来说,还是外人,为什么这么羞辱的事情,爹都能慢慢接受,宁愿和一个毁了自己一生的外人一起生活,也不愿意面对自己亲生的儿子?对自己的亲儿子就是不能原谅呢!”阿轩笑道,“傻小子,到现在你咋还不明白!你是装傻还是装迷!叔叔尽管毁了你爹的一生,但这二十多年的精心呵护还是在他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叔叔捆绑着你爹,无数次的强行进入了他的身体,正因为叔叔是外人,时间长了,可以从仇人变为恋人!你是他的亲儿子,你是从他的JJ里跑出来的人,你们有血缘关系,有血缘关系的人是不能成为恋人的,假如胡来,就是乱伦,乱伦,千百年来对于乱轮的人都是极刑。

    你想想,一个从他JJ里爬出来的人,长大后再进入他的身体,他能忍受吗?他能面对吗?记住,仇人随着时间的流失可以变为恋人,但亲父子关系的两人,永远不可能成为恋人,这就是他不能饶恕你的原因!”阿伟笑呵呵的道,“看叔叔说话一点也不避讳,说的这么直白!在儿子面前说老子的这些事!”阿轩也笑道,“是你傻小子问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傻问题,你难道不是从他的JJ里爬出来的!叔叔说的直白点,是想让你更好的明白!再说了,你和我对你爹做都做过了,还怕说出来?不过,你还要记住叔叔说过的那句话,今后你要是还敢动你爹的点子,叔叔一定会杀了你,叔叔可不是吓唬你的!”阿伟笑道,“看叔叔说的,既然知道了他是我爹,阿伟怎能再干傻事!

    阿伟接着笑道,“说真的,叔叔,阿伟自见到我爹的第一面,就感觉亲切,脑子里挥之不去他的面孔,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要是他不是我爹的话,叔叔,我还会铤而走险,千方百计把他弄到手,我真的太爱他了!”阿轩大笑,“叔叔刚教训过你小子,还敢动坏点子!”阿伟笑道,“不是阿伟动坏点子,阿伟说的是真的,阿伟现在还是对他爱的刻骨铭心,不过呢,这种爱转变成了父爱,儿子对父亲的爱,不管他认不认我这个儿子,我对他的爱不会改变!算你叔叔有福气,但愿你能尽快得到爸爸的真心相爱”阿轩笑道,“快了,叔叔已经松开了你爹大腿上的绑绳,让他慢慢的锻炼锻炼走路,以后我还想带着他外出旅游呢!”阿伟道,“我爹同意了吗?我爹开口说话了吗?”阿轩笑道,“近来叔叔问他问题,他要么摇头,要么点头,以前就是连摇头,点头也不向叔叔表示,一脸的冷漠,没有任何表情,让叔叔看了都心寒,现在时常给叔叔个笑脸,高兴了就用头拱叔叔,对着叔叔呜呜几声,呵呵!”

    阿伟笑道,“我爹是在改变,那他同意你给他松开大腿了吗?”阿轩又笑道,“叔叔给他说,要带着他外出旅游,要松开大腿锻炼一下,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看来他还没有做好做一个正常人的思想准备,所以不表态,那意思也就是随叔叔的便吧,叔叔和你爹生活这么多年了,尽管他不说话,叔叔也懂得他的意思!”阿伟又道,“叔叔还继续五花大绑着我爹的双手吗?”阿轩道,“是啊,叔叔还是怕一旦完全松开了绑绳,他出现了意外,叔叔这二十多年的心血也就白费了,更重要的还是,没有了你爹,叔叔我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说着阿轩的眼眶湿了。”阿伟眼眶也湿了,“阿伟知道叔叔对我爹一往情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0 10: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

    阿轩又道,“不过呢,这些道理,叔叔都给你爹说了,还给他说绑绳是二十多年前的了,要换一下新的绑绳。”阿伟道,“我爹同意了吗?”阿轩道,“叔叔问他同意不同意,他点点头,叔叔给他换新绑绳的时候,他趴在那里一动也没有动,任由叔叔捆绑,捆绑好了,叔叔让他照照镜子,他还对着镜子傻笑了笑。”阿伟道,“但愿爹爹能尽快的过正常人的生活,叔叔啊,你照顾我爹不容易,阿伟呢,也帮不上什么忙,我这里有一百万,你拿去,也算是做儿子的对爹爹的一点孝心吧!”阿轩笑道,“阿伟啊!你是嫌叔叔没有钱,害怕你爹白吃叔叔的饭,要给你爹交饭钱?害怕叔叔没有能力照顾好你爹吗?”

    阿伟道,“哪里啊,阿伟知道叔叔有钱,叔叔有这个能力,但作为儿子,不能为爹爹尽点孝心,阿伟死不瞑目,我爹能花上儿子的钱,也算我爹没有白生了儿子!”阿轩笑道,“既然你这样说,那叔叔就先收下,等问过了你爹,愿意不愿意收这个钱,如果他不愿意,叔叔还退给你!”阿伟道,“叔叔啊!你可以问问我爹,如果他愿意收,那就不说啥了,如果他坚决不收,你就放在你那里,不用和他明说,用在你们将来的生活费中,阿伟是必须要拿出这笔钱,即使爹花了这些钱,自己也不知道是儿子的钱,阿伟也高兴,你不收下,阿伟心不甘,不好受。”说着哭了出来。阿轩道,“好了阿伟,既然你这样说,那叔叔就收下了,问过你爹,他收不收都会给你个明话,让你心里明白,他不收呢,叔叔就代收下,将来还会用在你爹身上。

    阿轩回到家,上楼解开吊绳,放下文辉,“哥哥,弟弟扶着你走两步,文辉对着阿轩呜呜了几声,站了一会,想漫步往前走,刚一抬腿,身子就有些歪,阿轩赶忙一手拽住了文辉的大JJ,文辉瞪了瞪阿轩,又呜呜了几声,随即硬邦邦膨胀了。阿轩笑呵呵的,牵着JJ,文辉又瞪了瞪阿轩,迈开腿一点一点的向前走,阿轩手牵着JJ,慢慢的往后退着,文辉嘴里不断的呜呜着,往前走着,阿轩牵着文辉的大JJ慢慢的在房间里转了几圈,抱着文辉大笑,“哥哥会慢慢的走路了!哥哥真好!”文辉傻笑了笑,又用头拱了拱阿轩。“哥哥耐心的锻炼一下,不久就会和正常人一样走路了!要不,再走几步?”文辉傻笑了笑 又慢慢的站起来,阿轩又一把拽住了文辉的JJ,牵着往后退。“文辉傻呵呵的笑了笑,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前走,走了一会,阿轩松开了JJ。文辉呜呜了几声,站了一会,摇摇晃晃的挪动脚步,往前挪动了大约一米。

    阿轩在旁边大笑着,”哥哥啊!你走路,就走路吧,你的大JJ还摇晃个啥!文辉狠狠地瞪了瞪阿轩,呆了一会儿,身子往前一仆,扑到了阿轩的怀里,用头拱着阿轩,对着阿轩的脸呜呜着。阿轩大笑,“哥哥啊!你不好好的练习走路,扑到弟弟的怀里干啥!”文辉扑倒在阿轩的怀里,下边感觉阿轩的JJ在顶着自己,随即怪笑了笑,也用下边硬邦邦的JJ对着阿轩的下边怼了怼。阿轩大笑不止,“哥哥啊!你是弟弟的老婆,你咋对着老公怼起来了?看谁操谁!”说着把文辉转过身子,从后边插进了文辉的身子,一手抱着文辉,一手抓着文辉的大JJ,猛怼一下,文辉禁不住往前挪动一下脚步,又怼一下,文辉又往前挪动一下脚步,从床边走到卧室门口,又从卧室门口走到了床边,文辉一路呜呜着,阿轩笑着,走到床边,阿轩猛一怼,文辉走不动了,趴在了床上,阿轩猛怼了几下,射在了文辉的体内,翻过文辉的身子,看到,床单湿了一大片,“坏哥哥!你射在床单上了,咋也不说一声,你天天懒得很,也不干活,这床单还得弟弟洗,你咋恁坏啊,哥哥!”文辉嘴里咯咯的大笑着,一头把阿轩拱的倒在了床上。

    阿轩抱着文辉,给文辉说这几天的事情,“哥哥啊!下周弟弟每周去公司三次就行了,也不用天天去了。让阿伟多锻炼锻炼吧,弟弟有更多的时间陪哥哥了,今天哥哥走的就不错啊!不过呢,哥哥太坏了,非得弟弟拽着哥哥的大JJ,才往前走路,弟弟松开手了,哥哥就扑到弟弟怀里撒娇!不是个好乖!”文辉听到此话,瞪大眼睛瞪着阿轩,随后用头狠狠的拱阿轩,还用头顶着阿轩的下巴,嘴里呜呜个不断!阿轩大笑,“哥哥这是想向弟弟说啥呢?好了哥哥,不要再顶弟弟的下巴了,你再顶的话,把弟弟的脖子顶的别筋了,弟弟的头低不下来,就成望天了,谁来伺候哥哥!”文辉咯咯的大笑着又呜呜了几声,不再顶了。阿轩抱着文辉,“弟弟今天给阿伟说了哥哥的情况,他很高兴。”文辉一听又说阿伟,立刻把脸扭过去,不再搭理阿轩。

    阿轩笑道,“哥哥不要生气,还有好消息呢?阿伟说他爱你也爱的发疯!”文辉听到此,立刻扭过脸来,怒视着阿轩,嘴对着阿轩的耳朵,极大声音的呜呜着!“阿轩笑道,哥哥不要生气,弟弟还没有说完呢,阿伟说的爱你,是对父亲的爱,不是我对你的这种爱,他还说了,他给你一百万,也算是对你的一片孝心吧!我已经代你给收下了,你看,这就是银行卡!”文辉听到此,呆了一会,对着阿轩的耳朵又极大声音的呜呜了几声,突然猛然间挣脱阿轩的怀抱,抬腿下床往门口冲了过去,还没有迈出脚步,就倒在了地上,随即嘴里呜呜的大哭了起来。阿轩赶紧下床抱起了文辉,文辉极力想再次挣脱阿轩的怀抱,阿轩紧紧地抱着,“好哥哥!是弟弟做的不对了,弟弟明天就退还给他,好哥哥,你不要生气了!”文辉待在阿轩的怀里,失声痛哭,哭成了泪人,心里想到,这个孽障,我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你阿轩要是没钱养活我,就不要管我了,让我去死了,你也好甩掉我这个包袱。我就是死一百回,也不会花他的钱!

    阿轩心痛的一个劲的赔不是,“好哥哥,不要再生气了,不是哥哥缺钱养活你,哥哥还有近千万呢,这些钱够我们两人再活一辈子也用不完的钱,也不是哥哥吝啬钱,想要他的钱作为哥哥的生活费,是他说非要给的,说是代表他一点孝心,他是哭着说的,所以哥哥才收下了,不过哥哥当时就给他说,你爹愿意收或不愿意收,我可不敢保证,你爹不愿意收,还退还给你,好哥哥,明天弟弟就退还给他,从此不再提他!”文辉继续在阿轩的怀里哭着,慢慢声音越来越小。阿轩赶紧低头看文辉,害怕文辉又气休克了。看到文辉正怒视着自己呢。随即又道,“好哥哥,你打弟弟的耳光吧!弟弟不是人,光惹哥哥生气!”说着就把脸伸给文辉。文辉呆了呆,对着阿轩呜呜了几声,傻笑了。“阿轩又笑道,“又是哥哥说错话了,明知道哥哥还被五花大绑着呢!怎么打弟弟!”说着自己伸手在脸上打了两下,“哥哥还不解气的话,就先记着帐,等哥哥自由了再打弟弟不迟!”文辉又呜呜了两声。阿轩又笑道,“好哥哥还不解气的话,那就惩罚弟弟,不再让弟弟玩哥哥的大JJ!”文辉瞪了瞪阿轩,又对阿轩呜呜了两声,用头拱了拱阿轩,把头埋在了阿轩的怀里。阿轩大笑着抱紧了文辉,轻轻擦了擦文辉的眼泪,搂着文辉躺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0 10: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九

    阿轩见到阿伟,阿轩道,“你爹一听说你给了钱,反应激烈,大哭不止,拼命挣脱了叔叔的怀抱,向门口冲去,亏的他的腿还不能走路很快,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你想想,叔叔还敢完全解放你爹吗?所以就还绑着他的手吧!反正已经捆绑了二十多年了,他早已经习惯了”阿伟听了阿轩的话,悲伤的说,“我爹还是不肯原谅儿子!”阿轩道,“事已至此,你就省省心吧,不要再想你爹的事了,谁叫你做事莽撞,不计后果,今后做啥事也好有个教训,今后呢,我每周去公司一次,再去一两个月,我就不去了,你就承担起大任,把心用在公司的发展上边吧!这钱退给你吧!”阿伟道,“叔叔不是已经说过,爹不收的话,就放在你那里吗!不管爹收不收,阿伟这钱是不能再收回来的,即使爹不知道花过儿子的钱,阿伟心里也高兴。叔叔啊!你等了爹二十多年,现在爹终于愿意把身子献给你,尽管心还没有完全交给你,阿伟有耐心等下去,你说过,随着时间的流失,仇人可以变为恋人,我爹就已经在变,阿伟相信,我爹最终会承认儿子的。”阿轩笑道,“阿伟啊,看你在叔叔面前说话一点也不隐晦,什么你爹愿意把身子献给我了,这话从一个小辈嘴里说出来,多不好听!”阿伟笑道,“叔叔就不要在阿伟面前假装正经了,你不是说过吗,做都做过了,还怕说吗!阿伟现在已经把叔叔看做亲人了,其实你就是阿伟的后妈!”阿轩大笑着,“你小子在叔叔面前说话越来越放肆了!”

    阿轩回到家中,上楼给文辉说已经把钱退还过了,文辉呜呜了一声。阿轩又说,“从今后,弟弟每周去一次公司,再去一两个月,就不去了,就全职照顾哥哥了,”文辉看等了半天,阿轩还不把自己放下来,就瞪着阿轩,呜呜了几声。阿轩道,“哥哥啊!你又对弟弟呜呜个啥,是不是想让弟弟快点把哥哥放下来!”文辉傻笑了笑,点点头。阿轩笑道,“可是哥哥说,弟弟做错了事,要惩罚弟弟,不许弟弟再摸哥哥的JJ,弟弟要是把哥哥放下来,一接触哥哥的身子,就想摸哥哥的JJ,这怎么办啊!”文辉呆了呆,对着阿轩大声的呜呜着。阿轩笑道,“哥哥啊,阿轩要是放下来哥哥,就得抱在怀里,抱在怀里,不摸哥哥的JJ可是办不到,你让弟弟摸你的JJ吗?哥哥!”文辉想到,你个阿轩,真是个坏弟弟,明明知道现在哥哥的一切都得依靠你,明明知道哥哥喜欢让你摸JJ,你还故意调侃哥哥,欺负哥哥被捆绑着不能动!非要哥哥表态愿意不愿意,哎!都这么多年了,哥哥早已经没有廉耻了。瞪了瞪阿轩,点点头。阿轩大笑,“哥哥,你真的很喜欢弟弟摸你的JJ玩?文辉无奈的又笑了笑,连连点头。阿轩大笑着立刻抱着文辉放了下来,抱在怀里。文辉的下边早已经硬邦邦的竖着好久了,这时候被阿轩抱在怀里,不由自主的往前挺了挺小腹。阿轩笑眯眯的一手抓住了,“哥哥真好,喜欢让弟弟玩,那弟弟就好好的玩玩!”

    “哥哥啊,现在哥哥的腿已经得到了解放,再下楼,就不用弟弟抱着了,哥哥要自己跟着弟弟下楼,不过呢,哥哥自己能走动了,弟弟还不放心哥哥,弟弟做饭,洗碗,洗衣服的时候,不能抱着哥哥,弟弟的心咋能放的下!万一哥哥乱走动,出现意外怎么办!弟弟要把哥哥的JJ捆绑起来,弟弟忙的时候把哥哥拴在腰间,弟弟走到哪里,哥哥就跟到哪里,这样也好锻炼一下哥哥的腿,好不好,哥哥!”文辉想到,阿轩还是对自己不放心,害怕自己离开了弟弟的视线出现意外,哎!捆绑着都二十多年了,不能自由也已经这么久了,就连阿轩问喜欢不喜欢玩自己的JJ,自己都表示过喜欢让弟弟玩了了,还有什么不能丢的下脸面的,现在文辉我啥也不想了,能跟着弟弟高兴的过完下半辈子就行了,弟弟想逗着着哥哥玩玩,就随他吧!文辉用头拱了拱阿轩,笑着点点头。

    阿轩高兴的抱了抱文辉,“哥哥果真愿意让弟弟牵着哥哥的大JJ整天来回转?”文辉又傻笑了笑,点点头。阿轩大笑,立刻找出一段细绳子,拿着文辉的JJ蛋蛋捆在了一起,不是很紧,挣不脱为止,拴在了自己的腰间,中间的距离只有一米左右,文辉只能在离阿轩一米的间距活动。文辉也没有动,笑呵呵的看着,栓好了绑绳。“哥哥,我们这就下楼,弟弟先抓着哥哥的JJ走,也是个扶手啊!呵呵!”两人站起身,阿轩拽着文辉的大JJ,文辉慢慢的跟着走下楼来。文辉突然想起当年自己和阿轩出差住一个宾馆时,就曾做过自己被浑身赤裸,五花大绑着,被拽着JJ往前走的场面,文辉哀叹一声,看来老天爷早就安排好了自己的命运,二十多年前就曾给自己预演过二十多年后的场面,现在果然应验了。当年雷厉风行,一呼百应的刘总,如今浑身赤裸,被五花大绑着,下边被别人拽着JJ走路,怪可笑的,哎!天意不可违啊!这就是命!

    阿轩走一步,文辉在身边跟一步,一步不拉的跟着阿轩。“阿轩转过头,笑呵呵的看着文辉,“哥哥,好玩吗?”文辉傻呵呵的笑笑,点点头。做好了饭,阿轩在饭桌旁放了两把椅子,“哥哥,你现在腿自由了,也能走路了,是你自己坐在椅子上吃饭,还是仍由弟弟抱着喂饭吃呢?文辉想到,虽然自己能站立,能走动了,可是双手还被五花大绑着啊!自己怎么吃饭?再说,光屁股坐在椅子上,怪凉的,还是坐在弟弟的怀里舒服些。于是,看了看阿轩,挪动脚步,一屁股坐在了阿轩的怀里。阿轩大笑着伸手搂住了文辉,“哥哥还是喜欢坐在弟弟的怀里让弟弟喂饭吃,弟弟也喜欢抱着哥哥喂饭吃,那就还坐在弟弟的怀里吧!”文辉向阿轩伸了伸嘴,阿轩笑着拿出了口塞,吃完了饭,阿轩把文辉放到地上,又给塞进了口塞,收拾碗筷,“哥哥啊!一家就我们两人,都二十多年了,都是弟弟一人干家务,哥哥一点忙也不帮,不知道啥时候能吃上哥哥给弟弟做的饭。文辉也没有任何表示,傻呵呵的随着阿轩的脚步来回转。收拾完毕,走到楼梯口,阿轩笑着对文辉说,“哥哥小心楼梯,还让弟弟拽着哥哥的大JJ上楼吧,弟弟害怕哥哥摔倒。”文辉笑了笑,往前挺了挺自己的大JJ。阿轩大笑,“哥哥都等不及了,自己主动往前挺着大JJ让弟弟抓着,哥哥真好玩,真是弟弟的好乖!”文辉听到阿轩又叫自己乖,瞪了瞪阿轩,嘴里呜呜几声,笑了笑,跟着阿轩慢慢的上楼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0 10: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

    只要阿轩在家里,文辉JJ上的绳子就一直拴在阿轩的腰间,和阿轩寸步不离。这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阿轩说,“哥哥啊,天气这么好,我们到阳台上晒晒太阳吧,哥哥也好看看楼下的风景。阿轩站着看着文辉,文辉也站着不动。阿轩笑道,”哥哥这是咋的了,非得弟弟拽着哥哥的JJ才走路吗?”文辉想到,哥哥JJ上的绳子拴在你的腰间,你不走哥哥能走的动吗?还怨哥哥不走,取笑哥哥!抬起头对着阿轩呜呜了一番。阿轩笑着一转身抱住了文辉,从后边又顶入了文辉的身体,一手抱着文辉,一手伸到前边,抓住了文辉的大JJ,快步的推着文辉向前迈步,文辉嘴里咯咯的笑着,不得不加快步伐向前走,嘴里呜呜个不断。

    阿轩高兴的一边怼着文辉向前走,一边嘲弄着文辉,“哥哥现在锻炼的差不多了,看走的多块,哥哥啊!你走的这么快,弟弟都快跟不上了!”文辉心里笑着,傻弟弟又捉弄哥哥了,明明是你怼的哥哥不得不快步往前走,你还说哥哥走得快。管他呢,只要弟弟高兴,哥哥就装傻任弟弟捉弄。再想想,哥哥现在也只有弟弟这一个亲人了,快快乐乐的过日子岂不很好!于是一边嘴里呜呜着,一边摇头晃脑的,被阿轩怼着走到了阳台边。阿轩抱着文辉一屁股坐在了大椅子上,弄得文辉的身子猛往阿轩的JJ上一坐,阿轩受这猛烈的一顿,JJ插的更深了,猛往上一挺小腹,射在了文辉的体内,随即抓着文辉的JJ快速的屡着,文辉也喷射了出来,歪着头靠在了阿轩的怀里。

    锻炼了一段时间,现在文辉已经能站稳脚跟,稳当的自己走路了。阿轩看到文辉的变化,心里很高兴,想到,哥哥真的变了,变得能接受自己了,想想自己辛辛苦苦了二十多年,终于赢得了哥哥的信任,甘心情愿的把身体献给自己了,可是哥哥还不愿意对弟弟说说心里话。哎!哥哥一天不说话,就说明还没有完全把心交给弟弟,不过,哥哥能给弟弟笑脸,能用头不断的拱自己,能时不时的对着自己呜呜几声,就说明哥哥在慢慢的接近自己,依赖自己,信任自己,自己就尽量多说些让哥哥开心的话,多逗逗哥哥,让哥哥尽快完全走出阴影,和弟弟心贴心。

    阿轩笑着看了看文辉,“哥哥近来变化了,很喜欢让弟弟玩大JJ了,弟弟有时忘记了,哥哥还自己主动地往前挺挺自己的JJ,让哥哥抓着玩,是不是这样,哥哥!”文辉笑了笑,点点头。文辉想到,弟弟这样淫荡的话,自己听了居然承认。哎!一根绳子,改变了我的命运,也改变了我的心态,管他呢,都四十五六的人了,即使现在阿轩完全解放了自己,自己还能再干什么?与世隔绝了二十多年,还能有自己的事业吗?一切都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当年的梦历历在目,看来自己也不要再埋怨什么,悲伤什么,自己本就该如此。任何流星都是一瞬间闪亮即逝,自己的辉煌也就像流星那样,只不过是一瞬间,平淡平庸才是永恒,跟着弟弟生活,也没有什么烦心的事,更不用在单位整日你讹我诈的费尽心机,倒也清闲!

    阿轩看到文辉给自己点点头后,陷入了沉思,“哥哥想什么呢?是不是想和弟弟说说话!”文辉看了看阿轩,想到,弟弟也看到了自己的变化,但二十多年了,自己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有时候也真想开口说几句话,但这么长时间不说话了,自己还会说话吗?再说和弟弟说什么呢?就这样默默无语不好吗?这么多年,弟弟你进入哥哥我的身体,从被迫无奈,到现在的欣然接受,难倒非用语言表达自己很喜欢吗?文辉呆呆的看着阿轩,默默无语。阿轩搂着文辉,逗着文辉,“哥哥还是不愿意和弟弟说话,哥哥不是个好乖!”文辉听到,又瞪了瞪阿轩,嘴里呜呜了几声。阿轩又道,“哥哥不想说话,那就不是一个好乖,你说,哥哥!你想不想做弟弟的好乖!你是不是弟弟的好乖!”文辉瞪了瞪阿轩,傻笑了笑,点点头。阿轩大笑,“哥哥点头了,哥哥承认是弟弟的好乖了!”文辉羞涩的用头拱了一下阿轩,赶快把脸埋进了阿轩的怀里。

    阿轩想到,哥哥已经接受了自己进入身体,已经喜欢自己玩弄哥哥的JJ,并且对自己拽着哥哥的大JJ走路,也乐呵呵的接受了,就是还不肯开口说话。哥哥正统思想的观念还没有彻底改变!尽管行动上可以默默的做,但要让自己说出来,还转不过这个弯!那弟弟就多说给哥哥听听,让他听的多了,就不再认为这是淫荡的话,很自然,很平淡,不会感到尴尬,于是笑道,“这么多年,弟弟已经进入哥哥的身体无数次了,哥哥就是弟弟的老婆了,哥哥承认不承认是弟弟的老婆!”文辉听到,瞪大眼睛瞪着阿轩,嘴里呜呜着,用头拱阿轩。阿轩笑着抓着文辉的JJ玩了起来,玩的文辉硬邦邦的,阿轩突然停了下来,“哥哥不承认是弟弟的老婆,那弟弟还抓着哥哥的JJ玩个啥,是弟弟让哥哥变得越来越淫荡了,弟弟也想了,今后就不再进入哥哥的身体了,也不再玩哥哥的JJ了,让哥哥再恢复以前的正统正人君子吧!”说着松开了手,不再抓着JJ了。文辉呆呆的看着阿轩,等了半天也不见阿轩再抓自己的JJ,刚才让弟弟玩的难以忍受,现在突然停下来,怪不好受,就把自己的大JJ往前又挺了挺,看着阿轩。

    阿轩笑了笑,“弟弟说不再玩了,哥哥还往前挺着干啥!”文辉想到,弟弟咋这么坏,谁相信你的话,你煞费苦心把哥哥捆绑了二十多年,不就是想把哥哥占为已有,随心所欲的玩弄吗?你是在逗哥哥!反正哥哥早已经不知廉耻了,你逗哥哥,哥哥就跟你玩玩,哥哥被捆绑着双手,你不抓着哥哥的玩,自己也摸不到,实在不好受,管他什么正人君子不正君子的,只要高兴就好!于是抬起头来就顶阿轩的下巴。阿轩被顶的仰着脸,大笑着,“好哥哥,你顶的弟弟都低不下头了,那你给弟弟说,你是不是弟弟的老婆!”文辉傻笑了笑,点点头。阿轩大笑,“哥哥你可是承认了是弟弟的老婆,那你再给弟弟说,你喜欢不喜欢弟弟操你!”文辉听到,想着弟弟说的这么难听,但转而一想,弟弟已经进入自己的身体无数次,这不是操是什么,只不过换了个词汇,实话不好听!随即又笑着点点头,阿轩看到文辉点头了,又大笑着问文辉,“哥哥啊!你真的喜欢弟弟操你?”文辉傻呆呆的呵呵笑着,点点头。阿轩高兴的抱着文辉,“真是弟弟的好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0 10: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一

    过了一段时间,阿轩告诉文辉,今后就不再去公司了,仅在董事会挂个名,偶尔去开个会了,就可以在家全职照顾哥哥了。文辉笑笑,跟在阿轩身后来回的转着。阿轩把文辉抱在怀里,“弟弟捆绑哥哥二十多年了,哥哥还恨弟弟吗?”文辉笑着摇摇头。阿轩又道,“弟弟想给哥哥解开身上的五花大绑,仅仅用根短绳子还捆绑着哥哥的双手,弟弟知道哥哥也想随时抓着弟弟的玩一玩,这样你手的活动空间就更大了,不必被迫的只能双手紧挨着腰间那一点地方,就可以一扭身就抓着弟弟的了,好不好!”文辉傻呵呵的笑了笑,点点头。阿轩又笑道,“弟弟还不敢完全给哥哥松开双手,等一段时间吧!弟弟会完全解放了哥哥,还要带着哥哥出去旅游呢!哥哥愿意吗?”

    文辉又笑着点点头。阿轩抱着文辉亲了亲,“真是弟弟的好乖!”牵着文辉来到了楼上,让文辉趴在了床上,解开了捆绑文辉二十多年的绑绳。文辉趴在那里也没有动,甚至绳子完全都解掉了,也没有把双手活动一下,照样双手老老实实的背在背后,阿轩拿起一段绳子,把文辉的双手又捆绑了起来,抱起文辉,“哥哥,把双手在背后活动活动吧,你可以上下的活动一下了。”文辉笑着,把双手在背后慢慢的活动了一下,阿轩笑着对文辉说,“哥哥,扭转一下身子,看能不能抓到弟弟的JJ!”文辉扭过身子,慢慢的伸手抓了一下,没有抓到,又把双手往下挪了挪,一伸手,抓住了,嘴里咯咯的笑着。阿轩大笑,“哥哥喜欢的话,就玩一会吧,今后想玩了,哥哥一扭身就可以抓到弟弟的JJ了!文辉玩了一会,把阿轩玩的呼吸急促起来,阿轩突然抱起文辉仰面放在床上,跪在文辉的两腿之间,掀起文辉的屁股,一个猛顶就进入了。

    文辉想到这一年多来的变化,似乎比前二十年的变化都大,也承认是弟弟的老婆了,也承认喜欢让弟弟抓着自己的JJ玩,还承认自己是弟弟的好乖,松开五花大绑的双手以后,尽管双手仍然被捆绑在身后,但活动的空间大的多了,自由的多了,好几次自己居然扭过身子,去抓弟弟的JJ玩。突然想到,松开五花大绑的那时刻,自己怎么没有把手拿到前边去摸摸自己的JJ?本来是有机会的啊!没有了绳索的捆绑,自己为啥还老老实实的把手背在背后动也不动,失去了多好的机会!相信当时要是自己把手拿到前边来一会儿,摸摸自己的JJ,再背过去让弟弟捆绑,弟弟不会不同意的!二十多年梦中都想自己摸摸,机会来了,自己没有抓着机会,还是没有摸到!哎!想着想着,下边又硬邦邦的撅起来了。阿轩感到哥哥的JJ又硬了,“好乖,又想让弟弟玩一会了吗?”文辉傻笑了笑,点点头,心里想到,既然已经硬邦邦的了,自己又摸不到,弟弟玩就玩吧,都到这种地步了,还何必假装正经!玩了一会,阿轩道,“哥哥已经失踪二十二年了,想必身份证也早不管用了,我们先准备一下,抽一些你的血,再抽一些你儿子的血,让医院验证一下,做个证明,好让派出所给补办个身份证,有了身份证,我们才能外出旅游啊!文辉听到,心里想到,但愿验血能证明阿伟不是我的儿子,我不想要这个孽障做我的儿子。

    经过了半个月的准备,和阿伟进行了合计商量,派出所那边阿伟事先进行了通报,准备好了材料,并托熟人开通了关系。也拿到了医院的亲子鉴定,证明阿伟就是文辉的亲生儿子。文辉呆呆的看了结果,没有任何表示。阿轩又交代,“哥哥啊!到派出所,你就装痴呆,别人问你什么,你就装傻,问的多了,你就只含糊不清,断断续续的说本市的名字,公司的名字,其他什么都不要说,否则越说的多,越说不清楚,不好办身份证。记住了吗!哥哥!”文辉点点头。阿轩又道,哥哥啊,这是你二十二年了第一次外出,也不能绑着哥哥啊!,弟弟这就给哥哥解开绑绳,等回到家了,弟弟再把你捆绑起来,可以吗?哥哥!“文辉笑着点点头。阿轩又道,” 哥哥已经被捆绑了二十多年,好不容易双手才得到了解放,回到家,弟弟再捆绑哥哥,哥哥还让绑起来吗!让不让啊,哥哥!”文辉想了想,又点点头。阿轩拿出来文辉嘴里的口塞,扭过文辉的身子,给文辉解开了捆绑二十多年的双手。

    文辉笑了笑,双手自然的落了下来。阿轩笑着道,”哥哥,抱一抱弟弟啊!”文辉动了动双手,都没有把手抬起来。阿轩抓着文辉的双手抱住了自己。抱了一会,阿轩又抓着文辉的手放在了文辉的JJ上,“哥哥,摸一摸你自己的JJ吧,都二十多年没有摸过了!摸摸看还是不是二十多年前的感觉!”文辉呆了一会,表情怪怪的看着阿轩,“弟、弟、、弟、让、让让、、摸、、吗?阿轩看到二十多年了,文辉开口的第一句,就是叫了一声弟弟,激动的上前一把抱住了文辉,”好哥哥,二十二年了,弟弟终于听到了哥哥叫弟弟了,好哥哥!你再叫一声弟弟!”文辉笑了笑,又张开嘴,“弟、、弟弟!”阿轩把文辉抱的更紧了,把嘴对准了文辉的嘴亲吻下去,亲了一会,阿轩擦了擦眼泪,笑着看着文辉,“哥哥,你摸啊,二十二年了,你都没有摸过自己的JJ了。”说着伸手抓住了文辉的手又放在了文辉的JJ上,两只手共同摸了一会。

    阿轩拿出来一套崭新的西服,把文辉打扮起来,拉着文辉站到镜子前欣赏自己的新装。此时的文辉,仪表堂堂,文质彬彬,气度非凡,稳重成熟,潇洒英俊。虽然已经四十六岁了,但看上去顶多三十五六。阿轩都看的呆了?惊叹哥哥经过了二十二年的囚禁生活,居然还这么尊贵高雅,看了令人肃然起敬!阿轩笑呵呵的叫了一声,“刘总,该上车了!”文辉看了看阿轩,没有什么表示,阿轩又叫了一声,“刘总,该上车了!”文辉呆了一会,笑了笑,“弟、、弟,、、谁、、、、谁、是、、、刘、、、总!”阿轩心里有点酸楚,哥哥二十二年没有说过话了,这一开口,含糊不清,断断续续,要是不张嘴说话,眼前的哥哥不就是活脱脱的刘总再现吗?刘总当年可是谈笑风生,滔滔不绝,讲话从来不用看稿的!阿轩想到,不要再拿当年的事情刺激哥哥了。

    随即道,“哥哥,弟弟这就陪着哥哥去办理身份证。文辉笑了笑。阿轩扶着文辉坐进了汽车,去办理身份证。在派出所门口,阿伟远远的拿着望远镜看到阿轩他们下了车,看到自己的亲爹,如今礼服加身,一副学者派头,潇洒英俊,气度非凡,猛一看就是自己大两岁的翻版,感慨万千,又想到阿轩说过的话,你是从你爹的JJ里爬出来的人!阿伟暗自笑了笑,可不是吗,正是自己继承了爹爹的遗传,才有这么好的相貌与身段,这时的阿伟,更加爱爹爹了,自己咋就这么混账,居然操了自己的亲爹!怪不得老爹不肯认我这个儿子,可是,爹爹啊,你知道儿子是多么的爱你吗?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这个儿子,儿子身上的血就是你骨血的延续,这点谁也无法改变!不管你认不认我这个儿子,我都认你这个亲爹,儿子不在意你和叔叔的关系,这怪不得爹爹!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都会为你做自己能做的一切,你放心吧,爸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0 10: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二

    因为有医院的亲子鉴定和亲儿子的报失材料,又有原公司证明的失踪材料,派出所也不想没事找事的去查找这些年到底失踪在哪里了,又有关系的疏通,很顺利的补办了身份证。阿轩又开着车到花园里给文辉照了几张相,又开着车回到了家里,回到家,文辉看了看阿轩,呆了一会,“弟、、、弟、、,脱、衣、、服。衣衣、、服、、、、不不、、好受!”阿轩笑着问文辉,“哥哥啊,穿着衣服不好受是吧,还想脱去衣服裸体?”文辉傻笑着点点头。阿轩想到,哥哥二十二年了一直是浑身一丝不挂的五花大绑着,猛一穿上衣服,感到不舒服,很好理解,那就还给哥哥脱去衣服,让哥哥裸体吧,反正家里也没有外人,让哥哥慢慢的适应吧。阿轩笑着抓着文辉的双手,给文辉活动了一下手臂,脱光了文辉的衣服。

    文辉笑笑,对着阿轩道,“弟、、、弟,你你你、、也、、、!”阿轩笑道,“弟弟知道了,哥哥也让弟弟脱光衣服,和哥哥一样!”文辉又笑了笑。”哥哥啊,你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们出去了一上午了,该做饭了,哥哥饿了。”文辉站起来,由于双手还比较僵硬,活动还不太方便,就用身子碰了碰阿轩,“弟、、、弟,捆、、、、JJ、、、。阿轩大笑,“弟弟已经完全解放了哥哥,可是哥哥不习惯,还想让弟弟捆着你的JJ,拴在腰间,跟着弟弟来回转吗!”文辉笑了笑,点点头。阿轩想了想,拿起绳子又把文辉的JJ蛋蛋捆在一起拴在了自己腰间。“这下好了吧,哥哥!”文辉笑笑,又扭转身,慢慢的把双手背到了身后,“弟、弟,捆捆、、手!”阿轩又笑道,“哥哥已经习惯了捆绑着双手了,还让弟弟把哥哥的双手捆绑起来吗?”文辉又笑了笑,点点头。阿轩想了想,又把文辉的双手扭到背后给捆绑了起来。文辉又张了张嘴,对着阿轩呜呜了几声。阿轩笑笑又把口塞给塞进去了。文辉咯咯的笑着,跟着阿轩去厨房,围着阿轩转来转去的,看起来很高兴。

    阿轩看到文辉的这些表现,心里有些发酸,哥哥被自己捆绑囚禁了二十二年,猛一完全解放了哥哥,哥哥还不完全适应,当年思维敏捷的刘总,如今反应迟钝,吐字含糊不清,断断续续。这些都是弟弟给哥哥留下的创伤,就是哥哥现在的行为也有点傻乎乎的,一回到家,就要脱光了衣服,松开了绑绳,还主动的让弟弟再捆绑上。宁愿对着弟弟呜呜几声,也尽量不想说那么多的话。弟弟要精心的呵护哥哥,让哥哥尽量快些恢复过来,虽然恢复不到当年刘总那样的状态,但也至少达到正常人的行为标准,尤其语言能力,行走能力。这时候文辉也在想着,二十二年了,整整二十二年了,自己就再也没有到外边走走,看看了,这一出去看,外边的变化太大了,简直是天翻地覆,大的令自己不敢相认,自己确实落伍了,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不得不服啊!

    弟弟还叫哥哥什么刘总,我再也不想听到这个称呼了,刘总这个称谓这辈子和我早已经无缘了。尽管弟弟松开了捆绑二十多年的绑绳,可是哥哥我被捆绑了二十多年,早已经习惯了手在背后捆绑着,不捆绑着反而觉得不自在,没地方放,弟弟拿出了口塞,让哥哥我随便的说话,我想说也说不出来啊,每个字都要憋很久才能迸出来,这哪里是说话!说话很难受啊!还不如呜呜两声,什么意思都代表了,也怪有意思,弟弟可能认为哥哥变得有点傻乎乎的了,与其这样岂不是更好?人太精明了,费神费力的,不如傻乎乎的过得幸福快乐,假如一个精明强干的人,会让别人随便抓着JJ玩弄吗?那是他没有体会到被别人玩JJ的乐趣,真的比自己玩着好受,弟弟给哥哥解开了绑绳,哥哥梦中梦寐以求的想自己摸着JJ玩玩,可是自己摸到了也就那么回事,还没有弟弟抓着玩好受呢!哥哥傻乎乎的,弟弟才会抓着哥哥的随便玩啊!哥哥就这样傻乎乎的吧

    阿轩考虑到哥哥还不习惯于完全的解放,所以在家里,文辉照样是浑身赤裸,被捆绑着双手,吃过饭,文辉自己就张开嘴,等着塞进口塞,阿轩也只有给塞进去。一天阿轩对文辉说,“哥哥啊,弟弟要去公司开个董事会,很快就回来了,哥哥就一个人呆在家里吧。”文辉笑了笑,对着阿轩呜呜了几声,往前挺了挺自己的大JJ,又把头往楼上指了指。阿轩笑道,“哥哥的意思是弟弟外出了还把哥哥吊在楼上,是不是!”文辉笑着点点头。阿轩笑着,“哥哥自由了不好吗?要不弟弟给哥哥解开捆绑着的双手,哥哥自己在家里看电视,想看什么,就自己换台,不比捆绑着双手吊起来好吗?”文辉傻笑着摇摇头。阿轩笑了笑,“那就依着哥哥吧!”伸手拽住了文辉的大JJ,一步步的牵到楼上,又把文辉四肢反绑着吊了起来,对着文辉,挥了挥手,“哥哥在家耐心的等着弟弟回来!”文辉呜呜了几声。

    文辉想到,弟弟外出开会,自己一个人在家里,无事可做,再说自己还能做什么?还不如被捆绑着,吊起来,啥心也不操,啥事也不想。哥哥我晃动一下身子,低头看一下下边硬邦邦的JJ,也跟着来回摆动,自己心里就急着想摸一摸,可是被吊着,怎么能摸得到,心里痒痒的,怪好受的,呵呵!是不是哥哥我真的有点傻乎乎的了?自己也感觉到,当年刘总的魄力在自己身上荡然无存,根本就是完全的两个人。哎!哥哥信命了,二十多年前的那个梦,就是当年的刘总二十多年后的命运,命该如此,天命难违,怪不得弟弟毁了自己一生,就是没有弟弟绑架哥哥,照样会出现另一个人绑架哥哥,那样的话,还不如是弟弟绑架了哥哥,弟弟对哥哥很好,真的很好,哥哥原本想着就这样被捆绑着,有弟弟伺候着,和弟弟好好的生活一辈子了,不再想自己还能有自由的一天了。想不到弟弟一直还想着解放了自己,让自己过正常人的生活,其实被弟弟捆绑着,搂在怀里伺候,也很舒服啊!以前在书本上看到的对同性恋的丑化,其实是不真实的,哥哥已经做了弟弟二十多年的老婆了,感觉也没什么不好的,只不过让那些所谓的正人君子嗤之以鼻,所谓的那些正人君子,人前光明堂皇的,背后还不都是以性取乐。以前,自己不也是以正人君子自居吗?什么正人君子,都是假的,假装正经!想着想着嘿嘿的笑了笑。要是弟弟再问哥哥爱不爱弟弟,哥哥就会说爱弟弟,真的很爱弟弟!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9 19:39:3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三

    阿轩见到阿伟,把给文辉照的照片交给了阿伟,并告诉他身份证已经办好了。阿伟看着照片,嘴里喃喃的说道,“爹爹啥时候能相认我这个儿子啊!我太爱爹爹了!叔叔啊,以前你说我是从我爹的JJ里爬出来的,当时我还嘲笑你不正经,那天看到我爹穿上衣服的样子,衣冠楚楚,煞是动人,确认我就是爹爹年轻时的翻版,真的是从爹爹的JJ里爬出来的,哈哈!”阿轩大笑,“小子和叔叔说话越来越放肆,这样淫荡的话也敢说!”阿伟笑了,都是男人,谁还不知道谁!当面都是假正经,其实背后一个比一个淫荡。叔叔你是阿伟的后妈,阿伟对你说话,何必再假装正经!”阿轩大笑,“叔叔怎么又成了你的后妈?叔叔是男人?”阿伟也笑了,“叔叔啊,那你说你是我的什么人?我叫你后爸更不合适了吧!”“傻小子,我就是你的叔叔,不是什么后妈?”阿伟笑着道,“阿伟真的很羡慕叔叔能找到爸爸这样的人作为情人!爹现在完全接受你了吗?”阿轩大笑着说,“阿伟啊,不要再说你爹是叔叔的情人了,你爹是叔叔的老婆!”阿伟笑道,“光叔叔你自己说了还不算,还得我爹承认呢!”阿轩笑道,“你爹已经承认了,叔叔问他再三,他都点头承认!哈哈!”“那就祝贺你了叔叔,你就真的是阿伟的后妈了!”阿轩高兴的大笑!

    阿伟又问,你今天外出,我爹独自在家吗?“阿轩瞪大眼睛,“混小子,又打你爹的主意了!”阿伟大笑,“看叔叔说的,阿伟已经知道那是我爹了,哪敢还造次,那次差点要了我爹的命,阿伟怎敢再造孽!”阿轩道,知道就好,不过你爹呢,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行为还有点傻乎乎的。这次我出来,他主动的要求把他还吊在楼上。”阿伟道,“平时你还捆绑着我爹,给我爹塞进口塞吗?”阿轩道,“是啊,回到家,他就说穿着衣服不好受,要脱光了,脱光了衣服以后,就自己把双手背到身后,对着叔叔呜呜个不停。”阿伟问道,“叔叔不是已经给我爹拿出口塞了吗,他怎么不对你说,还呜呜个什么?”阿轩看着阿伟,“你爹已经二十多年没有说过一句话了,猛一张口,说话断断续续,嘴里半截肚里半截,还咬字不清,看着说话就艰难,是他张着嘴让塞进去的,他认为呜呜声可以代表一切他想要表达的意思,你爹的行为看着有点傻乎乎的,叔叔看到也心酸!慢慢来吧,你爹能有这么大的变化已经不容易了,不能操之过急!这一段我会经常带着他出来逛逛,让他习惯不再捆绑的生活,成为一个自由的正常人!”

    阿伟笑道,“叔叔啊,我爹让你二十多年的捆绑生活,弄的有点傻了,你可不能瞧不起他,也不能欺负我爹,我爹表达不清,你还捆绑着他呢,你可不能天天和他那个啊!”说着哈哈大笑。阿轩也笑了,“混小子,你说我和你爹那个了,那个是什么意思,你说清楚!”阿伟大笑,“叔叔还假装正经,自己都说过了,做都做过了,还怕说!哈哈!好了,叔叔,阿伟不和你开玩笑了,真的,你们俩都是我的亲人,将来不管你们两人谁先走,剩下一个人的时候,阿伟都要好好的照顾你们的,不用担心!另外,叔叔啊,我也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快结婚了!将来有了孩子也叫你爷爷!叔叔啊,你说阿伟结婚给我爹说不说啊!”阿轩想了想,“阿伟啊,叔叔已经给你说过,你爹倔犟的很,你就像你爹,和你爹有了一次,还想第二次,有了第二次,还想再有!到现在心里还偷偷的想着呢,只不过这辈子你爹只能做你的梦中情人了!哈哈!”

    阿伟大笑起来,“看叔叔说的,阿伟太爱叔叔了,和叔叔说话,想说啥就说啥,一点也不需要假装正经,你太让阿伟爱了!”阿轩大笑,“见你爹之前,你就对叔叔有过非分之想,想把叔叔搞到手,见了你爹,你又对你爹爱不释手,终于让你偷偷搞到手了!”阿伟大笑着轻轻打了阿轩一下,“看叔叔你老不正经的,拿阿伟开起心了!阿伟说不过你,不和你说了,你就说告诉我爹不告诉吧!”阿轩笑道,“小子啊!叔叔二十多年了才真正把你爹搞到手,你想两三两年就消除了他对你的厌恶,可能吗?先不告诉他吧,以免他听到你的名字就生气。常言说,隔代亲,等你生出了娃娃,那也是他的亲骨肉啊!或许他就消除了对你的厌恶,把多年思念你的那份感情转移到孙子身上。”阿伟失望的说,“那好吧,就听叔叔的,不告诉我爹。叔叔,你可要好好地照顾我爹,你欺负我爹了,我可不答应!哈哈哈!”阿轩笑着拧了一下阿伟的脸,“你爹是我的老婆,用得着你操心吗?”

    阿轩回到家里,就上楼把文辉放了下来,抱在怀里,“哥哥,等弟弟等的不耐烦了吧!”文辉对着阿轩笑了笑,呜呜了两声,随后,又用下巴指了指阿轩身上。阿轩笑着道,“哥哥是想说让阿轩也一回到家就脱光了衣服,是不是?哥哥!”文辉笑着点点头。阿轩脱光了衣服。文辉扭转身子一把就抓住了阿轩的大JJ,拽着往楼下走。阿轩大笑,“哥哥也想拽着弟弟的JJ下楼了!”阿轩慢慢的跟在文辉后边一步不拉的下楼,下到楼子,阿轩让文辉拽的硬邦邦的,扒开文辉的屁股就顶了进去,文辉嘴里呜呜着,摇着头,往前撑着走,阿轩也伸出手来,一手搂抱着文辉,一手伸到前边抓住了文辉的大JJ。文辉把阿轩拖到了厨房。

    完事后,阿轩拿出文辉嘴里的口塞,文辉瞪着阿轩,“弟、弟、、、坏、、坏、做做、、、饭、、、”随即又对着阿轩呜呜了几声。对着阿轩张开了嘴,阿轩笑道,“哥哥有嘴也不想说话,非得让塞进去!”顺手又给塞进去了,文辉对着阿轩笑了笑。阿轩随手把文辉JJ上的绳子拴在了自己腰间,忙着做饭。做好了饭,文辉还是一屁股坐在阿轩的怀里,喂过饭。文辉对着阿轩张开了嘴,等着赛口塞。阿轩笑道,“好乖,咱们白天就不塞了?好不好!”文辉瞪了瞪阿轩,摇摇头。阿轩又道,“弟弟已经给哥哥塞了二十多年了,现在拿出口塞,哥哥也说不好话了,都是弟弟不好,弟弟要教哥哥重新会说话,咱们以后白天就不塞了,晚上睡觉时才塞进去,哥哥不听话的话,弟弟就不玩哥哥的JJ了,听话,好乖,好不好!”文辉瞪了一会儿阿轩,想了想,就点点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9 19:40:2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四

    吃过饭,阿轩抱着文辉坐在沙发上,“哥哥,现在,弟弟就教哥哥说话,弟弟说一句,哥哥跟着学一句,好不好!”文辉笑着点点头。阿轩张开嘴,说道,“床前明月光,哥哥说!”文辉呆了呆,张开嘴,“串、串、、、田田、、、敏、、敏、、略、、、略、眶!”阿轩大笑,“哥哥你说的是啥啊!弟弟咋听不明白!”文辉瞪大眼睛瞪了瞪阿轩,随即自己也大笑起来。阿轩瞪了瞪文辉,“哥哥不要笑,再说一遍,”床前明月光!“文辉又跟着重复一遍,串串、、田、田、、、敏敏、、略、、略、、、眶!“阿轩又大笑起来,文辉也跟着笑起来,两人笑了一会,眼泪都笑出来了。

    阿轩笑道“哥哥啊,傻哥哥,你咋比三岁的孩子学说话都笨?”文辉瞪着阿轩,对着阿轩大声的呜呜了几声!阿轩又笑道,“哥哥不会说话,呜呜起来倒很在行!,文辉又瞪了瞪阿轩,猛一扭身拽住了阿轩的JJ,使劲的拽着。阿轩大笑着,“哥哥啊!弟弟不敢再说哥哥笨了,你就饶过弟弟吧!哥哥一个字一个字的教你吧!说,床,哥哥说!”文辉笑了笑,“爽!”阿轩又说,床!“文辉又跟着说,”爽!”阿轩大笑不止,“哥哥你爽个啥,你就知道弟弟玩你的JJ很爽,是不是!”文辉嘴里呜呜着,挣脱阿轩的怀抱,猛往下一站,手在身后拽着阿轩的JJ站了起来。阿轩大呼,“哥哥啊,你拽疼弟弟了,你就饶了弟弟吧!”文辉也不管阿轩嘴里喊疼,只管拽着在房间里转了起来,阿轩在后边笑呵呵的跟着,“哥哥饶命,哥哥饶命啊!”

    经过几天口对口的教,文辉的说话能力好多了。这天,阿轩又抱着文辉教说话。阿轩道,“弟弟爱哥哥。哥哥你说哥哥爱弟弟!”文辉点点头,“果果、、赖弟弟!”阿轩笑道,“哥哥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文辉又说了一遍,“果果、、赖弟弟!”阿轩笑着纠正,“不是果果,是哥哥!”文辉重复道,和和。阿轩又道,是哥哥,不是和和!说着掰着文辉的嘴,文辉笑了笑,“哥哥!”阿轩拍手笑道,“哥哥说对了,哥哥真乖,再说一遍,哥哥!”文辉又重复了一遍,“哥哥。”阿轩又道,那哥哥把话说完,说,哥哥爱弟弟!文辉笑笑,”哥哥、赖弟弟!”阿轩又大笑,“哥哥你赖弟弟什么吗?你赖弟弟这会儿没有玩哥哥的JJ吗?”文辉立刻瞪起眼睛,“弟弟坏!”

    阿轩大笑,“哥哥啊,你说弟弟坏,你咋说的这么清楚?弟弟真的很坏吗?”文辉愣了愣,笑着摇摇头。阿轩又对文辉继续说,“再说,哥哥,爱!”文辉重复一遍,“赖!”阿轩又调整文辉的口型,再说一遍,哥哥,说,爱!“文辉张了张嘴,“爱!”阿轩抱着文辉,哥哥真棒,哥哥说对了,那你就再说一遍,“哥哥爱弟弟!”文辉笑了笑,“哥哥、爱、弟弟!”阿轩笑着拍拍手,“哥哥说对了,你说哥哥是真的爱弟弟吗?”文辉点点头。阿轩激动的抱着文辉,两眼噙泪,“哥哥啊!这句话,弟弟等了二十多年,终于等到了这句话从哥哥的嘴里亲自说出来,哥哥啊!你就再说一遍,让弟弟再好好的听听吧!”文辉又笑了笑,对着阿轩的脸,大声的说,“哥哥、爱、弟弟!”阿轩激动的抱着文辉亲吻了半天。

    阿轩对文辉说,“哥哥啊,你现在逐渐的会说话了,腿也能走路了,咱们白天也不再捆绑哥哥了,弟弟也知道哥哥已经习惯了捆绑着被弟弟搂着睡觉,到睡觉的时候再捆绑着哥哥,弟弟搂着,白天呢,哥哥就练一练走路,练一练说话,练一练手拿东西,好不好!”文辉点点头。阿轩笑着说,“哥哥不要点头,同意了就说,好!或行,不同意了,就说不好,或不行,好不好!”文辉又点点头,阿轩笑道,“弟弟刚说过,不许再点头,要用嘴说话,哥哥你说同意不同意!”文辉笑道,“同、意!”阿轩笑道,那现在呢,弟弟就领着哥哥多到外边转转,看看,好不好!“文辉看了看阿轩,停了一会,说,“好!”阿轩又抱了抱文辉,“哥哥真乖!”文辉瞪了瞪阿轩,“弟弟坏!”阿轩大笑,“哥哥才学会说话,别的话还说不清楚,咋弟弟坏这几个字说的这么清楚!”文辉张开嘴,对着阿轩大声的呜呜了几声。阿轩大笑道,看来还是哥哥的呜呜声最好听了!”阿轩领着文辉到大型商场逛了一圈,来到手机柜台前,“哥哥啊!弟弟给你买个手机吧!”文辉看了看阿轩,想到自己已经二十多年没有用过手机了,现在买个手机,干啥用,给谁打电话!自己过去认识的人,亲戚朋友早已认为自己死了多年了,现在我没有任何一个亲人和朋友,弟弟就是哥哥唯一的亲人,随即摇摇头。阿轩立刻对文辉说,“哥哥又忘了,给弟弟说,是要还是不要,用嘴说!”文辉张了张嘴,“不、、要!”

    阿轩又领着文辉来到美食一条街,让文辉随意想吃什么东西就要什么东西。文辉看中了两样自己以前喜欢吃的菜,阿轩又点了两个菜,两人来到角落的一个餐桌前,文辉就要往阿轩的怀里坐。阿轩立刻小声的说,“哥哥,这是在外边,哥哥不能坐在弟弟怀里,哥哥要自己坐在椅子上吃。”文辉看了看阿轩,又看了看周围,对着阿轩呜呜了两声,坐在了阿轩的旁边。坐下来,文辉看着菜盘子,也不动筷子,等着阿轩喂呢!阿轩笑道,“哥哥又犯傻了,在这里,弟弟咋喂哥哥吃饭,好乖,自己拿起筷子吃!”文辉看了看阿轩,慢慢的拿起筷子,夹了几次菜,都夹不住,急的对着阿轩又呜呜了几声。阿轩笑呵呵的看着文辉,“哥哥没有弟弟喂饭吃,就自己不能吃饭吗?”说着抬起头,看了看周围,偷偷的夹起菜送到文辉的嘴里,文辉高兴的一嘴吃下,还看着阿轩,阿轩又看了看周围,又夹了一筷子菜,送到文辉的嘴里,文辉又吃完了。阿轩只能看周围没人注意的时候,才敢夹菜送到文辉嘴里。吃了半天,两人都没有吃好,阿轩看着在这里吃不好了,就领着文辉回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9 19:4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essme 于 2017-2-19 19:45 编辑

                                      二十五

    回到家里,文辉就对着阿轩呜呜个不停。阿轩大笑,“哥哥不要闹人,给弟弟用嘴说!”文辉笑了笑,“哥哥、饿。不饱!”阿轩笑道,就知道哥哥肚里饿,没有吃饱,哥哥真会闹人,自己的双手已经完全解放了,还不好好的吃饭,非得让弟弟喂着吃。“文辉笑道,”哥哥、夹、不住!”随即,文辉又笑着看着阿轩,“弟弟,脱、衣服!”阿轩笑呵呵的就把文辉扒了个精光,自己也脱了个精光,抓住文辉JJ上的绳子,又拴在了腰间,“就知道哥哥还不习惯穿衣服,回到家就要脱光,那就跟着弟弟转吧,弟弟给哥哥做饭!”做好了饭,端到饭桌上,阿轩坐了下来,文辉也立刻就往阿轩的怀里坐,阿轩笑着推开了,“哥哥,听话,自己坐在那里吃!”文辉笑了笑,“凳、子,凉,哥哥的,、屁、屁股凉!”阿轩拿了一条毛巾垫上去,“哥哥自己坐上去!”文辉坐了下来,呆呆的看着阿轩,就是不动筷子。阿轩又道,“好乖,自己拿着筷子吃!”

    文辉看了看阿轩,“哥哥、夹、夹不住!”阿轩拿着文辉的手,手把手的教文辉拿筷子,握着文辉的手一筷子一筷子的夹菜给文辉吃,看吃的差不多了,阿轩拿起筷子又喂了文辉几口。阿轩笑道,“哥哥真乖!”文辉瞪了瞪阿轩,对着阿轩呜呜了几声、阿轩瞪大眼睛瞪着文辉。文辉立刻停止了呜呜,笑了笑,“哥哥、不不、、是乖,弟弟才、、是乖!”阿轩大笑,“哥哥还不傻啊!知道和弟弟还嘴了,弟弟是哥哥的好乖,好不好!”文辉立刻大笑,“弟弟、、、好乖、乖!”阿轩又对文辉说,今后呢,就每天早餐弟弟抱着哥哥喂饭吃,其余的两餐,哥哥自己吃!”文辉笑笑,点点头。阿轩立刻又瞪着文辉。文辉看到,立刻笑了笑,“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9 19:4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弟弟看自己慢慢的接受了,就慢慢的给自己松开了大腿,也慢慢的给自己松开了五花大绑二十多年的双臂,还口把口的交给自己说话,自己学说话也闹出了不少笑话,弟弟故意的笑话哥哥,就连自己也没有想到,突然扭转身抓住了弟弟的JJ,拽着在房间里转了几圈,弟弟嘴里一个劲笑呵呵的喊哥哥饶命!哥哥知道,弟弟这是在逗着哥哥开心,想想也挺有趣的。人啊!就该拿得起放得下,到什么处境就说什么话,不要再用老规矩束缚自己,否则的话,痛苦的还是自己。也别说,一直被反绑着四肢,猛一解放,还真有点不习惯,动不动还想把手背到身后去让捆绑上,捆绑着也挺好玩的,什么都不用动,弟弟玩弄自己,玩的自己不能自持,自己也毫无办法,心里痒痒的,挺舒服的!原来还想着,自己这一辈子就不再说话了,就这样被反绑着四肢,不时的被弟弟玩弄一下,也无所他求了,更没有幻想着弟弟还能给自己松绑过正常的生活。既然现在完全想开了,弟弟也解放了自己,那就顺其自然吧,尽快的努力恢复说话功能,高高兴兴的和弟弟过完下半生!

    阿伟结婚的前夕,阿轩去给阿伟送贺礼。阿伟问道,你又把我爹独自吊在家中,自己出来了吗?阿轩道,“是啊?”阿伟道,“你不是说要完全解放了我爹吗,你咋还把我爹吊起来!”阿轩笑道,“你不知道你爹现在的变化多大,现在你爹天天都很高兴,我也很高兴,教你爹慢慢的说话,教他如何自己吃饭,闹出了不少笑话,我不想这么美好的状况因为我的外出,你爹独自在家,稍微有点闪失,致使我们都失去这美好的时光!”阿伟问道,“那我爹同意还让你吊在家里吗?”阿轩道,“你爹已经被吊了二十二年了,早已经习惯,他同意!”阿伟道,“叔叔,那你给阿伟说说,我爹都闹出了什么笑话!”阿轩瞪了瞪阿伟,“我们两口子之间的事情,你一个小孩子瞎问什么?”阿伟笑道,“看叔叔又假装正经,都是男人,谁还不知道谁?再说,我也只有在叔叔面前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只有在叔叔面前才不会像在公司,在社会上那样装的像个正人君子,叔叔是我唯一能随便说笑的人,你就说说吧,好叔叔!”

    阿轩笑道,“那好吧。刚开始教你爹说话,叔叔说一句,床前明月光,让你爹重复一句,就这一句,他啃啃巴巴的说了半天,一个字也没有说清楚,后来,我就说,那我说一个字,你就跟着学一个字,我就说,床,哥哥说!你爹楞了半天,说了一个字,爽!我瞪了瞪你爹,哥哥你说的不对,床,再说,哥哥!你爹又大声的说,爽!让叔叔笑得啊,抱着你爹就说,哥哥啊,你爽什么啊!是不是弟弟玩你的大JJ玩的很爽啊!你爹瞪了瞪叔叔,对着叔叔呜呜了几声,立刻扭转身子,伸手抓住了叔叔的JJ,拽着叔叔站起来,你爹又狠劲的拽着叔叔的JJ,在房间里转了三圈,叔叔一个劲的求饶!”阿伟立刻大笑,你们咋这么有趣,叔叔,你咋恁会逗着我爹玩!我爹让你逗的很开心啊!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9 19:49:1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六

    阿伟笑了一阵又问,“叔叔,这些话你也好意思给阿伟说!”阿轩笑道,“还不是你小子求着叔叔说的吗?再说了,阿伟啊,叔叔也真想有个人能分享一下叔叔心中的高兴,叔叔也没有人说去啊!”阿伟笑道,你不是还一直五花大绑着我爹吗?他咋能拽住叔叔的JJ!“阿轩笑道,“叔叔问他,哥哥啊,现在给你松开五花大邦的双手,仅仅用一根短绳子捆绑着你的双手,这样你就可以啥时候想玩弟弟的JJ,一扭身就可以抓到了,你愿意吗?你爹乐呵呵的笑着点点头。”阿伟大笑,“叔叔,你咋这么坏!你一步步的把我爹引诱的越来越淫荡!你太坏了,叔叔!我爹抓着你的JJ玩了吗?”阿轩大笑着,“你爹不学的淫荡些,他能慢慢走出这二十多年的阴影吗?只有他的心学的慢慢的淫荡些,他才能对自己的处境越来越无所谓,才能慢慢的恢复过来!你爹被松开了五花大绑的绳子,上下左右活动了一下手,叔叔就又问他,你喜欢不喜欢抓着弟弟的JJ玩啊,你要喜欢的话,就玩两下吧,你爹呆了呆,不好意思伸手抓,叔叔就抓着自己的JJ递到他手里,你爹伸手就抓住了叔叔的JJ,玩了起来。”阿伟又大笑着道,“叔叔啊,你捆绑了我爹二十多年,我爹摸不到自己的,有了机会肯定想抓着你的玩一玩,都是男人啊,你要理解我爹。”阿轩笑道,叔叔当然理解,叔叔就是让你爹抓着玩的,玩上瘾了才好呢!”

    阿伟笑道,“叔叔你真是老奸巨猾,一步步的引诱我爹上钩。叔叔啊,你操我爹这么多年了,当然刚开始他是无奈的,毫无办法,可是现在呢,他还反对吗?自己承认愿意接受了吗?”阿轩大笑,“有你这样的儿子说自己的爹挨操的事吗?”阿伟又大笑着,”叔叔又假装正经起来了,都操了我爹这么多年了,只不过说实话不好听而已!你还装什么假正经,叔叔!”阿轩大笑,“叔叔问你爹,哥哥啊,喜欢弟弟操你吗?刚开始他只是瞪着叔叔,嘴里呜呜个不停,叔叔就逗他,哥哥啊,要是你不喜欢的话,弟弟今后再也不操哥哥了,也不玩哥哥的JJ了,他愣了愣,叔叔又问他,哥哥啊,你自己说吧,你到底喜欢不喜欢弟弟操你,他立刻羞涩的笑着点点头!”

    阿伟大笑道,“都是你这样淫荡的叔叔把爹爹一步步逼到甘心情愿做你的老婆!想想也是啊,叔叔,你要是也不操他了,也不玩他的JJ了,他整天被五花大绑的反绑着四肢,身体又不能活动,嘴也不能说话,就这一点身体的快感也得不到,他怎么能一直撑这么多年啊!做儿子的理解爸爸的苦楚,阿伟不会嫌弃爹爹淫荡的,只要他能高兴就好!”阿轩又道,“叔叔带着他到饭店吃饭,点好了菜,叔叔坐下来,你爹就往叔叔的怀里坐,叔叔立刻推开了他,对他小声说,哥哥,这是在外边,你不能坐在弟弟的怀里,他无奈的对着叔叔呜呜了两声,自己坐了下来,干坐在那里也不动筷子,叔叔让他自己拿起筷子,自己夹菜吃,他怎么也夹不住菜,叔叔不得不偷偷的看看周围没人注意了,就夹一口菜喂到他嘴里。后来到家后就对着叔叔的脸大声的呜呜个不停。”阿伟道,“叔叔也真是的,回到家就给我爹又塞进口塞了,还不让我爹自由的说话!”阿轩笑道,“那里是叔叔不让他说话,回到家叔叔根本就没有给他塞口塞,是你爹自己感到说话不方便,有啥想法就喜欢对着叔叔大声呜呜!”

    阿伟又问,“叔叔你不是说要尽快的完全解放我爹吗?咋现在回到家,你就把我爹给绑起来了?”阿轩笑道,“是你爹习惯了捆绑的生活方式,一回到家,就闹着脱衣服,脱了衣服,就自己把双手背到身后让捆绑的。不过呢,现在叔叔对你爹说,哥哥要听话,做个好乖,白天呢,就不再捆绑了,也不再塞口塞,只有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再把哥哥捆绑起来,塞进口塞,弟弟搂着睡觉。好不好!他呆了呆,高兴的同意了。”阿伟听到大笑着轻轻捶了阿轩一下,“叔叔你太坏了,你的心眼太多了,睡觉的时候把我爹捆绑起来,你就可以随意的操我爹了,不管他愿意不愿意,他是被捆绑着的啊!”阿轩大笑着还了一锤,“你小子说话一点都不避讳,说起叔叔操你爹,就像说笑话!你这个不孝之子!”阿伟也笑道,“叔叔又假装正经,你在爹的儿子面前说操我爹的话,咋就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人就是被你操的那个人的儿子!叔叔,你为啥要给阿伟说这些话!”阿轩笑道,“看看,你小子又说叔叔的不是了,这不是你小子想听吗,再说了阿伟啊,叔叔真的想找个人听一听分享叔叔心里的高兴,叔叔这些年的辛苦,没有白费,终于换来了你爹的真心,叔叔这是高兴啊,总想找个人说一说,分享一下,但世上再无第二人能和叔叔分享了,只有小子你了!你爹是叔叔的老婆,你呢,又是你爹的儿子,老婆的儿子 不也是叔叔我的儿子吗!”

    阿伟笑道,“阿伟明白,这世上也只有叔叔一个人能给阿伟敞开胸怀,随便的说出心里话,阿伟还感激不尽呢。阿伟早就说过,你是阿伟的后妈,或后爸,但这两种称呼都不适合你,其实,阿伟早已经把自己当做你的儿子了,只因为不好叫,所以还一直叫你叔叔。其实呢,人就是这么回事,大家都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世上的,谁都心知肚明,但谁也不当众说出来,都是伪君子。阿伟不在乎叔叔操我爹,只要你高兴,我爹高兴,这是你们二人之间的事情,做儿子的才不管你们谁操谁呢!”阿轩大笑,“你小子又想坏心眼,想让你爹操叔叔,是不是啊!”阿伟大笑,“我爹毕竟也是男人啊!我爹有过这样的要求吗?”阿轩笑道,“你爹以前正统的很,现在能接受叔叔,已经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了,他还没有这个心眼想操叔叔,他要是真有这个愿望,叔叔也满足你爹!你小子可不要从中挑唆!”

    阿伟笑道,“真的叔叔,阿伟很羡慕你们,两人能倾心相爱,互敬互爱,比什么都好,阿伟做梦都想能再抱一抱我爹,让儿子再感受一下爹的体温!阿伟太想念我爹了!”阿轩瞪了瞪阿伟,“你小子又胡想了,你再抱一抱你爹,你的下边硬邦邦的顶着你爹,你让你爹又怎样想!混小子!”阿伟大笑,“叔叔一出口就是淫荡的话。真的,叔叔,真的有那一天的话,只要我爹答应了,还望叔叔能成全阿伟,让阿伟再抱一抱我爹,这是一个亲儿子抱着亲爹的那种拥抱!”阿轩大笑,“那好吧,只要你爹愿意,不过的,必须当着叔叔的面抱,不许偷偷摸摸的抱,你要偷偷摸摸地抱你爹,小心叔叔打断你的腿,那是我的老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9 19:49:4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七

    阿轩早上抱着文辉喂过饭,就给文辉解开绑绳,穿好衣服,领着文辉到菜市场,一来呢,多走走,看看,二来让文辉学会自己买菜等和别人的交谈,更快的恢复文辉的语言能力。不管买什么菜,阿轩都让文辉去和老板说,付钱也让文辉办理,虽然文辉说话还不是很流利,但也能说明心里要说的话,别人也会明白,阿轩一步不拉的紧跟着文辉,文辉也很高兴,回到家,又脱光了衣服,阿轩照样拿起文辉JJ上的绳子,拴在自己腰间,只要是在家里,两人就影影不离,阿轩不放心文辉自己来回走动,所以不让文辉离开自己的视线。文辉JJ上的绳子,即使穿上裤子,也在JJ上捆绑着,就一直拴着,文辉自己也不解下来,心里想着,拴着就拴着吧,反正也不疼,不影响勃起。阿轩抱起文辉坐在沙发上。

    文辉笑着看着阿轩,“弟弟,哥哥不能、、挣钱,还得、靠靠、弟弟、养活!时间、、长了,弟弟会、嫌弃的!”阿轩笑道,“哥哥啊,弟弟怎么会嫌弃哥哥呢!你是弟弟的老婆,弟弟不养活你,谁养活你!”文辉笑了笑,“哥哥被、弟弟绑架、时,身上、还有、一个、银行、卡,上边还有、三十万,那是、哥哥的零用钱,不知道、现在、还、还有没有了!”阿轩大笑,“哥哥平时还存私房钱啊!当时弟弟把哥哥囚禁起来以后,把哥哥的所有东西都收藏了起来,让弟弟找出来看一看!”阿轩牵着文辉到楼上柜子里,拿出来了一张银行卡,是这张吧!哥哥!”文辉点点头。阿轩道,“明天弟弟陪着哥哥去银行看看就知道了!”阿轩又笑着看了看文辉,“哥哥以前会开车,也有驾照,等弟弟把你的驾照恢复了,弟弟领着哥哥再熟练一下车技,再给哥哥买一辆新车,好不好?“文辉笑道,“不好,哥哥就和弟弟,一、一辆车,和弟弟坐在一起!”阿轩笑道,“那好,今后我们外出,轮流着开车,好不好,哥哥!”文辉高兴的说,“好!”

    第二天,阿轩领着文辉来到银行,银行的人说卡太旧了,需要换一张新的,于是,阿轩拿出文辉的身份证又办理了一张新卡,递给文辉,“哥哥去柜员机上看看吧。文辉和阿轩来到柜员机,文辉看到上边有六十多万,文辉看了看阿轩,“弟弟,变变、成六十多万、万了!”阿轩笑道,“是啊,哥哥当时三十多万,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加上这么多年的利息,可不就是六十多万啊!”阿轩又要来卡,拿过自己的银行卡,插进去,往上边又转了一百万。递给文辉,“哥哥,你再看看!”文辉疑惑了一会,插进去又看了看,“弟弟,你又打、打进去一百万、万!”阿轩拉着文辉离开了银行,文辉问道,“弟弟,为啥!哥哥不需要、钱钱!哥哥、就就喜欢吃弟弟的!”阿轩笑道,“傻哥哥啊!弟弟娶你做了老婆,这都二十多年了,连一分钱的彩礼还没有给哥哥呢,这是弟弟给哥哥的彩礼钱!”文辉笑笑,“哥哥跟着弟弟,要钱干啥!难道,弟弟、哪一天要赶、赶哥哥走,让哥哥一个人,去、去过生活?”阿轩笑道,“哥哥就是想走,弟弟也不会让哥哥走的,哥哥敢走,弟弟还会把哥哥四肢反绑着吊起来,看哥哥能走到哪里去!”文辉笑了笑,就往阿轩的怀里乞过去。阿轩立刻推开了,“哥哥,这是在大街上!”

    晚上,阿轩拿出绳子,文辉看到,笑了笑,扭过身子,把双手背到了背后,阿轩拿起绳子,三下五除二的把文辉捆绑好了双手,抱在怀里,“哥哥啊!自弟弟把你绑架以来,你就没有大骂过弟弟一句,为啥?你从心底就没有想过把弟弟大骂一顿吗?”文辉笑了,“想过,曾经,想想、哥哥当时,恨恨的咬牙切齿,想把弟弟骂的、狗血喷头!”阿轩笑道,“那弟弟为啥至今就没有听到过哥哥骂弟弟一句呢!”文辉又笑道,“当初,哥哥想骂你,但、但嘴不能说、说话,后来,你给哥哥插进去胃、胃管,威胁哥哥,说、说哥哥要是敢骂、骂弟弟,弟弟就让、让哥哥永远插、插着胃管,胃管不、好受,生不如、死,又死不了,活、受罪。哥哥就不敢骂弟弟了!”阿轩大笑,“那弟弟已经解放了哥哥,哥哥为啥也不骂弟弟了!”文辉笑了,“已经二十多年了,哥哥已经没有了仇、仇恨,哥哥也爱、爱上弟弟了,哥哥已经这、样了,哥哥今后的生活,离、离不开弟弟了!”阿轩笑道,“是不是弟弟操哥哥操很舒服?哥哥喜欢上了!”文辉瞪了瞪阿轩,“淫荡、荡的弟弟!”扭转身抓住了阿轩的大JJ,“叫你再、再淫荡,弟弟!”

    阿轩大笑着把手伸到文辉嘴边,塞进了口塞,又抱着文辉一转身,按在了自己早已经硬邦邦的大JJ上,文辉和阿轩脸对着脸,阿轩大笑道,“哥哥,你再抓一抓弟弟的JJ试试,还抓到抓不到了!”文辉对着阿轩的脸大声的呜呜着,阿轩也对着文辉的脸大声的呜呜了几声,文辉立刻咯咯大笑起来。阿轩抱着文辉,就这样坐着,“哥哥啊,这些年虽然哥哥不好受,你知道弟弟也不好受吗?二十多年了,弟弟整日回到家,抱着哥哥,就像抱着一个大玩具,虽然哥哥的身子任由弟弟玩,但弟弟并不开心,弟弟多想哥哥能和弟弟说句话,多想听到哥哥说一声,我爱你,弟弟,多想得到哥哥的心!哪怕是听到一声哥哥的大骂,可是,哥哥一直沉默了二十多年,二十二年来没有和弟弟说过一句话,十六年来,没有给弟弟一个笑脸。弟弟的精神都快崩溃了,弟弟都快撑不住了,皇天不负弟弟的心,哥哥终于变了,终于接受弟弟了,弟弟终于亲耳听到了哥哥说,我爱你,弟弟!你知道弟弟听到是多么的激动!哥哥啊,弟弟会爱你一辈子,海枯石烂,永不变心!“

    阿轩已经给阿伟打电话让他去车管所托关系,为文辉办驾照。过了几天,领着文辉去车管所,给文辉办好了驾照的复查,重新办理了一个驾照,开着车到一条新修好的马路上,这里人车都不多。“哥哥,来吧,大胆的开吧!”文辉高兴的坐到了驾驶位置上,看了看阿轩,“弟弟啊,哥哥二十多年都没有摸过、过车了。”摸了一会,回忆一下车的各种性能,打开火,挂上档,车子缓慢的启动了,开了一会,停在马路边。阿轩笑道,“哥哥啊,你开车怎么像弟弟在后边操着你一样,往前一拱一拱的!”文辉听到,瞪了瞪阿轩,“弟弟,你咋、这么坏!”说着一伸手抓住了阿轩的大JJ,抓的阿轩大笑着,举着双手,“哥哥饶命,哥哥饶命!哥哥现在动不动就抓弟弟的大JJ,哥哥想玩的话,就掏出来玩会吧!说着伸直了腿,看着文辉!”文辉笑笑,“哥哥练、习开车,不许再和哥哥捣乱!”那天练习了两个多小时,以后的十来天,天天出来练习,本来文辉开车就不错,这又练习了差不多半个多月,练的上路不成问题了。阿轩高兴的抱着文辉,“哥哥真棒,又可以开车了。文辉也抱着阿轩亲了亲,“弟弟真好!阿轩大笑,”哥哥该说,“老公真好!”文辉大笑着,又伸手一把抓住了阿轩的大JJ,“弟弟就会欺、欺负负哥哥!弟弟再坏的话,哥哥就不让弟弟操了!”阿轩笑弯了腰,“哥哥,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弟弟操哥哥了!”文辉也笑了,“都是弟弟把、把哥哥给带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爱男孩帅哥网

GMT+8, 2018-8-19 23:19 , Processed in 0.020360 second(s), 4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