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男孩同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guessme

《父子》情缘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1 09:5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

    已经捆绑上思宇两天了。经纬问思宇,“爹啊,还能受的了吗?真受不了了,儿子就给爹解开!”思宇笑笑,“哥哥啊,弟弟体会了才能知道哥哥当时是怎么熬过来的,捆绑的当天夜里,胳膊就开始酸疼了,第二天白天,就更酸疼了,可是弟弟想到,哥哥说过,当时哥哥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无助的煎熬着,就忍了下来。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经纬道,“爹啊,要不儿子给爹解开吧!儿子怕爹受不了!儿子可不愿意落下个不孝顺的坏名声!”思宇笑笑,“放心吧,哥哥,弟弟会坚持住的,这还和哥哥当时不一样,当时弟弟是恨哥哥的,所以捆绑羞辱哥哥是实实在在的,就是哥哥想得到解放也不可能,哥哥是万般无奈被捆绑着,也不知道今后弟弟会怎样对待哥哥,心中时刻充满着恐惧,心灵和身体都受到极大的摧残。而弟弟是自愿的,还有时间的限期,心中也没有恐惧,还有哥哥无微不至的伺候着,知道哥哥不会对弟弟使坏,所以,弟弟现在更体会到了哥哥当时的煎熬,哥哥,你真的是受苦了,都是弟弟不好!”

    经纬又抱着思宇亲了亲,“爹啊,如果儿子不经历磨难,就得不到爹的话,儿子甘愿经历一番磨难,能得到爹的真爱,儿子的付出值得,爹就不要再自责了。当初儿子是自己追爹的,可是儿子脑瓜蠢笨,行为鲁莽,只会一个劲地使傻劲,不像爹这么有计谋,儿子原本想着只要多接触爹,只要多贴近爹,就凭着儿子阳光帅气的外表,爹就会慢慢喜欢上儿子的。没有想过爹当初不是这个道上的人,结果适得其反,让爹给算计了。不过呢,爹捆绑上了儿子,天天搂抱着儿子的裸体,激发了爹体内的GAY细胞,如果没有儿子和爹天天赤身裸体的接触,怎么会让爹改变性取向呢!儿子这不也是因祸得福吗!最终还是得到了爹,儿子如愿以偿了!”思宇笑了,“哥哥自认为很阳光帅气吗?”经纬笑道,“儿子当然自认为阳光帅气了,哪个妞见了儿子不喜欢!要不然怎么敢追爹呢?怎么敢自认为能配的上这么优秀的爹!难道在爹的眼里,儿子很丑吗!”思宇笑道,“哪有啊!那时弟弟每天搂着哥哥,夜里醒来,看到怀里的哥哥,红仆仆的脸庞,一头乌黑蓬松发亮的短发,煞是迷人,弟弟就被哥哥迷住了!这么阳光帅气的哥哥,不但脸盘长的帅气,身材又这么健美无比,还天天挺着一根硬邦邦的完美大JJ,让弟弟天天抱着裸体玩,弟弟怎能不动心呢!”经纬咯咯的笑着,“爹啊,我们可真是男才女貌,地造的一对,天造的一双啊!天公作美啊!”思宇也咯咯的笑了,“哥哥啊! 有这么自己夸奖我们兄弟自己的吗?我们谁是男才?谁是女貌?”经纬笑道,“看儿子傻乎乎的,又让爹给问住了!”思宇笑道,“哥哥说,到底谁是男才?谁是女貌?”经纬傻呵呵的笑道,“儿子是男才啊!不过是有本事操爹的才啊!爹就是女貌,爹美如天仙!”思宇又笑道,“哥哥又把弟弟比做女人了!”

“爹啊,家里的菜吃完了,儿子要去街上买点菜,你就自己呆在家里吧!”说着把思宇抱到沙发上,用根绳子绑住了思宇的腰,爹在家不要动,不要低头看自己的大JJ,要不然,爹会越看,越发硬,爹自己也摸不到,不要自己再射出来了!呵呵!”说着又抓着玩了玩,玩的思宇又硬了起来,经纬大笑道,“看爹咋这么有劲,儿子一模,爹就硬邦邦的竖了起来,又想勾引儿子,现在儿子不能操爹,爹真的想了,就自己摸着玩吧,哈哈!”经纬锁好门走了。思宇独自留在家中,低头看着自己硬邦邦的大JJ,越看越硬,越想伸手摸摸,就是摸不到,晃动了一下身子,大JJ也跟着晃动,思宇笑了笑,心里想到,哥哥啊,你就是这样无奈了两个月,天天看着自己硬邦邦的大JJ,就是摸不到啊!你也让弟弟尝到了万般无奈的滋味,咋这种滋味,心里痒痒的。又想到经纬硕大无比的大JJ,插进自己体内,快感无比,经纬曾说过,‘爹,你就是天生的0!’看来自己真的就是天生的0,能找到哥哥这样优秀的男人,也是自己的幸福!

思宇独自傻笑了笑,自己以前还找女人呢,咋就不知道自己天生就是0!其实做个0也很舒服啊!想着,想着,突然感到下边的JJ在颤动,身不由己的晃动了一下身子,一股快感疾驰而过冲向下边硬邦邦的大JJ,精华喷薄而出!思宇傻傻的看了看喷薄而出落地的精华,想不到自己居然在没有任何外力协助下,就射了出来,让哥哥看到了,又该笑话弟弟了!多丢人!看了看地上一摊的精华,自己也没有办法清理干净,又看了看电视,看到电视上还留有一块精斑。自己也笑了,哥哥咋这么有能耐,操的弟弟真的很舒服!哥哥不但家伙大,还有一副健壮完美的体魄,弟弟太喜欢哥哥了,说真的,当时如果不是哥哥破坏了自己的恋爱,自己和一个女人结婚了,咋能享受到这般的快乐?所以啊,以后真的要好好的对待哥哥,尽管哥哥还叫自己爹,自己哪能生出这么大的儿子!千万不能认为哥哥真的就是自己的儿子,妄自称大,那是哥哥爱自己的表现,自己只能把哥哥当做亲哥哥,好老公来对待!

    经纬买菜回来,解开了思宇腰上的绳索,“爹在家老实了吗,没有自己射出来吧。”思宇尴尬的笑了笑,经纬看到思宇的表情,又往地板上看了看,大笑起来,“爹啊,想不到爹还真在没有外界的助力下,能自己射出来!是不是爹又想儿子了?”思宇不好意思的笑了,“弟弟被绑在沙发上,无事可做,就想着哥哥健美的躯体,想着哥哥插进弟弟身体里的感觉,想着,想着,自己不当家就射了出来,这还不是哥哥的罪过吗?谁叫哥哥长得这么帅气,这么有能耐勾引弟弟!”经纬大笑,“好你个爹,自己做了坏事,还赖儿子,爹啊,你看看,电视上还留有你的精斑呢!这块东西还等着爹自己擦掉呢!呵呵!”思宇撒娇的用头拱了拱经纬。经纬道,“爹啊,一天多没有大便了,让儿子抱着爹去大便吧,说着把思宇抱到卫生间,放到马桶上,解过后,又把思宇脸朝下放在自己的双腿上,掰开屁股擦洗了一下。

思宇想到,这两个月,哥哥也是这样解大便的,当时哥哥不知道怎么忍受了!自己初次被掰开屁股擦洗的时候,感到丢人死了!经纬把思宇又抱回到沙发上,“爹,你继续看电视,可不要再自己射出来了。儿子去给爹做饭吃。”经纬走入了厨房。思宇想了想,就站起来,走到桌子旁边,跪在了那块垫子上,等着经纬做好饭。经纬做好了饭,把饭端到饭桌上,看到思宇跪在地上,伸手抓着思宇的大JJ,拽着思宇站了起来,“爹,这是捆绑着爸爸最后的一顿晚饭了,你就不要跪着吃了,坐在儿子的怀里吃吧,今天夜里,儿子再捆绑爹一夜,明天早上爹就解放了,不过呢,明天早上爹还得坐在儿子的怀里吃饭,让儿子喂着吃,吃完了饭,儿子才给爹解开!儿子也喜欢抱着爸爸喂饭吃,好不好,爸爸!”思宇笑笑,“弟弟听哥哥的!”经纬抱起思宇坐到怀里,拿起筷子一口一口的喂着思宇吃饭啊。思宇高兴的吃着每一口喂进嘴里的饭。吃过饭,经纬又拽着思宇的大JJ,思宇让拽着大JJ,跟着经纬走到沙发前,抱着思宇做到了沙发上。                                 

思宇笑道,“哥哥也学会拽着弟弟的大JJ走路了,弟弟被拽着JJ往前走,多不好看!”经纬大笑道,“好你个爹,你咋忘了那段时间,你不都是拽着儿子的JJ,儿子跟着你走路的吗?那时儿子好看吗?”思宇笑了起来,“好看啊,那时哥哥的表情怪怪的,还真好看呢!”经纬笑道,“爹的表情就不是怪怪的了吗?爹喜欢吗?”思宇笑起来,“弟弟喜欢,哥哥拽着弟弟的大JJ,在前边走,弟弟只能紧跟在哥哥身后,要不然,还不被哥哥拽掉吗?不过说真的,还真的心里痒痒的,让哥哥拽的越来越硬!哥哥啊,你要是再拽着弟弟的JJ,在房间内转上三圈的话,弟弟可就真的控制不住了!呵呵!”经纬笑起来,“爹也感到很刺激了?爹要是和那个女人结婚了,无论如何也不会有这么快乐的生活的,你说是吧,爹!”思宇咯咯的笑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1 10: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

思宇道“哥哥啊,你那两个月身子动弹不得,是怎么熬过来的!”经纬笑笑,“爹啊!当初儿子一醒来,发现被吊在地下室里,双手被反绑着高高的吊在架子上,儿子只能低着头,弯着腰,看到自己的裤子给爹扒掉滑落到脚脖子,大JJ无助的在哪里高竖着,愤怒可想而知,但又毫无办法,胳膊吊的又酸又疼,又没办法自己解开,只能硬撑着,在黑暗中艰难的熬过了一天一夜,等到见到爹又进来,儿子的愤怒到了极点,爹把儿子嘴里的东西拿出来,儿子就骂了爹祖宗八代,想不到平时很腼腆的爹,甩给了儿子几个大嘴巴,把儿子都打蒙了,儿子也不敢再骂了,随后的几天,爹也知道,儿子就是赤裸着下身被独自的吊在那里,儿子的胳膊和腿麻木的都没有感觉了。

爹还天天抓着儿子的大JJ玩弄,玩的儿子想软也软不下来,儿子感到又羞辱又愤怒又刺激。儿子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解脱,儿子心中的气难以发泄,就想着绝食,看爹敢不敢把儿子饿死。儿子也哭过多少次了,可是那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儿子真的就绝望了。爹又把儿子接回家中,继续捆绑着,那时儿子真的不想活了,可是爹又给儿子嘴里插进了胃管,儿子也知道是爹不想让儿子饿死,儿子一点办法也没有,整日被爹五花大绑的反绑着四肢,就是爹的一个大活玩具,后来,爹拿一把明晃晃的手术刀,还有绷带和药棉,说要阉了儿子,爹,你可想而知,儿子当时是多么恐惧,儿子不怕死,但被阉割了,还得作为一个阉人活着,又死不了,对一个男人是什么滋味!所以,爹让儿子认爹,儿子就叫了爹,也同意自己吃饭,想着也不知道今后还能不能再活着走出去!就随便吧!想死也死不了,自己也不当家,就当是一个活死人吧!”

    思宇听到此,泪眼蒙蒙的看着经纬,“都是弟弟不好,让哥哥遭罪了,开始把哥哥吊起来只是想出出气,看到弟弟眼里的凶光,弟弟也害怕了,放又放不得,留又留不得,弟弟左右为难,不得不把哥哥囚禁了起来,想着过一天说一天,可是看着哥哥一直不吃饭,不得已才给哥哥插进了胃管,后来确实感到每天给哥哥做特殊的饭食,太累了,就想了这个方法,想吓唬一下哥哥,让哥哥自己吃饭,就不用费事再做哥哥的特殊饭菜了,也想羞辱哥哥一下,让哥哥叫爹,没想到这个方法吓坏了哥哥,哥哥不但自己吃饭了,还老老实实的叫了爹。弟弟天天抱着哥哥的裸体,慢慢爱上了哥哥,尤其哥哥操了弟弟,弟弟更爱哥哥了,可是真的很害怕一旦放了哥哥,弟弟就失去了哥哥,再也得不到哥哥了,弟弟还会被哥哥杀掉,随着时间的推移,弟弟爱哥哥爱的越来越强烈,就想着,反正弟弟已经得到了哥哥,就放了哥哥吧,哥哥能原谅弟弟的话,那就是弟弟的幸福,哥哥不能原谅弟弟的话,那也是弟弟咎由自取,哥哥杀了弟弟,哥哥也没有怨言!”经纬轻轻的给思宇擦了擦眼泪,“爹啊,现在儿子不后悔认爹,不后悔给爹做儿子,儿子得到了爹的真爱,儿子的付出值得,儿子现在很满足!
                                                      
早上起来,经纬把思雨抱到沙发上,自己又去做饭。思宇嘴里还塞着毛巾,又走到桌旁跪在了垫子上,等待着经纬做好饭。经纬做好了饭,看到思宇仍然跪在垫子上,“爹啊,你咋还跪在这里,快来坐在儿子的怀里,”思宇站起来,坐在了经纬的怀里,对着经纬呜呜了几声,经纬笑道,“爹,你是长辈,你咋还对着儿子呜呜,咋还对着儿子撒娇!你说爹,儿子好不好?”思宇笑着拱了拱经纬,点点头。经纬又问,“爹啊,你爱不爱儿子!你是不是儿子的老婆!”思宇用头又拱了拱经纬,笑着点点头。经纬笑起来,“那你说,爹,你是不是儿子的好乖!”思宇又傻呵呵的点点头。经纬抱着思宇的头亲了亲,“爹真是个好乖,让儿子给爹拿出来毛巾,好让爹吃饭”说着拿出了思宇嘴里的毛巾,抱着思宇喂饭吃。经纬笑道,“爹啊,儿子做的饭没有爹做的好吃,这几天爹没有吃好,爹也不说。今后是爹还继续做饭呢,还是儿子做饭呢!”

思宇笑道,“哥哥你说呢?”经纬笑了,“尽管你是爹,但你也是儿子的老婆啊!一般还是老婆比老公做的饭好吃些,你说是不是啊,爹!”思宇笑道,“哥哥想吃弟弟做的饭,那就还由弟弟来做饭,把哥哥喂的胖胖的,身体更加健壮!”经纬笑道,“爹是想把儿子喂的身体更强壮,好更好的操爹吧!”思宇笑了笑,吃过饭,经纬给思宇解开了绑绳。思宇道,“哥哥啊,今后哥哥喜欢捆绑着弟弟做爱的话,哥哥可以随时把弟弟捆绑起来,只要哥哥喜欢,弟弟都愿意!反正有哥哥搂抱着,也很刺激!”经纬笑道,“那好啊,只要爹高兴,说不定啥时候儿子就把爹再捆绑起来!”思宇抱着经纬亲了亲,“哥哥,我们该去面试了,我们两人一起去,经纬道,“好的,爹,不过呢,儿子还没有领到驾照,这一路还得爹开车,辛苦爹了!”

    两人来到深圳,在宾馆住了三天,面试了十几家公司,回来后,思宇又领着经纬继续学习开车,过了半个月,经纬拿到了驾照,又接到了好几家公司的应聘书,选择了一家能同时接纳两人的公司,不过呢,思宇的职位是产品开发部总经理助理,经纬的职位是人事部的一般科员。思宇问经纬,“哥哥啊,你的职位是个一般的科员,要不,我们再找一找,找个更好的。”经纬道,“爹,儿子知道自己的水平,能和爹在一个公司上班,就很不错了,没有爹的帮忙就是这家公司,儿子也进不去,更何况这家公司不错的,再说了,再高的职位,儿子也干不了,人家面试的时候也通不过,光那些乱七八糟,让人想不到的问题,儿子就回答不了,呵呵!儿子不嫌弃这个工作,只要能和爹在一起,儿子不介意工资高低,儿子也不花什么钱,再说了,真的不够的话,不是还有爹吗?就是儿子找不到工作,儿子不挣钱,爹也得养活儿子啊?谁叫你是儿子的爹呢!是不是啊,爹!”思宇道,“哥哥真的满意这个工作?”经纬道,“爹,你就放心吧,儿子真的满意,儿子在哪里工作,无所谓,儿子在意的是能不能和爹在一起生活。儿子能在爹的身边工作,还要好好的监督爹呢,爹这么帅气的小伙子,不在儿子身边,儿子可不放心!”思宇道,“哥哥真的满意了,那我们明天就去那里,把房子租下来,等有钱了我们再买一套自己的房子,租好了房子,就给哥哥买车!”

经纬喜道,“真的吗,爹!”思宇笑道,“弟弟还能骗哥哥不成!”经纬高兴的抱着思宇,“爹,你真是儿子的好爹,做爸爸的儿子真好!”想了一会,又说,“爹啊,我们在一个公司上班,儿子还要车干啥?我们不能开一个车上下班吗?难道我们父子上下班还要各开各的车?爹还想自己开车,不让儿子坐爹的车,难不成爹还想躲开儿子,哪天见到更好的小白脸,就把儿子抛弃了!”思宇大笑,“哥哥,看你都想些什么?还有谁能比哥哥的大JJ更大?还有谁能让弟弟更满意!这也是哥哥人生当中一辆以你的名字办理行车证的喜事啊,不谢谢弟弟,还瞎胡说,真不是好哥哥!我们兄弟名下各有一辆车,轮换着开,哥哥开哥哥的车,弟弟坐,弟弟开自己的车,哥哥坐,谁也别想甩下谁!”经纬又高兴的抱住经纬,连喊了三个好爹!想了想,又道,“爹啊,其实我们两人一辆车足够了,还是省下些钱吧,你不是说今后我们还要买房子吗!”思宇想了想,“那要不然就买辆新车上哥哥的名字,弟弟的这辆车就卖了,我们就坐哥哥的车!”经纬笑道,“还那么麻烦干啥,这不是已经有了爹的车了吗?我们轮流着开就是了!”思宇笑道,“那可不一样,哥哥这辈子也该有一辆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车,再说那辆车尽管时间不长,但毕竟是弟弟开过的车,弟弟说过要给哥哥嫁妆的,怎能说了不算?”经纬笑道,“那卖了爹的车,爹的名下就没有车了,爹会好受!”思宇笑了,“哥哥啊,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哥哥是一家之主,家里的车当然应该以主人的名字命名了!再说了,老婆开老公的车,名正言顺,难道哥哥还不让弟弟开!”经纬抱着思宇的头热烈的亲吻着,“你真是儿子的好爹,那就依了爹吧。”思宇笑了笑,“好哥哥,你可不要得意忘形了,在单位你可不能叫弟弟爹,你得叫阿宇,记住了吗,哥哥!”经纬笑呵呵的说,“可是儿子叫惯爹了,不叫爹,心里就憋的难受,咋办啊!爹!“思宇笑道,“那也不行,哥哥不想想,我们两人年纪轻轻,弟弟咋会有这么大的儿子!这不是明摆着让人非议吗!”经纬笑道,“也是啊!爹比儿子还小呢!呵呵!那就依着爹吧,在单位儿子不叫爹!”思宇笑道,“哥哥,那你喊几声,弟弟听听!“经纬笑了笑,“阿宇爹!”思宇大笑,“哥哥啊,你这是成心气弟弟啊!”经纬笑了,“爹,你放心吧,儿子不会那么傻,分的清场合,阿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1 10: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六

    两人开车又来到深圳,租好了房子,就去买车,思宇让经纬自己挑选车型。经纬说,“爹啊,儿子也不懂什么车好不好,爹当家吧,要不然买个和爹一样的车吧,这样,儿子开着也顺手,爹也熟悉车,更方便!”思宇笑道,“哥哥天天爹长爹短的,弟弟比哥哥还小三个月呢,哥哥喊弟弟爹,就不感到受到侮辱了吗!”经纬笑道,“是爹拿着刀逼着儿子喊爹的啊!儿子认了爹,虽然爹比儿子岁数还小,但儿子喊着爹,心里怪好受的,儿子就是喜欢喊爹,爹啊,你就是儿子的亲爸爸,儿子并没有感到这是侮辱了儿子,儿子从心里喜欢爹!爹不让儿子喊爹,儿子还不高兴呢!”于是两人到4S店买车,经纬看到一辆和思宇的一样的车,就高兴的拉着思宇过来看,“爹,你来看这辆车,这辆和爹的一样,你看看行不行,爹!”

    车模瞪大眼睛看着这两人,笑着问道,“他年纪轻轻的,他真的是你爹!”经纬看了看车模,“你是问我吗?”车模笑道,“是啊!我听到你喊他爹,我看你们年纪差不多,他那么年轻,他会是你的爸爸!”经纬笑了笑,“是啊,他就是我爸爸!我爹年轻帅气,吃了仙草,长生不老,你说是不是啊,爸爸!你给她说,你就是我爹!”车模抿着嘴笑。思宇尴尬的对车模小姐说,我哥哥脑子有点毛病,眼神也有点差,总把弟弟错当作我爹叫!”车模小姐笑了笑。经纬瞪了瞪车模小姐,“你这个傻丫头,有什么好笑的,他真的是我爹,爹还能有假的吗?你说是不是,爹!思宇笑了笑,“不要胡闹了,哥哥!吓着了人家!”经纬瞪了瞪车模,拉着思宇,“爹,我们走,不搭理她了,我们去交钱!”车模小姐又捂着嘴笑起来。到收款处,交了钱,提了车,“爹,上车吧,你开着新车,我们走!”思宇笑道,“这是哥哥的新车,怎能弟弟先开,哥哥要先开过了,弟弟才能开的!”说着把经纬推进了车里。经纬高高兴兴的坐上了驾驶座位,搂着思宇,又亲吻了一番,“有个爹真好!儿子终于开上新车了!”一路上经纬高高兴兴的开着新车回家了。

    回到家,思宇瞪着经纬,“哥哥你干啥呢,在外边疯疯癫癫的,一个劲地叫爹,让人笑话!叫的弟弟都不好意思了!”经纬大笑,“爹,那你说是不是我爹!是你让儿子给爹磕头认爹的,儿子喜欢爹,儿子就喜欢叫爹,叫着爹,心里高兴!你就是儿子的爸爸!爹还说儿子脑子有毛病!要是儿子真的脑子有毛病的话,那也是爹的毛病遗传给了儿子。真不是个好爹!看那个傻丫头,儿子就是让她笑的,少见多怪,没见过爹有这么大的儿子吗?儿子就是喜欢叫爹!”说着趴到思宇的耳朵边,一连喊了好几个爹!不让喊爹,儿子就不操爹了!”说着笑呵呵的把思宇脱了个精光,自己也脱光了衣服,抱着思宇,从后边顶进去,“说,爸爸,你是不是儿子的爹,不说的话,儿子这就退出来,不操爹了!”思宇傻呵呵的笑着,“好儿子,爹是儿子的爸爸!”经纬也傻傻的笑了,“这才是儿子的好爸爸!你就等着享受吧,爹!”猛烈的开始对着思宇怼起来,怼的思宇一步步的向前走,经纬也一步步的跟着往前走,抱紧了思宇的腰,走到床边走不动了,经纬一把把思宇按倒在床上,更猛烈的怼了起来,思宇的嘴里一直不断的呜呜着,经纬上气不接下气的猛怼几下,抱着思宇滚到了床上。

    经纬没有看到思宇射出来,笑了笑问道,“爹怎么了,生儿子的气了吗?这次怎么没有射出来,是不是儿子操爹操的不好受?你说话啊,爹!”思宇笑了笑,“你这个傻儿子!把爹操的都快休克了。你咋嫩大的劲!”经纬大笑起来,“儿子别的本事不大,操爹的本事还是有的,看着如花似玉的爹,让儿子操的不能自持,儿子心里就高兴!爹啊,你终于又再次的承认是儿子的爹了!儿子知道,其实爹心里喜欢让儿子喊爹,是不是啊,爹!”思宇也笑了,“还不是让你爹长爹短的叫蒙了,随口就说了出来,哥哥啊,你天天儿子操爹挂到嘴头上,说的弟弟心里痒痒的,傻哥哥,你把弟弟操的都不能自持了!你插的那么深,你咋嫩大的劲,把弟弟弄的神魂颠倒,弟弟实在憋不住啊!又让弟弟射到床上了,床单可得你洗!”经纬抱起思宇,看到床单湿了一大片。经纬大笑,“爹啊!你咋越来越坏了,上次射到电视屏幕上,这次又射到床单上了。你咋嫩坏啊,爹!你就不能憋住不射吗!”思宇咯咯的笑着,“有你这个傻儿子操爹,弟弟心里痒痒的,你的大家伙都快插到弟弟的心脏了,弟弟能憋的住吗!”经纬咯咯的笑着,“爹啊,以后家里的一切杂活,重活,洗衣,打扫卫生,儿子都包了,但做饭还得爹来做!”

一天晚上,吃过饭,经纬抱着思宇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经纬从口袋里掏出三百元钱,“爹,这是儿子原来借你的钱,现在儿子物归原主!这几个月都是吃爹的,连同儿子身上还有600元都一起交给爹了!”思宇笑了,“看哥哥还这么认真,弟弟没有想过让哥哥还钱,也没有想过给哥哥要饭钱,再说了,我们现在都在一个锅里吃饭,一张床上睡觉了,还和弟弟这么见外!”经纬道,“爹,儿子真没有了,那就吃爹的,也是应该的,有的话就交给爹,您就拿着吧,爹,你看看是不是你原来的钱,这钱还是儿子从爹的手里拿过来,根本就没有花!儿子说过,向爹借钱并不是本意,只是想和爹接近,想和爹套近乎,想把爹搞到手,爹或许不相信!”思宇接住细看了看,看到其中一张真的就是自己原来的钱,当时自己用手机看某一个网站,注册了ID和密码,害怕忘记了,就想记下来,手边没有纸,抓着一张一百元的就写在了上边。

思宇抬起头亲了亲经纬,笑着说,“弟弟怎么不相信呢,弟弟不是也说过吗,哥哥并不是个坏孩子!这张钱就是弟弟原来给哥哥的那张钱。”经纬笑道,“那天,儿子先还了一百元,其实口袋里就装着这些钱,不想一起还了,还不是想再找机会还钱,和爹亲近吗?想不到就在那天下午,儿子傻傻的自投罗网,被爹吊了起来,一捆绑就是两个月,这两个多月,都是和爹在一起吃,一起住,儿子也不能动,也把这事给忘了,昨天买车的时候拿身份证,掏出了身份证,才想起了这事,爹可不要想着儿子是想赖账!”思宇大笑起来,“哥哥就是赖账,弟弟又能怎样?哥哥这么健壮,两个弟弟也不是哥哥的对手,弟弟要的紧了,哥哥还不又把弟弟当众捆绑起来,说不准还敢把弟弟吊到教室门口呢!”

经纬也大笑起来,“那可说不准啊!爹!现在爸爸是属于儿子了,要是没有爹绑架了儿子,爹又不顺从儿子,儿子还会想方设法搞爹的,说不准儿子真的敢那样!把爹捆绑起来,吊在教室门口,看谁敢来把爹解开放下来!”思宇笑道,“难不成哥哥也敢把弟弟反捆着双手吊起来,扒掉弟弟的裤子!“经纬大笑起来,“敢啊!看爹被扒掉了裤子,还怎么见人!”思宇笑起来,“哥哥啊!这是老天成全了我们兄弟啊!看来这就是命,弟弟原本就属于哥哥的!尽管弟弟找了女朋友,还是让哥哥给拆散了,最终把弟弟弄到手!”经纬笑道,“儿子看中的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儿子看着爹和那个小妞卿卿我我的,心里就别扭!爹休想逃出儿子的手心。爹!我们马上就要正式上班了,儿子想给爹买件礼物,也算爹和儿子结婚的纪念吧!”思宇笑道,“礼物就算了吧,哥哥也不是很有钱,以后我们还要节省着花,要买房子啊!我们要有自己的家!总不能一辈子都租别人的房子住吧!”

经纬笑道,“儿子知道,但这结婚的礼物还是要买的,哪能儿子娶了老婆一点纪念的东西都没有呢!再说也是儿子的一片心意,虽说儿子没有爹有钱,不像爹那样出手就给了儿子一辆新车,买不了像爹那样贵重的礼物,但买个项链的钱还是能拿出来的。儿子还有张定期的存折,明天就到期了。”思宇笑了,“快别说了,哥哥,弟弟原本真的想给哥哥买辆新车的,但现在,也仅仅是买了新车,卖了旧车,弟弟也没有拿出多少钱,仅仅是换了车主的名字,还是我们两人共同使用!”经纬笑道,“就这儿子就很满足,要不然儿子怎么能开的上新车啊!儿子开着车,身边坐着如花似玉的老婆,儿子的亲爹!儿子心里要多甜就有多甜!今后呢,儿子的工资爹就掌管着,除了给儿子几个零花钱,其他有剩余的话,攒起来,买房子用,儿子虽说没有爹的钱多,也算儿子的一点贡献吧!爹啊,儿子又想抽烟了,还想让爹喂儿子抽!”思宇笑呵呵的抽出一根烟,点燃了,塞进经纬的嘴里,哥哥啊!抽烟有害健康,以后就少抽吧!”经纬笑道,“儿子听爹的话,以后尽量少抽,让爹喂着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5 12: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七

   第二天,两人去金店买项链,“爹,儿子一起买两个一模一样的,拴住爹的脖子,也套住儿子的脖子,今后看谁还能跑的掉!”在大街上,经纬遇到一位高中的同学,两人打招呼,那人说道,自己也到深圳来工作了,也问了经纬的情况,随后指着思宇问道,这位这么帅气,是、、、?经纬看了看思宇,拉着思宇大笑着说,“他是我爹!”那位同学吃惊的打量着思宇,“他是你爹!经纬啊,你爹这么年轻!和你岁数相当!你不是有病了吧!”经纬又大笑着说,“是啊!我爹就这么年轻,看你大惊小怪的,我爹就不能这么年轻了吗?”那位同学张口结舌,“他这么年轻,能生出你这么大的儿子?”经纬大笑起来,“他就是生出了我这么大的儿子,难道爹还有假的!要不你也叫他爹!”哪位同学愣愣的转向思宇,“经纬怎么了,是不是有病了,脑子不正常了吧!”思宇笑了笑,没有吭气。”那位同学傻呆呆的愣了半晌,看着思宇,“你是他爹!你是他爸爸!”随即大笑起来,“经纬啊,我知道了,看着你的眼神,你们一定是一对恋人吧!不过,恋人就兴叫爹吗?”经纬又大笑起来,“这话从何说起呢!”那位同学也大笑着,“看你们风度翩翩的两个帅男,走路还挨的这么紧,不是恋人是什么?你忘了弟弟我是什么人吗?一眼就看出来了,怪不得经纬你当初不接受弟弟,原来你早已经金屋藏娇,早就有了!哈哈!”

买了项链回到家里,思宇瞪了瞪经纬,“哥哥啊,你天天爹长爹短的,见了同学也不避讳,弟弟有那么老吗!叫的弟弟耳朵都起茧子了,还在大街上对同学那样说,你让弟弟的脸往哪里搁!”经纬大笑,“爹的脸没地方搁,那现在爹没脸了吗?”思宇笑着拧了一下经纬的脸。经纬又笑道,“当初是你让儿子认爹的,儿子还给爹磕了头呢!现在又不想承认,既然认了,那你就是儿子的爹,你说,你是不是儿子的爹!”说着抱紧了思宇,紧紧的压在思宇的身上,压的思宇喘不过气来,“好哥哥,你要把弟弟压死了!”经纬笑道,“那你说,你是不是爹!“思宇笑道,”我是爹,我是爹!傻儿子。好了吧,哥哥!”经纬大笑起来,松开了压着的思宇,随即深情的叫了一声,“爹!”思宇看了看经纬,笑了笑,“哎!傻儿子!”

经纬大笑着又抱住了思宇,“这才是好爹!爸爸啊,你不知道,今天我们遇到的那个人,是儿子的高中同学,在校期间,他就是个GAY,曾追过儿子,儿子看不上他,要是看上了他,就没有今天的爹了!”思宇笑起来,“怪不得他一眼就能看出来我们的关系,原来也是同类人,哥哥啊,今后在外边你可要注意点,不要和弟弟挨得那么近,免的别人有异样的目光!”经纬笑了笑,“儿子才不怕别人怎么看,只要爹认儿子就成!才不管别人怎么笑话儿子,儿子就是想让别人知道你就是儿子的爹,看以后谁还敢再打爹的主意!爹啊!让儿子先给爹戴上项链吧!”说着扒光了思宇的衣服,自己也脱光了衣服。思宇也给经纬带上了项链。

经纬抱起思宇,抱在自己的怀里,坐在沙发上,让思宇面对着电视机,一把按在了自己的大JJ上,思宇轻轻的哎呦了一声,“哥哥!你的家伙这么长,你猛一按,哥哥的家伙都插到弟弟的心脏了!”经纬笑道,“儿子还嫌短呢,要是再长点,不就从爹的后边插进去,从嘴里出来了吗!”思宇大笑道,“假如哥哥的家伙真那么长了,还不插死弟弟!”经纬大笑着,“爹,这次不许再射到电视机上!想射了,给儿子说!”说着抱起思宇上下攒动起来,抱的思宇一起一落的,思宇嘴里一个劲地呜呜着,经纬大笑着,“爹,儿子这是在干啥!”说着又把思宇抱的大高,往下猛一落。思宇嘴里大叫着。

经纬高兴的笑道,“说,爹,儿子这是在干啥呢!”思宇羞涩的笑了笑,“傻儿子在操爹!”经纬咯咯的大笑着,一只手伸到前边抓住了思宇硬邦邦的大JJ,往上板着,一手抱紧思宇的身子,小腹猛的往上不断的顶着,猛顶几下,射进了思宇的体内,经纬握着思宇的手也感到,思宇的JJ猛的颤动了几下,一股精华喷薄而出,连喷了几股才停下来。思宇大叫道,“坏儿子,你看你让爹射到哪里了!”经纬扭转过思宇的身子,看到思宇的脸上精华正在往下流。大笑不止,“爹啊,儿子已经说过,爹想射了给儿子说,你也不吭气,这可怨不得儿子,是爹自己想喷射到自己脸上的!”经纬拿起毛巾擦了擦。思宇笑道,“哥哥啊,你咋恁会捉弄弟弟,你太厉害了,你也太坏了,哥哥!捆着你那会儿,你咋恁老实,整天眼巴巴的盼着弟弟玩哥哥的JJ,那会儿你咋不作弄弟弟!这会儿哥哥自由了,弟弟可不是你的对手!”

    经纬笑道,“那会儿,爹捆着儿子,儿子动弹的了吗?爹一口一个儿子儿子的,非得逼着儿子喊爹,儿子已经给爹磕过头了,儿子认了爹,爹反而不认儿子了!到现在爹还一口一个哥哥哥哥的,让儿子听着不舒服,儿子不想做爹的哥哥,就喜欢做爹的儿子!一生不得改变,爹啊,你今后就不要再叫哥哥了,直接就叫儿子好了!”思宇笑道,“当初是弟弟拿着刀逼着哥哥给弟弟磕头的,其实哥哥内心是不愿意的,只不过被捆绑着,看着弟弟手中的刀,心中恐惧被阉割了,才被迫喊爹的,哥哥是屈打成招,无可奈何。现在我们兄弟这么好,让弟弟叫哥哥儿子,哥哥太憋屈,太委屈了哥哥!弟弟比哥哥还小呢!弟弟怎能生出哥哥来!再说叫哥哥儿子,岂不是侮辱哥哥!”经纬听到思宇这么说,立刻把思宇按在了沙发上,跪下来,又给思宇磕了三个头,“爹在上,儿子给爹磕头了,这辈子你就是儿子的亲爹,亲爸爸!一生不得改变,儿子永远孝敬爹!虽然当初是被迫的,可是现在儿子天天喊爹,喊出了亲情,喊出了内心的温暖,儿子喜欢做爹的儿子!”思宇赶快站起来把经纬扶起来。经纬笑道,”爹,儿子说过,头是不能乱磕的。爹说那次是爹逼着儿子磕头的,不是儿子的意愿。这次儿子是发自内心自愿给爹磕头认爹的,爹不答应,儿子就不起来!”思宇抱住了经纬,“哥哥啊,你把弟弟叫爹,难道你就不感到对不起你的亲生父亲吗?”

    经纬道,“爹啊,你不知道,儿子三岁多父母就离婚了,爸爸从此远走他乡,至今杳无信息,不知去向,儿子对亲生父亲没有什么印象,即使现在站在面前,儿子也不认得,所以对他就没有什么感情可言。自走后也从来没有和儿子联系过。母亲一年后再嫁,又生了一个小弟弟,从此儿子就像个没家的孤儿,母亲和继父的心全在弟弟身上,母亲对儿子也常常不管不问,儿子从小缺失父爱,儿子多么想有一个爹啊?所以,尽管当初爹拿刀逼着儿子让喊爹,儿子当时感到很愤怒,可是喊得时间长了,儿子慢慢对爹有了依懒感,儿子内心倍感亲切,就把你从心底当做爹了,你就是儿子的亲爹!儿子有了亲爹,再也不感到孤独了!”思宇亲了亲经纬,“可是弟弟比哥哥还小呢,哥哥喊弟弟爹,难道哥哥一点也不感到委屈!”经纬笑道,“爹就不要自责了,儿子喜欢爹叫儿子,儿子甘心情愿给爹做儿子!儿子一点也不感到委屈。自儿子自由了,爹就再也没有叫过儿子了,儿子渴望着让爹天天叫儿子,爹叫了儿子,儿子才高兴呢!”经纬抱紧了思宇,“好爸爸,你就答应了儿子,把儿子当做你的亲儿子,喊儿子,好不好?儿子求你了!”

思宇也抱紧了经纬,“弟弟叫哥哥儿子,哥哥不感到弟弟太狂妄自大,在侮辱哥哥!”经纬笑道,”儿子喜欢爹叫儿子,爹一口一个儿子儿子的叫着,儿子才感到更亲切,一点也不感到侮辱儿子。”思宇又笑道,“可是哥哥也知道,弟弟毕竟比哥哥还小了三个月呢,哪有爹比儿子还小的道理!”经纬笑道,“看爹认真的,当初不是你拿着刀逼着儿子认爹的吗?还说儿子是爹生出来的,那时爹咋就没有想过儿子比爹还大呢?说明爹还是喜欢做儿子的爸爸,也喜欢让儿子喊爹的,现在只不过爹是考虑儿子的感受,总感到儿子委屈。天下的事情,无奇不有,爹就是比儿子小,又有何妨!儿子就是打心眼里愿意喊爹,儿子喊着心里高兴。儿子知道爹也喜欢做儿子的爸爸,儿子也甘心做爹的儿子!我们双方都是自愿的,没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爹就认下我这个儿子吧!,你这一辈子都是儿子的亲爹!好不好,爸爸!”思宇笑道,“哥哥啊,弟弟从心底已经把你当作亲哥哥了,我们以兄弟相称不更好吗?”经纬笑道,“难道爹也想让儿子和爹学,拿着刀逼着爹认儿子吗?”思宇笑着抱住经纬站了起来,“傻儿子,那爹就依了儿子吧,既然我们在一起生活,能从心里舒坦高兴才是,叫什么都无所谓!爹真幸福,生出了这这么俊俏帅气的儿子,生出个比爹还大的儿子!儿子啊,爹也甘心情愿给儿子做老婆!”经纬高兴的在思宇脸上亲了亲,“好爸爸!这才是儿子的好爹,生出了儿子,又不想承认,难道还想让儿子再爬回爹的JJ里去!儿子会愿意吗?你就是儿子的亲爹,好老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5 12:3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

    明天就要正式上班了,这天晚上,经纬抱着思宇,“爹啊,明天我们就要上班了,这么多天了,儿子天天和爹形影不离,一上班,儿子就不能一天到晚跟爹形影不离了,猛一分开,怪不习惯的!思宇笑道,“傻儿子,天天爹长爹短的,叫的爹心里痒痒的,甜甜的,爹也想叫儿子爹,爹,你也是弟弟的爹!”说着趴到经纬的耳朵旁,叫了一声爹!经纬大笑起来,“爹啊,你这不是乱伦了吗?哪有做爸爸的叫儿子爹!你是儿子的爹,不能乱叫的!”思宇咯咯的笑着,“看儿子说的就跟真的似的,爹要是真能生出你这么大的儿子就好了!”经纬大笑着,拿起一条绳子,“爹今天不乖了,居然说儿子不是爹生出来的,还说儿子说的就跟真的似的,难道儿子不是你生出来的吗!生出了儿子,还不想承认!儿子要惩罚爹!”思宇看到经纬拿绳子,坐起来跪在床上,把双手背在了身后,傻呵呵的小声喊道“儿子要捆绑爹了,救命啊!”经纬笑着捆绑好了思宇,抱在怀里,“你不让儿子捆啊,爹!爹不听话,儿子就要惩罚爹,看爹还敢不敢再说儿子不是爹生出来的!你生出了儿子,你就是爹,想赖账也不行!爹不听话,儿子就惩罚爹,”

    经纬一手抱着思宇,一手抓住了思宇的大JJ,“看看你,爹,这里又硬邦邦的竖起来了,你又在勾引儿子!”说着拿起润滑油在龟头上抹了一些,抓着揉搓了起来,思宇痒的在经纬的怀里乱扭动!“傻儿子,饶了爹吧,爹听儿子的话,爹再也不敢说儿子不是爹亲生的了!爹是儿子的亲爸爸啊!儿子你咋能这样玩你的亲爸爸啊!爹痒的受不了了,儿子,爹听话了!”经纬拿起毛巾塞进了嘴里,又拿起一根细绳子绑在了脑后,“你再喊啊,爹,你受不了了,咋还在儿子的怀里乱扭动,勾引儿子!你就等着你的亲儿子好好的伺候爹吧!”笑着抱起思宇面对面的按在了自己也早已经硬邦邦的大JJ上,一边笑看着思宇,一边玩弄着思宇的大JJ,玩的思宇嘴里不断的呜呜着,身子在经纬的怀里乱扭动,小腹时不时的往上挺着,经纬笑道,“看爹淫荡的,自己还不断的往上挺小腹,让儿子玩。”思宇用头拱了拱经纬。经纬时不时的抱起思宇在自己身上上下攒动几下,一手抓着思宇硬邦邦的大JJ,“爹啊!二十多年前,儿子就是从你这里让爹给射出来了,爹的JJ就是儿子的生命之源啊!现在爹你把儿子的生命之源硬邦邦的高竖着挑逗儿子!你真是个淫荡的爹!”思宇咯咯的笑着。经纬笑道,“爹啊!今后再也不许你射出别的儿子了,爹,你只能有一个儿子,我就是爹唯一的儿子,儿子会好好的孝敬爹的!”

    思宇后边让经纬不断猛烈的抽插着,龟头让玩的淫水直流,青筋乱蹦,用头乱拱经纬,嘴里不断的呜呜着,心里痒的受不了,快感直冲大脑,小腹猛的往前一挺,射在了经纬的脸上。经纬一愣!“爹!你咋嫩坏,咋又射在了儿子的脸上!”经纬抱着思宇站起来,拿了条毛巾擦了擦脸,“有你这样的爹吗?你咋尽往儿子的脸上射!儿子还没有射呢,爹自己到先射了,也不给儿子做个好榜样!”抱着思宇又坐在了床上,“爹,想当初,爹把儿子高高的反吊着双手,脱掉了儿子的裤子,抓着儿子的大家伙玩弄,爹啊,你咋好意思玩自己造出来的儿子,儿子可是你的作品啊!真是个淫荡的爹!儿子让爹玩的欲罢不能,那是儿子有生以来第一次让别人抓着玩,自己的双手还被反绑着高高的吊着,又无可奈何!儿子让爹玩的快感太强烈了,太刺激了,爹咋嫩会玩儿子!想想儿子也是五大三粗,满彪悍的,居然让爹这样一个文弱书生,像一个大粽子似的捆绑起来,任意的玩弄。爹还说不是儿子的对手,儿子再强悍,还不照样被爹紧紧五花大绑的反绑着四肢,像一个大活玩具,爹天天抱着全身赤裸的儿子,任意的玩弄,一玩就是两个月,爹把儿子的前后左右浑身上下都玩了个遍,儿子还就是动弹不得,让爹治的服服帖帖的,爹还一步步的教着儿子学的越来越淫荡!爹啊,你是咋想的,儿子是你造出来的啊!你是爹啊,你咋好意思玩自己的亲儿子!”


    思宇被经纬搂抱在怀里,嘴里呜呜着,咯咯的笑着,体内一直插着经纬硬邦邦的大JJ,不断的用头拱着经纬。经纬笑道,“爹刚开始自己坐在了儿子的JJ上,感到不如让儿子自己主动操爹舒服,爹啊,那时儿子真的也想自己主动的操爹,也想紧紧的抱着爹,可是爹就是不给儿子解开绑绳,还一个劲的对儿子说,‘儿子抱抱爹’,故意的气儿子!儿子就是抱不住爹,心里痒痒的啊!爹,你这会儿抱抱儿子啊!你咋不抱着儿子了!爹还教会了儿子操爹!操爹真舒服!爹啊,儿子的身子是你造的,儿子的JJ也是爹你造的啊,现在就让爹自己造的JJ再进入爹的身体,让爹享受一下自己造出来的圣物!”说着又抱起思宇上下蹿动了几下,”爹射过了,好受了,儿子还没有射呢!”经纬放下思宇,把思宇脸朝下趴着放在床上,一翻身趴在了思宇的背上,又插了进去,抓着思宇被捆绑在背后的双手,猛烈的怼了起来。怼的思宇在下边不断的晃动着头,呜呜声不断,身子扭动着,经纬猛烈的怼了几十下,趴在思宇身上半天不动,射进了思宇的体内。

    停了一会,经纬抱着思宇翻了个身躺下来,感到身子下边湿漉漉的,用手一摸!“爹啊,床单上咋湿漉漉的,该不会是你又射了吧!”思宇抬起头拱了拱经纬,嘴里呜呜了几声,对着经纬傻笑了笑。经纬大笑道,“好你个爹,刚射吧才有几分钟,你又射了,爹啊!你咋嫩大的劲!”经纬抱起思宇放到地板上,思宇跪在床前。换了床单,又抱起思宇躺在床上,搂在怀里,“爹啊,儿子操你操的得劲吧,要不爹咋会又射了?你是不是儿子的亲爹!”思宇笑着拱了拱经纬,点点头。“爹啊!儿子捆绑着爹,爹舒服吗?难受吗?要是爹难受,不想让儿子捆绑着爹,你就给儿子摇摇头!爹啊,你喜欢让儿子捆绑着伺候吗?你要是喜欢的话,你就给儿子点点头!”思宇又拱了拱经纬,笑着点点头,经纬笑道,“爹啊,你抱抱儿子吧,儿子喜欢让爹抱着!”思宇咯咯的笑着,用头拱了拱经纬。经纬笑道,“儿子就知道捆绑着爹操,爹更刺激。这可是你让儿子捆绑着爹伺候的,你可不能说儿子不孝顺爹,那就让儿子好好搂住爹,躺在儿子的怀里睡吧!”

   第二天,经纬早早的起来做好早饭,抱着思宇坐在了餐桌旁,思宇把嘴伸向经纬,呜呜了两声,经纬笑呵呵的拿出了毛巾,“爹啊,被儿子捆绑着伺候了一夜,爹喜欢吗?”思宇笑道,“爹早就说过,儿子自由了,爹那里是对手,想捆爹,抓着手腕就捆上了,我们父子还不就是因为儿子捆绑了爹才走到一起的吗?爹知道儿子喜欢把爹捆绑起来做爱!”经纬笑起来,“也是的啊,要不是儿子捆绑了爹,爹哪里会和儿子共同生活在一起!看来儿子捆绑爹是捆对了,不过呢,那次是儿子强行把爹捆绑起来了,现在再捆绑爹,爹愿意吗? 喜欢吗?”思宇笑了笑,“爹喜欢,现在爹被儿子绑起来,也不感到难受,有儿子搂抱着,伺候着,爹很高兴!”经纬大笑起来,“是啊,把爹捆绑起来,搂在怀里,爹就不能动了,儿子想怎么操爹,就怎么操爹,爹也感到很快活,是不是啊,爹!”思宇傻笑了笑,“傻儿子,说的爹脸上多挂不住!当爹的让自己的儿子操,看这爹当的!”经纬笑了笑,抱着思宇又一下子按在了自己硬邦邦的大JJ上,“儿子知道爹喜欢,还假装着说不喜欢!爹,你就坐在儿子的JJ上儿子喂你吃饭吧!”思宇笑道,“傻儿子,一会我们要去上班了,儿子还不老实!”经纬笑道,“儿子知道,这次不让爹出,你就老老实实的坐在儿子的JJ上,美美的享受吧!”抱着思宇喂着吃过了早饭,解开了绑绳,穿好了衣服,一同出门,经纬坐进驾驶室,“爹,上来吧,儿子带着你去上班!下班回家,爹开车,带着儿子。”思宇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儿子啊,今天是我们第一天上班!儿子可不要再耍神经了,在单位,一定要注意影响!我们不可走的太近。千万不能再喊爹了!记住了吗?儿子!”

    经纬笑道,“爹啊,这几个月,天天和爹形影不离,没有分开过,这一去上班,不能和爹形影不离了,一天都不能喊爹,儿子多难受,儿子就喜欢喊爹!”思宇笑道,“周围那么多人,儿子喊爹,你让爹的脸往哪里搁!儿子真想喊,回到家再喊吧!”经纬笑着抱住思宇的头亲了又亲,“一天都不能喊爹了,那爹就让儿子再喊几声吧!爹,爹,爹!”思宇笑着答应道,“哎!好儿子,傻儿子!记住了吗?好乖!“经纬笑道,“儿子记住了,爹!在单位不喊爹,回到家再喊爹!”思宇大笑,“儿子在单位就不要和爹来往,最好不要接触。”经纬大笑着,“爹放心吧,儿子不会那么傻!”说着又连喊了几声爹!思宇瞪着经纬。经纬笑着做了个鬼脸,又连喊了几声阿宇爹!思宇又瞪了瞪经纬,经纬又做了个鬼脸,连喊了三声阿宇弟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5 12:3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九

    晚上下班,经纬已经坐在车里等着思宇了。思宇拉开车门坐上驾驶座位,经纬一把就抱住了思宇,“想死儿子了!一天都不能和爹在一起!”说着抱住思宇的头亲吻了起来。思宇笑着推开了,“儿子,不要让别人看见,还有人没有走呢!”经纬只管抱住思宇亲,“我不管,儿子太想爹了,一天都不在一起,还不让儿子亲!不是好爹!儿子不怕,儿子还想出柜呢!”思宇笑了笑,“今天第一天上班,怪累的,我们就去饭店吃饭吧,省的自己再麻烦做饭了!”两人开车到了饭店,坐下来,点了菜等着。突然一个小伙子,走到了面前,“大哥,你们也在这里啊!”经纬抬头一看,是大学里常跟着经纬的一个小兄弟,刘长顺。经纬问道,“你怎么在这里?”长顺回答,这不大学毕业了来这里找工作吗?找了好多地方还没有找到呢!哎,在大学里没有好好的学,去几家公司,面试了几次人家都不满意,现在真不好找工作啊!”

    经纬指着思宇道,“小顺子,认识他吗!”长顺抬头看了看思宇,“这不是思宇吗!思宇人长得帅气,学习又好,找个好工作不成问题了!”又转向经纬,“大哥,你怎么和思宇在一起,你们不是早就闹别扭了吗?你忘了你当着他女朋友的面把他捆绑了起来,他不脑你!”经纬大笑起来,“是啊,为此女朋友还分道扬镳了呢!不过他不脑哥哥,他是哥哥的爹啊!做儿子的再顽皮,当爹的还能真的恨儿子!长顺,你在大学里常跟着哥哥混,你是哥哥的好兄弟,我们五人还是换贴兄弟呢,你说哥哥的爹,你是不是也该叫爹啊!”长顺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了看思宇,“大哥,你不是有病了吧!思宇是你爹!是你爸爸!”经纬大笑道,“爹还能有假的,他就是哥哥的爹!”长顺呆了半天,问思宇,“思宇,经纬是不是有病了!你是他爹!伟哥是你儿子!你能生出这么大的儿子!”思宇笑了笑,“是啊,我就是他爹,他就是我的亲生儿子!是我生出来的!难道你还不信!好儿子,你就当着他的面喊一声爸爸,让他听听!”经纬笑着喊道,“爸爸!你就是儿子的亲爹!儿子的亲爸爸!”

长顺半天缓不过神来。经纬轻捶了一下长顺,“哥哥的爹,还不就是你的爹!还不快叫爹!”长顺愣了愣,看了看思宇,“大哥,你咋开这种玩笑!都是同学,你咋变成了他的儿子?我咋能叫同学叫爹!我还和思宇同桌过呢!大哥啊!这爹可是生身的父亲,不能乱叫的!”经纬不悦道,“小顺子,看你平时大哥长大哥短的,还说什么为朋友两肋插刀,如今见了哥哥的爹,都不愿意叫一声爹!”长顺看了看经纬,“大哥啊,你是不是有病了,思宇能生的了你,你是他生出的儿子?”经纬笑道,“是啊,大哥就是爹生出来的,你还不相信?”长顺傻呵呵的愣了一会,又看了看思宇,“思宇你个傻小子,你用啥办法迷住了伟哥!把伟哥弄的神魂颠倒,甘心情愿叫你爹!现在又想占我的便宜!”思宇笑呵呵的对经纬道,“儿子啊,你听听,长顺说爹用啥办法迷住了你,让你喊爹,儿子啊,你要不是爹亲生的,你会喊爹吗?还说现在又想占他的便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5 12:38:41 | 显示全部楼层
经纬瞪了瞪长顺,“小顺子,你胡说八道个啥,他要不是哥哥的爹,哥哥会随便的喊别人爹吗?你咋敢说哥哥的爹是傻小子,你不想跟着哥哥混了,是吧!”长顺一脸的委屈,“哪有啊,大哥!思宇真的还和弟弟同桌过呢,我们同学四年,你现在让弟弟叫他爹!同桌的同学,咋忽然就变成了爹!弟弟可比他还大半个多月呢,弟弟真的难以开口!”经纬笑道,“那算了,哥哥不勉强你,今后我们也不再是兄弟了,你走你的阳关道去吧!”长顺愣了愣,“伟哥,你是小弟的大哥,可不能不给小弟说实话,思宇真的是你爹!是你爸爸!你当真脑子没有病!”经纬大笑道,“小顺子,你看大哥像给你开玩笑的吗?他真的就是大哥我的爹,你要真的不愿意叫,哥哥也不勉强,你走吧!”长顺呆了呆,“那弟弟就听大哥你的吧,既然大哥说他真的是你爹,你是弟弟的哥哥,弟弟也跟着你叫吧!”红着脸对着思宇叫了声,“思宇啊,既然你是大哥的爹,那我也就认了你这个爹吧!爹,爹好!”经纬和思宇都大笑不止。

长顺跟着也傻笑了半天,“哦,知道了,大哥,你们恋爱了!你们是一对GAY!呵呵!是不是!思宇你小子好福气!使的什么手段,居然把伟哥搞到手了!让大哥心甘情愿的喊你爹!”经纬大笑,“你傻小子刚刚认了爹,转眼又叫爹的名字!还说爹是‘你小子’!才几天不见面,哥哥的话你也不听了!哥哥的爹,你怎么能直呼其名吗!今后见了咱爹,你也要喊爹,不许怠慢!”长顺傻笑着,“是,是,伟哥,大哥的爹就是我长顺的爹,爹啊,让长顺好好的看看,是不是长顺我看走了眼,你到底是不是我的那个同桌赵思宇!”长顺傻呵呵对着思宇看了半天,“我咋看着你就是我的那个同桌,赵思宇!”

经纬笑道,“小顺子,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那是你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吧!他就是哥哥的爹,哥哥的爸爸就是你的爹,不想叫就不要再理哥哥了!”长顺赶紧满脸赔笑,“大哥说的是,管他原来是谁,反正他是大哥的爹,也是弟弟的爹!爹啊!你是个好学生,今后还要多帮助帮助儿子呢!”经纬笑道,这还差不多!今后呢,有用的着哥哥的地方,尽管说,哥哥解决不了的地方,还有咱爹呢!“长顺傻笑着,”那就谢谢大哥了,也谢谢爹了,以后还真说不定要让爹帮忙弄个什么简历,或指导指导如何面试呢。放心吧,大哥,小弟不会把你们的事说出去的!”经纬笑道,“哥哥不怕说出去,哥哥和咱爹是正大光明的,巴不得大家都知道呢!哥哥不避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5 12:3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吃过了饭,长顺自己走了。回到家中。经纬抱着思宇傻笑着。思宇被笑的莫名其妙,“儿子你傻笑什么?”经纬道,“儿子想不到爹今天这么大胆,居然当着老同学的面承认了是儿子的爹!还让儿子喊爸爸!不断的叫着,儿子,儿子的,叫的儿子心里痒痒的,儿子好激动!还说儿子是爹生出来的,说的那么理直气壮!儿子激动的当时就想抱着爹亲一亲!”思宇也笑了,“都这么长时间了,儿子天天爹不离口,爹也听惯了,不是你自己说的,儿子是从爹爹的JJ里爬出来的吗!再说,既然儿子喜欢叫爹,爹也承认是儿子的爸爸,只要儿子高兴,爹能有这么大的儿子何乐而不为呢!儿子唯恐别人不知道,爹知道儿子想出柜!让爹没有退路,反正爹早已经是儿子的了,出柜就出柜吧,爹也不在乎,只要能和儿子在一起,爹都依着儿子!以前呢,爹总感到让儿子喊爹是羞辱了儿子,爹不想让儿子再受到伤害,可是儿子多次给爹说内心喜欢喊爹,既然儿子喜欢,那就依了儿子,反正喊什么只不过是个称谓,爹就诚心诚意承认是儿子的爹,今后儿子无论怎么喊,爹都不避讳!儿子只要敢在你的同学面前喊爹,爹也会自然的迎合儿子答应!儿子不介意爹这样做吧!”经纬呵呵的笑着,“爹啊,你真是儿子的好爸爸!儿子巴不得爹这样呢,儿子能当着别人的面喊爹,爹也答应,儿子更喜欢爹当着别人的面喊儿子!儿子心里更高兴,更踏实!不过呢,爹也不能总想着反正喊什么只不过是个称谓,爹这样想还是没有把儿子当作亲儿子,以后爹不能再这样想,你就是儿子的亲爹,儿子就是你生出来的!你说是不是儿子的亲爹!”思宇抱着经纬亲了亲额头,“爹以后不再这样想了,儿子就是爹的亲儿子,没有爹,哪来的儿子!儿子就是从爹的JJ里爬出来的人,爹这辈子就是儿子的亲爸爸!”经纬高兴的抱紧了思宇,“我的亲爹,你这才说出了儿子的心里话!这才是儿子的好爸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5 12:4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思宇又道,“今天儿子还让爹又认了一个儿子!呵呵!”经纬大笑道,“在学校,儿子有四个换帖兄弟呢,今后见了面,他们也得喊爹,不喊试试!”思宇大笑道,”还是儿子厉害,今后儿子还是爹的保镖呢!”经纬高兴的抱住思宇又亲吻了一番,“真是儿子的好爹,儿子也不枉被爹捆绑了两个月,那时候,儿子还悲悲切切的想着,不知道今后还能不能活着走出去呢,现在儿子不但安然无恙的走出来,还找到了儿子的亲爹!换来了爹的真爱。同学们都知道了你是儿子的爹,看爹还能往哪里跑,儿子会缠着爹一辈子的,儿子太幸福了!”思宇咯咯的笑着,儿子!爹这辈子就只有你一个儿子了!爹再也不生儿子了!”经纬大笑着,扒光了思宇的衣服,“好你个爹,有儿子伺候爹,爹还想着再生儿子!儿子看着爹再生儿子,你就给儿子再生个啊!又想让儿子把爹捆绑起来惩罚了,看爹再胡说八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5 12:47: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essme 于 2017-1-5 12:50 编辑

说着把思宇的双手拧到了背后,拿起绳子就把思宇五花大绑了起来,搂在怀里,“爹啊,你给儿子说,你还敢再生儿子吗?”说着抓着思宇的大龟头揉搓了起来。思宇浑身一颤,用头狠劲的拱着经纬,“好儿子,爹不敢再说了,你就饶了爹吧,爹可是你的亲爸爸啊!你玩的爸爸受不了了!”经纬笑呵呵的继续玩着,思宇痒的在经纬的怀里乱扭动,“好儿子,好儿子,你咋能这样的玩你的亲爹啊!”经纬大笑,“爹喜欢吗?儿子知道爹喜欢让儿子玩,现在爹不能动了,坐在儿子的怀里,多舒服啊!儿子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爹啊,你让不让儿子玩你!”思宇扭动着身子,“好儿子,爹喜欢,爹喜欢让儿子玩,你就任意的玩吧!”经纬笑道,“爹会怪罪儿子把爹捆绑上了吗?”思宇傻呵呵的笑道,“儿子想捆爹,爹知道无论再怎么反抗,也不是儿子的对手,想捆就捆吧,反正我们就是因为儿子捆绑了爹,才走到一起的!你把爹捆上了,你就得好好地伺候爹!谁叫爹生出了这么傻乎乎的儿子!”经纬笑呵呵的拿起口塞给思宇塞进去了,“儿子傻吗?爹!要是儿子真的很傻的话,还不是你这个傻爹遗传给儿子的!你再说儿子傻啊,你再叫一声傻儿子,爹!”思宇笑呵呵的用头乱拱着经纬,经纬抱住了思宇的头,“你是爹啊,你咋用头乱拱儿子!你给儿子说,你就是儿子的亲爹!你说,你是不是儿子的亲爸爸!儿子是不是你生出来的!”思宇咯咯的笑着连连点头。经纬又笑道,“爹,你咋不说话了,你就等着吧!让你的儿子好好的伺候爹吧!”

                                             不知道什么原因,中间有个别地方发不上去,提示有敏感词,不知道什么是敏感词!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10: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

经纬抱着思宇道,“爹啊,现在我们有工作了,可是爹想过吗?爹怎么给爷爷交待,爷爷知道了肯定不会同意的!爷爷和奶奶逼婚了,爹怎么办!爹能过的了爷爷这一关吗?”思宇笑道,“自爹答应和儿子厮守一生的那时起,爹就想过了,大学毕业了,也找到工作了,下一步肯定就是面对父母了,这一关早晚要过的,逼婚这是我们这样的人都要经过的,儿子想过怎么面对儿子的母亲了吗?”经纬道,“儿子这一关好过,反正继父不会管儿子这事,母亲也早已经把心放在了她的小儿子身上,不同意了,大不了脱离母子关系,最终她也是会屈服的,倒是儿子不放心爹过不了这一关,到时候,爹要是对付不了爷爷奶奶,再想甩了儿子,儿子可不答应!儿子会死缠着爹的!”思宇笑了,“儿子放心吧,爹怎会忍心甩了这么帅气的儿子,爹也有个弟弟,爹也会大不了了以脱离关系相威胁,他们也没有办法,早晚也会同意的!”经纬亲了亲思宇,“爹说话可要算数,反正这辈子,你就是儿子的亲爹了,爹就别想脱离开儿子的魔掌!”

一天,思宇接到父亲的电话,说去外地洽谈一桩生意。想顺道来深圳儿子的住处看一看。经纬道,“爹啊,我们昨天才说到爷爷逼婚的事,想不到这么快爷爷就要来打探了。”思宇笑道,“来就来吧,早晚的事情,儿子啊,你这个丑媳妇还怕见公婆吗!”经纬笑了,“儿子真的很丑吗,爹!儿子再丑也不怕,关键是爹怕不怕!”不一会,听到门铃响,思宇去开了门,“爹,想不到你这么快就来了,儿子原本想着去接您呢!您请坐,阿伟,快泡茶!”思宇父亲道,“毕业了,找到了工作,也不回家里看看你妈,你妈想你了!”思宇笑道,“爹啊,这不是才安顿住吗,原本想着等安顿住了再去看望你们二老!”思宇父亲道,“你妈让问问你,都这么大了,有没有女朋友了。”经纬泡好了茶,给思宇的父亲倒上了一杯茶,“爷爷,您请用茶!”思宇父亲看了看经纬,“阿宇啊,这是谁,怎么叫我爷爷!这么大的小伙子叫我爷爷,我有这么老吗!”思宇笑起来,“爹啊,这是我的儿子阿伟,我的儿子还不就是您老的孙子啊!”思宇父亲愣了愣,大笑起来,“你小子开什么玩笑,老婆还没有呢,哪来的这么大的儿子!”转而问经纬,“阿伟啊,你是他的儿子!你该不是疯了吧!他能有你这么大的儿子!我这当爹的咋一点也不知道!”说着大笑起来。经纬笑道,“爷爷啊,我真的就是他的儿子,他就是我爹,你就是我的爷爷!”思宇笑着看了看父亲,“爹啊,这你相信了吧,他就是你的孙子啊!你老都有了这么大的帅气孙子,你老还不高兴吗!”

经纬笑道,“爷爷啊,孙子大胆的求爷爷,孙子要和爹在一起共同生活一辈子,还望您老支持!”
思宇父亲听到此话,愣了愣,沉思了一下,“阿宇啊,爹知道了,你们是恋人,是不是!爹想不到自己的儿子是同性恋!那要是爹不同意呢!”思宇道,“儿子想着早晚会给爹说明的,既然爹看到了,那儿子就给爹明说吧,儿子这辈子看到谁都没有感觉,就只爱我的儿子一人,别的无论什么人,儿子都不爱,儿子这辈子再也离不开我儿子了!要想让儿子离开你的孙子,除非地球倒转,太阳从西边出来!如果爹不同意的话,儿子只能和爹分门另过,各走各的路,不相往来。儿子是铁了心的,爹就不要再枉费口舌了!”思宇父亲呆了半天,想了想,“儿子啊,爹也知道现在社会上很多同性恋,任谁也劝不动的!真想不到现在轮到了自己头上!哎!与其我们父子反目为仇,倒不如随其自然吧,儿子你可要想好了,不会是一时心血来潮吧!爹我虽然不同意,但也知道改变不了你,你可要好自为之!”思宇笑道,“儿子早就想好了,才对父亲说的,儿子绝不后悔!”思宇父亲随之又对经纬道,“阿伟啊,看你一表人才的,这么帅气的小伙子,找个好姑娘不成问题吧!咋甘心情愿做他的儿子!你们是同龄人啊!你叫他爹,那他就是你的生身父亲啊,你会有这么年轻的爹!你就真的喊的出口!你不怕别人知道了,笑话!你该不会是脑子有病,一时心血来潮吧!”经纬笑道,“爷爷啊,爹当初就是害怕和孙子好了,就不能给您老传宗接代了,所以孙子甘愿做爹的儿子,让爷爷也有个大孙子!孙子真的就把您儿子当作孙子的生身父亲,您的儿子就是孙子的亲爹!爷爷放心,孙子不是心血来潮,孙子已经给爹磕过头了,孙子甘心情愿做他的儿子!这辈子你的儿子就是我的亲爹,您就是我的亲爷爷!我不但要孝敬爹,还要孝敬爷爷您呢!”

思宇父亲呆了呆,大笑起来,“两个疯子!真是两个疯子!阿宇啊,爹知道管不了你们,随你们的便吧,既然阿伟叫了爷爷,爹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都由不得爹!随你们的便吧,不过爹要警告你们,既然你们认定了走这条路,这条路上可是铺满了荆棘,社会上很多人会对你们歧视的,你们可要认认真真的对待,不要过了一年半载的,互相闹矛盾,甩了对方再另寻他欢!”经纬道,“爷爷啊,孙子已经给爹磕过头了,也发过誓了,孙子这辈子就认准了爹,不会三心二意的,现在也给你老磕头,认下你这个爷爷!”说着就给思宇的父亲磕了三个头。思宇笑道,“爹啊,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知道自己该走什么路,我们父子这辈子不离不弃,白头到老,爹你就放心吧!你老都有了这么大的帅气孙子了,你老还不高兴吗!”思宇父亲笑着摇了摇头,“爹老了,跟不上社会潮流了,既然阿伟都给爹磕头了,爹还能说啥!不管爹相认不相认,阿伟都认定你是他爹,他也就是爹的孙子了。爹也没有什么礼物,就给阿伟两万元作为大孙子的见面礼吧!”经纬高兴的看了看思宇,“谢谢爷爷的见面礼,爹,你就收着吧,作为我们买房子的钱存起来!”思宇和经纬陪着思宇的父亲去饭店吃了顿饭,就走了。

思宇笑呵呵的看着经纬,“傻儿子,这下放心了吧,爷爷认你了!”经纬笑着搂住了思宇,“都好叫儿子傻儿子,儿子真的很傻吗?”思宇笑道,“儿子不傻吗?不傻的话,咋认下了比你还小的人做你爹!”经纬笑道,“爹要真的认为儿子很傻的话,那也是爹你的种子不好,你才是傻爹,傻爹生出了傻儿子!是爹的基因不好,还怨儿子傻!”思宇咯咯的笑着,“爹是傻爹,好不好,傻儿子!我们是一对傻父子!儿子啊,等过一段时间,爹缠着让你爷爷出钱,我们先付了首付,买一套自己的房子,写上我们父子两人的名字。剩下的我们爷俩可就要靠自己的力量还贷了,好不好,儿子!”经纬笑道,“爹说啥就是啥!你是长辈,儿子就依靠爹了!”思宇笑道,“天不早了,我们洗洗澡睡觉吧!”经纬笑道,“爹今天又犯傻了,又说什么儿子认下了比自己还小的人做爹,爹啊,你还是从心里没有把儿子当作亲儿子对待,你还是认为儿子不是你亲生的!你应该发自内心的认为,儿子就是你生出来的,不是什么认下了爹!你这样说,儿子听着别扭,你就是儿子的亲爹,爹不听话,又该受惩罚了!”说着就抓起思宇的双手要拧到背后捆绑。思宇笑呵呵的趴到了床上,双手藏在胸前,不让往后边拧。经纬大笑起来,“爹!你还能别的过儿子吗?你是儿子的对手吗!”说着抓着双手加大了力气,把思宇的双手拧到了背后捆绑上了,搂在怀里。思宇躺在经纬的怀里,“傻儿子就会欺负爹!”经纬笑道,“儿子知道爹喜欢!捆上了爹,爹更刺激,是不是!”思宇笑道,“傻儿子要捆爹,爹能有办法吗?”经纬笑道,“爹还叫傻儿子!你就闭嘴吧,傻爹!”说着把口塞塞进了思宇的嘴里,“傻爹,你就等着傻儿子伺候你吧!”

    过了十来天,经纬接到张烨磊的电话,说要和李建凯、王志均来深圳看望经纬。周六,烨磊给经纬打了电话,问清楚了住址,说要和建凯、志均还有长顺一起来经纬的家中。经纬对思宇说,“爹,儿子的几个换帖要来家中,爹愿意吗?”思宇笑道,“那不是爹又多了几个儿子吗?”经纬大笑,“是啊,爹,你又多了几个儿子,我们去街上买点东西准备准备,儿子的手艺不行,他们来了,还得爹辛苦做菜,爹愿意吗?”思宇笑道,“傻儿子,儿子的弟兄到家里来,爹该好好的招待!”两人来到菜市,走到肉铺前,经纬道,“爹啊,我们买几斤肉吧,你给他们炒炒吃!”思宇笑笑,“好吧,儿子,你说买啥就买啥!”卖肉的看到这两个年轻人一对一答的,暗自笑了起来。又来到卖鱼的地方,“爹啊,儿子挑两条大鱼,你看好不好!”卖鱼的小贩看到经纬喊思宇爹,笑呵呵的问道,“他是你爹!”经纬笑道,“是啊,我爹是个吃饱蹲,啥心也不操,你看着他年轻是吧!”小贩又问思宇,“你真的是他爹?”思宇笑道,“爹还能有假的,我儿子孝顺啊,爹啥心也不操,有儿子伺候着呢!呵呵!”小贩愣愣的笑了笑。

买好了菜回到家中,经纬对思宇说,“爹,他们来了,你先不要出来见他们,你就在厨房做菜吧,有劳你老了,等做好了菜,你再出来见他们,给他们个惊喜,好不好,爹,烨磊是我们班的,你也认识,其他两个想必爹也认识,也是我们学校的,只不过不是我们系的。这几位都是儿子的换帖,他们都在外地,是小顺子告诉他们的,不知道小顺子给他们说了爹的事情没有呢,爹!行不行!”思宇笑道,“儿子让爹干啥,爹就干啥!该不会他们一听说你是爹的儿子,把爹揍一顿吧!”经纬大笑起来,“爹就放心的等着再多几个儿子吧!不过爹啊,你可要大大方方的认账啊!不要扭扭捏捏的,你说过,只要儿子敢在同学面前喊爹,爹也会迎合儿子,答应儿子,爹可不要推三推四的,假如儿子喊了爹,爹又不认账,那岂不让儿子更难堪!你就是儿子的爹啊!你要理直气壮的承认!”思宇也笑道,“知道了,傻儿子,你就是爹的亲儿子!”经纬高兴的抱着思宇在额头上亲了亲,去招待客人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10: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一

几人来到家中,互相问了好。烨磊笑道,“大哥啊,临毕业,大哥玩起了失踪,大家都不知道大哥去哪里了,想不到大哥这么快就在深圳找到工作了!小顺子给我们打电话,让我们来见你,说大哥你要给我们个惊喜!”建凯接着道,“是啊!大哥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大家都很担心呢。”志均笑道,“大哥不亏是我们的老大哥,就你找到工作了,看看,我们弟兄四人还都没有找到工作呢,不好找啊,我也不想找了,老头子让我就在他的公司干了。可他们三人都还没有着落呢,你可要帮帮他们啊!”长顺神秘的笑了笑,“大哥当然好找工作了,有爹帮忙呢!”烨磊笑道,“大哥,爹也在深圳吗?”长顺笑道,“爹不但在深圳,还和他住在一起呢!”长顺又诡秘的笑了笑,“上次见到大哥,他正和爹在一起吃饭,还和我说,我们五人是换帖弟兄,他的爹就是我们五人的爹!”志均笑道,“那当然了,我们既然拜了把子,当然我们五人无论谁的爹娘都是我们五人共同的爹娘,这还能含糊!” 长顺又笑道,“二哥你也认识大哥的爹呢,你们二位可能也认识啊!”三人互相看了看,“我们还认识!大哥,那还不请爹出来见见我们这几个小辈!”经纬大笑起来,“一会就出来了,小顺子,你还卖什么关子!” 长顺诡秘的笑了笑。

    做好了菜,思宇把菜端到桌子上,拿出了酒,招待大家,“大家初次来家里,菜做的不好,大家要担待点啊!”烨磊看到思宇,“思宇,想不到你也在这里!你不是和伟哥闹别扭了吗?怎么还和伟哥在一起!”长顺笑起来,“他早就在这里了!还和大哥住在一起呢!”建凯道,“哦,是思宇啊,我也认识啊!只不过不常来往。大哥,还不快把爹请出来,一起吃饭!”志均也附和着,是啊,大哥,快把爹请出来吧!长顺大笑,“爹早就出来了!”建凯看了看周围,没看到有老人,“三哥你弄什么玄虚,哪里是爹!”长顺笑着看了看思宇,“看看站在你们面前的是谁!”烨磊笑道,“小顺子你胡说什么,思宇是我们的同学,还和你同桌过呢!”志均笑道,“大哥啊,你就请爹出来和大家见见面吧!”长顺看着思宇咯咯的大笑起来,经纬也笑眯眯的看着思宇。思宇也笑起来,“大家都是同学,想必也都认识我,给你们说实话吧,不用请了,我就是经纬的爹,我不是早已经站在这里了吗?经纬就是我的儿子!”三人闻听此话,立刻像僵了一样呆呆的站着,一齐看着经纬,长顺在一旁呵呵的笑着。烨磊怒道,“思宇,你这个傻小子玩笑开的太大了,在校四年,你还不知道伟哥的脾气,你竟敢当着伟哥的面侮辱伟哥!看伟哥不把你揍扁了,到时候,我也不好劝伟哥的,你小子自作自受吧!看你怎么下台!还不快给伟哥认错!”志均也怒道,“你小子竟敢侮辱大哥,你还不知道大哥的厉害?不用大哥动手!看我怎么收拾你!”

    思宇笑着看了看经纬,“儿子啊,你的几个弟兄想要打爹了,儿子你看着办吧!”烨磊对经纬道,“大哥,你听到了吧,思宇说是你爹,是你爸爸!你说咋办吧!”经纬看到三人的表情,哈哈大笑起来,“看你们惊奇的,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错,他就是我爹,我的爸爸!我就是他儿子,难道你们还要打爹不成!”三人听到经纬自己也这样说,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烨磊道,“大哥啊,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有病了!当初我们都听说你把思宇当着他女朋友的面捆绑了起来,为此思宇还失去了女朋友,思宇肯定恨死你了!现在他怎么又成了你爹了?”建凯也道,“是啊,大哥,我们尽管不是一个班的,我们也听说了此事,再后来没过多久,就再也没有见到大哥了!是不是思宇找了什么人帮助他报复大哥你的?”经纬大笑,“你们说的都对,当初哥哥就是不想让爹找后妈,才当着那娘们的面把爹给捆绑起来了!看爹还有啥脸面再去找那个娘们!”志均道,“虽然我和思宇不太熟悉,但也知道思宇在校是个好学生,知书达理。这会儿怎么当着我们弟兄五人的面,羞辱大哥!你羞辱大哥,不是也羞辱了我们弟兄几人吗?大哥啊,是不是思宇找人给你下了什么绊子,让你不得不服,心里有苦难言!今天弟兄们都在,我们还怕谁!你说吧,大哥,怎么处理他!我们听你的!”

经纬瞪了瞪志均,“哥哥刚才已经说了,他就是哥哥的爹,你们对哥哥的爹还能动粗吗?”建凯又道,“大哥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被握在了思宇的手里,他以此要挟大哥,大哥才不得不屈服!你给弟弟说,弟弟解决他!”思宇大笑起来,“我儿子什么把柄都没有在我手里,我也不用要挟他,我就是他爹,他就是我的儿子,就这么简单!”长顺在旁边笑个不停,“我早已经认爹了,你们几个傻小子还傻愣愣的站着干啥,还不快点叫爹!”经纬笑道,“是啊,都不要胡想了,他就是我爹,哥哥我也没有什么把柄落在爹的手里,他是爹,更不会用什么手段要挟自己的儿子!我们是换帖兄弟,如果你们还拿哥哥当哥哥的话,那哥哥的爹也就是你们的爹,如果你们不拿哥哥当哥哥了,那就自便吧,烨磊,你是我们当中的老二,你说吧!”长顺笑呵呵的对思宇道,“爹啊,你看看,还是你的三儿子听话吧,早就乖乖的认爹了。对了,爹,儿子还要请你帮忙指导一下儿子的面试呢,儿子面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这次你要事先给儿子指导指导啊!

    思宇微笑着对长顺说,“长顺啊,那爹要先了解你想去的那些公司的状况,知道你所寻求的是什么职位,这样吧,你回去以后,先把那些公司的情况下载了,我们好知己知彼。停几天,你再来,拿给爹看看,爹给你参谋参谋!不过呢,要先有心理准备,面试的时候人家还可能提出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还得看你随机应变的能力,要量力而行,不可要求的太高了!”长顺笑呵呵道,“儿子知道,大哥能进这么好的公司,还不是有爹你帮忙吗!能和大哥一样的工作,或比大哥的差一些,儿子也不在乎!儿子也知道自己肚里有多少墨水,呵呵!”思宇笑道,“那就先找几个职位吧,也好这个不行,再换那个,总有愿意接受你的公司的。”经纬笑着问长顺,“放心了吧,小顺子!”长顺乐呵呵的对经纬笑道,“有个好爹真好!”

烨磊几人看着长顺爹长爹短的叫的这么亲热,愣了愣,“大哥啊,我们是换帖的弟兄,你把我们都看成什么人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永远都是换帖的弟兄。也不管大哥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们都会和大哥共同分忧,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大哥,哪能说不算就不算了,要是思宇真的拿什么要挟哥哥的话,那你就看弟弟怎么给你出气!弟弟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弟弟什么都不怕!”经纬笑道,“烨磊啊,你认为哥哥是怕事的人吗?能要挟哥哥我的人现在还没有出世呢!就爹这样的身板,他要不是爹的话,他敢和哥哥我叫板!还能要挟了哥哥我?可是他毕竟是哥哥我的爹,哥哥我只能对爹俯首称臣,老老实实,不敢和爹作对的!”

思宇大笑起来,“烨磊你是不是看着原来我们是同学,可是你转眼就要跟着我儿子也要叫我爹了,心里不服气啊!心里想着,就你个傻小子,还想当我爹!你也明白,不要说就是两个我也不是你大哥的对手,就连你,伸出个手指头,就能把我打趴下的!我哪敢对你大哥持强?”烨磊尴尬的笑了笑,“哪有啊,烨磊一切都听大哥的,既然大哥说并不是你要挟他,大哥说你是他爹,那大哥的爹,自然也就是我烨磊的爹了,你既然真的是大哥的爹,那二弟我也就认了,思宇啊,连大哥都对你毕恭毕敬的,一口一个爹,我烨磊怎敢对你不敬!今后你也就是二弟的爹了!呵呵!老四,老五,我和三弟都认了爹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10: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二

建凯和志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傻呆了一会,建凯道,“既然二哥和三哥都认爹了,我也没啥说的了,大哥的爹自然也就是我建凯的爹!”志均看到几个哥哥都认了,笑了笑,“对对,大哥的爹自然就是我志均的爹!这还有啥说的!”烨磊看了看思宇,傻呵呵轻捶了一下思宇笑道,“思宇啊,你小子用的啥鬼办法,让大哥认你做爹了!既然你是爹了,那你就是长辈了,还望爹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烨磊的鲁莽,呵呵。不过我还是感到就跟做梦似的,昨日的同学,一转眼就变成爹了!”烨磊说着自己也大笑起来。经纬也笑起来,“烨磊啊,爹啥办法也没有用,爹本来就是哥哥的爸爸,烨磊你要是感到别扭,不想认爹,就别勉强,哥哥可没有勉强几位弟弟,不过呢,认不认爹是你们的事情,你们也不能对哥哥的爹,直呼其名,更不能说哥哥的爹是什么傻小子,你们想想,这样说了,岂不等于说哥哥是傻小子的儿子了!这是对哥哥的不敬!”几人哄堂大笑起来。烨磊笑笑,“大哥啊,你可不要这样想,弟弟可不敢对哥哥不敬,弟弟的意思是原来还是一个班的同学,这忽然间就变成了爹,弟弟也突然变成了他的儿子,太突然了,弟弟总得有个转弯的过程啊!”说着又笑了笑,转身又对思宇道,“世界真会开玩笑,思宇啊,从此以后,烨磊我可再也不敢喊你的名字了。真的想不到,今后你就是儿子的爹了,烨磊再也不敢对你直呼其名了,儿子可不敢对爹不敬啊!还望爹能原谅儿子啊,不要和儿子一般见识!呵呵,不过这样也蛮刺激的,嘴里叫着这么年轻帅气的同学爹,真的心里痒痒的!怪好玩的!”

    思宇笑道,“今后就是一家人了,还客气什么!想喊爹的名字,就继续喊!”烨磊傻笑笑,“爹你就饶了儿子吧,儿子可再也不敢直呼爹的名字了。细想想,爹这么英俊儒雅,做儿子的爹,也不为过,儿子也甘愿俯首称臣啊!爹啊,其实我烨磊才是个傻小子,你就是傻小子的爹!”经纬大笑着轻捶了一下烨磊,“老二,你又胡说了,刚才你说爹是傻小子,现在你又说爹是傻小子的爹,爹是大哥我的爹,你说爹是傻小子的爹,岂不是说大哥我是傻小子了吗?”几人笑弯了腰。烨磊也愣愣的傻笑了笑,“大哥,看你说的,弟弟怎么敢说大哥是傻小子,弟弟是说自己是傻小子,弟弟也爱慕上爹了,才随口而出的!”长顺笑笑,“是啊,三弟我也爱慕上爹了!”建凯也跟着符合,“是啊,大哥,我们真的都爱慕上爹了!”经纬看着思宇傻傻的笑了一会,突然道,“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大家说的大哥我心里怎么酸溜溜的!爹,你说他们能爱慕你吗?”思宇笑道,“儿子啊,你是爹的亲儿子,你当然可以爱慕爹了,至于他们吗,他们是爹换帖的儿子,不可以说爱慕爹的,爱慕一词只能恋人之间说!”

    经纬大笑,“好你个烨磊,才认了爹,你就和大哥争爹了!”烨磊也傻呵呵的笑了,“大哥啊,你可不要误会了小弟,小弟哪有这个意思,小弟是嘴笨,不知道该说啥好了,小弟真的是也开始爱上爹了!”志均立刻大笑起来,“二哥你还说不是和大哥争爹,你原本就是个GAY,看到爹儒雅风流,你就喜新厌旧,爱上爹了!想把爹搞到手了!哈哈!”烨磊脸立刻红了,“老四,你又胡说八道了!刚才你们也说了,你们也都爱慕上爹了,还想倒打一耙,是你想把爹搞到手了吧!”经纬大笑着制止了大家,“好了,大哥知道你们的心思,不过的,爹刚才也说了,只有大哥才是爹的亲儿子,你们都是换帖的儿子,你们想把爹搞到手,就这么容易!”建凯笑呵呵的问思宇,“爹啊!想必你也知道我们弟兄几人想要表达的意思,儿子也不敢再说爱爹了,可是我们嘴笨,那我们该说什么呢!”思宇笑道,“喜欢一个人有多种说法,例如,喜欢,爱慕,爱,崇拜,敬畏,仰慕。喜欢是一般的说法,爱慕是对恋人说的,爱是平辈人之间对恋人说的,不过也可以对长辈说,例如爱国,爱党,爱父母等等。另外后三种就有点高大了。”

长顺笑呵呵的接道,“哦,还是爹有学问,那你是爹,也就是我们的长辈了,我长顺就是爱爹!”志均和建凯也抢着说,“我们也爱爹,从心里爱爹!”经纬大笑起来,“不许你们说爱爹,爹只能大哥我一个人来爱!你们说爱爹,大哥我听着别扭!”烨磊也大笑起来,“看大哥自私的,我们弟兄也是发自内心的爱爹,可是大哥你不让我们爱爹,你是大哥,我们也得听你的啊,弟兄们,既然大哥不让我们说爱爹,那我们就说崇拜爹吧!”思宇笑起来,“你们这样说,把爹说的太高大全了,爹可承受不起!”烨磊又傻笑了一番,“看看我们个个傻乎乎的,几个捆到一起也不如爹一个人。对了,兄弟们,既然大家都很崇拜爹,那就该给爹磕头了,磕了头,爹这一辈子就是我们弟兄的爹了,拉着几个人就给思宇磕头!”建凯,志均加上长顺,四人跪在思宇的面前,认认真真的给思宇磕了三个头!思宇笑呵呵的把四位扶了起来。

    思宇端起酒杯,“好了,大家不要光顾说话了,该坐下喝酒了,我儿子呢,有些鲁莽,招待不周的话,尽管说,我儿子还得靠你们几位弟兄继续扶持呢!今后呢,你们几位有用的着你们大哥的地方,用的着我的地方,尽管说,我和儿子都会尽力帮忙的!”几个人高举酒杯,乐呵呵的道,“祝爹万寿无疆!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志均笑道,“爹啊,四儿子刚才多有冒犯,那是不知道是爹,现在儿子已经给你老磕过头了,儿子再也不敢对爹不敬了,你这辈子也是儿子的爹了!儿子在校期间就听说过爹的大名,知道爹是个全才,儿子原来还想着大哥和爹有了那么一段不愉快的经历,爹再也不会搭理大哥了呢,真的想不到居然成了大哥的爹!是儿子有眼不识泰山,对爹多有不敬,还望爹多多的包涵!”思宇笑看着经纬,“还多亏了傻儿子有那么一回呢,要不然现在爹说不定早就和那个女人订婚了,我的傻儿子死活也不让爹和那个女人结婚,竟然不顾爹的脸面,当着那女人的面给爹难看!让爹下不了台,你们说爹咋还有脸面再去找人家!爹的好事活生生就让这个傻儿子给拆散了!”

烨磊笑道,“大哥这么怕爹,那当时大哥你把爹捆绑起来那会儿,你是咋想的,咋就不怕了!”经纬咯咯的笑着,“儿子无论什么事都能容忍爹,都听爹的话,儿子就是不能容忍爹和那个女人结婚!所以才不顾一切的阻挠爹的好事。你们不知道,现在大哥我也不怕大家笑话了,那事以后,爹见了大哥我,指着地板,也不说话,儿子就知道爹让大哥我跪下来惩罚大哥呢,大哥我只能乖乖的跪在地板上,跪了半夜呢!要不是爹心疼儿子,半夜里让儿子起来,大哥我还真要跪到天明呢!”大伙又哄堂大笑起来。经纬笑呵呵的看着思宇。思宇笑道,“当时真想让你跪三天三夜!”经纬笑眯眯的,“儿子知道爹心疼儿子,不会让儿子跪那么长的时间,爹啊,当时你要不让儿子起来,儿子也不敢起来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10: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三

    建凯在一边也笑道,“爹啊,我是你最小的儿子,刚才还莽撞的说什么要帮助大哥解决爹呢,就连大哥都怕爹怕的像老鼠见了猫,我就更不在话下了,你看我这张臭嘴,该打,爹,你就打儿子两下吧!你也好出出气!”思宇笑道,“爹知道你们弟兄五人亲的像一个人一样,你们也都是为你们大哥好,不能容忍你们大哥受半点委屈,爹不会怪罪儿子们的。你们大哥常常给爹说起你们几人如何的义气。你们大哥处处事事都护着你们呢,爹可不敢打你,打了你,你们大哥的脸面往哪里搁?儿子嘴上不说,心里也不好受,你们大哥会怪罪爹的!”经纬大笑起来,“还是爹会说话,既教训了弟弟们,又表扬了我们弟兄五人的精诚团结,还给儿子下了训令,给儿子留足了面子,你不亏是儿子的好爸爸!”

长顺笑呵呵道,“那当然了,你们不看看大哥是什么人,八面威风,谁人能比!爹肯定更出色了,要不然怎能降得住大哥!”经纬也大笑道,“哥哥我再威风,在爹面前,还不就是个任爹说教的傻儿子,哪敢在爹面前威风啊!”烨磊笑道,“和爹在一个教室上课这么几年,爹还真人不露相,儿子居然没有看出来,爹这么有魄力,居然能降得住大哥!大哥也真是的,以往咋不对弟弟们透露点风声,尽让弟弟们在爹面前出丑!”长顺对烨磊说,“二哥啊,到现在你还看不出爹和大哥的关系吗?”烨磊笑道,“看你神神秘秘的,还能有什么关系,不就是父子关系吗?”建凯笑道,“哦,三哥这一说,小弟还真看出点门道了,二哥啊,你也是个GAY,你咋就看不出来,大哥也是个GAY啊!”烨磊尴尬的笑了笑,瞪了瞪建凯,“哦?是吗?看看我傻的,还真的不知道大哥也是个GAY,我们弟兄也这么多年了,在一起无话不说,还就这点,隐瞒了弟兄们,不敢明说,怕弟兄们笑话。既然五弟揭了二哥的短,我也不再隐瞒了,其实我就是个GAY,不敢给弟兄们说,怕弟兄们看不起我啊!既然大哥也是GAY,弟弟我还怕什么!下次我也把我的BF带来让大家看看!”

志均笑道,大哥,二哥都是GAY,你们还不知道呢,其实五弟建凯也是个GAY!我们弟兄五人三个都是GAY。二哥刚才说什么五弟揭了二哥的短,四弟可不这样想,这也不是什么短处,都什么年代了,GAY没什么丢人的,现在很多的!很时髦啊!我是没有遇上合适的,假如遇上合适的了,说不定我也会和弟兄们一样,成为GAY呢!”建凯笑道,“是啊,以前我也不敢明说,怕你们笑话,现在不怕了,有大哥二哥作伴呢!二哥啊!你也给大伙说说,你和你的BF,想必二哥是老公吧!呵呵!”烨磊笑了笑,”五弟啊,你看二哥身体这么健壮,当然是老公了!五弟你呢!”建凯笑了笑,“做什么都一样,都一样!”

志均大笑起来,“看五弟还扭扭捏捏的,我们弟兄五人,谁也不能耶耶藏藏的,都把自己的家底亮出来,大哥已经把爹介绍给了我们,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五弟肯定是个0吧!”建凯笑了笑,“那四哥说啥就是啥吧!”几人都大笑起来。建凯笑道,“爹啊,儿子大胆的问一下,你就是大哥的BF吧!那你和大哥谁是老公呢!“经纬笑起来,“五弟做老婆做惯了,想必也想让哥哥做老婆的角色吧,告诉你吧,五弟,大哥我也不避讳什么,爹就是哥哥我的BF!你看哥哥这么粗野,那里是什么老婆的角色,爹还是哥哥的老婆呢!”经纬说吧,朝着思宇嘿嘿笑了两声。

思宇笑了笑,站起来,拿起一杯酒,“儿子,你说什么?你说爹是你的BF?还是你的老婆!爹才不是你的什么BF,爹就是你的爹,别的什么也不是!”经纬嘿嘿笑了两声,“爹啊!儿子喝多了,说胡话了,爹就是爹,不是什么BF!不过爹是儿子的老婆,对吧,爹!嘿嘿!”思宇笑道,“那你就给你的弟兄们宣布,爹是你的老婆!儿子!你大声说一遍!”经纬笑呵呵的看着思宇,“好爹啊,爹就不要和儿子一般见识了,是儿子说错了,儿子不敢再胡说了,爹就是爹,别的什么也不是!儿子罚酒还不成吗!”说着拿起酒杯干了。烨磊笑起来,“爹啊,你们既然在一起了,两人中总得有人做老婆吧,爹这么英俊潇洒,大哥也这么帅气,但大哥和爹比起来,嫌的还多了那么点威武,想必爹也该是做老婆的吧!呵呵!”

思宇笑了笑,“你是这样想的,烨磊!”建凯笑道,“爹啊,二哥说的对,两人中,总得有人做老婆,做老婆有什么不好的,以儿子看,也蛮好的啊!儿子也看爹是大哥的老婆!呵呵!”思宇笑道,“儿子,你想这样吗!”经纬立刻大笑,“爹啊,儿子想啊,儿子就想爹做儿子的老婆,爹其实已经是儿子的老婆了!爹还不让儿子说!”思宇立刻笑道,“儿子啊,爹没有不让儿子说,你就大胆的给你的弟兄们宣布,说爹是你的老婆!”经纬嘿嘿了两声,“爹啊,儿子又说错了,不敢说了,其实儿子只不过是想在弟兄们面前逞逞英雄。爹,你就绕过儿子吧,儿子是爹的老婆还不成吗!”几人哄堂大笑起来。

烨磊笑过道,“看爹平时文质彬彬的,说出来的话,看似软绵绵的,但话里的分量可是重千斤,爹就这么几句看似简单的话,就把大哥吓成这样!爹用什么神力,能让大哥服服帖帖的,我们可从来还没有见过大哥服过人呢!”经纬笑道,“是啊,哥哥我这辈子那里服过什么人,可是他是爹啊,儿子不敢不服!你说是不是,爹!”烨磊笑道,“爹啊,想不到你在校学习好,心眼也灵,斗勇的话,再有两个爹,也斗不过大哥。斗智的话,大哥可就不是爹的对手了,我们弟兄几人,也对爹佩服的五体投地了!”经纬笑道,“是啊,爹,儿子咋敢和爹斗智斗勇呢,斗啥,儿子都斗不过爹,不过呢,儿子也不敢和爹斗啊!毕竟你是儿子的爹,儿子只能孝敬爹!”烨磊笑道,“爹啊,我们几个老哥们好长时间不见了,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我们弟兄还没有见过大哥对谁会这样唯唯诺诺的,大哥平时也是欺行霸市的,想不到也有克星啊,这么怕爹!爹,你就对我们高抬贵手吧!让大哥放开点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20:34:5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四

经纬笑了笑,“哥哥再厉害,可他是哥哥的爹啊,儿子就得听爹的话!”思宇笑道,“看你们把爹说的,就像爹是个恶人,不让你们兄弟尽情的喝酒,爹只是想,今晚儿子是主人,爹怕儿子对你们几个弟兄招待不周啊!儿子啊,他们几个来到了家中,就是贵客,你要好好的招待客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喝多少,就喝多少,你们大哥的家还不就是你们自己的家!随便点,儿子啊!不要慢待了客人。不过呢,你自己可要把持点,不要喝多了出丑!”经纬笑了笑,“儿子知道了,爹,儿子不敢喝醉!爹命令儿子好好的招待弟兄们,大哥的家,就是弟兄们的家,弟兄们尽情的喝个痛快!”几人哈哈大笑。

志均笑道,“还没有见过大哥这么任人摆布的,爹真有办法,让大哥往东,大哥不敢往西!今后大哥要是欺负小弟了,四弟就找爹评理!”经纬笑咪咪的看着思宇,“是啊,只有爹能制服儿子,别人谁也休想让哥哥我服服帖帖的!”烨磊大笑起来,“大哥服服帖帖了才能舒舒服服的当老公啊!你说是不是,爹!”思宇笑道,“儿子,你自己说吧,是不是你对爹服服帖帖了,你就能舒舒服服的做老公了!”经纬大笑起来,“爹啊,不要听他胡说,儿子的意思是,儿子对爹服服帖帖了,就能舒舒服服的做爹的老婆了!”经纬说吧跟着大伙一起笑起来。思宇又对烨磊道,“其实爹对儿子没有什么要求,只要儿子高兴就行!下次把你的BF带来,不过爹听着BF不是太好听吧,有点朝三暮四的感觉,你难道还想经常换你的BF?要是认定了,就不要换了,天常日久才是福,是不是应该说是你的 male wife了!”烨磊笑道,“爹说的极是,BF是临时的,只有male wife才是长久的。下次一定要带来让爹看看!不过他和爹不可是一个档次的,比不过爹这么英俊潇洒。对了,五弟也要把你的老公带来啊!”志均笑道,”五弟要是敢不带来的话,看四哥绑也要把他绑来,让爹看看。”烨磊笑着问长顺,“小顺子你的呢?有了吗?”长顺笑道,“小弟现在工作还没有着落呢,哪敢想这事!对了,四弟,刚才你不是还说,有了合适的男人,说不定你也会成为GAY呢,是不是看上了什么人!”

    志均笑呵呵的道,“要是能遇到像爹这样英俊儒雅的男人,愿意和我百年合欢,就是让我做他的小老婆,我也愿意!呵呵!”长顺大笑不止,“大哥,你听听,四弟想做爹的小老婆了,想和大哥争宠了!哈哈!”经纬笑眯眯的看着思宇,“爹真想找小老婆的话,做儿子的只能敢怒不敢言!爹想娶几个小老婆就娶几个吧,他是爹啊!做儿子的怎么敢管爹呢!”思宇笑道,“爹啥时候想娶小老婆了!爹这辈子有了儿子就足够了,爹只爱儿子一个人!”建凯笑起来,“四哥啊,你听听,你还想做爹的小老婆呢,只怕爹就是愿意了,大哥这一关你就过不了,大哥不敢当着爹的面做你,暗中也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志均大笑不止,“三哥,五弟啊,你们瞎说什么呢?只怕是我想做,爹还看不上我呢!倒是你们俩自己想做了吧!哈哈!”建凯笑道,“我就是想做爹的小老婆,就是喜欢爹,四哥你还说什么?只不过有大哥在呢,小弟怎敢做对不起大哥的事情!”

    长顺也笑着说,“是啊,爹这么帅气的男人,任谁见了也想和爹好上啊!只不过大哥已经抢先了,别人谁还敢动爹的念头!”经纬大笑起来,“看看,大哥还在呢,你们就挣着做爹的小老婆了,爹连大老婆还没有呢,更何谈小老婆!爹只能是哥哥我的、、、、、,”话没说完笑着看了看思宇。众人哄堂大笑,烨磊说,“大哥,你说啊,你说完,爹只能是你的什么?”经纬笑了笑,“不说了,不敢说了,爹看着我呢!”众人又哄堂大笑起来。”长顺大笑道,“大哥平时风风火火的,今天说话咋像个娘们,嘴里半截,肚里半截,大哥你一定要说完,爹只能是你的什么?”经纬嘿嘿了两声,看了看思宇,“爹啊,你让儿子说吗!“思宇笑了笑,“儿子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在爹的面前还有什么忌讳的!”经纬傻傻的笑了笑,”爹只能是大哥我的、、、!”烨磊大笑着,“大哥不要吞吞吐吐的,干脆点!”经纬黑黑的笑了笑,“爹只能是大哥我一人的老公!”几人哄堂大笑起来,笑的都岔气了。

经纬和众人说笑着又喝了几杯,说,“不能再喝了,喝醉了,爹会揍哥哥的!”几人哈哈大笑起来。建凯笑道,“那是大哥想让爹揍了吧,要不然,爹就是真的想揍大哥,爹还能打得住大哥!”经纬大笑起来,“他是爹啊,他想打哥哥的左脸,哥哥敢动吗!打过左脸,哥哥还得自己伸过去右脸让爹打!”思宇笑道,“儿子你把爹说成是瘟神了!爹就那么厉害吗!”烨磊笑道,“我看大哥说的是真话,说不定我们走了以后,爹就当真揍大哥!不揍的话,也得让大哥罚跪!”经纬嘿嘿的笑着,“爹啊,儿子求你了,你可不要听他们的话,可不要他们走后,当真就揍儿子了!更不要再让儿子罚跪了!”众人又呵呵大笑起来。

经纬笑道,“当着众位弟兄的面,哥哥我真的出丑了,可是哥哥我也没有办法啊!哥哥我对爹又不敢妄自称大,让几位弟弟见笑了!”烨磊笑道,“大哥就不要自责了,你能对爹这样毕恭毕敬,也是我们的榜样,大哥你还这样呢,我们今后在爹面前更不敢妄自称大!”接着开始灌起了思宇,这个说,儿子是第一次认爹,爹就要喝了这一杯,那个说,爹,你是长辈,要喝了儿子这杯酒!长顺呵呵的笑道,“爹就是我们中的智多星吴用啊!”烨磊大笑,“你个傻小子咋敢说爹无用!你能智斗的过爹吗?应该说爹就是诸葛孔明才对啊!”经纬坐在一旁,含情默默的含笑看着思宇。最后大家把思宇灌的都有点迷迷糊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爱男孩帅哥网

GMT+8, 2018-12-14 05:11 , Processed in 0.021040 second(s), 5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