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男孩同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163|回复: 31

《父子》情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4 09:4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子》情缘
  
                                       
    赵思宇和马经伟是大学同学,再有三个多月就大学毕业了。马经伟其实是个小混混,仗着自己长得帅气些,常常和一些江湖义气的同学来往,学习上也不经心。赵思宇和马经伟以前也没有什么来往,说不上三句话就抬杠,互相看不起。至这学期开学初开始,马经伟经常有意无意的靠近赵思宇说上几句话,这天马经纬又来到赵思宇身边,“赵思宇,哥哥身上没钱了,借给哥哥100元钱花花,过两天还你!”赵思宇看了看马经伟,“身上没钱了,花完了!”经纬笑了笑了瞪着思宇,“还不给哥哥说实话,到底借不借!”思宇不想和这种人纠缠,伸手拿出了一张一百元的钞票,甩给了经纬,扭脸走了。思宇父母都是生意人,经纬知道思宇身上有钱,笑了笑,“真小气!”过了三天,经纬又找思宇借钱,说过几天一起还钱。思宇无奈的又给了经纬100元。赵思宇文质彬彬,英俊潇洒,有一股儒雅风度,人缘也很好,最近还交上了女朋友。
    又过了五六天,一天傍晚,思宇正和女朋友在校园的林荫道散步。经纬急匆匆的走来,看到思宇,“思宇啊,哥哥今天有点急用,你就再借给哥哥200元吧!”思宇的女朋友看到经纬过来借钱,就对思宇说,我在前边等着你。思宇想到,前两次借的钱还没有还呢,这如今又来借了,这哪里是借钱,分明是抢劫!生气的不搭理经纬,绕过经纬就想走。经纬陪着笑,拦住去路,“好兄弟,就再借这一回吧,真的有急用!”思宇扭脸又往另一个方向走。经纬有点急了,“借不借吧,兄弟!就借点钱,兄弟不会这么小气吧!”思宇坚定的说,“没有钱了,不借!”看到女朋友在前边等着,转身就要去追女朋友。经纬笑了笑,“一个女人兄弟就这么急着要去追!不借钱,你走的了吗!”上前伸手把思宇的双手扭到背后,紧紧的抓着。思宇奋力挣扎,怎么也挣脱不开,一下子满脸通红,当着女朋友的面,让人给来了个反剪双手,太丢人了,又奋力反抗,双手还是牢牢地被经纬反剪在身后。
    经纬笑着道,“你不是哥哥的对手!哥哥让你更好看点!”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手绢,把思宇反剪到背后的双手绑上了,伸手到思宇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二百元钱,“放心,过两天哥哥就还给你!”留下还被捆绑着双手的思宇,大笑着走了。思宇一下子满脸通红,呆呆的站在那里,双手被捆绑在身后。看了看远处的女朋友,红着脸,走到女朋友面前,尴尬的说,“帮帮忙给解开吧,你也知道,他就是个流氓,不和这个流氓一般见识。女朋友看了看思宇,什么也没有说,解开了绑绳,对思宇说,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思宇站在原地,呆了半天,思宇恨的啊,女朋友肯定是想到自己太窝囊,当着自己的面,男朋友被别人轻易的反剪双手捆绑上了!思宇想到,这以后怎么再有脸见女朋友!肯定是没戏了!就想着如何能报复一下经纬!
    过了五六天,经纬见到思宇,“想哥哥了吗?兄弟!”思宇瞪了瞪经纬,“想你干啥!该不是又来借钱了吧!”经纬笑道,“看兄弟说的,哥哥就这么坏!”笑着拿出100元,“哥哥身上就这么多钱了,先还给你吧,剩下的等有钱了再还!”思宇笑道,“还知道还啊!不急,不急!没钱的话,先拿着用!”经纬笑道,“兄弟的女朋友表扬了你吧!哈哈!”思宇尴尬的笑了笑。经纬又问道,“今天这么高兴,有啥喜事了!“思宇笑道,“才买了辆新车,今天想去兜兜风!”经纬眼睛一亮,“那你就也带着哥哥一起去兜风吧!”思宇笑道,“该不会又想把我捆起来了吧!”经纬笑了,“那娘们不在场,捆兄弟干啥!哥哥今天就跟着兄弟去兜兜风!”思宇笑了笑,“可以啊,那你就跟着我去坐车吧。”说着带着经纬来到学校停车场,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经纬也一屁股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要去哪里啊!”思宇笑道,也没有固定的目的地,随便转吧,开到哪里算哪里!”
    经纬坐在车里,摸摸这里,看看哪里,“你小子真行,哥哥我还从来没有开过车呢,等两天让哥哥也试试!”思宇笑道,“你还没有驾照呢,咋能开车!”经纬瞪大眼睛,“开着你的新车,哥哥我不是很快就学会了吗?等学会了再去考驾照,就好过了!”思宇笑道,“也是啊!坐好了啊。”开着车,一路兜风,转到了偏僻郊区的一条小路上,又开了一会,来到一个废旧仓库场地,开进一个破旧的院子,停了下来,经纬看了看院子一片废墟,“来这里干啥,破旧不堪的!”思宇沉经纬不备,拿起一条沾过乙醚的手帕,就捂在了经纬的嘴上,经纬立刻软瘫在思宇的怀里。思宇看了看四周,确定无人,就拖着经纬进入了早已经看好的破旧仓库下边的地下室,进入地下室,把经纬捆绑着双手,吊在了地下室最里面一件大货箱的后边。经纬被反绑着双手吊在架子上,两手反剪高高的吊着,只能低着头,弯着腰。思宇又给嘴里塞进了袜子,用一根细绳子捆绑到脑后,这样经纬休想吐出来。又把经纬的裤子扒了下来,让经纬的下半身完全裸露着。
过了几个小时,经纬醒过来,睁开眼,看到眼前黑黢黢的,看不清在哪里,想张嘴喊,才发现嘴被堵上了,还被反剪着双手吊着。经纬这个气啊!气的恨不能抓着思宇痛打一顿,可是扭头看了看,看不到思宇。低头看了看脚下,看到自己的裤子被扒掉了,滑落到了脚脖子,立刻脸红了,双手被反绑着高高的吊着,自己无论如何也提不上裤子,急的经纬奋力争扎,挣扎了半天也撑不开绳子,累的满头大汗,手腕勒的生疼,不再挣扎了。心里想着,小子,你就等着老子怎么收拾你吧,敢给老子下黑绊儿,有你的好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身,大JJ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经纬脸又红了,可是也无可奈何,就这样一直被吊着,也没有人来放下经纬,外边的天逐渐黑了,原本就很暗的地下室,这时候已经漆黑一团了。
这时候经纬有点害怕了,想想下午出来的时候也就才二点多钟,到现在天黑,大概有四五个小时了。恨得咬牙切齿,毫无办法。思宇自那次事情以后,感到受了极大的侮辱,当着女朋友的面被轻易的反剪了双手捆绑上。女朋友也吹了,就对经纬恨之入骨,精心找了这个远在郊区的一个偏僻场地,这里人烟稀少,十天半个月都没有人从这里经过,地下室级隐蔽,关在地下室,即使大声喊叫,上边也没有人能听到,更何况又在这样一个早已废弃的地方,更没有人来光顾!思宇吊好了经纬,就离开了,走时还把地下室的门上了一把破旧的大铁锁。想着先吊在这里吧,一两天不吃饭,饿不死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4 09:49: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第二天下午,思宇打开地下室的门进来,看到经纬仍然在那里吊着,笑了笑,“伟哥饿了吧?兄弟给你带来了吃的东西,吃不吃啊!”经纬看到思宇进来,两眼恨的冒火,嘴里大声的呜呜着。思宇拿掉了经纬嘴里的袜子。经纬立刻大骂起来,“操你妈的,操你祖宗!快把老子放下来,不然的话,看老子敢不敢捅了你!”思宇上前,左右开弓的给了经纬几个大嘴巴,经纬还是骂不绝口。思宇笑着又狠狠的扇了经纬几个耳光,把经纬打的满嘴流血才住手。随后笑着看了看经纬,“一天没有方便了。”说着拽住了经纬裸露的大JJ。经纬被拽住了命根子,双手又不能动,急的满脸通红,立刻硬了起来。又开口大骂起来。思宇又笑呵呵的扇了几个耳光,你再骂啊,信不信,老子阉了你!经纬听到此话,不再骂了。思宇拿出个塑料桶,抓着经纬的大JJ,放在桶的边沿,“小子,快点,不要惹老子生气!”说着狠狠地拽了一下大JJ,拽的经纬呲牙咧嘴的,不得不顺从的方便了。解过之后,仍然露在外边。经纬低头看到裸露在外边的大JJ,羞的立刻又硬邦邦的竖起来了。

    思宇看经纬的家伙又硬了,笑道“小子的家伙还不小呢,还想好事呢!让爹给你谢泄泄火吧!说着抓着大JJ玩弄起来。经纬被抓着大JJ玩弄,又羞又怒,无地自容,疯狂的扭动身子,躲避着,但双手被反绑高高的吊着,无可奈何,只能任由抓着玩弄。不一会玩的经纬呼吸急促,嘴里闷哼一声,射了出来。思宇笑道,“儿子,爹给你玩的好受了吧!随即拿出饭菜,拿到经纬嘴边,让经纬吃。经纬咬着牙不吃饭。思宇道“你小子还想绝食啊!那你就饿着吧,几天不吃饭饿不死人!”说着松了一些吊绑双手的绳子,一把按在了刚才的塑料桶上,“大便一下,不大便的话,拉在裤子里,你就自己受着!”经纬想到,还不给解开啊,要是自己不拉的话,他走了,真的解憋了,还不顺着身子往下流!自己被吊在臭烘烘的大便上,还不是自己受罪,于是就大便了,思宇扒开屁股给擦了一下。完后,思宇又把绳子高高的拽起吊了起来,经纬低着头,弯着腰,心里那个气啊!又把饭拿到嘴边。经纬还是不吃。思宇狠狠的说道,“不想吃,你就饿着吧,老子走了!”又把袜子塞到了嘴里。提起塑料桶,关上门,上了锁走了。

思宇走了,留下了仍然吊着的经纬在暗室里。这时的经纬,不但低着头,弯着腰,双手高高的被反剪吊着,嘴里照样还塞着袜子,下边的裤子已经滑倒了脚脖子,裸着下半身,就这个囧样子,还被抓着玩弄的射了出来。经纬感到受到了极大的羞辱,恨的咬牙切齿,又毫无办法。想着自己怎么这么傻,明知道以前羞辱过思宇,明知道他对自己恨的咬牙切齿,因为上次借钱,把他当着女朋友的面捆绑了起来,他女朋友都吹了,老子就是让他吹的。经纬想到当时思宇被捆绑起来的那个囧样子,不自觉的笑了笑。他肯定恨透了自己!自己应该想到这一层,怎么还跟着他出来兜风?也没有任何防范措施!想不到这小子这么阴!明打他无论如何也不是自己的对手,谁知道他会使阴!致使自己落入了圈套,被他这样的吊绑了起来,一切都晚了!

经纬恨恨的想着,只要死不了,你小子就等着吧,不杀了你,老子就不算人!想归想,人还得在这里吊着,已经吊了一天多了,一直站着,胳膊吊的酸疼,也放不下来,最要命的还是下边裸露着,自己的隐私何曾这样整天裸露着,还被抓着玩的当着他的面射了出来,岂不丢死人了,一想到这,大JJ又硬邦邦的高竖了起来,眼睁睁的看着硬邦邦的大JJ,不断的颤抖着,自己又无可奈何,只能呆呆的看着,越看,越硬,越想软下来,就是软不下来。最后索性不想了,也不看了。怎么会遭这个罪!让别人知道了,以后还怎么混!经纬胡思乱想着,昏昏沉沉的在满腹仇恨中歪着头睡去。

    忽然又听到开门声,睁开眼睛,又看到思宇进来了。思宇笑呵呵看了看经纬,照例把绳子松了一松,一把按在塑料桶上,伸手又把JJ塞到桶内,“儿子,再方便一下,不听话,就不要怪老子不客气!就这样吊着你,不方便的话,你就拉在自己的脚下,让你自己闻着!”经纬想到,这小子是敢说敢做到的,不如还是方便吧,至少身边是干净的,不至于站在大便上。拉过后,裤子仍然在脚脖子上,大JJ又不争气的硬了起来。思宇看了看,“又想让爹给你泻火了?”伸手拽了拽大JJ,经纬以前那里让别人拽过自己的大JJ,这一拽更硬邦邦的了,思宇又笑呵呵的抓着玩起来,经纬羞得闭上了眼睛,明知道无论怎样,也躲避不开,索性也不躲避了,任由抓着玩吧。玩了一会,经纬嘴里又闷哼一声,被玩的不由自主的射了出来。经纬身子也不再扭动了,被吊成这样,往哪里去躲避!玩就玩吧,只要死不了,看老子以后怎么收拾你!思宇笑道,“儿子好受了吧!爹又给你来送饭了!”拿出饭让经纬吃,经纬还是不吃。又给塞上了嘴,提着桶,锁上了门走了。

                                                  
每天思宇都去让经纬方便一下,然后让吃饭,经纬仍然不吃饭,思宇每天照样抓着经纬的JJ玩弄一下,直玩到射出来!但已经五天了,经纬滴水未进。这小子还真和自己杠上了!思宇这时候有点毛了。当初自己也是脑子一热,年轻人容易冲动,想狠狠的报复一下,以雪自己的耻辱,没有想如何收场。可是时至今日,经纬一直绝食,又天天被玩的射一次。真的不吃饭的话,再有一两天,人不就饿死了吗?再说了,即使他吃饭了,自己怎么下台?就放了他?放了他,他能饶过自己?从他的眼里就能看到一股杀气!这不到了要么他死,要么自己死的境地了吗?哎!事至今日,何去何从,到底该咋办?想来想去,思宇也没招了,感到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弄不好将是鱼死网破,不可收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4 09:50: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思宇想了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把他囚禁起来,过一天说一天。想好了对策。第六天下午,思宇又来到仓库,打开地下室的门,看到经纬歪着头,少气无力的吊在那里,眼里也没有了凶光。闭着眼。思宇把他按在塑料桶上大小便,半天也不见动静,思宇想到,已经六天滴水未进了,可能是也没有什么大小便了。于是就把他放下来,扒光衣服,把双手双臂五花大绑了起来,又把双腿折叠着捆绑起来,收拾起衣服一同拿到了车上。抱着经纬,打开车门放在了后排坐上。经纬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思宇把自己放下来,扒光了衣服,无力的争扎了几下,眼睁睁的看着思宇拿绳子把自己五花大绑了起来,又抱到了车上。六天没有吃饭了,早已经饿的前心贴后心了,身上一点劲也没有,已经处于半休克状态了。只有任思宇捆绑折腾了,再说嘴里还堵着袜子,说不出话来。随便吧,看我死了你怎么交代!你能逃的过去?

    思宇开着车在大马路上开了一段,在一个小路边的饭店吃了点饭,等到晚上十二点多了,开到自己租的六层顶楼小区,碰巧这时候停电。思宇停好了车,下了车,外边漆黑一团,也没有一个人。背着经纬一步步的爬到了顶楼进了自己的居室。打开应急灯,想着已经赤裸着吊了五六天了,身上肯定脏了,抱着经纬来到卫生间,看到热水器里还有热水。抱着经纬放在浴盆里。经纬迷迷糊糊的感到身子发热,睁开眼,看到自己在浴盆里,思宇正在给自己洗澡,动了动身子,丝毫动弹不得,胳膊尽管还被捆绑在背后,但已经不是高高的吊着了,也不再感到那么酸疼了。经纬也不动了,洗吧,总比在地下室里吊着好受些。正洗着来电了。洗完了澡,思宇把经纬抱到床上,掰着嘴插进了早已准备好的粗大胃管,抱着头给塞了进去。经纬疼的微微的挣扎着,但六天没有吃饭,身体已经脱虚了,最终还是给插了进去。思宇拿出来已经准备好的粥,抱着头用推进器把粥打进了胃里,经纬昏昏沉沉的。

    思宇看到已经打进去了饭食,不会有事了,想着下边怎么办呢?已经深夜了,自己也累的腰酸腿疼的。经纬怎么安置呢?想了想,夜里不能让经纬自己独自呆着,自己睡着了,出事了怎么办!就把浑身赤裸的经纬抱到床上,搂抱在怀里躺了下来。睡了一晚,直到第二天快十一点了,思宇才醒来,看到怀里搂抱着熟睡的经纬,脸红了红,暗自笑了笑,怎么搂抱着他睡了一晚?自己从来还没有搂抱过任何人睡觉呢,不过回味着,怀里抱着个人睡觉也怪舒服的,身上热乎乎的,软绵绵的。随即下床做了饭,先自己吃了,又把经纬的饭热了热,来到床上,抱起经纬的头就要喂饭。这时候,经纬醒了,看到自己不是吊在那个黑黢黢的仓库里了,而是赤裸着,躺在思宇的怀里,脸也红了。动了动身子,丝毫动弹不得。思宇看到经纬醒了,“儿子,不要动了,你动不了的,让兄弟给你喂饭吃吧!经纬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嘴里的胃管,狠劲的摇着头,但已近六天没有吃饭了,身上根本就没有力气,又被思宇紧紧的抱着头,无奈的又被推进了一大碗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4 09:54:01 | 显示全部楼层
  经纬回想着这几天的经历,一直被反绑着双手高高的吊在那里,双臂早已经被吊的没有了知觉,双腿站了六天,也早已经酸疼麻木,现在也没有了什么感觉,尽管现在被五花大绑的反绑着四肢,躺在思宇的怀里,感到挨着思宇温暖的身子,比独自吊在那里舒服多了。又想到,这几天,天天被思宇抓着硬邦邦的大JJ玩的射了出来,不觉的脸又红了,自己长这么大,自有记忆以来,还不曾被人搂抱着睡觉,更何况自己还赤裸着全身,被一个男人搂抱在怀里,既刺激又舒服,别有一番感觉,下边不由的硬邦邦撅起了!想摸又摸不到,想着想着,抬头看了看思宇,思宇也正看着怀里的经纬,“儿子,看啥呢,不喜欢躺在爹的怀里吗?”经纬赶快扭过了脸,又想到,被强迫的抓着玩弄射出来,其实也怪舒服,也很无奈,羞辱感伴随着身体阵阵的快感,这是以前从未想到,也从未经历过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4 09: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下来的几天,思宇天天给经纬打进去几碗米粥,晚上睡觉搂抱着经纬,经纬知道再挣扎也无济于事,感到被思宇搂抱着,还被抓着JJ,大JJ硬邦邦的,怎么也软不下来,感觉很刺激,很舒服,反正挣脱不开绳索,也不再反抗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吧,反正自己动弹不得。就是被插着胃管进食,难受至极,但又说不出一个字,毫无办法,晚上睡觉,思宇搂抱着经纬,“爹搂抱着你睡觉,好受吗!”经纬想到,你搂抱着就搂抱着吧,自己不是任你搂抱着吗,还羞辱自己称你为爹,你小子太损了。脸红了红,没有吭气!老老实实的任思宇搂抱着。经纬不想再被独自吊起来,那样太难受了,如今被思宇搂抱着,躺在思宇的怀抱里很温暖。

经纬被绑架已经十天了,被弄到思宇的住处也已经四天了。经过了几天的喂食,身体也无大碍。思宇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只抱着过一天说一天的想法,慢慢再说吧!这天早上醒来,思宇看到经纬的大JJ硬邦邦的高竖着,硕大无比,知道这是晨勃,想小便了,就拿出尿壶,抓着JJ塞了进去,小便过了,还一直硬邦邦的高竖着,经纬看到自己的下边无助的高竖着,红着脸看了看思宇。思宇笑道,“儿子这里又硬了!”突然想到,以前在网上看过一些东西,描写男男做爱的一些情景,突发奇想,也想在经纬的身上试试。思宇把经纬翻过身子,往自己的JJ上抹了一些润滑剂,掰开经纬的屁股,一个猛顶,就进入了经纬的身子,经纬疼的嘴里大声的呜呜着,扭动身体,思宇抱紧了经纬,停了停,就猛怼了起来,不一会就射进了经纬的体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4 09:54: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经纬想到,自己长这么大,也没有受到过这种侮辱,不但被浑身一丝不挂的捆绑着,下边的大JJ任由玩弄,现在又被开发了后边,不由的又羞辱愤恨的流下了眼泪。思宇完事后,看到经纬的后边流出了血。擦洗了一下,翻过经纬的身子,看到经纬又哭了,“儿子啊,你平时挺爷们的,今儿咋像个娘们,一会一哭,爹操你不好受吗?来让爹抓着你的玩一玩,你也好受一下!”说着抓住经纬的大JJ,玩了起来,经纬一被抓住,立刻硬了起来,让思宇玩的不断的往前挺小腹,一会也射了出来。思宇看到,笑呵呵的道,“爹玩的好受吧!儿子还自己往前挺小腹呢?呵呵!”

    已经半个月了。这半个月中,思宇很少出去,出去的时候,把经纬放在毛毯上,推到床下边,再把经纬的身子绑在床腿上,这样经纬就是想翻动身子来回滚动也办不到,嘴里有胃管,也不能喊叫。经纬只能呆呆的躺在床下等待着。经纬想到,这些天来,除了刚被捆绑吊起来,感到胳膊酸疼麻木,现在已经被囚禁了半个月了,身体也不再感到疼痛了,除了不能动,别的也没有什么不好受的感觉,每天夜里被思宇搂抱着,抓着JJ睡觉,感到很刺激,很舒服。白天被思宇抱在怀里,坐在沙发上同样被抓着JJ看电视。经纬想到,莫非他也是GAY?要是思宇爱上了自己,能天天和思宇睡在一起,多好啊!抬头看了看思宇,看到思宇也正看着自己,立刻把脸扭了过去。

思宇笑道,“儿子看爹干啥了?是不是又想让爹玩儿子的大JJ了!”经纬羞得立刻闭上了眼睛,虎落平川被犬欺啊,自己被捆成这样,又能奈何!还一口一个儿子的叫着!经纬由刚开始被喊儿子的愤怒到现在感到很刺激,自己比他还大几个月呢,倒成了他的儿子!想玩就玩吧!思宇笑呵呵的抓着经纬的大JJ又玩了起来。经纬想到,这几天被强暴了后边七八次了。除了第一次剧烈的疼痛,后来也逐渐的不疼了,有时还隐隐有些快感。思宇时不时的喊自己儿子,还自称是爹。经纬想到自己被捆成这个样子,嘴又不能说话,身子也不能动,想怎么喊就怎么喊吧!思宇到底想怎样对待自己?难道这半个月来的羞辱还不足以抵消自己以前对他的羞辱吗?难道思宇想杀人灭口?可是看看又不像,自己绝食不吃饭,这小子害怕自己饿死了,还给自己插进了胃管,显然他也不想自己饿死!可是又不放了自己,难不成他想长期的把自己囚禁起来,供他兽性发作!难道他也是个GAY?他要真的是个GAY该多好啊!可是以前他明明有女朋友啊!

已经二十天了,这二十天来,思宇进入经纬的身体少说也有近十五六次了。经纬也不再反抗,每次思宇进入身体,经纬呆呆的也没有什么表示,玩经纬大JJ的时候,经纬也没有扭动身体反抗,有时还自己主动往前挺着,配合着频率。思宇想着想着,自己笑了笑,难道自己也成了GAY了?这些天,怎么这么喜欢操经纬和玩经纬的JJ!可是自己也够累的,天天还得为经纬做特殊的饭食,抱着他,抱来抱去的,不行,得想办法让他自己吃饭,不然的话,太累了!这天,思宇把经纬抱到卫生间放在一把椅子上,拿绳索把经纬紧紧的绑在椅子上,拿了一把明晃晃的手术刀,拿过一个盆子和一些纱布,药棉放在经纬的脸前。

经纬惊恐的看着思宇,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思宇笑着看着经纬,“儿子啊,爹伺候你太累了,不如尽早有个了断,要么呢,你就开口喊爹,爹给你拔出胃管,你自己吃饭,这样爹还轻松些,要么,爹就把你给阉了,让你成为人妖,成为爹的性奴!说着就拿起明晃晃的手术刀,伸手抓着经纬的大JJ,比划起来。经纬惊恐的嘴里不断的呜呜着,哭着用眼睛祈求着思宇。思宇看到经纬的眼神,停下了手,“那你自己说吧!爹给你拔出胃管,你给爹磕头,就认了爹,然后自己吃饭,否则的话,别怪爹不客气了!你要是同意的话,你就点点头!”经纬心里想到,要杀了也算了,就这样被阉割了,还得让他继续玩弄着,做他的性奴!一个大男人,被阉割了,生不如死,实在不能令人接受,心里害怕极了。叫爹就叫爹吧,反正你也喊儿子喊了这么多天了,喊你爹,你就真成了爹了!总比被阉割了好受些!经纬不断的哭着,嘴里呜呜着,对思宇连连的点头。

思宇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刀,“儿子,这可是你自己愿意的,自己愿意认爹,愿意自己吃饭!”经纬不断的点头。思宇又道,“儿子,你真的甘心情愿做爹的儿子!”经纬又连连的点头。思宇道,“儿子啊,你要反悔了,可别怪爹手下无情,爹就不再问你了,直接就把你给阉了!”经纬哭着又连连点头。思宇把经纬从椅子上解下来,放在地上,让经纬跪在自己的面前,轻轻的拔出了胃管。经纬抬头看了看思宇,思宇又瞪了瞪经纬,随手拿起刀子,抓住了经纬的大JJ,“想反悔吗!”经纬吓得立刻闭上了双眼,磕了一个头,咬着牙,喊了一声爹!趴在那里不动了。思宇笑呵呵的应到,“哎!好乖!再磕一个头再叫一声,乖儿子!”经纬头低到地面,哭着说,“儿子这个样子,抬不起身子!”思宇扶着经纬抬起身子。经纬又磕了一个头,喊了一声,爹!思宇高兴的在经纬的脸上亲了亲,“好儿子,再叫一声亲爹!”说着又扶直了经纬的身子,”经纬屈辱的想到,已经叫了两声了,再喊也无所谓了,就又磕了一个头,喊了一声,亲爹!思宇高兴的又问,“儿子是不是爹生出来的!”经纬愣了愣,“爹,儿子是爹生出来的!”思宇高兴的抱起经纬,放到了沙发上,“好儿子,爹这就去给你做饭吃,你要自己好好的吃!”经纬流着泪着说,“是,爹!”思宇给经纬擦了擦眼泪,“好乖,不哭,爹会疼你的!”去做饭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4 09:56:15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思宇做好了饭,拿了一个厚垫子,放在地上,把经纬放在垫子上,让经纬跪着,面前放了一把凳子,把饭菜盛在盘子里,放在凳子上,“乖儿子,自己吃饭吧!给爹说,自己吃不吃!”经纬跪在那里,看了看面前的饭菜,这是让自己像狗一样的吃饭啊!可是自己已经答应了,也已经认过爹了,再羞辱还能到哪里去!于是,抬起头,对着思宇说,“儿子知道了,爹,儿子自己吃!”说着一边流着泪,一边趴到盘子上,像狗一样的吃了起来。思宇拿起毛巾轻轻的给经纬擦了擦泪,“儿子喊爹,心里感到委屈了吧!”经纬看了看思宇,“爹,儿子不委屈!”吃完了饭,思宇收拾了碗筷,从地上抱起经纬坐在沙发上,“乖儿子真听话,坐在爹的怀里看会电视吧。”说着抱着经纬,不自觉的伸手抓住了经纬的JJ。经纬一被抓住,立刻硬邦邦的竖了起来。思宇笑呵呵的问经纬,“儿子啊,爹咋一抓着儿子的这里,儿子就硬邦邦的了!喜欢爹抓着玩吗!”经纬被抓着JJ,心里痒痒的,尴尬的傻笑了笑,“爹,你想抓就抓着玩吧,儿子不当家!”

    经纬偷偷的看了看思宇,想到,刚开始他自称是爹,还感到很愤怒,现在自己居然在他的淫威下,自觉的喊爹了,想想也怪刺激,怪好玩的!思宇笑了笑,“看儿子这里硬的不能再硬了!想啥呢!”经纬傻傻的笑了笑,“爹抓着儿子的,儿子能不硬吗?爹想抓着玩就玩吧!”思宇玩了一会道,“爹看操儿子的时候,儿子怪享受的,今天让乖儿子操操爹,爹还不知道咋滋味呢?儿子愿意不愿意?”经纬想到,这小子居然想让自己操他,“儿子愿意,可是儿子不能动!”思宇笑了笑。经纬又想到,自己要提醒他,初次进入疼的很,不要因为他疼的厉害了,迁怒于自己!于是看了看思宇,“爹,初次进入是很疼的,爹要忍耐一下,过一会就不疼了!”思宇笑道,“乖还知道疼爹,爹知道了!”说着把经纬抱到床上平放着,分开经纬的大腿,给自己的后边抹进了一些润滑油,骑在经纬的身上,一屁股坐在经纬硬邦邦的大JJ上。硬邦邦的JJ齐根进入了思宇的体内,疼的思宇大声的哎哟了一声。经纬立刻说,“爹放松些,停一会不要动!”思宇停了一会,感到不那么疼了,就上下的抽插起来,不一会,感到后边阵阵的酥麻,再后来感到阵阵的快感,下边的经纬,不断的往上挺着小腹,配合着,突然,经纬一个猛顶,射进了思宇的体内,经纬不动了,停了停。经纬看了看思宇道,“爹,儿子射了!爹也好受吧!"

    思宇从经纬的身上下来,看到经纬的JJ上一片血。经纬也看到了,”爹,第一次都要流血的,不碍事,以后就不会流了!”思宇看了看经纬,“儿子说什么以后就不会流血了,这么说,儿子还想以后再操爹了?”经纬傻笑了笑,“爹,儿子真的以后还想,可是儿子能当家吗?”思宇下床拿起湿毛巾,擦了一下自己的后边,又抓着经纬的JJ擦洗。经纬身子一颤,“爹,你轻点擦,儿子刚射过。”思宇抱起经纬,“儿子啊,你操爹了!你的家伙咋这么长,是咋进入爹的后边的?”经纬看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自己再整天板着脸,仇恨着,痛苦的还是自己,也没有啥意义了。操他还怪刺激的,自己虽然喜欢男人,但还从来没有操过男人,他能让自己操他,感觉真好!就随着他吧!于是道,“爹啊,你的家伙也不小啊,你忘了你第一次插儿子时候,儿子也流血了!”思宇笑了笑,“这么说,我们父子都是第一次给了对方了!”经纬道,“是啊,爹,我们都是第一次!”

    晚饭做好了,思宇还是让经纬跪在地上,把饭菜放在面前的凳子上,经纬像狗一样,舔舐着盘子里的饭菜。吃完了,思宇收拾了碗筷,经纬跪在思宇身边的垫子上,思宇看了看经纬,一把把经纬抱在了怀中,手里抓着经纬的大JJ。经纬想到自己一个大男人被捆绑成这个样子,一丝不挂的坐在别的男人的怀里,大JJ还硬邦邦的被别人握在手中,傻傻的笑了笑。思宇看到,抱着经纬的头亲了亲额头。经纬傻傻的笑了笑,“爹啊,你不是说儿子认了爹,爹就给儿子解开吗?这咋还不给儿子解开绑绳!”思宇笑了笑,“爹知道儿子不是真心的叫爹,再等等吧,乖儿子!”看了会电视,抱着经纬上床,搂着经纬睡觉了。经纬想到白天的事情,怎麽会这样,这小子到底想干啥?看着他眼中杀气腾腾的,真把自己吓坏了,自己不是怕死,是怕被阉了。居然让自己跪着像狗一样的吃饭,还让自己操了他!自叫了爹,他还时不时的抱着自己亲吻!他喜欢上自己了吗?喜欢上自己还不给松绑?还会让自己操他吗?哎!就随着他吧!自己也不当家啊!想想也怪刺激的,自己以往风风火火的,威风凛凛,和几个弟兄常常欺负了这个欺负那个,谁敢吭一声?想不到如今被捆绑的像个大粽子,丝毫动弹不得,任人玩弄。这也是命吧,该不会是报应吧!不过也怪刺激的,难道他也是个GAY?喜欢让自己操他?想着想着,下边的JJ不由得在思宇的手里又硬了起来,经纬傻笑了笑,看了看思宇,真的又想操他了,可是自己这个样子,怎么操他!

夜里思宇搂着经纬正睡着,经纬醒来,看了看搂着自己的思宇,熟睡的英俊脸庞,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睛,越看越爱,仇恨早已经跑到九霄云外。自己自记事以来,哪里被人搂抱着睡觉!尤其被一个男人搂抱着睡觉!想想也怪舒服的,比自己一个人独自睡觉舒服多了!要是能搂抱着他睡觉,岂不更美!他要是属于自己该多好啊!这小子难道真的也是个GAY?要不是的话,咋恁喜欢玩自己的JJ,还操了自己,还不感到满足,竟然让自己也操了他!抱着自己睡觉,还抓着自己的JJ。要是他也是个GAY,并且喜欢上了自己,自己是1,他是0,那该多好啊!可是他明明还谈女朋友啊! 想着想着,感到下体膨胀,想小便了。经纬轻轻叫了一声,爹!思宇没有吭气,经纬又叫了一声,爹!思宇还是继续搂着经纬睡着。经纬用头拱了拱思宇,思宇醒来,看到怀里的经纬正用头拱自己,“儿子拱爹想干啥了!不想让爹搂着睡觉了吗?“经纬道,“爹,不是的,儿子喜欢让爹搂着,是儿子想小便了!”思宇拿起尿壶,把经纬的大JJ塞了进去。放下尿壶。思宇看了看怀里的经纬,一头漆黑发亮蓬松的浓发,明亮大而黑的眼睛,帅气的脸庞,红仆仆的。思宇想到,以前咋就没有仔细的注意看过,这小子这会儿乖乖的躺在自己怀里,咋这么诱人,这么可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8 09:5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思宇又禁不住伸手抓住了经纬的大JJ,低头看了看经纬,经纬正看着思宇呢,看到思宇看自己,傻傻的笑了笑,想到,现在自己叫他爹叫的这么自然,一点也不感到难为情!好像他真的是爹似的!经纬让思宇玩的硬邦邦的,难以自持,就用下边顶了顶思宇的身子,“爹,你玩儿子的JJ,玩的儿子硬邦邦的,儿子软不下来,你玩的儿子心里痒痒的!”思宇笑道,“喜欢吗?儿子?还用JJ顶着爹!是不是儿子又想了?”经纬傻笑道,“爹,儿子让爹玩的真的又想了,可是儿子不能动,爹捆着儿子呢,想又能什么?再想什么也是枉然!”经纬说着又用下边顶了顶思宇。思宇笑了笑,突然翻身骑到经纬的身上,看着经纬,“儿子想了吗?”经纬笑了笑,“儿子想,爹,儿子不能动,爹要是愿意,就来吧!”思宇分开经纬的大腿,抚了抚经纬硬邦邦的大JJ,一屁股坐了上去。经纬又射进了思宇的体内。经纬问道,“爹现在不疼了吧,很好受吧!是不是很喜欢让儿子操!”思宇笑了笑,“儿子取笑爹吗?”经纬笑起来,“儿子就这个样子,哪里还敢取笑爹!”思宇笑着捧住经纬的脸,“爹以前咋就没有注意到,儿子蛮可爱的,爹喜欢上儿子了!”经纬笑了笑,“爹啊,儿子本来就很可爱的!是以前爹讨厌儿子,不愿意多看儿子一眼!”思宇笑着搂住经纬亲了亲,“真的甘心做爹的儿子了吗?”经纬笑道,“愿意不愿意儿子都不当家,爹让儿子喊爹,儿子已经喊了,爹还这样紧紧的捆绑着儿子!爹说话不算数!”思宇笑着抱住经纬亲吻了一番,经纬也热烈的回应着。

第二天,思宇做好了饭,照样让经纬跪在地上吃饭,“儿子,爹让你跪着像狗一样的吃饭,你感到委屈吗?”经纬想到,如此奇耻大辱,任谁也会感到极大的委屈与愤怒。可是现在,不知怎的,一点也不感到委屈和愤怒了,反而感到很好玩,很惬意!更可况自己还被五花大绑的反绑着四肢,丝毫动弹不得,放个啥样,就是个啥样,你让跪着放在地上,自己也起不来啊!自己这一辈子还没有玩过这么刺激的事呢。抬起头,看了看思宇,“儿子不感到委屈,爹!儿子就这个样子,又不能动,爹又不放了儿子,只有依靠爹伺候了,”思宇笑呵呵的拍了一下经纬,“爹才不信呢,不过,乖儿子听话的话,爹不会一直捆绑着儿子,爹会疼你的。今天爹去街上买些好吃的东西,给儿子补补身子,儿子自己在家呆着,不要乱动,你要是敢乱动,呼喊救命,可别怪爹回来了,一定把你给阉了!听见没有,儿子!”

经纬呆呆的听着,“听见了,爹,儿子不会乱动的!再说儿子也动弹不得啊!”思宇把经纬绑在沙发上,嘴里又塞进了毛巾,打开电视进。锁好门走了。经纬呆呆的看了看周围,自己就这样被绑在沙发上,就是不绑在沙发上,被反绑着四肢,还怎么动弹呢?嘴里还塞着毛巾,下边的大JJ暴露无遗的在那里高高的撅着呢,开着电视机,自己嘴又不能喊,怎么喊救命,光呜呜顶个屁用,外边也听不见,就是真的有人能进来救自己,自己就这个样子,外人进来看见,岂不更丢人!还嫌丢人丢的少吗?再说了,自己获救了,就再也不能整天被他搂抱着了,再也操不成他了!就这样被绑着吧,看他能对自己怎么样!难道真的会被一直捆绑着?不要看他平时也挺腼腆的,还是个笑里藏刀的笑面虎!居然把自己治的服服帖帖的,不过真没想到,自己到了这种地步还能操他,操他也怪好受的!哎!没办法啊!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还有什么脸面可言!不如就依着他吧,但愿如他说的,喜欢上自己了,真能得到了他,再被捆绑数日,也是值得的!

思宇从街上回来,看到经纬在老老实实的看电视,绑绳照旧,一点也没有挣扎过松弛的痕迹。走过来,拿出了嘴里的毛巾,“乖儿子,真听话,在家老老实实的看电视了!儿子怎么不趁着爹不在家,试试挣脱开绑绳?”经纬看了看思宇,“儿子早已经试着挣扎过了,爹绑的绳子,儿子撑不开,爹不让儿子动,儿子也不敢动,再说儿子就是真的挣脱开绑绳跑了,儿子就不能被爹搂抱着睡觉了!儿子就等着爹伺候儿子了,儿子不想离开爹,等着爹回来!”思宇笑道,“真是爹的好乖!爹给你买回了肉,还有鱼,给你做好吃的,你等着,乖儿子!”经纬道,“爹去忙吧,儿子等着呢!”做好了饭,又把经纬跪着放在思宇身旁,把几样菜放在盘子里,盛上大米饭也放在盘子里,“乖儿子,吃饭吧,”经纬自己趴上去吃起来,吃了一会,思宇看到经纬只吃其他的几样菜,不吃鱼,“儿子,咋不吃鱼啊,爹做的不好吃吗?”经纬抬起头,“不是的,爹,儿子手不能拿筷子,害怕吃鱼恰着了喉咙!”思宇笑了笑,蹲下身子,把经纬抱在怀里,用筷子夹起一块鱼,“爹给你用筷子夹着,儿子慢慢的吃!小心点。”经纬道,“谢谢爹!”思宇笑呵呵的给经纬夹着一块一块的鱼吃完了。

经纬把盘子里的饭和菜吃了个精光。“爹做的好吃吗?”经纬傻笑了笑,“爹做的好吃,你没有看到儿子都吃完了吗?儿子吃的很饱!”思宇高兴的搂了搂经纬,“今后想吃啥了,给爹说,爹都会给儿子做着吃!”经纬笑笑,“知道了,爹!儿子不能动,只有靠爹来伺候了!”思宇笑道,“儿子咋变了!不恨爹了?喜欢让爹伺候了!”经纬笑道,“是啊,爹,儿子让爹给制服了,儿子又不能动,爹不伺候,谁来伺候儿子!爹啊,你想就这样一直捆绑着儿子吗?”思宇笑道,“儿子啊,其实爹也不想这样!爹只是想和儿子多亲近亲近些!”经纬笑了笑,“爹给儿子松绑了,儿子就可以抱着爹了,那样岂不是更好吗,爹!”思宇笑道,“傻儿子骗爹呢,爹给儿子松绑了,爹哪里是儿子的对手!捆绑着儿子,爹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搂抱儿子!”经纬笑了笑,“儿子可是一直被爹捆绑了这么多日子,爹也不心疼儿子!”心里想到,叫一个比自己还小的人爹,心里痒痒的,怪刺激的。思宇收拾碗筷,去洗刷了。经纬就在那里一直跪着。

思宇收拾了碗筷,去洗涮完毕,冲了茶水,抱起经纬,放到沙发边,自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经纬跪在思宇的身边。思宇伸手把茶壶拿了起来,倒了一杯茶,拿起茶杯递到经纬的嘴边,“儿子,你尝尝,这是爹买的新茶,尝尝好喝不好喝!”经纬伸长脖子,喝了一口,“很好喝,爹!儿子长这么大了,还没有人喂过儿子喝茶呢!”思宇笑了,“乖儿子咋这么老实,也不和爹打别了,也不骂爹了!难道你就不恨爹吗?”经纬笑了笑,“爹啊,刚开始被爹捆绑上的时候,是很恨爹,可是儿子不是爹的对手,不要看爹平时挺文气的,儿子没有想到爹还这么有智谋,尽管明着打斗,两个爹也不是儿子的对手,可是爹用智谋就把儿子捆绑的老老实实了,儿子甘拜下风,让爹给制服了!”思宇笑了笑,“那儿子就没有想过以后怎么报复爹吗?”经纬又笑了笑,“儿子刚开始是想过,想着自由了就杀了爹,可是现在儿子不这样想了,爹天天抱着儿子睡觉,儿子很喜欢,更可况爹还让儿子做了爹的老公,儿子想着,爹也一定喜欢上儿子了,是不是啊,爹!呵呵!”经纬说着看着思宇笑了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8 09:59: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思宇大笑,“儿子啊,你就这个样子还敢和爹说笑话!不怕爹阉了你!”经纬又笑道,“你已经是儿子的爹了,哪有爹伤害自己的儿子的!你说是不是啊,爹!儿子想着,儿子要好好的表现自己,要让爹慢慢的爱上儿子,爹已经操过儿子了,不过呢,爹也让儿子操过无数次了,还不就是儿子的老婆了吗!爹还不让儿子说,爹要是不愿意听的话,儿子就不敢再说了,是儿子不好,儿子是爹的老婆!好不好,爹!呵呵!”说着又笑了笑。思宇大笑着搂了搂经纬,“儿子啊,说真的,爹现在真的开始喜欢上儿子了,爹也没有想到,以前那么凶悍的儿子,这会儿咋这么可爱!爹以前是不喜欢儿子,认为儿子是个游手好闲的浪荡公子,可是现在,爹喜欢上儿子了。爹绑架了儿子,那是爹对儿子恨的咬牙切齿,想报复儿子对爹的羞辱,可是现在天天和儿子在一起,爹咋就再也恨不起儿子了!爹万万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经纬笑道,“那是现在爹天天抱着儿子的裸体,天天玩儿子的身体。爹啊,儿子还不算很丑吧!能配的上爹吧!呵呵!”思宇笑起来,“儿子不但不丑,还很帅气呢,不过爹知道儿子恨爹,现在说的怪好听,那是儿子现在还被五花大绑着呢,儿子不自由,等自由了,还说不定会把爹怎样呢!”经纬笑了笑,“爹啊,你咋就不相信儿子也是爱爹的!爹啊,儿子以前是个风风火火的人,一刻也坐不稳,现在被爹捆绑着,老老实实这么多天了,爹也不给儿子松绑!儿子难受的想抽烟了,好爹,好爸爸!让儿子抽口烟,好不好!”思宇笑道,“儿子啊,抽烟不好,不过呢,看到儿子这么听话,那爹就陪着儿子抽一只吧,爹平时是不抽烟的!”说着思宇拿出一根烟,点燃了,自己先抽了一口,然后塞到经纬嘴边。经纬也高兴的抽了一口。两人一替一口的抽完了烟。经纬乐呵呵的笑道,“爹啊,儿子以前可从来没有让别人拿着烟喂儿子抽的,今天爹喂儿子抽烟,太刺激了,儿子太高兴了!”

    思宇笑道,“想不到爹和儿子在一起已经二十多天了,这些天来,我们父子形影不离,爹这二十多年来,从来没有和别的任何人一起睡过觉呢,你这个小冤家,爹咋就恨不起来你,反而越来越喜欢你了!”经纬笑道,“儿子也不恨爹了,也喜欢爹!”思宇抱着经纬的脸,“让爹再给你刮刮胡子,修修指甲吧。修完了胡子指甲,思宇呆呆的看着经纬,经纬让看的不好意思了,“爹,你一直看着儿子干啥,难道不认识儿子了”思宇笑道,”我的儿子越来越年轻帅气了,爹要是真能有这么英俊的儿子,该多好啊!”经纬笑道,“儿子不是已经认你为爹了吗,你就是儿子的爹了!”思宇叹息道,“爹说的是真心话,你比爹年龄还大呢,哪里会真心的认爹,爹知道儿子是逢场作戏,是为了迎合爹,不过,就这样,爹就很满足了,也委屈儿子了!”经纬笑道,“儿子想通了,不感到委屈!甘愿做爹的儿子!”思宇笑笑,“儿子的头发也长了,该理发了。”经纬笑道,“是啊爹,好长时间没有理发了。儿子已经认了爹,爹还捆绑着儿子,难道爹想一直捆绑着儿子吗?你就给儿子解开吧,爹!”思宇笑道,“爹真的还不敢就此解放了儿子,儿子就先委屈些吧!等爹上街买把理发的工具,好好的给儿子理一下发,把儿子打扮的更帅气!”经纬笑道,”爹真的认为儿子很帅气吗?”思宇笑道,“是啊,儿子真的很帅气啊,爹不会天天搂抱着一个丑八怪吧!不帅气能给爹做儿子吗!”

    经纬笑着看了看思宇,“爹啊,看看你坐在沙发上,让儿子跪在你的身旁,你是儿子的爹啊!你就忍心让儿子一直跪着!”思宇笑呵呵的把经纬抱起来搂在怀里,笑道,“想当初爹刚把儿子绑架来的时候,儿子的眼睛恨的冒火,真想不到,这么快儿子就在爹的面前老老实实了!“经纬笑道,“还不是爹治理儿子有方吗?爹天天搂抱着儿子,儿子也喜欢啊!所以儿子就老实起来了!”思宇笑道,“爹不捆绑着儿子,儿子能这么老实!”经纬笑道,“爹还说开始爱上了儿子,你看看,爹,你把你的亲儿子捆绑的像个大粽子似的呢!儿子就像是爹的一个大玩具!爹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思宇伸手拽住了经纬的大JJ,经纬立刻硬邦邦的竖了起来。思宇大笑着问经纬,“儿子啊,你看你,爹一碰你的大JJ,你就硬邦邦的竖了起来,你是在勾引爹吗?”经纬傻笑了笑,“爹还说儿子勾引爹,爹啊,是你抓住了儿子的大JJ。你抓着儿子的JJ,儿子能不硬吗?儿子也不当家啊!爹抓着儿子的JJ不放手,儿子软不下来啊。”思宇又笑道,“儿子喜欢爹玩你的家伙吗?”经纬笑道,“爹把儿子绑成了这样,儿子还能动吗?儿子就是不想让爹玩,还能藏得住吗!爹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儿子能当家吗?不过儿子知道爹喜欢玩儿子的。爹想玩就玩吧,儿子也喜欢让爹玩。”思宇笑道,“儿子真的喜欢让爹抓着玩吗?”经纬笑道,“爹啊,你想玩就玩吧,儿子一直被爹捆绑着,二十来天没有摸过自己的家伙了,自己摸不到,也怪难受的,很想让爹抓着玩玩,儿子也好受好受!”思宇笑道,“那儿子就自己抓着玩一玩吧,岂不是比爹抓着更有感觉!”经纬傻笑了笑,“你是爹啊,你咋能故意气儿子!你要是想让儿子自己抓着玩,就给儿子解开啊!不给儿子解开,爹就快点抓着玩吧!”说着又不由自主的往上挺了挺JJ。思宇手里握着经纬的大JJ,心里痒痒的,不由得自己的下边也硬了起来。

经纬看到思宇的下边也厥的大高的,就笑着给思宇说,“爹,你的下边也硬了!爹的家伙也这么大,很可爱!儿子也想搂抱住爹,抓住爹的玩玩,可是儿子抓不到啊!要是儿子能抓到,早就抓着爹的玩了!”经纬想到,这几天思宇不断的已经让自己操过七八次了,相必这时又想让自己操了,要是自己自由的话,早就趴到他的身上了!傻笑了笑看着思宇。思宇大笑着,“爹喜欢上儿子的大JJ了,儿子的家伙咋长得这么大!大龟头干干净净的露在外边,像朵盛开的蘑菇!”经纬笑笑,“爹的大龟头不也是一直露在外边吗?爹说儿子的大JJ如此的完美,那也是爹的遗传好!爹的家伙完美粗大,儿子的家伙自然也完美粗大啊!”思宇大笑起来,“儿子学会给爹说好听话了,爹真的把遗传给了儿子吗?真的是爹的遗传吗?爹越来越喜欢儿子了!”经纬傻笑着,“儿子不是爹的遗传还能是谁的遗传!”

思宇禁不住抱着经纬亲了亲,“儿子是不是又想操爹了!可是身子不能动,不自由啊,是不是这样,儿子!”经纬傻笑着拱了拱思宇,笑道,“是啊爹,儿子身子不自由,儿子自由的话还能等着爹说了这么多勾引儿子的话,无动于衷吗?”思宇笑道,“爹勾引儿子了吗?”经纬笑道,“爹还没有勾引儿子吗!爹抓着儿子的玩的硬邦邦的难受,儿子真的想操爹了,可是儿子又能奈何,要是能动的话,早就翻身压倒爹的身上!儿子一看到爹的家伙硬了起来,就想到爹肯定又想让儿子操了!是不是啊,爹,呵呵!”思宇大笑着,“那儿子想不想操爹!喜欢不喜欢操爹!”经纬傻傻的笑道,“爹啊,你就不要再挑逗儿子了,儿子真的快受不了了,儿子早就想快点进入爹的身体了!你就快点让儿子满足吧,好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8 10: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思宇笑了笑,想了一会,“儿子啊,前几次儿子操爹,都是爹自己坐上去的,还不算儿子自己主观的愿望,这次爹想让儿子主动些,让爹尝尝是什么滋味,儿子愿意吗!”经纬看了看思宇,”儿子愿意,可是儿子的身子动弹不得啊!儿子怎么能主动操爹呢!要不你给儿子解开吧,好爹!”思宇笑道,“假如爹给儿子解开双腿上的绑绳,儿子的腿就自由了,儿子就可以站立着操爹了,可是,你也知道,儿子自由了,爹不是儿子的对手,爹害怕儿子一脚就把爹踹的大老远的!”经纬笑了,“爹啊,刚开始捆绑上儿子,要是那时给儿子松绑了,儿子会一脚就把爹踹的大老远,可是现在不会了,儿子已经给爹磕过头了,你就是儿子的爹了,哪有儿子打爹的道理!儿子让爹给制服了!”

思宇想了想,就先用根短绳子捆绑了经纬的两个脚踝,中间只有五六十公分的距离,这样,经纬想抬脚踹也不可能,随即解开了捆绑大腿的绳子。抱着经纬站了起来。经纬的大腿被捆绑了近一个月,猛一站起来,腿上没有劲,一个趔趄歪在了思宇的怀里。思宇伸手抱住了经纬,“儿子慢慢的站,站一会就好了!”扶着经纬站立了一会,停了大约十来分钟,经纬稍微的能抬起腿来,活动一下,慢慢的能站立了,还能抬起腿来在不大的空间替换活动一下双腿,“爹,儿子能站立了!快点吧,爹!”

    思宇给自己的后边抹进了一些润滑油,趴在了沙发上,“儿子,来试试吧!”经纬慢慢的挪动脚步走到思宇身后,对准了后穴,往上挺了挺自己硬邦邦的大JJ,一个猛顶就进入了思宇的身体。思宇身子往前猛一趔趄,“儿子太猛了,你慢点!”经纬笑了笑,停了一会,对着思宇的身子开始了猛烈的进攻,,思宇被怼的身子前仰后合的,嘴里不断的哼哼着,一会,经纬怼的更猛烈了,又狠怼了几下,射在了思宇的体内,趴在思宇的后背上,“爹,儿子射了!”休息了一会。思宇站起来,转过身子,经纬看到沙发上一片湿,笑了笑问道,“爹让儿子操的自己就射出来了吗?”思宇笑着刮了一下经纬的鼻子,“你个傻小子,操爹操的这么有劲,爹能不射吗!”经纬也笑了,“爹爹真棒,还能让儿子操的自己射出来,只要爹喜欢就行!”思宇清理了一下,把经纬抱在怀里,“你个傻小子,今天才是你小子的真实面目,像你平时的作风,把爹操的欲罢不能啊!你太棒了,儿子,呵呵!”经纬也笑了,“儿子平时就是个小混混,心也不在学习上,就这点本事,这一个月来,让爹捆绑着,有劲使不上,今天,爹给儿子解开了双腿,让儿子的大部分劲都用在爹的身上了!”思宇笑了笑,“儿子喜欢吗?”经纬又笑了笑,“儿子喜欢,爹!”思宇大笑着,“以后还会操爹吗?”经纬又笑了,“爹,儿子能当家吗!儿子的双手还被爹五花大绑着呢!”思宇笑着点燃了一根香烟,经纬伸过脖子要抽,思宇笑着拿开了。经纬笑道,“爹啊,你还吊儿子的胃口呢!你好受过了,你要慰劳慰劳儿子啊!”思宇笑呵呵的把烟塞到了经纬的嘴里,“那爹就慰劳慰劳儿子吧!”

    晚上思宇做好了饭,经纬乖乖的挪步走到思宇的身边,跪了下来,还准备像狗一样的舔饭吃,思宇笑了笑,“儿子就不要跪着吃饭了,是爹不好,难为儿子了!”经纬看了看思宇,“是爹让儿子这样吃饭的,儿子听爹的话!可是儿子自己不能吃饭啊!”思宇拍了拍经纬的头,爹想喂儿子吃饭!儿子愿意让爹喂着吃吗?”经纬笑了笑,“儿子想啊,可是儿子害怕爹感到麻烦,不敢对爹说!爹又不给儿子松绑,儿子也拿不住筷子,儿子自己不会吃,早就想让爹喂儿子吃了!”思宇笑道,“现在爹喜欢上儿子了,爹还怕喂儿子吃饭,儿子不接受呢!”经纬笑道,“爹喂儿子吃,儿子喜欢还来不及呢,那能不接受呢!”思宇高兴的道,“那儿子就站起来坐在爹的旁边,爹喂儿子吃。”经纬站起来,“爹啊,儿子的双手还被绑在身后呢,就是坐在爹的身边,爹喂着也不方便,儿子想坐在你的怀里让爹抱着喂饭吃,爹让吗?”

思宇大笑起来,“儿子喜欢上让爹搂抱着了?儿子喜欢的话,就坐过来!爹抱着我的儿子喂!”经纬一屁股坐在了思宇的怀里,“爹不知道,其实儿子早就喜欢爹,坐在爹的怀抱里,儿子很舒服!很温暖!”思宇笑道,“儿子说的是真心话!”经纬笑了笑,“爹,儿子说的是真心话!”思宇大笑,“儿子喜欢的话,尽管坐,爹也喜欢抱着儿子喂饭吃!”于是,经纬就坐在思宇的怀里,笑道,“想不到儿子这么大的人了,居然坐在爹的怀里,让爹抱着喂饭吃。刚被爹绑上囚禁的时候,儿子咋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思宇笑道,“是啊,那时儿子把爹的祖宗三代都骂了!还扬言要杀了爹呢!”

经纬笑了,“爹啊,当时你也够狠的,高高的吊绑着儿子的双臂,还把儿子的裤子脱了下来,让儿子一直光着屁股,抓着儿子的JJ玩!儿子气不过,能不骂爹!可是儿子再厉害,还不是被爹治的服服帖帖!最终成了爹的儿子!”思宇笑笑,“那就让爹搂着儿子,好好的喂儿子吃饭吧!”经纬老老实实的坐在思宇的怀里,让思宇喂着吃饭。吃完了饭,放下经纬,经纬又跪在桌子旁等着思宇收拾碗筷洗刷。思宇洗刷完毕,伸手拽住了经纬的大JJ,“儿子起来吧,跟着爹到沙发上看会电视,经纬跟着思宇来到沙发边,经纬又跪在了思宇身边。思宇一把把经纬抱在了怀里,“儿子啊,既然你说喜欢爹,那今后就不要再跪了,和爹说话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有什么要求,就提出来,爹也喜欢上儿子了,尽管坐在爹的怀里吧!”经纬笑道,“真的吗,爹!”思宇笑了,“真的啊!”经纬笑着拱了拱思宇,“儿子想让爹给儿子松绑,爹能答应吗?”思宇笑道,“爹捆绑着儿子伺候不舒服吗?”经纬笑道,“可是爹捆绑儿子已经一个多月了,儿子天天被捆绑着,也想伺候爹了!”思宇笑道,“儿子啊,爹是害怕一旦给儿子松绑,儿子如虎添翅,就不再属于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8 10: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已经一个半月了,经纬仍然一直被五花大绑着双手,但已经习惯了捆绑的生活,也不感到难受了,每天吃饭时,思宇都笑呵呵的看着经纬等待着,经纬也高兴的毫不客气的坐在思宇的怀抱里,思宇一手搂着经纬,一手一口一口的喂着经纬吃!经纬想到,“现在思宇对自己越来越和蔼,已经被捆绑一个半月了,还不给解开。爹还是害怕一旦松绑了,会报复他。不想松绑的话,问也是白问,但几乎每天都能操思宇,这也让经纬很满足了,自己本来就是个GAY,能这样天天操自己喜欢的人,也未尝不好,可是思宇说也喜欢上自己了?是不是真的,还拿不准,如果是真的喜欢上自己了,早晚会给松绑的,总不会一直捆绑着吧!自那次被迫叫思宇爹以来,也快一个月了,刚开始叫的时候,感到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是被迫无奈,随着天天叫,现在也很随便了,反而感到很惬意,不再感到别扭了,不就是个称呼吗?叫他爹,他就真的是爹了?自己比他还大三个月呢?他能生出来这么大的儿子?叫他爹,自己心里也怪刺激!也怪好玩!每次喊爹,自己心里就痒痒的,下边就无名的冲动!只要他高兴,随便让叫什么都行,要是他真的也爱自己的话,能和他一辈子生活在一起,这不正是自己原来想要的吗!只要他喜欢做自己的老婆,叫他一辈子爹,做他的儿子,都甘心情愿!管他呢,过一天,说一天,自己也不当家啊!想着想着,自己也笑了。

    思宇看到经纬笑了,就问,“儿子想什么呢,想的这么高兴?”经纬笑着回答道,“儿子在想刚开始爹让儿子叫爹的场景呢?”思宇笑道,“是不是那时儿子很害怕,吓坏了,被迫叫的爹!”经纬笑道,“是啊,爹,你想想,儿子被捆绑着丝毫不能动,你手里拿着把明晃晃的手术刀,抓着儿子的JJ比划着,把儿子吓坏了,儿子就屈辱的认了爹!”思宇又道,“那是不是尽管儿子嘴里叫着,心里想着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很委屈?”经纬道,“是啊爹,当时儿子恨的是咬碎了牙往肚里咽,流着泪咬着牙喊爹的。你想儿子比你还大三个月呢,当时能不感到受了侮辱吗?可是被捆绑的像个大粽子,面对明晃晃的尖刀,想到不屈辱就要被阉割,又能奈何呢?儿子当时恨的是血往心里流,泪往肚里咽,含泪叫了爹。可是现在不委屈了,儿子越来越爱爹了!儿子刚才还想呢,要是爹真的爱上儿子了,能和儿子在一起生活一辈子,你就是儿子的爹,叫你一辈子爹,儿子都愿意!”思宇点了一下经纬的额头,“你个小鬼头,爹才不信呢!”经纬笑了,“真的,爹,儿子就是这样想的,让叫爹,难道还真的就变成爹了,还不就是个称谓吗!爹,既然你喜欢做儿子的爹,儿子也愿意做爹的儿子,现在爹又越来越爱儿子,儿子还巴不得认你做爹呢!这辈子,你就是儿子的亲爹了,爹要想以后再甩了儿子,儿子可不答应!

    思宇也笑了,“儿子啊,可是爹真的生不出你这样大的儿子,刚开始爹是恨你的,你破坏了爹的婚姻,居然让爹当众出丑,让爹下不了台,爹和女朋友告吹了,就想着狠狠的报复你一下,可是后来把你绑架了以后,你绝食,爹能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一股杀气,爹也不敢轻易的放了你了,万般无奈,才把你捆绑至今。”经纬笑道,“当时要是儿子誓死不肯认爹的话,爹真的就把儿子给阉了吗?”思宇笑看着经纬,“傻儿子,爹怎会那么残忍!那是吓唬你的,当时爹想着每天还得给儿子做特殊的饭菜,抱着儿子打进胃管,太费事了,就想着吓唬一下儿子,让儿子自己张口吃饭,也省了爹不少事。不演的真一点,儿子会屈服吗?”经纬笑着看了看思宇,“爹的脑子比儿子好使的多了,和爹相比,儿子就是傻乎乎的一个傻小子,怪不得儿子尽管有一副强壮的体魄,还是被文质彬彬的爹给捆绑的像个大粽子,最终还是被爹治的服服帖帖,让儿子甘心情愿做爹的儿子!”思宇笑了,“说真的,儿子,经过了这些天和儿子的相处,爹发现,儿子并不是个坏孩子,爹每天搂抱着儿子,渐渐的爹喜欢上儿子了,也可以说爱上儿子了!经过了这一段奇异的经历,爹从憎恨儿子,到现在真的不想离开儿子了,爹也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感到自己也变了,爹不想和儿子分开了,想和儿子长期生活在一起,可是爹不知道儿子是不是愿意,爹还但心儿子不能接受爹的爱!”

经纬往思宇的怀里又靠紧了些,“你说的是真的吗,爹!你真的喜欢上儿子,爱上儿子了吗?”思宇笑道,“是真的啊,儿子,爹现在对你不再有仇恨了,可是爹还是害怕儿子对爹有仇恨!毕竟爹对儿子有这么大的羞辱!儿子恨爹,在所难免,爹也不怪儿子!”经纬笑了笑,“其实爹不知道,你没发现吗,从今年年初,儿子就不断的有事无事的接近爹吗?这是儿子开始喜欢上爹了,想把爹搞到手!不知为什么,儿子对女人不感兴趣,就慢慢的知道儿子是个GAY了,见了爹,总想找个借口多和爹呆上几分钟,找爹借钱也是假的,都是借口,可是儿子后来发现爹有了女朋友,儿子就想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爹就被那个女人给骗走了,那样的话,儿子就永远得不到爹了。就想方设法破坏爹的好事,儿子不能容忍爹有女朋友。后来就有了当着爹女朋友的面,把爹捆绑起来那回事,儿子想着,看爹还怎么有脸面再去见那个女人!”

思宇笑笑,“想不到儿子是有预谋专门破坏爹的好事的!儿子啊,你的计划成功了,爹被当众捆绑了起来,怎么还有脸面去找人家!既然儿子原本就爱爹,那为啥后来爹设计把儿子绑架了,爹从儿子的眼里看到了那么凶险的杀气!”经纬笑道,“爹啊,你也不想想,儿子平时也是个呼风唤雨的人,让爹那样羞辱的吊了起来,还被扒下了裤子,光着屁股,无助的裸露着下体,儿子的JJ可是从来没有让外人看见过!爹让儿子的大JJ无助的就在外边硬邦邦的高竖着,无可奈何!一吊就是好几天,儿子的脸往哪里搁?儿子能不愤怒吗?再说爹当时也没有说爱儿子,要是当时爹就给儿子说,爹是爱儿子的,儿子也会顺从爹的。真的,爹,亏得你当时没有即刻放了儿子,假如你当时放了儿子的话,儿子会立刻把爹杀掉的,那也就没有我们父子的今天了,儿子也得不到爹了,看来爹还是比儿子高明的多!”

思宇笑道,“儿子现在叫爹叫的这么亲!就跟真的是爹的儿子似的!”经纬羞涩的笑了笑,“这不是看到爹逐渐的对儿子越来越好,越来越亲吗,还说出了爹的心里话,说爱上儿子了,这可是儿子心中巴不得的事情啊!儿子不就是为了追爹,想和爹在一起,才落得这样的下场吗?既然爹说爱上了儿子,儿子还不更应该好好的表现自己,让爹进一步爱上儿子,爱得更深一些,更信任儿子吗?爹信任了儿子,才能给儿子自由啊!看看儿子现在这个样子!让爹给弄的都不知道啥叫丢人了!”说着往上挺了挺硬邦邦的大JJ。思宇笑呵呵的又一把抓在手里,笑道,“儿子你又在勾引爹,儿子啊,你太可爱了,儿子还不相信爹是真的慢慢爱上儿子了吗?爹越来越感到,儿子很可爱!爹很喜欢和儿子在一起!”经纬笑道,“爹啊,那你为啥不早给儿子说,你已经爱上儿子了呢,你要是早说了,儿子早就对爹百依百顺了。”

思宇道,“爹总得有个变化的过程吧,刚开始不但谈不上爱儿子,真的是恨透了儿子,后来和儿子天天在一起,抱着儿子的裸体,每天夜里,当爹醒来,看到怀里乖乖熟睡的儿子,红扑扑的脸蛋,煞是惹人爱,一伸手就能摸到儿子的身子,儿子矫健的躯体,雄壮的阳具,越来越吸引爹,在爹的眼里,儿子越来越帅气,才慢慢的爱上儿子的。”经纬笑道,“儿子不乖乖的睡觉,还能怎样,被爹捆绑着一点不能动!让爹任意的玩儿子。爹是逐渐的喜欢上让儿子操了,爹发现儿子的JJ这么大,插进爹的身体里,很好受,快感很强烈,才爱上儿子了,是不是爹!”思宇腼腆的笑了笑,“看儿子说的赤裸裸的,让爹多丢人!”经纬笑着拱了拱思宇,“看爹还害羞呢!爹不是早已经给了儿子无数次了吗!”思宇笑道,“真的,儿子,爹以前从来就没有想过,同性恋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爹的身上,男人操男人还能这么舒服,爹又看到儿子这么帅气!身体这么健美强壮!爹就感到,越来越不想离开儿子了!”经纬笑道,“爹爱儿子就爱儿子吧,还异想天开的认儿子,说儿子是从爹的JJ里爬出来的!”思宇笑着拧了一下经纬的脸,“爹这样说过吗?”经纬笑道,“爹说过儿子是爹生出来的,那还不就是说,儿子是从爹的JJ里爬出来的吗?”思宇又笑道,“那儿子说是不是呢!”经纬傻乎乎的笑着拱了拱思宇,“是,儿子就是从爹的JJ里爬出来的!”思宇笑道,“傻儿子啊,爹想和儿子共度此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6 13: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

经纬笑了,“爹,这不正是儿子当初所想要的结果吗?当初儿子就是想得到爹的爱!想和爹长期生活在一起,才想出了坏点子羞辱爹,不让爹和女人结婚。结果儿子技不如人,被爹活生生的给捆绑了起来。虽然至今,儿子还被爹五花大绑着,爹还不敢解放了儿子,可是儿子也终于得到了爹,得到了自己喜欢的人,自己爱的人,儿子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还恨爹呢?说真的,爹,儿子被捆绑这么多天了,都不知道自由是什么滋味了!儿子知道爹不敢给儿子松开绑绳,害怕儿子报复爹。儿子呢,无论如何自己也弄不开绑绳,尽管儿子很想让爹给儿子解开绑绳,爹不给解开,儿子也不怪罪爹,谁叫我是你的儿子呢,儿子被捆绑着,爹感到安全些!不过爹捆绑着儿子,爹就得伺候儿子!儿子乐得爹来伺候呢!”思宇看了看经纬,“你说的是真的吗?儿子,经历了这么痛苦的磨难,你现在仍然绳索加身,真的还很爱爹吗!”

经纬笑了,“儿子是从爹的JJ里爬出来的人啊!对爹还能说假话!爹啊,尽管你是爹,可是你也是儿子的老婆啊,儿子为啥还会恨爹呢!”思宇又刮了一下经纬的鼻子,“看儿子说的,刚刚还说是从爹的JJ里爬出来的人,咋一转眼又成了儿子的老婆了!”经纬笑呵呵的,“看爹还真以为儿子是爹的亲儿子了!儿子还到真希望是爹的亲儿子,可是爹能生出这么大的儿子吗?要不,爹啊,儿子就再从你的JJ里爬出来一回!“思宇笑着刮了一下经纬的鼻子!“傻儿子,那你就再爬啊!”经纬傻笑着,“儿子已经爬出来了,咋能再回去!不过呢,儿子真的希望爹能成为儿子的老婆,能和儿子共度此生,不过爹想过吗,一对GAY,要有勇气经受社会的冷嘲热讽,一年两年,爹或许不在乎,时间长了,爹能经受的住吗!爹愿意吗!爹会不会是突发奇想!时间长了,又会后悔!”

    思宇笑道,“爹真的爱上儿子了,儿子每次操爹,居然都能把爹操的自己射出来,那是爹体内的快感传播到JJ上的缘故,爹也感到自己是不是原本就是个GAY!爹也知道作为GAY,自然要受到社会的非议,今后的生活自然会遇到各种坎坷。爹也想了,生活是自己的,不是为了活给别人看的,只要两人在一起能快乐幸福,管他别人说什么呢,爹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只要自己坚持走自己的路,别人的说教又能奈何!爹给儿子说这些之前,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爹想好了,想和儿子厮守一生,不离不弃。才敢给儿子说这些话呢,要不然,爹怎么敢轻易的给儿子说这些,说了爱儿子的话,假如儿子接受了,爹再反悔,那不是更伤害儿子了吗?儿子啊,爹已经深深的伤害了儿子,爹怎能忍心再一次伤害儿子!”

    经纬抬起头,伸着脖子,深深的吻了思宇一下,“爹真好,假如爹能接受儿子的爱,爹对儿子做的不算什么,儿子不会放在心里的,就算是爹对儿子的考验吧!爱情也需要磨难啊!”思宇抱紧了经纬,“儿子啊,你也操过爹,爹也操过你,你说那个更好受一些!”经纬笑道,“儿子本来就是个GAY,儿子还是个纯1号,儿子当然感觉操爹更舒服些,不过爹操儿子,儿子也不感到难受,只不过两者相比,操爹更好受!你呢,爹,给儿子说说感受如何?”思宇笑了笑,不好意思的脸红了。经纬笑道,“儿子都操过爹无数次了,而且开始还是爹主动的,爹还不好意思呢,今天可是爹先问儿子感受的,爹你也要给儿子说说!”思宇停了停,“爹感到让儿子操更好受,要不然儿子咋能把爹操的自己都能射出来!儿子操爹的时候,猛烈的怼着爹的身体,阵阵的快感让爹不能自持,不由自主的就射了出来。”说吧不好意思的把脸埋在了经纬的肩头藏了起来。经纬大笑,“看爹又不好意思了,都已经无数次了,爹还脸红呢!爹啊,儿子真的很想抱抱爹,可是儿子被爹五花大绑着呢,爹就不要怪儿子不抱着爹亲了!”思宇抱着经纬热烈的亲吻着。

    经纬笑道,“以儿子看呢,爹本来内心就有GAY的因素,只不过爹以前没有往这方面想,现在天天抱着儿子的裸体,玩着儿子的大JJ,又让儿子操了无数次,爹的GAY细胞被激活了,而且爹还是个0,0号一般被动的被操比自己主动的操别人更有快感!爹喜欢被儿子操,你说,是不是这样,爹!”思宇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儿子啊,其实爹早就想解放儿子了,今天我们父子又把话都说明白了,爹很想和儿子今后在一起共度此生,就怕儿子还怨恨爹,爹一旦解放了儿子,爹那里是儿子的对手!儿子还不把爹撕吃了!”经纬笑道,“儿子不怪爹有这样的想法,儿子本来就是个不务正业的小混混,以前在爹的心中没有留下好印象。不怪爹有这样的想法,只要爹是真心的爱上儿子了,儿子就甘愿情愿接受爹的捆绑,再说,爹捆绑儿子还不都是由儿子捆绑爹引起的吗,恐怕儿子命中该有这一劫,爹想继续捆绑着儿子,儿子也无话可说,反正儿子自己无论如何也弄不开绑绳,爹也可以安心的搂着儿子睡觉。等爹哪天放心了,再给儿子松绑,儿子不在乎,反正每天有爹抱着睡觉,还能操爹,儿子也很满足,反正儿子被绑上也这么长时间了,早已经习惯了,爹想一辈子都绑着儿子呢,儿子也无可奈何,对自己的亲爹,儿子还能怎样呢,那儿子就靠爹养活了,只要能和爹一辈子生活在一起,儿子都不后悔,只要爹不嫌累,爹就绑着儿子伺候吧!可是呢,爹,儿子不能主动的操爹,你要主动些让儿子经常操你啊!”思宇笑着拍打了一下经纬的头,“坏小子,天天说操爹,多难听!”经纬大笑,“是爹先说的,爹就会欺负儿子,对自己的儿子还整天捆绑着,明知道儿子不能动,爹就故意欺负儿子!”

    思宇对经纬说,“儿子啊,又该洗澡了,这么多天,爹几乎天天给儿子洗澡。”思宇抓着经纬的大JJ,牵到卫生间,经纬笑道,“爹,看你又牵着儿子的JJ走路,爹咋嫩喜欢牵着儿子的大JJ走路!”思宇笑道,“儿子被浑身赤裸的捆绑着,爹牵着儿子的大JJ,看到儿子脸上的表情怪怪的,无可奈何的样子,爹心里很刺激啊!”经纬大笑,“是啊,爹,这样儿子也感到很刺激,一个大男人浑身一丝不挂的被捆绑着,还被牵着大JJ,爹咋嫩会想坏点子!不过,爹啊,你这一抓,又把儿子弄的硬了起来!”思宇笑道,“儿子在爹的面前还不是一直硬着吗?”经纬傻傻的笑了,“爹真坏,儿子有办法吗?是爹一直抓着儿子的!”思宇让经纬站在淋浴头下,给经纬洗了全身,又打了沐浴露,抓着JJ洗了起来,思宇搓着大龟头,洗的经纬一个劲地咯咯笑着,“爹,你把儿子弄的痒死了,儿子快受不了了!”思宇笑道,“儿子受不了了又能怎样?也不给爹洗澡!”经纬笑道,“爹啊,你这不是明摆着欺负儿子吗!儿子被爹捆绑着,能给爹洗澡吗?”思宇笑道,“儿子自由了,给爹洗澡吗?爹越来越爱儿子了,儿子的大JJ很好玩,爹看着就喜欢!”经纬笑着,“爹啊,等儿子自由了,会天天搂抱着爹的。”思宇又笑呵呵的揉搓起来经纬的大JJ。经纬让玩的咯咯的笑着扭动身子躲闪着,“好爹,好爸爸!亲爸爸,不要再玩儿子了,再玩儿子就要射了,要不让儿子射进爹的体内好不好!”

思宇笑着拿起一块防滑胶垫放在浴盆边上,爬在了浴盘边,经纬站在思宇的身后,高挺着大JJ,一个猛怼,就进入了思宇的体内,把思宇怼的嘴里呜呜直叫。思宇笑道,“爹想让儿子抱着爹,儿子!”经纬猛怼了几下,爬在了思宇的后背上,“爹,儿子抱不住爹,儿子的双手被爹捆绑在身后呢!你不给儿子解开,儿子怎么抱爹!”经纬在射过后,又猛怼了几下,思宇的身子颤动了一下,也射了出来。思宇转过身子,抱住经纬亲了亲,又给经纬洗了洗JJ。经纬笑道,“爹也射了吧!”思宇拧了一下经纬的脸,“有这么傻乎乎,这么强壮的儿子,爹不想射也得射!哎!爹多想让儿子抱着啊!”经纬笑道,“儿子也想抱着爹啊,可是爹,你绑着儿子呢,你又不给儿子解开,儿子抱不住爹啊!好爸爸,你就给儿子解开吧,也好让儿子抱抱爸爸!”思宇看了看经纬,“爸爸是害怕啊!害怕一旦给儿子松开绑绳,爸爸就失去了儿子!一旦失去了儿子,爹就再也得不到儿子了!儿子就再忍受几天吧,让爹多享受一下儿子的爱!”经纬笑道,“既然爹不想给儿子松绑,儿子也没办法抱爹啊!那就不要埋怨儿子不搂抱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6 13: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思宇抱着经纬坐在电脑前,“儿子,爸爸抱着你玩会电脑吧!”经纬笑道,“还不是爹自己玩,儿子又不能动,只能看着爹玩!要不,让儿子抽根烟吧,爹!”思宇笑了笑,“儿子二十多的人了,以前抽烟那里请示过爹,还不是儿子想抽就自己抽了!”经纬笑道,“爹又欺负儿子!这近两个月来,儿子还不是让爹欺负的老老实实吗?”思宇笑道,“爹欺负儿子了吗?儿子可是学校里出了名的人物,爹敢欺负儿子吗?”经纬笑着拱了拱思宇,“爹想耍赖了!儿子自离开娘的怀抱,那里被别人抱过,这近两个月,爹把儿子浑身赤裸的捆绑着,整天抱在怀里,想想儿子也是二十多的人了,整天被爹搂抱着!”思宇笑着看了看经纬,“儿子感到委屈了吗?”经纬笑道,“爹啊,儿子不委屈,儿子喜欢让爹搂抱着!”思宇笑呵呵的点燃了一支烟,“爹知道儿子委屈,那就让爹拿着烟儿子抽吧!”说着把烟塞到经纬的嘴里。经纬抽了一口,“爸爸,你也抽一口吧!让爹喂儿子抽烟,想想也怪有趣的!”思宇道,“但愿这有趣的场面能持续下去,爹真的不想失去儿子啊!”经纬笑道,“看来爹还是对儿子不放心,难道爹想永远捆绑着儿子?儿子多想让爹给儿子松绑啊,可是儿子自己弄不开绑绳,只能被爹捆着了!哎!儿子就是被爹捆绑着的命啊!反正爹得伺候儿子,谁叫你是儿子的爹了!”

    这天经纬依然被五花大绑着坐在思宇的怀里。思宇问道,“儿子啊,想不想让爹给儿子松绑!”经纬笑道,“爹啊,儿子已经被爹整整捆绑上两个月了,能不想吗?这两个月来,儿子一次也没有摸到过自己的JJ,儿子摸不到,心里感到怪怪的,爹天天摸,天天玩,儿子只能靠爹给儿子泻火啊!”思宇笑道,“看儿子说的可怜巴巴的!就像是爹不让儿子摸似的!”经纬大笑,“爹啊,你又欺负儿子,不是你不让儿子摸,难道还是儿子自己把自己捆绑起来了吗?”思宇亲了亲经纬,“儿子啊,真的很想让爹给儿子松绑吗!”经纬笑笑,“想啊,爹,爹给儿子松绑了,儿子就可以抱住爹了,儿子早就想抱着爹亲吻了!爹啊,你就给儿子解开吧!”思宇抱住经纬亲了亲,“儿子啊,爹太爱你了,爹想给儿子松绑了,也想让儿子伺候伺候爹了,爹也想了,总不能一辈子都捆绑着儿子吧,爹也想被儿子搂抱在怀里!”经纬又笑道,“那爹就给儿子松绑吧,儿子自由了,就可以搂着爹,也可以伺候爹!”思宇又抱着经纬亲了亲,“爹已经得到了儿子,爹很喜欢和儿子在一起的这段经历。可是儿子被绑着,总归不是儿子自愿和爹相爱的,现在呢,就给儿子松绑了,儿子要还是仇恨爹,那就随儿子的便了,爹知道儿子被捆绑了两个月,儿子心里有怨气,儿子想对爹出出气,任打任杀都由儿子了,爹毫无怨言,也认命了!爹给儿子松绑的时刻,就是儿子决定爹命运的时刻!儿子啊!何去何从,你决定爹的未来吧!”

    思宇抱着经纬抱了一会,又热烈的亲吻了经纬一番,眼里流出了眼泪。经纬看到,“爹可是答应要和儿子厮守一生的,可不能反悔!”思宇道,“既然爹已经说过,怎么会反悔呢,就怕儿子还不能原谅爹啊,爹这是害怕儿子自由的瞬间,就是爹失去儿子的时刻!”经纬用头拱了拱思宇,“放心吧,爹,儿子永远都是爹的儿子!你就是儿子的亲爸爸,儿子的亲爹!”思宇笑了笑,“儿子啊,爹这就给儿子松开绑绳,爹任由你处置了!”随即给经纬松开捆绑了两个月的双手。经纬活动了一会儿双手,瞪大眼睛,高高的举起双臂,握紧了拳头,挥向思宇,思宇含泪闭上了眼睛。经纬的双拳在空中伸开,快速的拦腰抱住了思宇,把嘴对在了思宇的嘴上,热烈的亲吻起来,“爹,我的亲爸爸,儿子终于抱住了爹,儿子说过,早就爱你了,儿子怎么会一自由,就报复爹呢,爹不但是儿子的爸爸,还是儿子的老婆啊!儿子心疼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拿爹出气!”思宇眼泪汪汪睁开双眼,”哥哥啊,看到你高举起双拳挥向弟弟,弟弟吓坏了,就像是到了世界的末日,透心的凉!想着这就是和哥哥的最后诀别!弟弟含泪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哥哥的惩罚!”经纬大笑起来,“爹啊,儿子这是和爹开玩笑呢!儿子怎么舍得打自己的亲爸爸呢!”思宇也抱着经纬,“哥哥啊,你现在自由了,咋还叫爸爸?是弟弟不好,让哥哥受罪了,还以这样的方式侮辱哥哥,都是弟弟的错,以后我们还是以兄弟相称为好!”经纬也笑着抱住思宇,在思宇的额头上亲了又亲,“爹,你也不要自责了,儿子终于得到了爹的爱,儿子高兴还来不及呢!儿子已经给爹磕过头了,认了爹,这一辈子,你就是儿子的爹了,哪能说变就变呢!是爹你先要认儿子的,哪能认了儿子又不算了!爹不能反悔啊!今后我们在一起好好的过日子。不过啊,爹,你也知道儿子的情况,儿子可能不会找到比爹更好的工作,或许找不到工作,要是找不到工作,说不定还要靠爹养活呢!爹说过要和儿子厮守一生,儿子就是赖着也不会离开爹的,儿子害怕爹还嫌儿子是个累赘呢!”

    思宇紧紧的抱着经纬,“好哥哥,你还叫爹,叫的弟弟都不好意思了,弟弟这么羞辱你,还让你像狗一样的舔舐,你就真的一点也不记恨弟弟吗?”经纬笑道,“真的,爹,儿子一点也不记恨爹,想想那个样子吃饭,双手在背后捆绑着,跪在地上,脖子伸的老长老长的,还挺有意思呢,很刺激。再说了,丢人还能丢给谁看,谁也没看到,就爹一个人看到了,爹又是儿子的老婆,就算儿子陪着爹玩玩了,算不得丢人!”思宇抱着经纬,眼眶都湿了,“好哥哥,弟弟前段时间,对你百般的羞辱,你还不记恨弟弟,弟弟会加倍的爱哥哥的,弟弟爱哥哥一辈子。不管哥哥找到什么工作,也不管哥哥有没有工作,有弟弟吃的住的,就有哥哥吃的住的,我们兄弟永不分离!不过哥哥就不要再叫弟弟爹了,弟弟听着怪别扭的!再说哥哥叫弟弟爹,也是对哥哥的一种侮辱!”

    经纬也笑了,“有爹这句话就好,儿子也放心了。儿子不管有没有工作,都要依赖着爹了,这么多天,儿子天天和爹在一起,儿子离不开爹了,儿子要和爹在一起生活一辈子。不过呢,儿子叫爹叫惯了,叫着爹感到很亲切。刚才儿子也说过了,已经给爹磕过头了,那你就是儿子的爹了,怎么可以轻易的更改,儿子也很喜欢爹叫儿子,儿子听着很舒服!再说叫什么,儿子也不在乎,在儿子的心中,爹就是儿子的好弟弟,儿子嘴里叫着爹,心里感到热乎乎的,很舒服,儿子喜欢喊爹!这辈子你就是儿子的爹了,以后儿子还是叫你爹,你喊儿子就直接的叫儿子!你就把儿子当作亲儿子,当作老公来看待!更何况这样听着更亲切,更能想到我们兄弟能有今天确实来之不易,我们兄弟可都要珍惜啊!儿子已经磕头认了爹,那你就是儿子的爸爸了,爹也说过,儿子是爹生出来的,儿子也喜欢这样叫,等儿子叫烦了,再改口叫弟弟!爹,今后不管我们两人谁都不能见异思迁,另寻他欢,儿子要是那样,爹就杀了儿子,爹要是那样,儿子就杀了爹,好吗,爹!”

    思宇紧紧的抱着经纬,“好哥哥,就依你说的吧,我们兄弟生生死死不分离!明天呢,弟弟陪着哥哥去学校拿毕业证,拿到了毕业证,我们兄弟一起去找工作,必须找能在一个城市的工作,能在一个单位更好!好不好,哥哥!”经纬笑道,“好啊!爹!”思宇又道,“哥哥早就说想学开车了,有空了,弟弟领着哥哥先去报个名,然后就跟着弟弟先学开车,等哥哥学会了,领了驾照,弟弟就给哥哥买一辆新车,作为弟弟给哥哥的嫁妆吧!”经纬眼睛都亮了,抱着思宇原地转了好几圈,“你真是儿子的好爹!爹啊,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要送给儿子嫁妆,那你承认是儿子的老婆了!”

    思宇大笑起来,“承认不承认早已经是生米做成了熟饭,弟弟还有啥不承认的!”经纬又高兴的亲了亲思宇,“爹啊,你的后穴太吸引儿子了,紧紧的包裹着儿子的大JJ,太舒服了!好爹啊!儿子现在又想了。爹啊,以前儿子身子被捆绑着,不自由,还不能完全是儿子操爹,现在呢,儿子想正正规规的操爹!爹还让吗!”思宇笑道,“哥哥!看你淫荡的,都让弟弟跟着你学坏了!刚自由了,就想坏点子了!”经纬大笑着搂抱着思宇,“爹啊!谁先淫荡的?这两个月,儿子被爹紧紧的捆绑着,儿子又不能动,是爹先扒掉儿子的裤子,又是爹不断的抓着儿子的JJ玩,还是爹先操了儿子,最后爹自己又把身子给了儿子,爹现在还说儿子淫荡,不是你这个淫荡的爹,一步步的引导着儿子也学的淫荡了,有这么淫荡的爹,手把手的教着儿子,儿子能不淫荡吗!有其父必有其子啊!”说着伸手抓住了思宇的大JJ,“爸爸,看你这里早已经硬邦邦的了,还不好意思说呢!来吧!爹,儿子让爹好好的舒服舒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6 13: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

    思宇对经纬说,“哥哥啊!下一步,我们就去递交我们的简历,在网上多看几个公司,先要准备好简历,弟弟的简历早已经准备好了,拿出来哥哥可以先看看,再给弟弟提些意见,修改好了,就定型了,弟弟的简历也要快点弄出来。”经纬道,“爹是个好学生,知识渊博,简历肯定做的很好,不过呢,儿子的简历心里还没有谱,只有靠爹给儿子制作了,好不好,爹,你要帮帮儿子!”两人弄好了简历。经纬问道,“爹,我们是就在本市投递呢?还是去别的城市投递呢?思宇道,“要不我们去深圳投递,哪里的工作机会多,机遇也多一些!”经纬笑道,“那儿子就听爹的了,爹去哪里,儿子就去哪里,爹休想摆脱掉儿子!呵呵!”思宇笑着在经纬的额头亲了亲,“弟弟有这样的好老公,那里还能找到?哥哥也休想离开弟弟的身边!”

    随后两人开着车,去深圳,把简历表投给了数十家公司,又开车回来,只等着人家的选聘了。本来住的城市离深圳也不远。回来后,思宇就开着车带着经纬,到偏僻无人的地方,让经纬学习开车了。经纬高兴的坐到驾驶位上,摸摸这里,看看那里,高兴的合不拢嘴,“爹,上次就是坐着爹的车,儿子被爹骗着来到了荒郊野外,结果儿子被爹吊了起来,这次爹又想找偏僻的地方把儿子吊起来了!呵呵!”思宇也笑了,“好哥哥,上次是恨,这次是爱,情况不一样了。现在弟弟爱哥哥是发自内心,再说弟弟哪里是哥哥的对手,弟弟就是想捆绑哥哥,哥哥一伸手还不把弟弟打爬下!就是哥哥站着不动,弟弟可再也不敢了,再吊哥哥一次,看哥哥不把弟弟给杀了!”经纬也笑着说,“爹啊,现在可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儿子知道爹爱儿子,爹要想吊儿子,只要爹说一声,儿子不敢不听爹的话,儿子会乖乖的背过手去,任爹吊,爹想把儿子吊在哪里都成,反正有爹伺候着儿子,爹抱着儿子,还让儿子操!儿子还很享受呢!”

    思宇道,“哥哥你上车吧!”经纬乐呵呵的坐在了驾驶座位上。思宇道,“哥哥你坐好,看清楚档位,油门和离合器,弟弟先教你一遍,你记住了,慢慢的开。思宇教了一会,经纬就开始练车。由于刚开始,以前从来就没有开过,经纬开着新车,脚掌握不好油门,车子往前一拱一拱的。思宇在一旁大笑,“哥哥开车的动作,咋像是哥哥在操弟弟,屁股往前一拱一拱的!”经纬看了看思宇,大笑起来,“爸爸,你咋恁坏,笑话儿子了!儿子操爹,屁股不往前一拱一拱的,爹会好受吗?”思宇笑着伸手拽住了经纬的大JJ,“看哥哥这里早就硬了,咋能开好车,还说弟弟坏,是哥哥开着车还想好事呢!”经纬大笑,“爹,你又在勾引儿子,让儿子又想让爹好受了!”说着伸手抱住了思宇,“爹,儿子又想了!”

    思宇伸手把座椅放平了。经纬看到思宇把座椅放平了,一翻身从驾驶位上,压倒了思宇的身上,下边扒掉了思宇的裤子,伸手抓住了思宇的大家伙,“爹,看看你这里,淫水已经弄湿了内裤,早已经在勾引儿子了,有你这样的爹,儿子咋能不学坏!”思宇咯咯的笑着,伸手抱住了经纬。经纬也急不可耐的褪掉了裤子,抱紧了思宇,“好爹啊,你就等着让儿子好好的伺候爹吧!”经纬进行了一轮猛烈的进攻。还没等经纬射出来,思宇的小腹往上猛一顶,嘴里哼了一声,一股白光成30度角,疾驰的射向思宇头顶的车棚,经纬大笑着猛怼了几下,趴在思宇的身上不动了。停了一会,经纬笑道,“爹啊,你咋嫩厉害,儿子还没有射呢,爸爸到先射了,还射到了车顶上。”思宇看了看车顶棚,笑着抱住了经纬,“是哥哥太厉害了,把弟弟弄的不能自持!哥哥啊,这都是你干的坏事,回家你要刷洗顶棚!”经纬亲了亲思宇,“爹真坏,自己干的坏事,还让儿子来清理!好吧,爹让儿子干啥事,儿子不敢不干,谁叫你是爹呢!”                                                      

    两人练了一段时间的车,思宇还经常陪着经纬去驾校练习,也练得差不多了,就只等着考试了,考过以后就能领到驾照了。经纬高兴的抱着思宇,“儿子有个好爸爸,儿子太幸福了,儿子也快成司机了。”这天,思宇对经纬说,“哥哥啊,弟弟内心一直感到对哥哥很内疚,弟弟对哥哥的伤害太大了,可是哥哥一点也不记恨弟弟,还照样一直叫弟弟爹,但弟弟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经纬哈哈大笑,“爹啊!儿子本就不是小心眼的人,说到伤害,也是儿子先伤害了爹,爹才报复儿子的,不怨爹!儿子不计较!不过呢,儿子不后悔伤害了爹,要是儿子不先伤害了爹,爹还不会报复儿子,那也就没有了爹把儿子捆绑起来,天天的玩儿子,正是爹天天玩儿子,才让爹玩的爱上了儿子!不这样的话,儿子还得不到爹呢!”思宇道,“可是弟弟对哥哥的羞辱比哥哥对弟弟的伤害大的多,不但捆绑了哥哥那么多天,还让哥哥叫爹,让哥哥像狗一样的吃饭。弟弟每想到这些,心里就感到对不住哥哥!”经纬笑道,“爹就不要再想这些事情了,儿子回想一想,也感到很好玩,很刺激,你也知道,儿子是很讲义气的,磕头是不能乱磕的,只给父母磕头,既然儿子给爹磕过头,认了爹,那你就是儿子的爸爸了,哪能说变就变呢?儿子喜欢这样叫爹!”

思宇想了想,“哥哥啊,要不你也把弟弟捆绑起来,让弟弟趴在那里像狗一样的吃饭!”经纬大笑起来,“看爹想到哪里了!儿子咋能这样对待爹!”思宇道,“哥哥就是再叫弟弟爹,弟弟也不会真正成为哥哥的爹啊!不管哥哥叫弟弟什么,在弟弟的心中,你就是比亲哥哥还亲的好哥哥!哥哥你就满足弟弟的心愿吧,你把弟弟捆绑起来三天,也让弟弟那样的吃饭,弟弟也想尝试一下了!真的,好哥哥,那样的话,弟弟的心会更坦然些,好哥哥!求你了!”经纬大笑着,“爹真的也想那样尝试一下!”思宇道,“弟弟真的也想尝试一下,哥哥你就算陪着弟弟玩一玩,好不好,哥哥!”

经纬笑道,“那好吧,爹,儿子听爹的话,就陪着爹玩一玩!”思宇笑道,“这样最好,哥哥,不过,你捆绑弟弟要捆绑的真实点,不能太松了,要捆的让弟弟无论如何自己弄不开,这几天也没有什么事情,哥哥就捆绑弟弟三天,不管弟弟再难受,再求着哥哥解开,哥哥也不能给弟弟解开,弟弟真的想让哥哥捆绑着伺候了!好不好!哥哥!”经纬道,“那好吧,儿子听爹的话!不过爹啊,这一捆上就是三天,爹能忍受吗?”思宇笑道,“哥哥被捆上一绑就是两个月,哥哥咋忍受了!不要担心,弟弟能忍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1 09:5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

经纬把思宇扒了个精光,拿起绳子,“爹,儿子可要捆绑爹了啊!捆绑上爹,爹这三天就不当家了,爹还愿意吗!”思宇笑道,“弟弟愿意,哥哥就捆吧!”经纬扭过思宇的双手拧到了背后,拿起绳子就把思宇五花大绑了起来,顺手嘴里塞进了毛巾,“爸爸,你试试,能不能自己撑开!”思宇笑了笑,奋力挣扎了一番,怎么也弄不开。经纬大笑着搂住了思宇,“爹,这可是你让儿子干的,爹今后想起这事,可不能说儿子不孝顺,这三天,爹就是儿子的玩物了,儿子想怎么操爹,就怎么操爹,爹,你还能当家吗!”哈哈!”说着伸手拽住了思宇的大JJ,玩了一会,突然停了下来,停了一会,又抓着玩了一会,玩的思宇呼吸急促起来,经纬又停了下来。

思宇瞪着经纬,对着经纬呜呜的大叫。经纬大笑,“看爹急的!这么急着让儿子玩!”一把把思宇抱起来,按在了硬邦邦的大JJ上,抱着思宇站了起来,双手搂着思宇的腰,在地上轻轻的膝盖一曲一直的蹦了起来。思宇笑着瞪大眼睛看着经纬,嘴里不断的呜呜着!经纬大笑,“爹,你还能当家吗!你想给儿子说啥了!你给儿子说啊!你就等着好受吧!”说着围着房间一蹦一蹦的转起圈来。思宇嘴里不断的哼哼着。经纬看到思宇嘴里不断的哼哼着,高兴的一路小跑起来,这样抱着思宇更加一墩一墩的,插的更深。跑了一会,思宇脸色通红,呼吸急促,下边紧贴着经纬肚子的硬邦邦的JJ,往前猛一挺,一股白光冲进了经纬正笑呵呵的张开的嘴巴!经纬一愣,随即咽了下去,把思宇猛往床上一放,猛怼了几下,抱着思宇亲吻起来。

经纬坐起来抱着思宇,下边还在思宇的体内,拿出了思宇嘴里的毛巾,“爹,你咋恁坏啊,捆上你了你还捉弄儿子!你咋把你的种子射进了儿子的嘴里,那可都是儿子的小弟弟啊!都浪费了,真不是个好爹!”思宇咯咯的笑着,“是哥哥坏,你把弟弟捆绑着,弟弟能当家吗?你抱着弟弟,弟弟的JJ就挨着你的肚皮往上硬挺着,角度看好对准了哥哥的嘴,弟弟的手在身后绑着,还不是哥哥自己想吃弟弟的精华,哥哥占了便宜,还埋怨弟弟!”经纬大笑着,“还是爹能说会道,捉弄了儿子,还说是儿子的不是了!哎,谁叫你是爹呢!儿子只能听爹的教训!不过呢,儿子天天给爹种上种子,万一爹生出了娃娃,怎么称呼我们呢?是叫爹妈妈呢?还是叫爹爷爷!”思宇坐在经纬的怀里傻傻的笑着,“弟弟是男人,要叫的话,也只能叫弟弟爸爸啊!经纬笑道,“可是那是儿子的种子啊!儿子才是爸爸,叫你爷爷才对的吧,爹!”

思宇咯咯的笑着。经纬道,“爹啊,今后我们睡觉,是儿子搂着爹呢,还是爹搂着儿子呢!”思宇含羞笑道,“哥哥你说呢?”经纬笑道,“儿子是老公,儿子想搂着爹睡觉啊!”思宇笑道,真是个傻哥哥,你既然说了弟弟是你的老婆,那你就搂着弟弟睡觉好了!”经纬笑呵呵的亲了亲思宇,“可是毕竟你是爸爸啊,儿子总得爹同意了,才能搂着爹睡觉吧,要不然,爹又该哭鼻子了!”经纬说着拿起毛巾又塞进了思宇的嘴里,也用一根细绳子绑在了脑后,“看你还能说话,爹!当爹的不但把你的种子射进儿子的身体,还射进儿子的嘴里!儿子可是你造出来的,你咋就敢操了儿子!你这不是乱伦了吗!没话可说了吧,爹!你就不要说话了,老老实实的躺在儿子的怀里,让儿子搂着睡觉吧!”思宇瞪了瞪经纬,对着经纬呜呜了几声,又笑了笑,拱进了经纬的怀里。

    一觉睡到八点多,经纬醒来,看到怀里正熟睡的思宇,“爹,醒醒!”思宇醒来,感到经纬正抓着自己的大JJ呢。经纬笑呵呵的看着思宇,“爹啊,看你这里,早就硬邦邦的了,大早上又想勾引儿子,你就消停会吧,听话,爹,好乖,小便一下!”思宇笑呵呵的对着经纬呜呜了几声,小便了过后,又对着经纬呜呜了几声。经纬笑道,“爹想说话了,是不是,你就不要说话了,爹,你一说话,又要勾引儿子,等儿子做好了饭,爹吃饭的时候再说话吧,好乖,听儿子的话!”经纬抱起思宇来到饭桌旁,拿了条厚毯子,放在地上,“爹,你就跪在这里吧,等着儿子做饭。思宇傻傻的一个人跪在地板上,看着经纬走进了厨房。做好了饭,经纬拿个凳子放在思宇的面前,上边放上几个盘子,里面盛上饭菜,拿出思宇嘴里的毛巾,“爹,你就这样吃饭吧!”思宇看了看经纬,把嘴伸到盘子里,慢慢的吃起了饭菜。

    吃过了饭,经纬收拾了碗筷,洗刷完毕,经纬仍然在桌子旁边跪着。经纬抱起思宇坐到了沙发上,岔开腿,把思宇放在两腿之间,跪在地板上,“爹,受的了吗?”思宇嘴里又被塞进了毛巾,呜呜了几声。思宇的双手在背后吊绑着,坐在经纬的两腿之间,正好一伸手,就抓住了经纬的大JJ,玩弄起大JJ来。经纬大笑着,“爹,你咋恁不老实啊!看电视,绑着你的双手,你还抓着儿子的大JJ,看你把儿子玩的,咋能软的下来!”伸手把思宇从地上抱起来,一把按在了自己硬邦邦的大JJ上。思宇嘴里呜呜着。思宇一边呜呜着,一边摇晃着身子,把经纬摇的更加坚硬无比,经纬抱住思宇的腰,上下攒动起来。攒动了一会,经纬累的呼呲呼呲的,下边又往上猛烈的顶着,猛顶了几下,经纬把思宇高高的抱起,猛往下一落,嘴里大叫一声,抱住思宇不动了。思宇也大声的呜呜了一声。

两人休息了一会,经纬把思宇扭转过身子抱在怀里,“爹啊,这次儿子没有把爹操的射出来吗?爹学的老实了?”经纬拿出思宇嘴里的毛巾,思宇傻傻的笑了笑,“哥哥那么大的劲,弟弟能憋得住吗?”经纬笑道,“这么说,爹还是射了?射到哪里了,儿子怎么没看到!”思宇用下巴指了指电视。经纬往电视上看了看,立刻大笑起来,“好你个爹,你竟然射到了电视上,你咋恁坏,爹,你咋就不给儿子做个好榜样!你让儿子还咋看电视?你要擦电视,爹!”思宇笑了笑,“哥哥太厉害了,哥哥的家伙本来就很大,又抱着弟弟上下的攒动,还抱着弟弟猛往下一落,哥哥的家伙都插到了弟弟的心脏了,弟弟怎能受的了?”

经纬大笑着,“爹受不了了,咋还舒服的射这么远!爹啊!你以后还会想女人吗?”思宇笑了,“弟弟咋会再想女人,弟弟也操过哥哥,哥哥也知道,女人的还不如哥哥的后边紧,弟弟操哥哥还不是很满意,远不如哥哥操弟弟,弟弟的快感更强烈,女人肯定更不能让弟弟满足了,好哥哥啊,看来弟弟就像哥哥说的,真的就是天生的0了,遇到哥哥这样强悍的男人,弟弟还有啥不满足的,弟弟喜欢哥哥,更爱哥哥了!哥哥就是赶弟弟走,弟弟这辈子也要缠着哥哥不离开的!”经纬抱着思宇亲了亲,“看来儿子的眼力不错,看准了爹,就大胆的追爹,尽管爹让儿子经历了那么难忘的磨难,让儿子经历了难以启齿的羞辱和痛苦,可是儿子还是得到了爹的真爱,甘心情愿做儿子的老婆!爹啊,儿子也甘心情愿做你的好儿子,好老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帅哥同志网

GMT+8, 2017-10-24 06:23 , Processed in 0.26180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