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男孩同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00|回复: 10

绑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6 08:5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天翔和马潇然,都是高三的学生,再有半个学期就要毕业考大学了,两人同桌,但性格截然不同,张天翔大大咧咧,呼朋唤友,在学校有很多朋友,凭借自己有几个小伙伴,在班级里,谁也不敢轻易的招惹他们。马萧然性格内向,比较稳重,学习成绩较好。两人虽然同位,但课下很少往来。张天翔还有点霸道,该轮到自己擦黑板了,总是让马萧然去代替自己干。有天轮到张天翔值日了,天翔就对萧然说,“去,今天去给哥哥值日去!”萧然不干的话,天翔就把萧然的书包文具藏起来,弄的萧然不得不去替他干活。天翔还喜欢整天咋咋呼呼的自娱自乐,整天小曲不离口。课间没事就喜欢去打篮球,身体很棒。这天放学,天翔的电动车坏了,就让萧然送他回家,萧然不很愿意。天翔就拧着萧然的胳膊,“去不去?不去要你的好看!”萧然无奈让天翔坐在自己的电动车后边,送天翔回家。到家里,天翔让萧然抱着篮球又送到房间里。家里没有人,天翔的父母在外边做生意,经常不回家。天翔回到家,往沙发上一座,“萧然,去给哥哥拿一瓶饮料来解渴。”萧然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递给天翔。天翔道,“你也拿一瓶去喝,到了哥哥家,还客气什么?”又说,“太热了,萧然,给哥哥脱去外衣,让哥哥凉快一下。萧让想快点离开,就上前给天翔脱外衣,脱了上衣,又脱裤子,脱的下边只剩下了一件小内裤。萧然不小心碰着了天翔的下体!天翔的下体,鼓囊囊的一大包,都是18岁的青春少年了,早已经发育成熟、天翔让萧然一碰,立刻硬邦邦的硬了起来。天翔瞪了瞪萧然,“你干啥呢?抓哥哥这里干啥?没见过吗?”萧然立刻脸红了,“对不起,翔哥,不是故意的啊!”天翔诡秘的笑了笑,“不是故意的?哥哥看你是故意的,想看了吗?哥哥就让你看个够!”说着,掏出了硬邦邦的大JJ,抓着萧然的头,一下子按在硬邦邦的大JJ上。萧然一个劲地叫,翔哥,翔哥天翔的大JJ,勃起后足足有19公分,索大无比,天翔的脸有些红,抓着大JJ塞进了萧然的嘴里,萧然一个劲的挣扎。
    萧然那里是天翔的对手。天翔抓着萧然的双手拧到了背后,用根绳子捆绑上了双手,“好好的吃吃哥哥的!知道你很喜欢!”抱着萧然的头活塞式的推拉起来,不一会,天翔呼吸急促,射进了萧然的嘴里。天翔捏着萧然的鼻子,萧然无奈咽了下去。天翔笑呵呵的看着萧然,“好吃吗?然弟!”萧然羞红了脸,气愤的瞪着天翔,敢怒不敢言,也不敢张嘴骂天翔。天翔咯咯的大笑着,“然弟,你既然看了哥哥的,弟弟的也要让哥哥看一看,说着脱下了萧然的内裤,把萧然的家伙抓在手里,萧然被天翔抓住了JJ,又羞又急,脸色立刻通红,但被捆绑着双手,无可奈何,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天翔哈哈大笑,“然弟的也不小啊!呵呵,还假装正经呢,看这里早就硬邦邦的了,让哥哥给你泄泄火吧!”说着玩弄起了萧然,萧然让玩的嘴里呼哧呼哧的出大气!想自己18年来,从未被别人抓着这里玩弄过,今天让天翔捆绑着双手玩这里,太丢人了。但下边又不当家,一阵阵快感冲击着身体,萧然羞得闭上了双眼。不一会,萧然嘴里闷哼了一声,身子往前猛烈的挺着,一股精华喷薄而出,天翔笑哈哈的道,“然弟可以娶媳妇了!好受吧,然弟!”萧然那里受过这样的侮辱,呜呜的哭了起来。天翔看到萧然哭了,就解开了萧然双手的绑绳,“看然弟,哭什么?像个娘们,哥哥跟你玩玩,别人想让哥哥玩,哥哥还不和他玩呢!”萧然站起身,整理好裤子,看了看天翔,默默的走了。
    事后,萧然见了天翔总感到不好意思,不和天翔说话,天翔倒是从那次以后,和萧然套近乎起来。天翔还死皮赖脸的缠着萧然再去他家里,萧然再也不敢去了。但奇怪的是,天翔再也不欺负萧然了。萧然感到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想这事,就感到脸红,但心里却感到怪怪的,感到空前的快感。萧然是个好学生,脑子里原本根本就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自己也没有打过手枪,仅仅记得自十六岁以来,夜里不知怎么的,竟然滑过几次精,但看到书本上说,这是自然现象,也就没有在意。可是自那次以后,夜里睡觉,常常梦见天翔,看到身体矫健的天翔,阳光帅气,时常抱着自己,还不时的玩弄自己的下体,不知不觉就射了出来,夜里梦见天翔抱着自己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梦里让天翔玩的喷薄而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白天虽然和天翔坐在一起,但从来不好意思看他一眼,夜里常常想念天翔,时常幻想着啥时翔哥能再玩玩自己。萧然想到这是怎么了?难道自己偷偷的爱上了天翔?但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怎么可能爱上一个男孩!萧然就想尽快过完高中生活吧,等高考过后,再也不见天翔了。
    萧然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本市的一所一本院校,天翔预料之中,啥也没有考上,准备再回读一年继续考。开学了,萧然欣然的去上了大学,心里想着,从此以后就摆脱掉天翔的纠缠了。可是开学一个多月,再也没有见到天翔,萧然心里反而有些失落。常常长时间的发呆,想着那次的事情,想着天翔的身影?周末的一个夜晚,萧然夜晚回住处。萧然的父母给萧然准备了一套房子,既给萧然将来当婚房,也给现在的萧然当上学的书房,因为萧然的家离大学很远,不方便。突然在大街上遇到了天翔,萧然猛一惊,正退回去,躲避天翔,天翔也看到了萧然,“然弟,春风得意了,上了大学,也不见哥哥了!”萧然既不想见天翔,但却又渴望见到天翔,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学习忙,顾不得上大街溜达!”天翔笑道,“今天是周末,哥哥请客。”说着拉着萧然就进了饭馆。萧然让天翔连拖带拽的拖进了饭店,其实萧然自己也想和天翔在一起。两人点了菜,喝了酒,叙说了各自的经历。两人已经喝得有些醉了,天翔又开了房间,拖着半醉的萧然住了进去。
    夜里正睡着,萧然突然感到自己的后边钻心的疼痛,醒来,看到天翔正在对自己的后边进行非礼,萧然无比的愤怒,但发觉手不能动,又被天翔捆绑上了双手,正想大骂,天翔伸手捂住了萧然的嘴,“然弟,忍耐些,一会就不疼了,你大声喊,想招来服务员吗?人家进来,看到你就这个样子,你就不怕丢人吗?”一番话,说的萧然也不喊了,只愤怒的瞪着天翔。一会,也不怎么疼了,天翔奋力的怼着,不一会,就射进了萧然的体内,随后抱着萧然,玩了一会,又把萧然玩的喷薄而出。天翔下床清洗了一下,抱着萧然躺了下来,“然弟啊!自那次以后,哥哥就一直想你,哥哥是爱上你了,哥哥知道,你看不起哥哥,可是哥哥爱你爱的实在丢不下你,做梦都想你!”萧然躺在天翔的怀里,默默的流着眼泪,也没有乱动。现在自己说不清到底是恨天翔,还是爱天翔!要说爱天翔吧,自己就这样被天翔破了处,被一个男人强行占有了,还被捆绑着双手。要说恨天翔吧,萧然躺在天翔的怀里,感到很温暖,很惬意!爱恨交加,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感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6 08:52:1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第二天早上,天翔给萧然解开了绑绳,搂着萧然要求萧然下周还来和他相会,说爱上萧然了,萧然什么也没有说,默默的离开了宾馆。萧然有点茫然,自己当时怎么就接受了,居然没有大喊!是不是真的爱上他了,但这样的行为也太离谱了!总不能每次都被捆绑着行非礼啊!可是要说自己真的一点也不动情,也完全不是,萧然对天翔还是有点恋恋不舍,看到天翔矫健的身子,自己也是心里怦怦的跳动,就是还不能完全拉下面子。下周周末,萧然想着到底是去见天翔,还是不去见?心里很矛盾,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再去见他!下了课,漫无边际的溜达着离开了学校。可是一出校门,就看到天翔在等着他,萧然说不出内心是期盼还是回避!天翔笑呵呵的说,“然弟啊!想哥哥了吗?”萧然笑了笑随口说道,“还有事情呢!”天翔笑道,“有什么事情啊!莫非还想躲避哥哥吗?要不然然弟是不好意思了吧!走吧,陪陪哥哥去!”萧然看到学校门口很多人进进出出的,天翔又一个劲的拉他,也没有强硬的坚持,跟着上了出租车,两人还是先吃了饭,饭后又被天翔拉着开了房间,萧然半推半就的跟着天翔。萧然也不好意思提上次的事情,但心里总觉得怪怪的,也没有坚持吃过饭就走。夜里,萧然正睡着,突然发觉自己又被天翔捆绑着双手,天翔掀着自己的大腿,硬邦邦的大JJ正插在体内!萧然呆呆的瞪着天翔,既没有愤怒也没有欢乐!这次也不是很疼了,但萧然还是感到受了极大侮辱,又被天翔搂抱着一直睡到了天明。

    萧然虽然感到怪怪的,但在羞辱中竟然还感到一丝丝的酥麻快意!但还是认为被另一个男人捆绑着非礼,面子上不好看。萧然是学化学的,想着下周天翔再纠缠的话,就给他下蒙汗药。下一周,天翔想到,自己抱着萧然非礼,萧然也没有喊叫,下半夜抱着萧然睡了一夜,萧然也没有反抗,老老实实的躺在自己怀里睡着了,想着是萧然欣然接受了自己,高高兴兴的又约萧然出来会面。两人进了饭店,酒足饭饱后,正要离开,萧然把一块敷了乙醚的手帕唔到了天翔的嘴上,天翔立刻软瘫在萧然的怀里。叫了一辆出租车,拉回家中,回到家,萧然害怕天翔会马上醒来,又给天翔灌了一些安眠药,这些安眠药足够天翔睡两天。萧然想着,刚刚吃过饭,两天不吃饭不碍大事。抱着天翔,心情激动的给天翔脱了个精光,搂在怀里,玩弄了一会天翔的大JJ,不一会,硬邦邦的崛起了,又玩了一会,把天翔玩的不由自主的往前猛一挺小腹,喷射了出来,萧然擦洗了一下,抱着天翔睡了一夜。第二天醒来,萧然看着怀里的天翔,正轻轻的打着憨熟睡着。萧然看到怀里的天翔,白里透红的帅气脸,禁不住趴上去亲吻了一下。想着接下来怎么办呢?是这样等天翔醒了,就放他走!自己又舍不得!但不放他走的话,天翔醒来肯定知道的,再说自己对天翔下了蒙汗药,他怎么会不知道?,他知道了,会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吗?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好办法?又抱着天翔抱了一天,越抱,越看,越爱不释手,萧然想的头蒙,突然大胆的想到,先把天翔囚禁起来,看情况以后再说。又想到,要这样的话,就得把天翔捆绑起来,他才不能自己离开,但天翔肯定会强烈的反抗,不吃饭,不吃饭不饿死了吗?总不能让天翔饿死在自己身边吧!想了老半天,上街买了根粗大的胃管,给天翔插进去,罐他吃流食?

    萧然把天翔的双手五花大绑了起来,又把双膝折叠起来捆绑到大腿根部,这样天翔想动一动也办不到了,又抱起天翔的头,掰开嘴,轻轻的把一根粗大的胃管插了进去。插胃管的疼痛疼醒了天翔,天翔醒来,想动一动,发现自己动不了了,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被浑身赤裸的五花大绑的反绑着四肢,抬头看了看,发现自己正躺在萧然的怀里,张了张嘴,一个字也发不出声,惊恐的抬头看了看萧然!天翔嘴里只能发出轻微的呜呜声!萧然看到天翔醒了,抱着天翔的头,“翔哥,不要害怕,弟弟也喜欢你,你已经睡了两天了,让弟弟喂你一些饭吧,说着拿起专用的推进器,推进了天翔胃里一大碗流食。天翔无奈的怒视着萧然。萧然道,”翔哥已经两天没有小便了,来,方便一下吧。说着抓着天翔的JJ塞进了便壶。天翔也感到下边涨的难受了,顾不得许多,先方便了再说!萧然仍然抓着天翔硬邦邦的JJ,“翔哥,你就这个样子,也不能动,就让弟弟给你泄泄火吧,弟弟也很喜欢玩你的大JJ!说着就抓着玩了起来。天翔又气又恨,但浑身捆绑的像一个大粽子,丝毫动态不得,只能恨恨的无奈瞪着萧然,嘴里呜呜几声表示抗议,身子扭动几下,看也挣脱不开萧然的怀抱,就不再动了。不一会,萧然就把天翔玩的两眼通红,不断的往上挺小腹,一个猛挺,一股白光疾驰而出,划了一道弧线落在远处。天翔头歪在了萧然的怀里。

    周一的早上,萧然还要去上学,想着天翔怎么办呢,想了半天,又给天翔灌了一些流食和安眠药,萧然想着再睡两天吧,这样捆绑着的难受劲就过去了,不会再难受了。拉出家里的一个装古董的长箱子,里面早已经没有古董了,大概长1.5米,宽50公分,高50公分,在里面铺上了一层软软的被褥,把天翔折叠反绑着四肢放在里面正好,脸朝下趴在箱子里,额头和胸部垫了一些东西,不至于让天翔的脸挨着被褥,以防止窒息。箱子的边上钻了几个孔,盖上箱子,锁上锁,这样即使有外人进来,也发现不了,锁好了箱子,往床下一推。当天翔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被捆绑上的第四天了。天翔醒来,眼前一片漆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动了动身子,一点也不能动,感觉到身子的上下左右都有物体,好像自己在一个箱子里。身子的下方已经尿湿了一大片。天翔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是这样的结果,明明自己是爱萧然的,不接受也不能这样对待自己啊!天杀的萧然,恨不得伸手给他几个大嘴巴,骂他个狗血喷头,可是自己现在一动也不能动,嘴也不能说话,想着嘴不能说话,就感到喉咙里阵阵作疼,这个天杀的萧然,居然给自己插进了胃管,自己从小那里受过这个罪!正想着,感到自己被连同箱子一起拉了出来,随即箱子被打开了。萧然伸手把天翔抱了出来,看到被子都尿湿了,“翔哥还尿床呢!呵呵”萧然抱起天翔放到床上,又给换了一床干被子。上床抱起天翔,“翔哥两天都没有吃饭了,让弟弟喂哥哥吃饭吧!”说着拿起推进器,推进了一碗肉末粥,天翔呆呆的瞪着萧然,一大碗粥进肚,毫无味道,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因为粥根本就没有经过嘴里,所以再好的饭也没有味道!

    萧然抱着天翔,”翔哥,胳膊捆绑的不疼了吧!弟弟是爱你的,翔哥放心,弟弟绝不会伤害哥哥,弟弟把翔哥捆绑起来,也是没有办法的,弟弟知道不是翔哥的对手,只有这样对待翔哥了!”天翔听着萧然的话,嘴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愤怒的瞪着萧然,嘴里不停的呜呜着,心里想着,你这是爱哥哥吗?有这样的爱法吗?哥哥已经四五天不能动了,嘴也不能说话,你到底想怎样?萧然搂着天翔,“翔哥你就不要生气了,谁叫你那次强暴了弟弟,弟弟也是从那次才慢慢的爱上哥哥的,弟弟也想像哥哥那样,翔哥愿意吗?”天翔听到,知道萧然要强暴自己了,奋力的扭动了几下身子,绳索丝毫不动,天翔屈辱的留下了眼泪,也不再挣扎了,知道再挣扎也无用。萧然把天翔放在床上,分开天翔的大腿,给自己抹了一些润滑油,一个猛顶就进入了天翔的体内,疼的天翔嘴里呜呜了几声,身子拼命的扭动,翻了翻白眼,萧然停了一会,慢慢的由慢而快的进攻起来,不一会就射进了天翔的体内。天翔泪眼蒙蒙的瞪着萧然,萧然轻轻给天翔擦了擦泪水,“翔哥,不要哭了,弟弟也给翔哥,也让翔哥好受好受!好不好?说着就一把抓住了天翔的大JJ,玩弄起来,一会就玩的天翔的JJ硬邦邦的高竖着。萧然笑了笑,一屁股坐在了天翔硬邦邦的大JJ上,自己上下的抽动起来,不一会,天翔也射进了萧然的体内。萧然搂抱着天翔,“翔哥,好受了吧!弟弟是疼爱翔哥的!看翔哥,弟弟不在的时候,还尿湿了床铺,今后弟弟再出去的时候,给哥哥插进导尿管,翔哥就不会尿湿床铺了!”天翔听到,啊!已经捆绑四五天了,还要继续捆绑着?这个天煞的混蛋,何时才能放了哥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6 08:52: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白天萧然又去上课,依然把天翔放在箱子里,为了防止天翔再尿床,萧然买了根导尿管,抓着天翔的JJ,慢慢的插进尿道,天翔疼的浑身一抖,嘴里大声的呜呜着。“翔哥,听话,初次插进去有点疼,以后慢慢就不疼了!”天翔看到萧然手里的导尿管,眼看着一点一点的插进自己的JJ里,自己的JJ在萧然的手里,硬邦邦的高竖着,天翔瞪着萧然,无奈被捆绑着手脚,动态不得,导尿管插进膀恍的时候,疼的天翔呲牙咧嘴的。萧然出去的时候,又把天翔放进了箱子里。天翔在漆黑的箱子里,啥也看不到,一点也不能动,想着,不知道家人和学校知道不知道自己失踪了,哎!都怪平时自己不常和家人联系,父母又经常不在家,学校里也经常不请假就不去学校了。假如他们知道了,会不会报警,警察会来解救自己吗?天翔想到,自己无论如也何挣脱不开绑绳,就盼着警察能来解救自己了,可是已经五六天了,没有一点动静,萧然也没有任何表示要释放自己!难道自己就这样失踪了!天翔想着,自己自第一次以后,真的很爱萧然,真的想和萧然厮守一生,看到每次萧然都默默的接受了,原本想着再有几次,就能把萧然弄到手了,让萧然心里也承认自己了,哎!万万想不到自己落进了萧然的圈套,萧然也说,很爱自己,难道就是这样爱自己的吗?与其是这样的爱,还不如不爱,放了自己!好聚好散,各奔前程!可是自己现在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大概是萧然想到捆绑着自己,自己不会吃饭的,也不想让自己饿死,就想了这么个馊主意,可是哥哥真的太难受了,哥哥难受说不出来啊!想着想着,又落泪了。天翔想着,哭着,不知不觉的在黑暗中睡着了。

    正睡着,猛然听到开锁的声音,知道萧然回来了。萧然回来以后,就把天翔抱出来,抱着喂饭吃,又喂了两大碗。现在萧然把所有有营养的食品都弄成粥状罐进天翔的肚里,每天两顿饭,都是有营养的食品,天翔也不感到饿,萧然不说的话,天翔也不知道多少天了,听萧然说,已经十天了。每天萧然把自己抱出来,不是进入自己的身体,就是让自己进入萧然的身体,萧然进入身体也不感到疼痛了,只有这时候,天翔才能感到自己身体的快感,其他时候好像似乎感觉不到身子的存在了。萧然每天都给天翔检查绑绳的松紧程度,不让血脉不流通。每天抱着天翔放到马桶上,让天翔大便一次,大便后抱着天翔放到自己的大腿上,给天翔擦洗屁股。刚开始天翔还挣扎一下,现在也不挣扎了,知道再挣扎也无用。夜里萧然抱着天翔搂在怀里,下边抓着天翔的JJ,天翔常常让抓的硬邦邦的,自己好想软下来,可就是软不下来,一直硬着,萧然就一直抓着不停的玩弄,直到射出来。早上萧然走的时候,照样给天翔的JJ里插进导尿管,天翔默默的看着萧然给自己插导尿管,身子一动不动,现在再插进去,也不疼了。天翔也不做任何反抗,因为任何反抗都是多余的,只能增加自己的疼痛。一切都弄好后,就把天翔脸朝下放在了箱子里,照样额头和胸部垫的厚点,让鼻子和嘴不挨着被子。就这样,天翔一天黑暗的生活就开始了,刚开始,天翔还想这,想那的,盼望着那一天警察能来解救自己,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已经一个月了,杳无信音,天翔都绝望了,死又死不成。所以,被放进去不久,就慢慢的睡着了。

    萧然刚开始并没有想把天翔长期的囚禁,只是当时对天翔既爱又恨的临时措施,爱是真真切切的,说到恨,也不是恨的咬牙切齿,只是自己一次次的被翔哥强暴,感到自己要是不表示点什么,好像自己脸上也说不过去!但真的实施了,又不知道怎么下的了台,事已至此,放是放不得,放了天翔,自己就犯了囚禁罪,不但自己会身败名裂,还会去坐牢,更还有从此自己就永远的失去了翔哥!不放吧,难道就这样永远的囚禁着翔哥?已经三个月了,翔哥怎么办?一直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翔哥从刚开始的奋力挣扎,愤怒的怒视着自己,不断的呜呜着抗议,到现在任何表示都没有了,整天两眼呆滞,没有任何表情,让萧然看着都有些心酸,怎么会是这样,这并不是萧然的初衷啊,自己是爱翔哥的!萧然抱着天翔,“翔哥啊,你看看弟弟,弟弟是爱你的,弟弟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对翔哥了,现在弟弟是放也放不得,留也留不得,你让弟弟咋办啊!翔哥!你一个人在家里,弟弟哪天出去都不放心,害怕翔哥一个人在家里有什么闪失!你给弟弟说,咋办啊!”天翔想到,“到现在了,你问翔哥该咋办?这能由的了翔哥吗?不要再说什么你爱翔哥,你把翔哥捆绑成这个样子,翔哥连动也不能动,翔哥已经三个月没有说过一句话了,三个月不知道饭是甜的或是辣的了,翔哥现在就是个活死人,让你弄的就是想死的权利也没有了。没有人知道自己的下落,更不会有人来救自己,现在翔哥就是你的一个活性奴!一个大玩具,任你玩弄。翔哥这辈子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活着走出去,要是翔哥还能出去的话,翔哥一定会杀了你!

    萧然看到天翔的眼里恨恨的露出一丝杀意,心里猛一激灵,想到这是翔哥恨透了自己,这时候,还怎么能放了翔哥呢?过一天说一天吧。萧然每天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把天翔抱出来,抱一会,亲吻一会,然后去做饭,做好了饭,抱着天翔喂饭吃。天翔现在对萧然抱着自己进进出出的,也没有任何反应,反正自己也当不了家,就任由抱来抱去的吧!已经半年过去了,每天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慢慢的,天翔在黑暗中唯一的期盼,就是萧然快点回来,快点把自己从箱子里抱出来,抱在怀里。趴在漆黑的箱子里,就是个煎熬,尽管天翔恨萧然,但让萧然抱在怀里,能感受到萧然的体温,自己的身子挨着软软的萧然身子,相对来说,还好受些,还能让萧然要么插进自己的身体,要么玩一下自己的大JJ,总比硬邦邦的在那里自己摸不到好受的多。还可以偶尔的插进萧然的身子,哎,现在自己连想打打飞机,宣泄一下的资格都没有了,只能凭借萧然的喜好了!天翔想到过去自己也算是个人物,在学校谁敢招惹自己?萧然不也是时常被自己欺负的敢怒不敢言吗?让他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让他代自己扫地,擦黑板!常常抢过他的试卷抄写!这一切都历历在目,又很遥远。现在,一切都变了,自己成了有腿不能走,有嘴不能说话,不能吃东西,有手不能拿的大玩具,任由萧然玩弄,自己毫无办法,每天以这种屈辱的方式被反绑着四肢,整天赤裸着身子,下边的大JJ毫无遮拦的在那里硬邦邦的高竖着,想遮盖一下都办不到。已经不知道什么是耻辱了!

    萧然每天抱着天翔,给他讲一些社会上的事情,讲一些过去同学的事情,讲自己学校的情况,天翔呆呆的听着,没有任何反应。一年了,就这样平静的生活着,天翔的内心始终怀着极大的仇恨,想着萧然毁了自己,让自己这样,天天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自己又毫无办法,沦为阶下囚,已经一年了,自己内心的愤怒与仇恨,始终无法表达,都这样一年了,连一句骂萧然的话,都说不出来,自被捆绑上,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天翔心里有太多的委屈,太多的仇恨,太多的悲伤,悲伤的都流不出眼泪了。在黑暗中也默默的哭过多少次。胃管插了一年了,现在自己都感觉不到疼了,可是自己也隐隐的感到,刚开始还能呜呜几声,现在再也没有呜呜过了,是自己不能发声了,还是自己也不想再呜呜了,也不知道。萧然抱着天翔,坐到沙发上,“翔哥啊,自你被绑架以来,你就没有和弟弟说过一句话,你还恨弟弟吗?你想和弟弟说说心里话吗?你能原谅弟弟吗?你要是能原谅弟弟,你就给弟弟说句话,哪怕是点点头,笑一笑也行啊!”天翔恨恨的瞪了瞪萧然,扭过头去。萧然道,“翔哥啊,弟弟知道你还恨着弟弟,不肯原谅弟弟,以后弟弟抱着你多看看电视吧,也让你了解一下社会上的事情。已经一年过去了,弟弟知道你对弟弟的仇恨有增无减,知道你恨弟弟,恨不得杀了弟弟,所以,弟弟也不敢放了翔哥!”萧然抱着天翔,下边伸手抓住了天翔的大JJ,天翔一被抓着,立刻硬邦邦的竖了起来,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然玩弄自己,萧然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玩着天翔的大JJ,玩的天翔呼吸急促起来,不一会就在萧然的怀里射了出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6 08:5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四年了,萧然已经大学毕业了。一天萧然抱着天翔,“翔哥,弟弟已经毕业了,弟弟也不想考研了,找份工作算了,弟弟想挣钱了,挣了钱好养活翔哥啊!弟弟爱翔哥始终如一,也这么几年了,翔哥想必也对有人能来搭救你不抱任何希望了吧,翔哥,跟着弟弟好好的过吧!你爱弟弟吗?你承认了爱弟弟,答应和弟弟共度余生,弟弟就放了你,翔哥!”萧然看了看怀里的翔哥,天翔脸上没有任何表示。萧然又道,“父母也已人到中年,事业有成,最近要到国外发展去了,他们想让弟弟跟他们一起走,可是弟弟不愿意跟他们走,跟他们走了,哥哥怎么办?等他们走了以后,他们的别墅就给弟弟了,那时,弟弟就带着哥哥一起搬过去住!”天翔既不看萧然,身子也不动一动,消无声息,默默无语的坐在萧然的怀里。天翔悲哀的想到,已经四年了,自己始终就这个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胳膊腿给捆绑的都没有了任何感觉,好像天生就没有似的,自己这是遭的啥罪啊,不如早点死了,也解脱了,可是死又死不成,难道就这样被耻辱的浑身一丝不挂捆绑着度过一生!这四年当中,每逢节假日,萧然去父母家,都是给天翔先灌进去安眠药,让天翔安静睡上一两天,这样,萧然也可以放心的去办自己的事情。

    过了几天,萧然搬家,雇了几个外工,给外工交代,这个箱子里是古董,搬运的过程中,要轻拿轻放,不要碰着了。天翔被塞进箱子,盖上盖子,上了锁,搬运工搬动箱子的时候,天翔能听到外边的人说话,感觉到箱子被抬了起来,抬着下楼,抬到车上,再被抬下来,搬进新居。天翔多么希望这时自己能发出求救的信号,让外人知道这箱子里有被绑架的人,去报警啊!张开嘴,试图大喊救命,但嘴张了几张,发不出任何声音。天翔再次绝望的哭了,自己没救了,泪水模糊了天翔的眼睛。搬完了家具。萧然打开箱子,把天翔抱了出来,看到天翔脸上的泪痕,“哥哥,你又哭了!不要再想了,你逃不出去的,你就安心的让弟弟伺候着你吧!让弟弟抱着你参观一下我们的新家吧!”说着轻轻给天翔擦了擦泪水,抱着天翔楼上楼下的参观了一遍。“哥哥,喜欢吗?哥哥,现在我们有院子了,等一段时间,弟弟打算买辆车,买了车,就可以带着哥哥外出,让哥哥看一看外边了,哥哥已经四年多没有出去过了,哥哥想出去看看吗?”

    一次天翔又被锁在箱子里,漆黑一片,看不见任何光亮,天翔无事可做,动了一下身子,摩擦着了下边的JJ,四年了,天翔自被捆绑上,就再也没有摸过自己的JJ了。这时感到JJ和下边的被褥摩擦着怪好受,就慢慢的稍微撅起自己的屁股,在狭小的空间里,尽最大的动作,摩擦起来,JJ让摩擦的硬邦邦的,导尿管随着身体的摩擦,还微微有点痛感,但天翔顾不得这些了,快感要比痛感强烈的多,天翔感到极大的快感,尽管累的浑身发汗,还是不断的摩擦,不一会,天翔感到,下边要喷发了,一个猛顶,射在了被褥上,天翔累的满头大汗,趴在枕头上不动了。一会,慢慢的睡着了。萧然回来,打开箱子,抱出天翔,发现被褥湿了,原以为是天翔尿床了,但看到湿的地方不是特别的大,导尿管完好无损的在JJ里插着,下边的塑料袋也完好无损,没有破裂的地方。萧然又抓着天翔的JJ看了看,看到仍然硬邦邦的JJ上还留有精斑,萧然大笑着,“哥哥自己在箱子里打手枪了?想不到哥哥还有这样的本事,不用手就能自己解决!好受吗?哥哥!来让弟弟给你拔掉导尿管,哥哥想的话,弟弟抓着再玩玩,弟弟玩的比哥哥自己这样弄出来好受的多!”萧然把天翔抱在怀里,下边抓着天翔硬邦邦的JJ。天翔听到萧然的话,傻呆呆的看了看萧然,脸微微的红了红,低头看了看下边硬邦邦JJ被握在萧然的手里。萧然笑呵呵的抓着天翔早已撅起的大JJ,玩了起来。不一会玩的天翔呼吸急促,不由自主的往上挺着小腹,又射了出来。

    现在天翔没有任何获救的希望了,也不抱任何希望了,四年多了,没有人知道自己在哪里,和一切亲人,朋友失去了联系,不知道他们的任何消息,整日除了萧然回到家中,被萧然抱在怀里,萧然出去的时候,都被锁在箱子里,四年多没有出去过了,不知道太阳照在身上是何感觉。刚开始整天想这,想那,现在想的也少了。自那次在箱子里射精以后,现在萧然每天把天翔仰面放在箱子里,天翔就是再想靠身体和被子的摩擦,来满足自己泻火的欲望,也达不到了。有时天翔自己都能感觉到,在黑暗中,自己的JJ硬邦邦的,可是也看不到,更不用说自己去摸摸了。这时候,天翔多么盼望着萧然尽快回来,尽快把自己抱出来,抓着自己的JJ玩一玩,让自己泄泄火!天翔现在也没有了时间感念,四年来慢慢的锻炼的可能睡了,整天睡着的时候多,醒着的时候少。无所事事,脑子一片空白。想过多少次自杀的念头,可是被捆绑成这个样子,任何念头,都是徒劳的。现在天翔醒着的时候,就是想一想,萧然啥时候能回来,心里期盼着萧然不要在外边出什么事情,能平平安安的尽快回家,抱着自己,让自己的身体享受点快乐。如果连身体上的快乐也不能得到,那天翔活的就真的太累了,恐怕也不能支撑到今天。天翔自己也想不到,现在自己怎么这么渴望坐在萧然的怀里,萧然玩自己的身子,自己一点也不感到羞耻,每次都让玩的欲罢不能,飘飘然然,说实话,也真是被玩的太好受了,以前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被人玩弄还居然这么好受,这么令人向往!

    一天,天翔正在迷迷糊糊的睡觉,听到开锁的声音,天翔立刻条件反射,下边硬邦邦的竖起来了。萧然抱出了天翔,“哥哥早就等弟弟等的不耐烦了吧,看哥哥的这里,早已经向弟弟表白了!呵呵!”天翔没有任何表示,心里想到,哥哥还能把那东西藏起来吗?既然看到了,就快点抓着玩一玩吧,哥哥我早已经是你的玩物了,你想抓着玩,还用问哥哥吗?萧然笑呵呵的抓着玩了一会,又坐在了天翔的大JJ上,不一会天翔就射进了萧然的体内。萧然抱着天翔,坐到电脑前,“哥哥啊,弟弟以后想玩一玩股票,好多挣点钱,养活哥哥啊!”萧然抱着天翔玩了会股票,又看了会电视,又急不可耐的进入了天翔的身体,玩的天翔昏昏欲睡,身体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已经六年了,天翔整日昏昏沉沉,除了被萧然玩弄的时候,精神振作一下,想想,这么长时间了,自己获救是无门儿了,就这样糊糊涂涂的过吧,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嘴里一直插着胃管,实在不好受,但自己无法表达任何心里的意愿。六年了,自己从未说过一句话,不但没有说过一句话,就是嘴里发出声音,也没有过,好像说话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只在记忆中。不知道现在拔出胃管,自己还会不会说话,或许自己早已经成了哑巴了!手和腿自被绑上,就再也没有自由过,现在自己已经成了一个废人了,一个残废了,想不到自己原来在同学当中,呼风唤雨,生龙活虎的一个大小伙子,至如今落到了这样的境地!

    萧然买了一辆新车。这天天气很好,萧然给天翔裹上了一件外衣,抱到副驾驶座上,把天翔嘴里的胃管往里塞了噻,戴上了一副口罩,系上了安全带。天翔默默的看着这一切,既没有动,也没有任何表示。萧然开着车,出了院子,带着天翔到大街上兜风。天翔默默的看着车窗外的街景,阔别了多日的大街小巷,人流,车流,来往穿梭,看到这一切,不免让天翔回想起自己自由时的景象,骑着电动车,在车流里来回穿梭,来去自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哪像现在,被反绑着四肢固定在座位上,只能靠脖子的扭动,观看车外的景象。不一会,在一个路口,警察拦停了车子,天翔看到警察近在咫尺,多想开口呼救,可是张了张嘴,发不出任何声音。多么希望警察能拉开车门看一看啊!假如警察能拉开车门看一看的话,自己或许能获救!但看到警察绕过车头,站到了驾驶室外边。萧然摇下了一半车窗,伸手递过去驾驶证,警察检查看过后,又放行了。天翔又一次失望了。萧然笑着看了看天翔,“哥哥真好,也不呼救,老老实实的坐着,喜欢上弟弟了吧!”说着伸手抓住了天翔的JJ,“哥哥啊,看你这里又硬邦邦的了,回去让哥哥多好受好受!”天翔身子动也不动,任由萧然抓着JJ,感到也怪刺激的,看了看萧然,又扭过头去,呆呆的看着前方,心里想到,那里是什么哥哥喜欢上弟弟了,哥哥很想呼救,可是哥哥嘴里有胃管,哥哥说不出话来,发不出声音!哥哥是无奈啊!在这种地方,你还抓着哥哥的JJ!哥哥既无奈,又很刺激,真想让弟弟你玩一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6 08:54:24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十年了。萧然看到十年来,天翔再没有说过一句话,这是嘴里有胃管,不能说话,可是哥哥嘴里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过,刚开始还呜呜过几声,是不是哥哥让弟弟插胃管,弄的哑巴了?嘴不能发声了?要真是这样的话,弟弟不是害了哥哥吗?这天,萧然又抱着天翔,“哥哥啊!都十年了,你再也没有给弟弟发出过任何声音,你虽然能进食,可是哥哥你的嘴里尝不到任何食物的味道,弟弟想给哥哥拔出胃管,让哥哥自己吃饭,也好享受一下美味佳肴,哥哥愿意吗?”天翔想到,都这么多年了,自己确实不知道吃的什么,也没有任何味道,食物直接进入了胃里,不经过舌头,哪里知道是什么滋味。反正自己就是想死也死不成,不如拔出胃管,自己吃饭,这样的话,自己除了能感受到身体的快感,还能感受到嘴里的味道,总比插着胃管好受些,少受些罪!于是,天翔对着萧然点点头。萧然高兴的抱着天翔亲了亲,轻轻的拔出了胃管,“哥哥,你终于对弟弟表示你的意愿了,好哥哥,你试试,已经拔出来了,你试试说几句话!”天翔想到,都十年了,自己肚里的委屈,仇恨无法发泄,连骂都没有过一句,现在嘴里没有胃管了,你就是继续捆绑着哥哥,哥哥也要大骂你一通,让你知道哥哥心中的怨恨!于是张开嘴,就想大骂萧然一通,可是张了张嘴,一个字都没有发出来,不要说一个字,就是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天翔惊呆了,自己哑巴了,长期插着胃管,胃管破坏了声道的发音,声道坏了,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天翔悲哀的再次流下了眼泪。萧然抱着天翔,看到天翔张了几次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意识到天翔的声道坏了,抱着天翔大哭了起来,“哥哥啊,是弟弟把你弄坏了声道,如今哥哥成了哑巴了,哥哥现在就是把弟弟骂的狗血喷头,弟弟听了也不会埋怨哥哥的,哥哥啊,你就大骂一通弟弟吧!”可是天翔呆呆的看着萧然,再次的张了张嘴,还是没有一点声音。

    萧然抱着天翔哭了一会,对天翔说,弟弟这就去做饭,让哥哥亲自尝尝吃饭的味道!”萧然想到,哥哥长期吃流食,胃的消化功能已经退化,先给哥哥弄些软的食物,让哥哥的胃慢慢的恢复对硬食物的消化功能。做好了饭,抱着天翔坐在怀里,拿起勺子,喂天翔吃饭,天翔老老实实的张开嘴,一勺子饭喂到嘴里,天翔半天咽不下去,萧然耐心的一点一点的喂,一小勺子饭分几次喂才勉强喂了进去。天翔艰难的吃着每一口饭,脸上不断的流眼泪。一碗饭喂了足足一个小时才喂完。萧然又抱着天翔哭了一会,“哥哥吃饭的功能也退化了,都是弟弟不好,让哥哥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哥哥啊,你也要自己锻炼一下,没事了,就多活动一下舌头,弟弟多喂哥哥一些水,哥哥慢慢的咽一咽,慢慢的会好的!”说着又拿起勺子,盛了一点水,慢慢的喂天翔喝,一小杯水半天喂进去还不到三分之一。萧然想到,哥哥十年没有吃过饭了,已经没有了吞咽的能力,不能操之过急,慢慢的让哥哥锻炼吧。天翔想到,十年了,终于自己能用嘴吃饭了,还别说,用嘴吃饭,还真香,久违的感觉了,看到弟弟难受的样子,又想到,这怪谁呢,还不是你把哥哥弄成今天这个样子了吗?你既然解放了哥哥的嘴,那你就不要怕麻烦,慢慢的喂哥哥吃吧!哥哥不吃的话,你肯定还会再插进去胃管,哎!真不如死了好!但你也不让哥哥去死,哥哥就顺着你吧,这样也免得哥哥多受罪!

    现在,天翔每天听到开锁的声音,就像是一曲美妙的音乐,有了开锁声,弟弟就可以把自己抱出来,不再面对黑暗,自己无助的挺着硬邦邦的大JJ,无法摸到,实在难受。弟弟把自己抱出来,弟弟就可以玩一玩了,就可以暂时得到身体的快感。已经这样多年了,自己还能干什么,现在就是身体的快感和嘴里的饭香,别的什么都感觉不到了,手和腿早已经没有感觉了,也不难受,如果再没有身体的快感,那哥哥我恐怕也撑不了这么多年,憋也让给憋死了。经过三个来月萧然耐心的喂食,现在天翔基本可以自由的吃饭了,吃肉,吃馍,都不成问题了。一天,萧然抱着天翔,“哥哥啊,你现在已经基本恢复吃的功能了,再跟着弟弟练一练说话的功能吧,你能说话了,就可以和弟弟交流了,不会再那么寂寞,你跟着弟弟先练一练发声,弟弟啊一声,你也跟着弟弟啊一声,好不好!”天翔想到,不会说话,倒省事,省的和你说话了,你让哥哥练习说话,哥哥会说话了,和谁说话,和你说话吗,哥哥不想和你说话,再说和你说什么,没有要说的话!萧然张开嘴,啊了一声,等了半天,不见天翔有反应,萧然知道天翔对自己还有抵触,“哥哥啊,你就真的这样哑巴一辈子了吗,你原来能说会道的,常常逗的大家笑开了花,你烦了哪个人,常常骂得那些人不敢还嘴,你训斥谁的时候,你一句接一句的,令被你训斥的人还不上嘴。你周围的那些小兄弟不都以你能说会道,又有一副健壮的身体,对你很折服吗?你咋能忍受现在的哑巴!天翔低头看了看自己被一丝不挂五花大绑着的身子,是啊,以前也常常为自己健壮的体魄感到骄傲,可现在是这个样子,双手十多年来一直被捆绑在身后,动弹不得,不能忍受哥哥还能奈何?给你插进去胃管,一插十年,你试试是啥滋味,你还能说话吗?

    十五年了,萧然常常带着天翔开车出去转一转,看看外边的景色。但天翔也只能被反绑着四肢,固定在座位上,哪里也去不得,也下不了车,多次车就停在警察的身边,天翔也不再想呼救的事了,看着警察在车的外边忙来忙去的,和警察就一玻璃之隔。每逢堵车停车的时候,萧然就伸手抓着天翔的JJ,笑呵呵的看着天翔,天翔一被抓着,立刻就硬邦邦的竖了起来。天翔也很渴望被抓着玩一玩,神情淡漠,没有什么表情,任由萧然随便的抓着玩。知道自己不能说话,又发不出任何声音,身子又被固定在座椅上,还能怎么样?深颜色的玻璃,警察也看不到里面的人,想抓着就抓着吧,,哥哥早已经是你的玩物了!每当这时,萧然就夸奖天翔,“乖,真听话,见了警察也不呼救,弟弟知道哥哥喜欢和弟弟在一起!喜欢让弟弟抓着玩!”天翔想到,“哪里是什么喜欢你,哥哥不能说话,无法呼救,身子又不能动,哥哥的身子早已经是你的了,只能依靠你生活了!你现在变成了哥哥天天离不开的人,哥哥啥事都得依赖你!说真的,哥哥也慢慢的喜欢上被你抓着玩了!哥哥已经是个废人了,你要是再嫌弃哥哥是个哑巴,哥哥可就哭天无泪了!”萧然常常笑呵呵抓着天翔的JJ玩一会,天翔也不动,想玩就玩吧,自己也摸不到,你玩一玩,哥哥也喜欢让你玩,你玩着哥哥的,哥哥还好受些!

    萧然想到,总不能一直捆绑着哥哥吧,适当的时候,该解放了哥哥,就得解放了哥哥,已经十五年了,要不,先解放了哥哥的双腿,让哥哥自由些,等哥哥对自己不再有抵触想法了,再解放了哥哥的双手,让哥哥甘心情愿的和自己生活在一起!“哥哥啊,弟弟已经反绑着哥哥的四肢十五年了,弟弟捆绑着哥哥,刚开始是害怕弟弟对付不了哥哥!后来是害怕哥哥想不开,自由了会自杀!现在弟弟想解放了哥哥的双腿,让哥哥自由些,哥哥愿意吗?”天翔想到,自己又不会说话,无法表达同意或反对,想解放了,还不是都由着你!现在哥哥的嘴不能说话了,恐怕解开了双腿,也不会走路了,还能对你构成啥威胁!你问哥哥愿意不愿意,哥哥多想自由啊!哥哥能不愿意吗?于是对着萧然点点头。萧然看到天翔点头,高兴的抱着天翔又亲吻了一会,“真是个好乖!弟弟这就给哥哥解开腿上的绑绳!”抱着天翔放到了床上,伸手解开了捆绑了十五年的大腿。天翔的双腿没有了绳索的捆绑,照样蜷着,没有动一动。萧然看到天翔没有动,也没有伸直双腿,就拿着天翔的双腿,感到有些僵硬,就慢慢的弯曲双腿,来回的伸缩了几下,“哥哥,想不想下地站一会,哥哥已经十五年没有站立了!”萧然抱着天翔放到地上,让天翔的双脚着地,天翔的双脚一着地,马上瘫痪了下来,到在地上。萧然立刻抱了起来,放在床上,“哥哥的腿不能走路了,也不能站立了,哥哥不要着急,慢慢的锻炼一下,就会好的。”说着又抱着天翔站立在地上,双手抱着天翔的腰。天翔的全身都依靠在萧然的身上,勉强才不至于倒地。萧然抱着天翔,耐心的抱上抱下,练了一个多小时,反复的让天翔在地面站立,最终天翔还是不能自己站立。萧然道,“哥哥,今后就不捆绑腿了,让哥哥的腿慢慢恢复自由站立走路的功能,哥哥也要有耐心,多练一练。天翔看到解开了双腿,连站立都不能了,伤心的又流泪了,想到,“如今腿不能站立,嘴不能说话,哑巴加瘫痪,哥哥今后可咋办?弟弟你要是嫌弃哥哥是个残废,抛弃了哥哥,哥哥就是到了阴间地府也饶不了你!”萧然看到天翔又难过的流泪了,“哥哥啊!都是弟弟不好,把哥哥弄成了这个样子,哥哥,不要难过了,你就是真的哑巴了,瘫痪了,弟弟也绝不会抛弃你的,弟弟会和你在一起,不离不弃,精心的伺候哥哥,弟弟会养活你一辈子!”说着轻轻给天翔擦了擦泪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7 09:5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萧然又要出去上班了。天翔看到又要被放在箱子里了。十五年来,第一次用头拱了拱萧然。萧然看到天翔用头拱自己,高兴的说,“哥哥,这是你十五年来第一次拱弟弟,第一次有事想向弟弟表达!弟弟好高兴。哥哥,你想说什么?”天翔有嘴不能说,就抬起下巴,指了指箱子,停了停,又摇摇头!萧然高兴的说,“弟弟知道了,哥哥是不想再被放入箱子里?是不是,哥哥!”天翔呆了呆,点点头。萧然笑道,“弟弟也知道被放入箱子里不好受,可是弟弟要外出,哥哥一个人呆在家里,不把哥哥放在箱子里,哥哥要是出现什么意外,弟弟怎么能放心?”天翔呆了一会,又对着萧然摇摇头。萧然笑道,“好了,弟弟知道了,你让弟弟想一想。”萧然把大沙发的扶手下边弄了两个洞,再把天翔放在沙发上坐着,用根绳子,穿过扶手上的洞,拦腰绑住了天翔的腰,再在沙发的后边把绳子拴紧了,这样天翔就和沙发成为一体了,沙发又宽又大,即使天翔在上边使劲的晃动,沙发也不会倒下来或侧翻。弄好了,萧然问天翔,哥哥这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着弟弟回来好吗?”天翔看了看自己被紧紧的绑在沙发上,下边的大JJ,暴露无遗的裸露着,毫无遮挡,不由的又硬邦邦的撅起了,无助的看着它在那里自由的颤动着,心里痒痒的,多想让萧然抓着玩一玩、萧然看到天翔的大JJ又硬邦邦的撅了起来,笑呵呵的抓着玩了一会,“看哥哥一天到晚都硬邦邦的倔的大高!”天翔无奈的看了看自己高高竖起的大JJ,表情怪怪的。萧然又玩了一会,看到天翔呼吸急促起来,“好了,弟弟不玩了,让弟弟给哥哥插进导尿管,省的哥哥想解手了,没办法解决!”萧然拿起导尿管,抓着大JJ,慢慢的又插了进去。天翔呆呆的看着,身子也不动,任由萧然插进去。现在插进导尿管一点也不疼了。萧然又亲了亲天翔,“好哥哥,等着弟弟回来吧!”说着打开了电视,走出了房门。

    天翔看到自己这个淫荡的样子,以前被放在箱子里,漆黑的啥也看不见,现在被绑在沙发上,还是赤身裸体的坐着,一低头就能看到自己的大JJ,自己的身子稍微晃动一下,下边也跟着晃动,不免感到很刺激,心里痒的难受,马眼里不断的往外流淫水,就想快点软下来,越想,越软不下来,越想,越刺激,越感觉怪怪的,难以自持,突然间感觉要控制不住自己了,不由自主的往前挺了挺小腹,一股白浪疾驰而出,落在了不远处的地板上。天翔呆呆的看了看下边,想不到自己竟然在毫无外界助力的情况下,JJ里还插着导尿管,自己居然就能射了出来,想想也怪舒服的,看了看落在面前不远处的精液,毫无办法,随着闭上了眼,听着电视,听着,听着,慢慢的头歪在了一边,睡着了。萧然回来,看到天翔睡着了,又看到地板上还未干的精痕,笑了笑,“哥哥,醒醒!”天翔听到喊叫,睁开眼看到萧然回来了,萧然对着天翔笑道,“弟弟不在家,没人玩哥哥的大JJ,哥哥急的不能自持,不借助任何外力,居然自己能射了出来?哥哥太棒了!”天翔不好意思,不由自主的笑了笑。萧然看到,激动的抱着天翔的头亲了又亲,“哥哥啊,十五年来,这是你对弟弟的第一次微笑,你对弟弟笑了!哥哥真好!”天翔想到,你问这样囧的问题,你让哥哥怎么回答!哥哥这不是对你微笑,这是哥哥在自嘲,哥哥这么大的人了,居然干出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丢人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7 09:5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下来的几天,萧然就抱着天翔,在地板上一步一步的挪着练习走路,练了半个月,天翔能自己稳当的站立了,就是还不能迈开脚步。萧然让天翔站立好了,站在天翔身前一米远的地方,对着天翔招招手,“哥哥不要怕,大胆的迈步,有弟弟在前边保护着哥哥呢!”天翔站立了一会,试着迈开脚步向前跨去,一个趔趄,扑在了萧然的怀里。萧然大笑着,“哥哥真好,喜欢上弟弟的怀抱了,弟弟让哥哥走路,哥哥就向弟弟的怀里扑过来!”天翔想到,你个傻小子分明是在捉弄哥哥,但哥哥被你五花大绑着双手,又能奈何,随你说什么吧!萧然又让天翔站好了,天翔半天也不敢挪动一步。萧然突然一把拽住了天翔的大JJ,抓着往前拽,天翔不由的迈开脚步,一步挪四指的往前挪。天翔的大JJ被拽的硬邦邦的,毫无办法,只得跟着萧然继续往前挪动脚步。萧然大笑着,“哥哥的JJ能当拐杖了!”天翔想到这怪怪的样子,自己居然让萧然拽着大JJ学走路,不由的又傻傻的笑了笑。萧然看到天翔又一次露出了笑容,抱着天翔又亲了亲,“哥哥真好,喜欢让弟弟拽着大JJ学走路!哥哥要继续努力,能迈出第一步,就会有第二步。”继续拽着天翔的大JJ,在房间了转了三圈,累的天翔一身汗。萧然看天翔都累出了汗,一把把天翔抱到床上,“哥哥累了,明天再继续练,哥哥的大JJ早就等不及了,今天对弟弟又笑了,弟弟奖赏哥哥,给了哥哥!要弟弟不要,哥哥!”天翔笑了笑。萧然把天翔放平在床上,自己骑在天翔的身上,一屁股坐在了天翔硬邦邦的大JJ上。

    经过了大半年的训练,天翔能慢慢的走路了,不用扶着就能自己慢慢的走路了。在这期间,天翔不时的露出一些傻笑,天翔也想开了,已经被捆绑了十六年,已经三十多了,一切都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死又死不了,一切生活还得依赖着萧然,本来自己就不自由,整日板着个脸也活的太累,与其这样,不如活出个真实的自我,高兴了就笑一笑,不高兴了,就沉默, 再仇恨,就是恨的咬牙切齿,又能有什么用处,自己照样被五花大绑着。这样想着,心情稍微开朗了一些,所以也愿意配合着萧然慢慢的锻炼走路。一天晚上,萧然开车带着天翔到小河边的长凳子上坐下,让天翔欣赏一下外边的夜景。车子停在了附近的道路上,扶着天翔下车,“哥哥慢些走,天黑,看不清路。”这是天翔十六年来第一次真正的走出家门,坐在小河边的凳子上,抬头看了看天空,天上的星星眨着眼,萧然依偎着天翔坐着,“哥哥喜欢吗?喜欢的话,今后弟弟多带着哥哥出来走走。”天翔看了看萧然,笑了笑,自己被萧然在外边给穿上了一件宽松的衣服,外人谁也不知道天翔这时还被五花大绑着双手。萧然笑道,“哥哥放心,在这样的地方,谁也不会想到哥哥是被捆绑着双手的,哥哥尽管坐在这里欣赏夜景,一切有弟弟呢!”天翔想到,这个傻弟弟还猜透了哥哥的心思,外人知道不知道,有何妨?反正一直被捆绑着,早已经没有了感觉!知道了也不会问自己为何被捆绑着,只能问弟弟,你想怎样说就怎样说吧,反正哥哥是个哑巴。知道不知道都所谓!这么多年了,哥哥在弟弟的面前还不一直是浑身赤裸的被捆绑着,早已经习惯了被捆绑着,没有手的感觉了。这时候,你即使解放了哥哥的双手,哥哥恐怕手也不能动了,你还怕哥哥会报复你!哥哥这么多年来一直过着有手不能动的生活,和一个残废没有什么区别,早已经不在乎被捆绑着!更没有什么被捆绑着丢人的感觉!反正在乎也好,不在乎也好,哥哥又不会说话,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愿,过什么样的生活,不管哥哥愿意不愿意,哥哥我都无力改变现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7 10:03: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天傍晚,萧然又开着车,带着天翔到小河边。两人刚在河边的凳子上坐下不久,几个警察就过来了,说是尾随着两个小偷,看到往这边跑了,问萧然他们见到没有,萧然说没看到。萧然看到警察,心里直犯嘀咕,害怕警察发现了哥哥被捆绑着,要是哥哥这时候向警察求救,那可怎么办?想着看了看天翔,天翔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不出内心想的是啥。警察看到萧然他们也是两人,就盘问起萧然两人,还检查了一番,当警察检查天翔的时候,发现天翔是被捆绑着的,立刻就问萧然这是怎么回事。萧然看了看天翔,说这是我哥哥,前一段时间得了一场病,哑巴了,想不开,一直要寻短见,家人害怕出现意外,就把他捆绑了起来,等慢慢适应了再解开。让弟弟时刻陪伴着他,捆绑着他是为了保护他,预防寻短见!警察看了看天翔,问道他是你弟弟吗?萧然担心的看着天翔。天翔想到,警察这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已经晚了,要是早十几年,自己会想法设法求救的,可是现在,即使警察解放了自己,把弟弟捉起来弄到牢里,自己一个人怎么生活下去!早已经丧失了生活能力,要想活下去,还得依靠着弟弟呢!于是抬头看了看萧然,又对着警察点点头。警察又问,你是得病哑巴了,不想活了,想要寻短见,你弟弟捆绑着你是不让你自寻短见!是吗?不要害怕,有我们做主呢,你可要想清楚,真是的话,就点点头,不是的话,你就摇摇头!天翔看了看萧然,又看了看警察,点了点头。警察呆了呆又问,你愿意被捆绑着?天翔呆了呆,又点点头。警察笑了笑,“你整天被捆绑着,怎么方便?”天翔呆了呆,看了看萧然,用下巴指了指萧然。警察大笑起来,“呵呵,那就要靠你弟弟天天掏出你的鸡巴方便了!”天翔脸微微红了,傻傻的笑了笑,点点头。警察看不出什么破绽,笑了笑就走了。
萧然赶快把天翔抱到了车里边,搂着天翔,“哥哥啊,可把弟弟吓坏了,弟弟害怕哥哥向警察求救呢,那样的话,弟弟就永远失去哥哥了!哥哥真好,宁愿被弟弟捆绑着,让弟弟伺候着,和弟弟在一起,也不愿意让警察把弟弟抓走!”天翔对着萧然傻笑了笑,想到,哥哥也不傻啊,都让弟弟捆绑这么多年了,哥哥早已经失去了生活能力。警察抓走了弟弟,哥哥还怎么生活?哥哥现在离不开你了!弟弟啊,你现在是哥哥唯一能依靠的人了!你现在是哥哥唯一的亲人了!哥哥现在不会说话,弟弟啊,哥哥已经甘心情愿和你在一起了,你还是天天捆绑着哥哥,弟弟你捆绑哥哥到啥时候?难道要捆绑哥哥一辈子吗!哥哥多想求你给哥哥解开绑绳啊!哥哥的双手被你捆绑了这么多年,你就是现在给哥哥解开了绑绳,哥哥的手也无力和你打斗啊,你还怕什么!弟弟!可是哥哥不会说话!十八年了,自哥哥被你捆绑上,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哥哥现在多想和弟弟说句话啊!哥哥多想让弟弟还哥哥自由啊!可是哥哥心里有话什么也说不出来!不会说话真艰难啊,内心想说什么都无法办到,弟弟啊,你不是说要帮助哥哥训练说话吗?哥哥已经答应你了,哥哥会说话了,心里有什么也可以对弟弟说说啊!
    前两年,刚拔出胃管的时候,萧然说让天翔练习说话,天翔是有抵触情绪,不想和萧然说话,也无话可说,现在想开了,愿意跟着萧然练习说话,想着会说话总比哑巴强吧!每天萧然照样抱着天翔。一天,萧然抱着天翔,天翔看着萧然,用头拱了拱萧然,对着萧然张开了嘴,张了几张。萧然高兴的问道,“哥哥想开了,想跟着弟弟学说话了吗?”天翔傻呵呵的笑了笑,点点头。萧然抱着天翔的头亲吻了半天,哥哥真好,哥哥终于想开了,愿意练习说话了!”天翔又傻呵呵的笑了笑。“哥哥,跟着弟弟练发声吧,啊!哥哥你也啊一声。”天翔张开了嘴,对着萧然啊了一声,但还是没有任何声音,练了好几次,都未能发出声音。萧然又道,“哥哥吸一大口气,猛然的啊一声。”天翔照着样子猛吸了一大口气,使劲的啊了一声,这次居然有了一些微弱的声音发出来!萧然高兴的抱着天翔,“哥哥,你听到了吗,有了声音,有了声音!你不是哑巴!”天翔愣了愣,笑了笑。萧然又外出上班,“哥哥啊,弟弟要外出上班,还的把哥哥捆绑到沙发上,弟弟不放心哥哥一个人在家啊!不捆绑着哥哥,弟弟外出的时候,哥哥出现意外怎么办!”天翔想到,弟弟不在家,就得把自己绑在沙发上,弟弟啊,现在哥哥想通了,哥哥假如得到了解放,既不会和你打斗,也不会自寻短见,你还不放心,还的捆绑着哥哥,哥哥也不会说话,也无可奈何啊!萧然把天翔捆绑到沙发上,笑着对天翔说,“哥哥,弟弟去上班了,哥哥自己在家就别低头看自己的大JJ,省的你看的多了又硬邦邦的,自己摸不到,再自己射出来!”说着又抓着大JJ玩了一会,“哥哥耐心的等着弟弟,等弟弟回来了再玩哥哥的大JJ,听话,不要低头看。”天翔对着萧然笑了笑,又不由自主的低头看了看,一条大肉棒正在下边忽闪忽闪的颤动呢,天翔晃了晃身子,大JJ也跟着晃动,天翔笑了笑,感到怪有意思,自己摸不到的感觉还很好玩,看着看着,感觉又要射出来了,天翔想不能再自己射出来了,让弟弟笑话,就赶快想别的事情,想什么呢?不如想想怎样发音吧!于是就猛吸一口气,猛然间张开嘴啊了一声,这次天翔自己也能听到微弱的声音了,感到很高兴。有事情干了,下边很快的就软了下来,不再感到硬的难受了。天翔又练习了好几次,每次都能听到声音了,尽管声音很微弱,站在三步开外就可能听不到,但有进步了。
    萧然回到家,开了门,走近天翔,看到天翔正在练习发音,闭着眼睛,一遍又一遍的练习。萧然对着天翔的脸也啊了一声,天翔睁开眼睛,看到是萧然回来了。萧然高兴的对天翔说,“哥哥练习的有成绩,弟弟进门就能听到哥哥的声音了,给弟弟再啊一声!”天翔笑了笑,张开嘴,对着萧然使劲的啊了一声。萧然抱着天翔亲了亲,“哥哥今天没有自己射出来吧!对了,想着有点事情干,就不会自己射出来了!”天翔笑了笑,低下头去。萧然高兴的对天翔说,“哥哥啊,你会发声了,再多练习练习,声音会越来越大,到那时,弟弟再教哥哥说话,弟弟教哥哥也有功吧?今天就给弟弟,报答一下弟弟,好吗?”天翔笑着点点头,想到,反正我们兄弟互相进入身体早已经无数次了,弟弟进入哥哥的身体也很舒服,不答应的话,自己还被五花大绑着,也不当家啊,不如就让弟弟高兴高兴!萧然高兴的把天翔捆绑在沙发上的绳子解开,抱着天翔坐在了沙发上,扭转天翔的身子,一下子就按在了自己硬邦邦的大JJ上,抱着天翔上下攒动起来,攒动一会,又抓着天翔的JJ玩一会,又接着抽插,不一会,萧然几个猛顶,射进了天翔的体内,天翔也让萧然猛顶的喷薄而出!
经过了大约半年的练习,天翔基本上能发出,啊,哦,呵呵,等一些语气助词的发音了,虽然声音还不是很大,但站在五步以内能听的到了!也能咯咯的笑着发出声音了。这时候,天翔已经三十六岁了,被绑架整整十八年了,正好和被绑架之前一样长的时间,也就是说,天翔活了三十六岁,有一半时间是被五花大绑着的。天翔这时候完全放开了,对萧然的问话,都能点头,摇头,或啊几声等等表达了。萧然开始训练天翔说话,“哥哥跟着弟弟说,弟弟!”天翔笑了笑,张开嘴,“替、、、替。”萧然笑道,“哥哥动动舌头尖再喊,弟弟!”天翔又张开嘴,剃、、、、、剃。萧然大笑,“哥哥啊,你剃剃什么啊,你想让弟弟把你下边的毛毛都剃光吗?”说着拽了拽天翔下边的毛毛。天翔笑了笑,突然仰起脖子,对着萧然连着啊啊了几声。萧然抱着天翔大笑了一通,“哥哥好可爱,还像个娃娃一样!”天翔也笑了。萧然笑道,“哥哥啊,今后当弟弟外出的时候,哥哥就一边看电视播音,一边跟着播音员练习说话,时间久了,哥哥就能当播音员了!”天翔又对着萧然啊啊了几声。萧然笑道,“好了,哥哥,今天就先练习到这里,让弟弟给哥哥做饭吃吧。做好了饭,萧然依然把天翔抱在怀里喂饭吃,“哥哥,咱们今天吃鱼,哥哥吃的时候要小心了,注意鱼刺不要恰着喉咙了,这样也可以练习一下哥哥舌头的灵活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4 09:4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又经过了两年的练习,天翔终于可以用一些简单的语言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了。一天,萧然对天翔说,“哥哥啊,你已经跟了弟弟二十年了,你现在还恨弟弟吗?”天翔摇摇头,萧然说,哥哥用嘴说啊,天翔道,“不、、不恨了!”萧然笑笑,“弟弟捆绑了哥哥二十年,哥哥不恨弟弟?弟弟不相信!”天翔道,“哥哥、、被捆绑绑、、着,自己、、不能、、动,再再、、恨也、、无无用,时间长长、、了,就不不、恨了!”萧然又道,“哥哥常年被捆绑着,不自由,哥哥喜欢被捆绑着吗?天翔笑了笑,说喜喜、、、欢。潇然笑道,“哥哥说的不是真心话!给弟弟说真心话,好吗?”天翔又笑了笑,“不、不不喜欢,可可、是哥哥、、自、自自己解不不、开!哥哥、也也、、无、可、奈何!”萧然又问,“哥哥想让弟弟给哥哥解开吗?弟弟捆绑着哥哥,是害怕怕哥哥想不开,自由了自寻短见,弟弟害怕。”天翔笑了,“现现、、在、在不不不、、会了,哥哥、、想想、、求、弟弟、给给、、哥哥、解开、绑绳,弟弟、、、能能、、给、哥哥、、解开、、绑绳绳、、吗?”萧然又问,“现在哥哥爱弟弟吗?”天翔笑着伸过脸去,趴在萧然的脸上亲了一下,说,爱爱、、、弟弟。萧然又问,“假如弟弟给哥哥松绑了,哥哥会逃走,离开弟弟吗?”天翔笑道,“哥哥、、不、不会离、、开开、、弟弟!”萧然又道,“哥哥会恨弟弟,杀了弟弟吗?”天翔看了看萧然,“哥哥、、不恨恨、、弟弟了。哥哥,还还靠靠、、、弟弟、、养、、活呢,哥哥、不不不、、会、挣钱!”萧然抱着天翔放在了床上,脸朝下趴在那里,伸手解开了捆绑天翔二十年的绑绳,“哥哥,你站起来,扭过身子,你现在自由了!”天翔愣了一愣,立刻扑到了萧然的怀里,“好好、、、弟弟,哥哥、、、爱你, 二十十、、年前,哥哥就就就爱爱、、、你。”萧然伸手抱住了天翔,“弟弟也爱哥哥,我们这辈子不离不弃,生生死死不分开,好吗!“天翔眼里含着泪,好!哥哥哥哥、、、愿愿愿、、意。”被捆绑了二十年的天翔终于得到了全身的解放,但是天翔的双手由于长期被捆绑在身后,刚一解放,很不灵便,举止僵硬,很不适应,常常自觉地还背在身后,并且胳膊上,手上也没有劲,拿东西,拿筷子都很不适应,常常拿着拿着就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4 09:45:49 | 显示全部楼层
萧然抱紧了天翔笑呵呵的对天翔说,“哥哥被弟弟一捆就是二十年,嘴也不能说话了,腿也不能站立了,解开了双手也不能自由的活动了,一切功能都退化了,可是哥哥啊,你的大JJ的功能咋一点也没有退化!整天硬邦邦的勾引弟弟!”天翔瞪了瞪萧然,“坏坏、、弟弟,哥哥、、被弟弟、、五花花、大绑绑的、、反绑绑、着、四肢,哥哥,全身、、不、能动,弟弟、、天天、、天抓着、、哥哥、的JJ玩,咋能、、能会退化吗!”萧然大笑着逗天翔,“哥哥啊,那要是哥哥JJ的功能也退化了,咋办啊!”天翔瞪了瞪萧然,“那就就、让、、哥哥、在在、弟弟、、身身上、、、试验、验一下,看退化、、了没、没有吧!”随即低头笑眯眯看着萧然的身体。萧然笑道,“哥哥看什么呢,这么高兴!”天翔又诡秘的笑了笑,“以前、前、哥哥、操操、弟弟,都是、弟弟、操、作的,不是哥哥、、自己、主动的,现在,哥哥、想、想想、、、、正正规的、的操、操、、操一操弟弟!弟弟、、让吗?”说吧把脸藏在了萧然的怀里。萧然大笑,“好你个哥哥,才解放了你,你就想操弟弟了!”萧然笑着拽了拽天翔早已经硬邦邦的大JJ,把天翔抱到了自己的身上。

萧然对天翔说,“哥哥啊,弟弟捆绑着你,一捆就是二十年,弟弟知道你内心有太多的委屈,是弟弟毁了哥哥的一生,现在你会说话了,你就把弟弟痛痛快快的大骂一顿吧,也好发泄一下你内心的委屈!,不管你怎么骂弟弟,弟弟都不会怪罪哥哥的!好不好,哥哥!”天翔抱着萧然笑了笑,“好、、弟弟!要是刚、、刚开始,哥哥能、能说话话、的话,哥哥会把把、弟弟的祖、祖宗三代都、都骂、骂个遍的,但是现现、在不不、、会了,哥哥不不、再痛恨恨、弟弟了,哥哥爱爱、弟弟!哥哥想、想和弟弟高高、高兴兴的过、过完下半生,弟弟是、是哥哥的依靠,也是哥哥的最、、最爱,哥哥怎么会、会再骂、骂弟弟呢?”萧然激动的抱着天然,泪流满面,“哥哥真好!是弟弟让哥哥受苦了,弟弟今后会更加倍的爱哥哥,哥哥啊,弟弟早前给你说过,弟弟再过几年,就辞职不干了,就天天陪伴着哥哥了,现在哥哥也得到了解放,弟弟也不想再干了,就去辞职了,以后我们兄弟就可以形影不离了,不过呢,今天弟弟出去,还得把哥哥捆绑到沙发上,弟弟出去,不放心哥哥一人在家,哥哥的手脚还不是很灵便,弟弟怕哥哥出现意外!”天翔呆了呆,“弟弟、、还要、、捆绑、绑着哥哥啊!哥哥、、不想想、、再过、、捆绑、、的生活!”萧然笑道,“好哥哥,都捆绑了二十年了,弟弟知道捆绑着哥哥,哥哥不难受,早已经习惯了,这不是弟弟要外出吗?弟弟是不放心哥哥啊!”天翔看着萧然傻笑了笑,“那、弟弟、会、不会,再捆捆、绑哥哥、、二十年吧!”萧然笑了,“怎么会呢,好哥哥,弟弟也是为哥哥好啊!弟弟真的是不放心哥哥一个人在家,我们兄弟经过了这二十年的磨难,终于彼此心心相印,弟弟不在家,哥哥万一出现了什么闪失,你让弟弟怎么活的下去!哥哥放心吧,弟弟一回来就给哥哥解开,好不好!”天翔傻笑了笑,“那弟弟、就、捆吧,反正正、哥哥、已经被弟弟、、捆绑绑、、二十年了!”萧然抱着天翔亲了亲,又把浑身赤裸的天翔五花大绑了起来,绑在了沙发上。萧然笑着又拽了拽天翔的大JJ,“哥哥就在家等着弟弟吧,想自己射出来了,就射吧,要是自己射出来了,等弟弟回来了,给哥哥解开,哥哥自己打扫!哈哈!”天翔瞪了瞪萧然,“弟弟、弟、、、坏坏坏、、、的很,又又、取笑笑笑笑、、哥哥了!”萧然又抓了抓天翔的JJ。天翔又道,“弟弟,不不、在家,哥哥、、不能能、解手,导尿管!”萧然笑了笑,拿起导尿管,抓着天翔的JJ往里插,“哥哥,插导尿管还疼吗?”天翔微笑着看着萧然,“早早、就不不、疼了,弟弟、插插、吧!”萧然插完了导尿管,抱着天翔又亲了亲,笑着走出了家门,锁好了门。天翔自己呆在家里,又低头看了看被萧然玩的硬邦邦的JJ,笑了笑,自己又身不由己的晃动了下身子,下边的大JJ,也跟着晃动,天翔笑着自言自语到,“真、真、真好好、、玩,咋就就、是摸、摸、摸、摸不到啊!想着,看着,笑着,突然感到又要射出来了,赶快转移思想,听着电视里的播音,跟着说电视里的话,才慢慢消除了硬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4 09:46:26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萧然辞了职,领着天翔又去换了身份证,每天开车带着天翔去河边练习发声,让萧然对着河水,大声的喊叫。又经过了三年多的训练,天翔的语言能力基本恢复了正常,手也慢慢的能拿东西了,也能拿筷子了。每天萧然还要抱着天翔喂一顿早餐。一天,萧然仍然抱着天翔,“哥哥已经恢复了正常,过俩天弟弟还要给哥哥报名考驾照呢,等你也学会了开车,我们兄弟就可以开着车,周游全国了!”天翔乐呵呵的笑道,“真的吗,弟弟!哥哥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开过汽车呢,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开车呢!”萧然瞪了瞪天翔,“弟弟还给哥哥说瞎话?弟弟学会了开车,我们外出游玩,就可以兄弟两人轮流着开啊!”天翔笑着抱了抱萧然,“弟弟啊,你真的不知道,自我们高中那次你去我家以后,哥哥就爱上你了,决心要把你弄到手。”萧然笑道,“哥哥那时就是同性恋了?”天翔笑了,“那时年纪还小,也不太清楚同性恋不同性恋的,反正就是喜欢弟弟,想和弟弟在一起,见了弟弟就想、和弟弟亲、亲近,还想、、、操弟弟!”说着笑了起来。萧然笑道,“那为啥弟弟把哥哥绑架了,天天能和弟弟在一起了,哥哥还那么恨弟弟呢?”天翔瞪了瞪萧然,“哥哥原本在同学朋友中也算个人物了吧,谁也不敢招惹!你居然把哥哥五花大绑的反绑着四肢,哥哥的下边暴露无遗,任由弟弟玩弄,哥哥成了个大玩具,太丢人了,谁能受的了,因此,刚开始恨的就想杀了弟弟,哥哥发现了被捆绑着,就想大骂弟弟一顿,可是狠心的弟弟居然一直给哥哥插了十年的胃管,哥哥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害得哥哥整整二十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差一点就成了哑巴。让哥哥生不如死,想死又死不成,哥哥能不恨弟弟?”

萧然笑道,“那为啥后来不恨弟弟了!”天翔笑道,“时间长了,哥哥自己又弄不开绑绳,想死的权利都被弟弟剥夺了,天天只能依靠弟弟苟延残喘的活着。哥哥一直赤裸着身子,弟弟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玩的哥哥火烧火燎的,自己也没有办法。哥哥也不知道羞耻了,身子也被弟弟玩弄了无数次,弟弟天天抓着哥哥的大JJ,哥哥让弟弟玩的心里痒痒的,怪舒服的。自己又不能动,眼看着自己的大JJ就在那里硬的发颤,就是摸不到。尤其被弟弟放在箱子里的那十五年,漆黑一团,无所事事,就盼望着弟弟能平安的早点回来,把哥哥抱出来,玩一玩自己的身子。慢慢的也就不恨弟弟了,再想想,哥哥都这么大了,即使自由了,还能干的了什么?再说哥哥原本就想把弟弟搞到手,和弟弟生活在一起。弟弟一直捆绑着哥哥,哥哥嘴也不能说话,也无可奈何,后来弟弟给哥哥拔出了胃管,哥哥已经成了哑巴,心里想说啥也说不出来,哥哥也就认命了,一直被弟弟捆绑着手脚,也没有了感觉,好像哥哥天生就是残废!原本想着就这样被弟弟捆绑着生活一辈子了!想不到弟弟解放了哥哥,帮助哥哥逐渐恢复了手脚和说话的功能。现在哥哥基本上恢复了原状,能天天和弟弟搂抱着睡觉,哥哥很知足了!”

萧然大笑,“ 那今后我们兄弟,是哥哥做老婆,还是弟弟做老婆呢!”天翔笑呵呵的道,“当然是弟弟做老婆了,弟弟是哥哥的老婆,弟弟喜欢做老婆!”萧然又笑着问,“那要是弟弟也想做老公呢!”天翔大笑着回答,“那我们就轮流着做老婆!”萧然笑道,“那要是弟弟非要哥哥做老婆呢!”天翔大笑,“那哥哥也把弟弟捆绑二十年,哥哥就给弟弟做老婆!”萧然抱紧了天翔,“就依了哥哥吧,弟弟捆绑了哥哥二十年,说啥弟弟也要补偿一下哥哥啊!要不然哥哥该哭鼻子了!好哥哥啊,是弟弟对不起哥哥!”哥哥啊,我们兄弟如今都四十岁了,我们经历了多少磨难,才最终如愿以偿得到了自己的意中人,哥哥被弟弟捆绑着不好受,弟弟也好受不到哪里,每日回家抱着一个大活娃娃,哥哥一句话都不和弟弟说,连一点声息都没有!”天翔傻笑了笑,“傻弟弟,是哥哥不和弟弟说话吗?是弟弟狠心的给哥哥插进了胃管,哥哥想说话也说不出来啊!”萧然笑了笑,“弟弟是害怕哥哥骂弟弟啊!让哥哥遭罪了!弟弟到最后都快撑不住了,不知道今后还会怎样,可喜的是,哥哥最终还是原谅了弟弟,接受了弟弟的爱!”天翔瞪大眼睛瞪着萧然,“哥哥还有别的选择吗!你个坏弟弟,是你一直捆绑着哥哥,让哥哥丝毫动弹不得,你还说哥哥是个大活娃娃,你咋恁坏啊,弟弟!”

萧然又抱了抱天翔,“哥哥啊,弟弟捆绑了哥哥二十年,知道哥哥心中的苦楚,弟弟囚禁哥哥以前,哥哥也曾捆绑着弟弟做爱过,想必哥哥很喜欢把自己心爱的人捆绑起来做爱,现在哥哥自由了,你就把弟弟也捆绑起来做爱吧,好不好,哥哥!”天翔笑呵呵的看了看萧然,“傻弟弟,那时哥哥是害怕弟弟不接受哥哥,害怕弟弟反抗才那样做的,现在我们兄弟早已经木已成舟,彼此间真诚相爱,哥哥怎能再干那样的事情,你也知道,弟弟,被捆绑着不好受,哥哥刚被捆绑上时,难受的受不了,只是时间长了,才没有感觉了,现在弟弟对哥哥这么好,哥哥咋会再忍心把弟弟捆绑起来呢!”萧然笑了笑,“弟弟虽然捆绑着哥哥,可是弟弟也亲亲苦苦的伺候了哥哥二十年,现在哥哥自由了,也想让哥哥伺候伺候弟弟了,你就依了弟弟吧,好不好,哥哥!”天翔笑道,“弟弟真想也尝试一下?”萧然笑道,“真的,好哥哥,弟弟也想尝试一下哥哥伺候弟弟的感觉,好哥哥,你就每周捆绑上弟弟两次,夜里搂着弟弟睡觉,早上起来做好饭,辛苦一下,抱着弟弟喂饭吃好不好!”天翔傻呵呵的笑道,“弟弟真想这样的话,那哥哥也伺候伺候弟弟,也体会一下弟弟伺候哥哥的辛苦!”萧然高兴的搂着天翔亲了亲,“哥哥真好!”随即拿起绳子递到天翔的手里,“哥哥就开始吧!”天翔乐呵呵的接过绳子,把萧然的衣服扒了个精光,让萧然趴在床上,骑在萧然的背上,轻轻的扭过萧然的双手,五花大绑了起来,“弟弟啊,这是你自愿的,可不要怪哥哥了!今夜你就在哥哥的怀抱里,让哥哥搂抱着睡觉吧,明天早上哥哥起来做好饭,抱着弟弟喂过了早饭,再给弟弟解开!”萧然咯咯的笑着,用头拱了拱天翔,“哥哥又恢复了活力,弟弟真高兴,好像二十年前的情况又上演了!哎!时光倒流啊!想不到以前弟弟怀里的大活娃娃,又像二十年前那样,生龙活虎的欺负弟弟了!”天翔瞪了瞪萧然,“好啊!你个坏弟弟!你现在就这个样子,你还能动吗?你说哥哥二十年前就欺负你,那现在哥哥就再欺负欺负你,弟弟!你还把哥哥像个大活娃娃抱在怀里啊!你还欺负哥哥啊!现在就让你尝尝大活娃娃的滋味。”说着大笑着一翻身,压倒了萧然的身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帅哥同志网

GMT+8, 2017-10-24 06:25 , Processed in 0.26112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